仗剑倚兰舟

作者:无边烟雨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十一章 风波迭起

      地字一号的房门虚掩着,里面一点动静都没有,也没有亮光。
      
      他们走过去,推开了房门。玉玲珑接过顾清夜手里的灯笼,照着房间。
      
      朵儿点起桌上的烛台。
      
      房间里有两张床,靠窗那张上躺着何老头。
      
      他侧身躺在那儿,脸朝外,一动不动,面如死灰,花白的头发像乱草似地铺在枕头上,枯瘦的手背露在被子外面,布满青筋。
      
      “爷爷!”朵儿伸手推他,何老头依然一动不动。
      
      赵磊石伸手到他鼻端,试了试,惊呼道:“他死了!”
      
      众人悚然变色。
      
      萧疏雨不由自主地看顾清夜一眼,只见顾清夜眸色幽暗,面寒如霜,那一瞬间,竟给他冷峻之感。可是,他很快便恢复如常,好像刚才是萧疏雨的错觉。
      
      “爷爷!”朵儿身子晃了晃,被赵磊石一把拉住。
      
      “他死了,他死了......”朵儿不敢相信似的,反复念着这句话,眼泪流了下来,“是谁?是谁杀了他?”
      
      “朵儿姑娘,节哀顺变。”风先生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你爷爷死得蹊跷,我们会查清楚。”
      
      “朵儿姑娘。”顾清夜凝眸看着她,目光平静,字字清晰地道,“我们所有人都看到你爷爷死了,可是,谁也不清楚他的死因,你为何一下子就断定他是被杀的?”
      
      朵儿一怔,随即双手掩面,泣声道:“今晚发生太多变故,我当然会认为爷爷是被杀的。”
      
      赵磊石猛地掀开被子,见何老头胸口赫然有一摊血迹。显然,他是被人用利器插-入心脏而死。
      
      “他是被杀的!”朵儿彻底崩溃,“为什么?为什么?他老人家一生老实巴交,从没做过什么坏事,谁知竟会惨死在这客栈里......”
      
      顾清夜面色不动,却弯腰拎起放在床前的一双鞋子:“你们看,这双鞋的鞋面一宽一窄,而且,这鞋帮上还有泥点。”
      
      “不错。”赵磊石道。
      
      顾清夜放下鞋子,掀开另一端被子,露出何老头的脚。他脱掉何老头脚上的布袜,露出十一根脚趾——左脚六根,右脚五根。
      
      “果然如此!”于不弃脱口道。
      
      “这案子越来越复杂了。”周不离喃喃道。
      
      赵磊石的浓眉快纠结成一团了,他烦躁地爆了句粗口:“娘的!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风先生摆摆手:“大家稍安勿躁。”他蔼声对朵儿道:“朵儿姑娘,我来问你。当你听见李小宝的叫声,跑到隔壁去看死人时,你爷爷可在房间里?”
      
      朵儿好像突然回过神来,想到了这个时间点,茫然道:“我......我不确定。因为爷爷病着,我给他服了顾公子给的药,他就昏昏睡去了,睡得很沉。后来我被小宝儿的惊叫声吓醒,跳起来摸索着穿好衣服,就到隔壁去了。我没点灯,也没注意到爷爷......”
      
      “那么也就是说,当时你爷爷可能出去了,而你并不知道?”
      
      朵儿点点头,又摇摇头,整个人都混乱了。
      
      风先生做了个安抚的手势,道:“既然这样,我们先假设顾公子推测的都是对的。是何老汉跑去马厩,惊动贾老爷的马,引来众人。然后,如顾公子所说,趁大家都在贾老爷的房里时,何老汉偷偷溜回房间,躺到床上。接下来,我们都到了萧七少房里,直到顾公子出现,然后我们下去看了脚印,重新回到楼上,再进何老汉的房间,发现他已经死了。这段时间内,我、赵爷、于爷夫妇,包括你们的手下,都能证明彼此在哪儿。那么,谁有机会杀掉何老汉?”
      
      一言点醒大家,赵磊石等人齐齐盯着顾清夜。
      
      “对,我有杀人的机会。”顾清夜毫不慌张,“你们在萧七少房间里时,我在查案,不过,我也有可能悄悄潜入何老汉房间,杀了他。”
      
      风先生道:“我们在贾老爷房间时,你在他屋顶,可是,我们谁也没有察觉,可见你的轻功极高。所以,你若避开了所有人,进入何老汉房间杀人,那是完全可能的。”
      
      赵磊石道:“可他为什么这么做?”
      
      “我唯一能想明白的,就是杀人灭口。”风先生道,“杀了何老汉,再用何老汉的鞋子去做‘鞋印’,嫁祸给何老汉,为萧七少开脱。”
      
      “这......能做到么?”赵磊石将信将疑,“在屋里可以,可在门外,他怎么能做到只留下何老汉的脚印,而不留下他自己的?”
      
