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案
幻想小说
内容标签: 幻想空间 恐怖

搜索关键字:主角: ┃ 配角: ┃ 其它:

一句话简介:幻想小说


  总点击数: 4076   总书评数:30 当前被收藏数:17 文章积分:2,955,218
文章基本信息
  • 文章类型: 原创-言情-近代现代-爱情
  • 作品视角: 女主
  • 作品风格:正剧
  • 所属系列: 迷失都市
  • 文章进度:已完成
  • 全文字数:5096字
  • 是否出版: 尚未出版(联系出版
  • 签约状态: 未签约
  • 作品简评: 尚无任何作品简评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人肉沙包

作者:嫣子危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人肉沙包

      小余最近诸多阻滞,可谓头头碰着黑。
      她不明白,为什么一个人可以霉成这样:先是走路扭到脚跟,花了一个下午在医院受尽恶劣的服务态度,接着又在街上被人偷走钱包,所有身份证明文件兼银行信用卡得花时间一一补办,这还不止,捱了几晚通宵好不容易赶起的计划书无缘无故不翼而飞,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客户被另一个同事接手,公司对她近日的工作态度甚为不满。
      小余丧气至极,怀疑自己犯小人,连同事都说她近日乌云罩顶,面色黑过灶底炉灰。
      “鱼仔,你真是不走运,有人放出消息,最近高层变动,据说下个月会从我们部提拔一个人上去,是人都知道谁搞得定山本太郎谁就可以上位,原本大家都看好你。”
      山本太郎是日本K公司的业务代表,他原是小余独力跟进的大客户,公司极为看重,小余一直劳心劳力,简直泣血到可以拿最佳倾情奉献奖,如果不是那份失窃的计划书……
      “小鱼,最近你是不是得罪了什么人?”同事下了个结论。
      小余不语,手中铅笔被握得“哔卟”一声断开。
      同事说得对,她最近得罪了一个人。
      一个女人。
      一个美丽的女人,兼有些少自以为是的小聪明,在公司里难免特别受人“关照”。小余恨恨地,阴森地盯着此刻正倚在墙边和男同事调笑的方怡。
      她恨方怡,这种恨有点没来由,但她好恨。
      小余和方怡几乎同一时期进公司,等候面试的时候方怡就坐她旁边。小余还记得自己当时正紧张地细心检查履历表,翻得满手是纸,而旁边的这个女人则对着镜子补粉修眉画口红,末了还自镜中对隔邻这个手忙脚乱的女孩报以暧昧一笑。
      小余马上就明白了。她有种被嘲弄的羞耻。
      那个面试,小余半小时,她打听到方怡是两个半小时。
      考官们也不过是食色性也的一堆凡夫俗子,在方怡那双会漏电的媚眼下,话题一定可以从理性到感性,从工作范畴一直延伸至私人兴趣。
      小余凭实力如愿进入公司,方怡也如愿地进入了公司,但她凭什么?确是有点耐人寻味。
      大公司,行事作风紧凑竞争激烈,小余心想这里是凭实力生存的地方,自己一定有出头之日。每天奋力构想独特方案、通宵写计划、不停地讨论、开会……吃喝拉睡都在公司了,差不多连家里的大床也想搬过来。
      方怡却总是不紧不慢,工作也不见热心,她身边多的是“贵人”,总在适时扶她一把,无惊无险,又到六点,下班走人。
      小余更加拼博,除了工作工作还是工作,似个发条狂人,男朋友一个星期也见不到她数小时,开始有怨言。但他还是体谅她,小余晚上留在公司加班,他就带着爱心饭盒来探望她。
      小余好感动,她心想自己长相平凡,头脑一般,找遍全身都没有任何个人代表作。但上天依然厚待她,给她一个帅气,兼体贴到令她心酸的男朋友。
