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修仙界C位出道

作者:百里橙江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5 章

      姬蕖看见他那副样子就来气。
      人都道南王世子性格温柔,对谁都有礼。但作为从小一起长大的青梅,姬蕖比常人更要多了解他几分。
      
      姬少陵和他爹南王一样,都是纯正龙凤血脉王族,却一直寄人篱下,身份不尴不尬惹人嫌弃。兰渝氏是第一个递出橄榄枝的,有了王后的提拔,南王才渐渐成为王君心腹,以至于他们一族有了如今的风光。
      
      所以从小到大,姬少陵或许因为恩情才对她好,与其说好,又不如说是极度包容。平日里就算她在胡闹任性,姬少陵都不曾对她说过一句重话,甚至还会给她收拾烂摊子。在外人面前,也处处维护她,不舍得她掉一根头发。
      
      久而久之,姬蕖便生出了姬少陵爱慕她的错觉。
      
      可元启年两荒商议联姻,姬蕖在九荒姬墨和姬少陵之间犹豫不决,也并不知道那一天王后找姬少陵谈了近一个时辰的话。夜晚时分,姬少陵主动找到她,道,“外系龙凤血脉,将来尚公主,必然会远走边疆,子孙后代皆为北镜子民。”
      
      外系龙凤血脉说的就是他自己。
      
      姬蕖当晚吓得睡不着觉,第二天一早就在荒帝的面前答应与九荒姬墨定亲了。
      
      “少陵猜一猜,姬六是妥协,答应更换身份留在十三荒,还是拼死力争,执意前往中洲?”姬蕖站在他的身后,看向他视线所在的花木,想起当年无辜被坑,心中酸酸涩涩的,嘴上忍不住说出刺人的话。
      
      “姬六若选择去中洲,就是死路一条!少陵,现在除了我,无人敢爱你。”
      
      姬少陵背对着她,声音幽幽且寡淡,“大公主说的什么玩笑话,今日过后,您要么成为九荒王后,要么前去中洲仙府,无论是何结果,都将与我一刀两断。”
      
      “我若是能成为仙后,便能私纳夫侍!”
      
      “你说什么?”姬少陵猛地回头,看似沉静的眼眸闪现出不易察觉的愤怒。
      
      姬蕖一时激动,脸色涨的通红,嘴皮子动的也不利索,磕磕绊绊的说:“我……我听闻前任仙后就是如此,先仙帝还有四妃位,仙后独守十方仙境,难免寂寞,于是私自纳了夫侍常伴左右,就算仙帝后来知道了,也没说什么……”
      
      这样不入流的秘闻,姬蕖如何知道?定然是兰渝氏为了哄她去中洲参选而下的套。
      
      姬少陵心知如此,可依旧难免怒极,“你将我当做什么人?”
      
      呵斥出声,姬少陵又觉得自己十分没有必要发怒。姬蕖就是个被宠坏的公主,不知天高地厚,没有自知之明。和她那个机关算尽的娘一样,惯会做损人利己的美梦!
      
      想到还在寝宫与王后周旋的姬桑桑,姬少陵面上多了几分不耐,他已经受够了,如今更是一点都不想在理会姬蕖,“少陵还有事,便不再此久留,告辞!”
      
      留下姬蕖在身后如何愤怒吼叫,姬少陵都不曾回头。
      
      原本是打算直径出宫的,但不知道为何,经过正殿时,姬少陵还是缓了步伐,一直等到不远处有个淡青色的人影出现,才快步走了上前。
      
      “桑桑!”
      
      不算熟悉的声音出现,姬桑桑微微一顿,停下了脚步。
      
      王后身边的侍婢将她送出寝宫就不在走动了,姬桑桑是独自一个人走出的正殿,这个时候,已经时近黄昏,天色渐暗。周围的宫人零零散散的只有远处微末一两个。也因为这样,空旷的庭院里,对于迎面而来的红色人影,才看的越发清晰。
      
      “是世子啊……”姬桑桑眨巴了一下眼睛,淡笑着说道:“这么久了,世子还穿着绯色红袍,可是还舍不得那婚宴。”
      
      她明里暗里的嘲笑打趣他,姬少陵心觉好笑,却仍面目冷淡不忘正事,“你与王后谈的如何?”
      