      “这当然可以。”于不弃道,“他只需用飞索钩住屋檐或任何支撑物,就可以悬着身子操作。客堂与马厩之间距离可能略有些远,但他也只需当中点两下地。”
      
      萧疏雨闻言开口道:“于兄莫不是飞贼,否则怎么知道这种操作?”
      
      他的样子很客气,可这句话却像鞭子抽在于不弃脸上。于不弃勃然变色。周不离及时拉了他一下,示意他息事宁人。
      
      “姓顾的!”朵儿蓦然冲向顾清夜,一把揪住他的衣襟,嘶吼道:“你好歹毒!”
      
      萧疏雨与玉玲珑的脸色都变了,正想说话,只见顾清夜微微一笑,推开朵儿:“朵儿姑娘,你方才还说,萧七少是好人,我也是好人,怎么转眼就骂我歹毒?”
      
      “你!”朵儿气得脸色铁青,浑身发抖,“你这小人......”
      
      顾清夜摇摇头,叹道:“姑娘,你这演戏的功夫,当真比戏园子里的伶人还要高明。”
      
      姚青眼皮一跳:“顾公子,你,你什么意思?”
      
      顾清夜没回答他,继续道:“在大家眼里,朵儿姑娘是不是天真未凿、娇俏伶俐、惹人怜爱?”
      
      姚青几乎要点头了,生生忍住。
      
      周不离轻轻笑了一声:“在男人眼里,恐怕的确如此。”说着,瞟瞟自己丈夫。于不弃微微侧开头,表示不想跟她计较。
      
      朵儿眼里利芒一闪。
      
      “我记得,朵儿姑娘昨夜来时,远远地就唱起一首歌。”顾清夜道。
      
      赵磊石又不耐烦了:“顾公子,朵儿姑娘本来就是卖唱的,她唱歌有什么稀奇?”
      
      顾清夜看他一眼:“阁下若是总这么心急,这回交易中恐怕会吃亏哦。”
      
      赵磊石一滞。
      
      顾清夜道:“朵儿姑娘唱道:‘红丝紧系萧郎足,不许萧郎成路人。日日引凤凤不至,一至凤台人销魂’,玉老板,萧七少,你们都听见的吧?”
      
      “正是。”两人同声道。
      
      “萧郎,销魂,这会不会是朵儿姑娘的一种暗示?”
      
      周不离眉心一跳:“你是说,她唱这首歌是针对萧七少?就是她想要害萧七少?”
      
      风先生嘴角划过一丝笑容:“顾公子真有趣,试问,有谁想要害一个人前,会先去提醒他一下?”
      
      顾清夜道:“旁人或许不会,但朵儿姑娘会,因为她是个奇特的人,喜欢做些奇特的事。”
      
      “她怎么奇特了?”周不离被勾起了好奇心。
      
      “她与何老汉并不是祖孙俩。”
      
      “何以见得?”
      
      “我为何老汉把过脉,他只是个普通人。吃过苦,受过罪,脸上染满风霜,手上布满茧子。他这样的人,很不起眼,放在哪儿都容易被忽略。”
      
      大家想起那只枯瘦的手,颇以为然。
      
      “他与朵儿进店的时候,他佝偻着背,背着一个鼓鼓的布囊,而朵儿空身一人。他当时说话带着气喘,可见身体不太好。”
      
      “你的意思是,若是亲孙女,就应该自己背行李?”周不离道。
      
      “也许她只是不懂孝顺?”于不弃道。
      
      “我当时只是略有怀疑。”顾清夜道,“结果第二天一早,她说何老汉发热了,我来替何老汉看病,看见了那个布囊。当时,那布囊就放在床脚,里面露出她的琵琶。再后来,我拿药过来,拉住她的手,将药放进她掌心。
      
      “但凡弹琵琶的人,左手指腹上必有茧子,可她没有,她的手指细腻光滑。所以,她是伪装的,她根本不是卖唱的人。”
      
      朵儿脸上瞬间露出恼羞成怒之色,眼里有针尖般的锋芒一闪。她冷笑:“我还当顾公子真的是怜香惜玉,原来抱着这种心思。让你失望了,我的卖唱生涯不过才数月,琵琶是新学的,还没留下那么深的痕迹。”
      
      众人被说得情绪忽起忽落,现在已经找不着北。
      
      萧疏雨看着顾清夜,不知怎么的,越看越欣赏,心里想要结交他的念头蠢蠢欲动。
      
      顾清夜也不与朵儿争辩,自顾自道:“指上无茧,让爷爷当苦力,才来第二天,爷爷就生病,她便自然而然地住了下来,这几点凑到一起,令我怀疑朵儿姑娘另有身份,且另有目的。这个目的,就是与诸位一样:为了那桩大买卖。”
      
      “所以,她也有杀贾金堂的动机?”
      