      在想新方案想到快要脑中风之际,体贴牌男友会开玩笑似地卡住她的脖子喊“停”。然后陪这个濒临发颠的女友讲十分钟的笑话。公司里加班的人都知道小余有个很会说笑话的男朋友,大家都说自他的笑话中可以找到许多启发,一轮轻松谈笑之后,又有新点子可用。
      渐渐的,留在公司里加班的人多起来,都为一会奇人,女孩子最爱听奇闻异事,称叹之余,对小余又妒忌又羡慕。
      连方怡,也在夜间有意无意地留下来“加班”了。小余很是得意,她样样比不上她,但是,这一刻只自觉吐气扬眉,洗尽前耻。
      数个月后,小余更忙了,她连日的努力有目共睹,终于争取到公司最大的客户,日本K公司的代表山本太郎先生对这个平凡务实的女孩也表示满意。
      男朋友见女友接下大计划,也识趣地不再打扰。小余已经有快一个月没见到他的面了。即使偶尔打电话也是匆匆忙忙的问候,连小余也觉得过意不去。
      不过大家还年轻嘛,当然是以事业为重。小余想他会了解的。
      其实是她不了解,男人也是善变的动物呀,他条件这么好,又满嘴糖如蜜,哪愁没有知心人?再一个月后,公司里已有人传出小余男友与方怡两人公然出双入对的传闻。
      小余几近发狂。
      她诅咒他、质问他、哀求他,他一言不发,他默认了。
      一切全因失恋而起,小余只觉自己跌入人生最低点,连走路都拐脚,喝水都塞牙。
      就在这个晴天霹雳的当儿,她最重要的计划书也像预谋似的消失不见,小余知道,她倒下的话,谁将得益最大。
      方怡顺利接收了来自K公司的最大客户,山本先生对这位美艳动人的女孩同样赞不绝口。
      小余从没试过这样恨一个人。
      她恨方怡。
      跌跌撞撞地游荡在深夜的街头,街上繁华如旧,以往她都没有机会仔细欣赏,现在好吧,她手上的一切都被另一个女人抢走,以后有大把时间,可以日日颓废。
      有间招牌奇特的店铺,夹杂在一堆霓虹闪烁的精品店中间,小余眯了眯眼睛,不知为何,这个招牌特别的合她心意,她一边疑惑着一边走近,这时,店铺里已有醒目的店员看到这个表情疑幻的女郎,他立即挺身而出,落力招徕:
      “小姐,欢迎来到人肉沙包店!”
      “什么?”小余奇怪地重复,人肉沙包店?她只听过人肉叉烧包店。
      “没错,这里是专门提供客人出气的地方,不论是工作上或是感情上还是生活上,不论是你的上司、情人、配偶、背叛你的朋友、或是你憎恨的对手,只要是你期望打击的对象,你皆可以在这里实现心愿,这里是可以让你尽情发泄怨气的地方。”
      小余知道了,这是现代最流行的,为舒缓压力而发明的神奇产业,她以前也在网上玩过类似的游戏,在假的卡通公仔上写上憎恨者的名字,便可以随心所欲对他狂殴一番。虽然这种做法既低俗亦不光明,但确是大快人心。小余没想到这种行当居然已经发展到可以开业成店。
      “现在新开业,顾客都可享受八折优惠!小姐,你看起来气色不是很好呢,一定是积压了太多‘衰气’,不如趁此机会一次过清出来,总比郁在心里痛快呀。”店员像一眼看穿小余心事,越说越似挖着她的伤口。
      小余一咬牙关,一脚就踏入了店中。
      店员露出职业笑容,把她引至包间,顺便对产品作一番解说:
      “小姐,我们这里品种齐全,包有合你心水的,你可任意挑一款。我们还会附送‘诅咒娃娃’一个。”
      小余自玻璃厨窗外看进去,许多假制的人体沙包模型林立在里面,而且还是按照真人比例而造,不过沙包毕竟是沙包,跟真人的感觉还是相距甚远。小余仔细地挑选了一阵,终于找到一个和方怡身形差不多的人形沙包出来。
      店员记录下沙包编号,十分钟后把小余指定的沙包送入包间,并把一张记录卡交付给她:
      “本店服务按不同的需求计算,房间里有各式道具均可使用,拳击一次二十元,使用棍子一次十五元,玻璃类制品按单个算,一个五元,徒手掌掴一次五元,只用脚踢一次十元,每种道具限使用三次,如果需增加特别道具则另外计费,徒手攻击则无上限。”
      “怎么这么多规矩?”小余气恼:“不是让客人打到开心为止吗?”