      “还能怎么谈,”姬桑桑轻松说道,“自然是答应了,不答应,她便要派人在半路上暗杀我。”
      
      听完这话,姬少陵长久提着的心才微微松懈。他面色不自主的柔和,深邃的眼眸看着眼前人乌黑的头顶,手和心都痒痒的,他却一直忍着没有动作。
      
      “去中洲也没什么好的,”姬少陵极力压制住内心的喜悦,面上无不冷淡道:“万分之一的几率,和瞎猫碰死耗子有什么区别。”
      
      “是啊,”姬桑桑轻声附和,语气难得轻快,“还不如踏踏实实做个平民百姓,将来嫁个凡夫俗子,好生几个寻常血脉的小娃娃。”
      
      姬少陵神色一僵,“平常……百姓?”
      
      “是啊,世子不知道吗?”
      
      不知是无意说起,还是刻意讽刺,近在咫尺的距离,她笑靥如花,精致的眉眼晃动着对方的心神,她道:“王后已经许了我禹州刺史王大人独生亲女的身份,等待长姐拿了我的命牌一去中洲,我便同王大人去禹州,永生不在入京城。”
      
      嗡的一声,似有巨大的炮仗在脑子里炸开,姬少陵震在原地,长久都没了言语。
      
      他愣愣的看着眼前美丽动人的女子,唇口张了张,“怎么会?”
      
      姬桑桑面色冷淡下来:“怎么不会?这不就是你们想要的吗?”
      
      姬少陵身体僵硬,却仍然极力保持冷静:“不是这样的,王后一早便答应过我,让你同姬蕖身份置换,并将同九荒的婚约作废,你最后会以姬蕖的身份……”
      
      嫁于我。
      
      未说完的话被突然凑到跟前的精致容颜逼得吞回了肚子里。姬少陵忍着没有后退,极尽全力压制住狂乱的心跳,好半天才找回自己的声音:“你要做什么?”
      
      姬桑嘴角弯弯,清亮的眸中倒映着男人俊美的脸,“我就是想看看向王后献计的人,在说出要我以长姐身份行事的话时,眼里到底有几分真心。”
      
      她是真的想不出姬少陵到底有何用心,如此费心费力的哄骗她。十三荒和九荒的联姻约定关系重大,牵扯甚广。除非姬蕖身死,否则没有回转余地。
      
      姬蕖拿了她的命牌去参加仙后选拔,那她原本作为嫡公主的身份就要毁去!病死是最好的安排。
      
      总而言之,嫡长公主这尊贵的身份,怎么样都不会落在她姬桑桑的头上。
      
      近乎无暇的面容近在眼前,泛起星光的眼,无比美丽,姬少陵面上竟有些羞恼,他飞快的转过头,“这其中一定有误会。”
      
      姬桑桑将他不合时宜的神情尽收眼底,短暂的木了一下,她歪着头,内心慢慢复杂,迟疑着问道:“你,该不会是,喜欢我吧?”
      
      姬少陵眉头紧皱,双颊的绯色散去,他终究还是沉下脸,盯着她,一言不发。
      
      像是默认。
      
      姬桑桑:“不是……你不是心悦海王,哦不,心悦姬蕖吗?”
      
      姬少陵眸光微闪:“殿下一定要认定,我与大公主有私?”
      
      “不是我一个人这样认为。”姬桑桑无情摊手。
      
      姬少陵低声叹了一口气,“你当真不记得我了?”
      
      姬桑桑疑惑看他。
      
      “又是这种眼神。”原本温和淡雅的男人此时脸色难看至极,整个人都不自觉阴沉下来,看她的目光仿佛再看渣女,“我在你眼里从来都只是个陌生人。就算欺你,辱你,负你甚至是娶你,都不能得你一丝一毫的真心?”
      