      “是。”
      
      “一个小姑娘,就算她是乔装改扮的,她也不可能吧?”赵磊石疑惑道。
      
      顾清夜还没说什么,就见绿影一闪,鹦鹉飞到他面前,嘴里叼着一朵花。
      
      众人一愣。因为案情太复杂,所有人都全神贯注,并未注意鹦鹉的动向,也不知它是从哪里飞出来的。
      
      “傻蛋,哪里来的花?”顾清夜问道。手却奖赏似地摸了摸它,当然,只有鹦鹉懂他的意思。
      
      仿佛一道闪电劈开浑沌的天幕,萧疏雨瞬间想起什么,灵台一片清明:“那什么……顾兄!”
      
      顾清夜回眸,微笑:“萧兄,有话要说?”
      
      萧疏雨生性洒脱,称呼别人多是某兄、兄台,可从没这样叫过顾清夜,现在突然这么叫,却又似水到渠成,无比自然。
      
      只有玉玲珑心里突了一下,她莫名有种不安的感觉。这个顾清夜,心思太细密,令人摸不着深浅。小七却太率真了……
      
      萧疏雨按了按自己还在发疼的脑子,目注顾清夜道:“入夜后,朵儿曾经来过我房间,她拿着几朵花,说是感谢我两次请她吃饭,特意拿来送我,还说,也送了给你。”
      
      顾清夜道:“她并没有给我送花,这花是专门送给你的。”
      
      玉玲珑顿时明白了:“那花有问题?”
      
      “我不确定,”萧疏雨摇摇头,诚实地道,“我并没有收。但是,我现在明白了,她来送花一定是有目的的。昨夜我曾做过一个梦,梦境迷离,似乎有我喜欢的女子在呼唤我,我走了一些路,最后……还梦见我剑上滴血。方才,我被姚青、姚白叫醒,知道贾金堂被杀的事,我十分震惊。可我一时弄不清状况,直到现在……”
      
      “如此说来,萧七少是梦中杀人了?”风先生浅浅的目光扫过来,“有些习武之人有梦游之症,会在梦中杀人。我曾听闻不少这样的事。”
      
      于不弃点点头:“我也听说过。”
      
      赵磊石这次倒没有说话,只是皱眉沉思,好像另有想法。
      
      鹦鹉见他们妨碍了它的事,急了,扑闪着翅膀叫:“那边,那边!”
      
      顾清夜摸摸它:“哪里?”
      
      鹦鹉掉头飞。靠墙根处摆着一个柜子,柜子底下的一个抽屉半开半合着。鹦鹉叫:“花,花花!”
      
      顾清夜佯嗔道:“要什么花?”嘴里这么说,人已凑了过去。
      
      朵儿闪身拦在他面前,沉着脸道:“这里放着女子之物,你不能看!”
      
      顾清夜好脾气地退开些:“既然我不能看,这里有玉老板与于夫人,她俩都是女子,总可以看吧?”
      
      玉玲珑道:“我来。”
      
      “玉老板,请小心。”顾清夜提醒。
      
      玉玲珑走上去,蹲下身,拉开抽屉:“这里有个小袋子,还有一个瓶子。”
      
      她拿出那两样东西,放到桌上。解开袋子,里面露出四五朵黑色的花,已经风干。
      
      “这是什么花?长得好妖异,还是黑色的。”周不离奇道。
      
      “这是黑色曼陀罗。”萧疏雨道,“这花我见过,扬州引凤楼有我一个熟悉的女子,她就喜欢在衣服上绣这种花。”
      
      “黑色的花本来少见,这曼陀罗我更是闻所未闻。”周不离用眼角的余光扫朵儿一眼,“一个卖唱女子倒有这种稀罕的东西!那这瓶子呢?里面是什么?”
      
      瓶子并未盖盖子,而是用布包着瓶口,里面传来虫子扑扇翅膀的声音。
      
      “你们看,这瓶口在发光。”玉玲珑讶然道。
      
      “难道里面装的是萤火虫?”李小宝道。
      
      顾清夜伸手捏起一朵黑色曼陀罗,凑到瓶口,只见瓶口萤光大盛,虫子在里面使劲扇动翅膀,发出很大的声音。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0-02-26 05:44:44~2020-02-27 05:04:37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紫陌寂静春山冷 1个;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仗剑倚兰舟
    2020年新文,重出江湖后的第一部



    大人英明
    2020年新文,重出江湖后的第二部



    月昭龙心
    烟雨新文,志疑悬疑小说,亲情爱情



    倦客江湖
    烟雨新文,萧潼、萧然的江湖



    唐门逆子
    《一剑霜寒》旁支,写龙朔与唐玦兄弟俩的故事



    雏鹰展翅
    一剑霜寒第三部,可其实应该算是前传,是写萧潼刚登基到萧然灭塔萨之前的故事



    一剑霜寒(二)
    烟雨文,《一剑霜寒》第二部。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