      “这样的话,你也可以试试我们推出的‘优惠套餐’,一次过交付三千元的话,则可以让客人随心所欲,一次打个够。”
      小余扔下三千元,她才不要每次狂殴对手的时候还要慢慢计算着花了多少钱!如果可以的话,她真想现在就冲到方怡本人面前狂殴她一顿。
      包间内有一台小型电脑,上面有张“仇人资料申报表”,小余把方怡的资料填上,填得越是详细,发泄起来才越有满足感,小余花了好些心思把表格填完,旁边的打印机嘀一声提示她已经列印完毕。小余撕下“仇人资料”,用五口粗钉把它贴上人肉沙包的“脸”上。
      那一晚,小余对着方怡的人肉沙包拳打脚踢,尽情发泄不满,打至兴味处,她越发的得心应手,即使明知只是寄情于幻想,她也觉得狠狠地出了一口恶气。
      末了,店员进来收拾房间,看到包间中的女郎香汗淋漓,表情痛快,仿佛意犹未尽,他是生意人,手中立马捧出一把碎心刀,奉至她面前:
      “如不满意,还可以试一试我们的招牌‘千刀万剐’,一次五千,保证用后令你龙心大悦。”
      小余有点厌恶,她刚刚已经倾情发泄过,现在理智稍微清醒一些,花三千元去殴打一个沙包已经够蠢,谁会多花五千元只为去插沙包一刀?她摇了摇头,说:“算了。”
      店员也不多言,识趣退下。
      因为发泄了一晚,第二天小余精神饱满,回公司去。
      这天方怡提早回来请了假,没有上班。小余虽然觉得奇怪,但亦未放在心里。
      但鬼使神差,却在洗手间听到同事议论:
      “真是伤得好重呢,被人打成那样。”
      “都怪她平时得罪人多,称呼人少,不过她自己倒说是‘跌伤’,啧啧,那种伤法,怎么可能是跌伤?分明是被人寻仇狂殴了一顿。”
      “哈哈,平日见她花枝招展,当正自己是环球小姐,今日也遭报应。”
      多舌的女人们今日都特别兴奋,是呀,公司里最大的竞敌给人“教训”了呢,简直就像是自己亲手把她“教训”了一样,怎不痛快?个个都赶紧来落井下石。小余今天才发现,原来憎恨方怡的不止她一人,大家的心里装的大抵都是一样的货色。
      但是,听到方怡不幸的消息最该开心的人不应该就是她吗?小余躲在厕所中,浑身发冷,她还清楚记得昨天如何对那个沙包出气,现在回想起来的话,那个沙包的质感,越打越有几分似个“活物”呢。
      不过,这又怎么可能是真的呢?小余笑了笑,都怪自己作贼心虚,才会把这异常的巧合当真。如果这世上真有可以把活人当沙包打的事情,那还得了?
      把事件抛在脑后,重新投入工作,小余寄□□业,自我疗伤能力无人能及。很快地,她就忘记了自己恨着方怡的事了。那天之后,方怡休养数日,仍来上班,她神色黯淡了好多,脸上的瘀伤已经变淡,但那位置,那痕迹,还真有几分似小余在沙包下手之处。
      看着方怡一脸惨状,小余火气全消,尤其在她“跌伤”之后,山本太郎这个大客户又N度落入他人之手。
      真是风水轮流转。
      事后,小余亦有几次专程路过那条商店街,但奇怪地,她再也没有找到那家店铺。
      如是者,又过了一年。
      公司不断有新人来,又有旧人去,小余微升了一级,虽然有等于无,但就算挂名的也好,小余觉得自己是“实至名归”,理所应得。为此她还担负起管教公司新人的角色,新人们战战兢兢,不敢冲撞这前辈。
      一晚,小余下班回家,在浴缸里放满水,洒下香芬浴盐,又置下红酒,好好享受着工作后的放松。她想,现在公司的新人都不像话,个个都精得似只鬼,又懒得似条蛇,既不勤奋又不虚心,怎比当年自己新人时样貌?