      他绘声绘色的讲了一个少女救英雄的故事。
      
      原是他年少被南王遣送入宫,刚在兰渝氏手底下讨生活的时候,一开始大公主姬蕖并不喜欢他,甚至联合仆人欺负他。有一次还将头上的簪子扔进湖水里,大冷天,水面都结冰了,却要他跳进湖里捡簪子,捡不回来就要滚出宫去。
      
      那天夜里,年少的小世子忍着寒冷在湖里找了一遍又一遍,全身都泡发了,可还是没找到簪子。
      
      就在他心灰意冷要放弃的时候,小姬桑从天而降,来到了他的面前。
      
      “天这么冷,小哥哥为什么还要在外面洗澡?”狀若精灵般可爱的小女孩道。
      
      小世子抖着身子说:“我丢了枚簪子在水里。找不回来就要挨打。”
      
      他磕磕绊绊的说了簪子的样子。小姬桑听后若有所思,又吩咐他在原地等候。在之后,小世子便见到小女孩活蹦乱跳的跑来,手里还拿了和姬蕖头上一模一样的簪子。
      
      后来姬少陵才知道,那特供的金玉凤簪的原来就有两枚。早年时,王君将他们分别赐予了王后以及……静妃。
      
      静妃,是姬桑的母妃。
      
      而且在那时,静妃因容貌尽毁遭受王君厌弃,被封禁在西宫殿不能出来,母子两人全靠以最低廉的价格私售饰品过活。小姬桑手里的簪子,原是她们近一个月的口粮。
      
      ……
      
      世子这样一席话,信息量极大,姬桑桑听得糊里糊涂,又被他吃人般的目光吓的频频后退。
      
      姬少陵说的那段时光,是他刚入宫的时候,这具身体应该也才不过六岁,那个时候原主还是原主,姬少陵因为一根木簪子定了情,却苦于处境无法说出口。
      
      至于原主……
      
      她心里心心念念的只有她的那位白月光啊!
      
      说到底,都不关姬桑桑什么事儿。
      
      她面上并没有出现动容。
      
      姬少陵见此一阵失望,只道他们当初年纪都太小,来年姬蕖都忘了,姬桑又怎么可能记得?
      
      “我去找王后,这件事一定还是回转的余地。”姬少陵沉声道,言罢就真的要往内殿走去。
      
      姬桑桑看着他的背影两秒钟,突然幽幽开口,“你可知,之前王后为何会为你我赐婚?”
      
      姬少陵停下了脚步,转过身,面对她温情的眸眼,便觉得整个人都似被她收入囊中,他心中微乱,面上仍保持着冷静:“为何?”
      
      姬桑桑笑了,寡淡的脸一下子活色生香,“上次相亲宴中,你居于南王下首,一身青衣,满身清贵,当真绝世无双……”
      
      姬少陵内心一跳,狐疑的看着她。
      
      姬桑桑说,“姬六好颜色,便多看了你两眼,恰是那时,王后瞧见了,她以为我对你有意。”
      
      姬少陵眉头微微皱起:“所以?”
      
      姬桑桑恢复了淡漠的表情,“我只是想告诉你,尚你为驸马,原本就是我所愿。宫里以王后兰渝氏唯首是瞻,我一介孤女,自然要想办法找退路,你南王一族也是龙凤血脉,普天之下,我只有嫁你,才能有封地。”
      
      要不然,就是如同姬蕖一样,被送去他荒联姻。寄人篱下当人王妃哪有自己封地为王爽快。
      
      姬桑桑从来就不是蠢人,就算上辈子身患重疾,她那样一家子极品还不是被逼着前前后后伺候她到死。穿成姬六,有了血脉加成无比健康的身体,她第一件事想的就是以后的出路。
      
      姬少陵,她原本势在必得。可如今,一切都不重要了。
      
      姬少陵半响才找回了自己的声音,“所以,这一切,原本就是你计划好的?”
      
      姬桑没有直接回答他,而是说:“我答应交出命牌,就是舍了姬氏公主的身份。”
      
      “你同为真龙血脉,又举家依附在十三荒,将来便只能娶姬氏公主。”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虽迟但到O(∩_∩)O~~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