      正想喝一口红酒慰劳自己,手上一滑,酒杯摔碎在地。
      小余奇怪地望着一地碎玻璃,皱了皱眉,真不小心。
      才刚想弯腰收拾,岂料脚底无端晃了一下,竟人仰马翻整个跌落缸边,鼻子正好撞上地面瓷砖,痛入心肺,落地姿势又正压上玻璃碎片,真是要多狼狈有多狼狈。
      小余挣扎着自洗手池镜前审视自己脸上伤势,鼻子上红肿一块,幸好没甚大碍,但怎么看怎么怪异,像是被人迎面打了一拳。
      手臂上的皮肤亦被玻璃屑擦伤,微微见血,小余看着这身伤痕,好像想起了些什么,正想抬手自悬挂壁上的药柜里取些消□□剂,一阵摸索,不知碰到什么东西,哗啦一堆直往她头上直砸下来,小余抱头尖叫,蹲在地上。
      那痛一跳一跳的分外鲜明,的确很鲜明,那是被人自头上重棍敲下的滋味呀!
      小余哆嗦地环顾四周,她是独居,自然不会有“其他人”,一番折腾,小余觉得左脚发痛,刚才摔倒又扭伤旧患,直像被人狂踢了几回。小余惊恐地后退,空无一人的屋子里危机四伏,小小的一个浴室宛如陷阱。
      她终于知道了,这绝对不是巧合,一定是有人在“整”她,一年前,她看见了那个店铺,一年后也必定有人看得见。
      但,到底是谁?会不会是新来的玛丽?那次在会议上当众讽刺过她做的计划如同弱智,一定怀恨在心吧……又会不会是阿may?她可算为公司服务多年,但上次升职却是自己先上位……不排除是阿唛,他最近几个客户都被自己硬抢了过来,早就公开视自己如敌……不是A就肯定是B吧,但会不会是C?看起来DEF一路至Z都有可能,好多疑犯!
      小余几乎连公司扫地阿婶都列入怀疑范围。
      但是,小余亦是“得罪人多,称呼人少”的典型,她怎么猜得到?当年她恨一个人的时候,死灰都烧得起来,但今日被人所恨,居然毫无头绪。
      只知仇人恨她恨得彻底——小余就算躲在墙角,亦有年久失修的天花剥落,一小块水泥,重力不可忽视,正好砸歪她的脖子。
      小余悲惨地躺倒在浴室冰冷的地面,忍受“报应”。
      过了一阵,“仇家”好像突然累了,怪事骤然停止,小余有不详预感。对了,那一晚,她是怎样结束那一场“报复”的?只记得当时自己累极,深坐在那店铺的沙发里,店员进来收拾。他还说——
      小余眼睛一抬,面前的镜子早被刚才跌落的水泥砸成一块一块,那悬在最高处的,尖尖的一角,不正似足一把刀么!
      不不不!花了三千元殴打一个沙包已经够蠢!谁会多花五千元再去插沙包一刀?有钱也不是这样浪费的呀!
      但是,她永远无法预知,“仇家”对她的恨,到底有多深。恨一个人,可以只是因为一场偶尔的口角、因为少许误会、因为一些过失、因为对方的态度、因为我喜欢、因为我不喜欢、因为好多更莫名其妙的理由……小余费力地盯紧那把“刀”,盯着它,盯着它,盯着它。
      后来,有人听到这栋公寓的五楼,发出惨厉的女人尖叫。
      再后来……
      没有再后来了。
      
      ——完——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这个文的结局在刊在杂志上时被要求做了点修改,因为编辑喜欢“给人以希望”,不过网上的版本我就保留原版吧。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篇  下一篇→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