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修仙界C位出道

作者:百里橙江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27 章(入v通知)

      莫还与作为直男本男,自然是不肯救白竹的,就算白竹他的女装美得惊天动地,也丝毫打动不了对面两人钢铁一般的心。
      
      还是莫还与先动的手,重剑直冲蛇妖的门面,蛇妖心里一惊这才相信臭道士是真的想要他们两只妖的命!当即丢开了白竹,迎面对上,一人一妖瞬间打了起来。
      
      这幻境局说来也精妙,现实中,莫还与和姬桑桑一样都还只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凡人。可到了这里,少君摇身一变成了可以剑斩妖魔的道士,法术高深,动起手来比那蛇妖还要狠绝。
      
      姬桑桑极力忽略一旁妖狐痴缠的目光,全部精力都放在正打斗的莫还与和蛇妖身上。
      
      约莫自知不敌,蛇妖和莫还与过了几招后便化作了原型想要遁走,可莫还与如何能让她得逞。
      
      “乾坤剑法!”
      
      顷刻间,道士手中重剑以一变十,十数百,冲着蛇妖飞刺过去。任是蛇妖本是再高,也身中数剑,腥臭的血液留了一地,蛇妖身上越痛便越要挣扎着撞墙撞柱子,如此反复,伤势更重,眼看着就不行了。她含恨的目光在周围扫视了一圈,最后落在除了道士以外的两人身上。
      
      “小心。”
      
      姬桑桑直觉不妙,可到底已经是来不及,那蛇妖临时之前,还想要拉个垫背的。而这个垫背的,不是逼她入死地的王道士,也不是天敌狐妖白竹,而是无辜书生……姬桑桑!
      
      变故来的巨快,连莫还与都始料未及。蛇妖的血盆大口袭来的时候,姬桑桑只觉得身体一重,视野瞬间布满白色。
      
      是一直被忽略的白竹拼着命冲了过来,化成巨大的狐狸原型将她牢牢护在怀中!蛇妖尖利的毒牙也咬在了白竹的身上。感觉到身前毛茸茸的身体一阵颤抖,姬桑桑愣了半响,才反应过来将其抱住。
      
      与此同时,莫还与长剑已至,直接穿透了蛇妖的心脏。
      
      一阵剧烈惊恐的嘶吼声过去,大蟒蛇妖化成了小青蛇的样子意图溜走,却被莫还与一剑钉在了墙上。
      
      白竹也恢复了人形,虚弱的跌倒在她的怀里。看着男人背上狰狞可怖的伤口,姬桑桑心中五味杂陈,将人扶到一旁的椅子上坐着,有些气恼的道,“你挡在我身前干什么?”
      
      她死了也不过是第二轮重来。
      
      白竹白着一张俊脸,气若游丝,“蛇妖的牙口有毒,你若被咬就没命了。”
      而他同样五百年的修为,至少能支撑一阵子。
      
      心中的每个地方像是涌入了一股暖流,姬桑桑眼里涩涩的,一时不知道该对着人说什么好。
      
      这里的一切明明都是假象,她却不自禁为虚假的人物动心动容。
      而莫还与呢,却因为失忆心无杂念,一心只要斩妖除魔。
      幻境局究竟考的是什么?是人妖殊途,还是引善惩恶?可蛇妖一死,狐妖的结局又该是如何?
      
      收了蛇妖,莫还与转身便朝着他们这边走来,姬桑桑看着他手里血淋淋的长剑,心中不知不觉变得紧张起来。
      
      果然,莫还与一走近,便剑指白竹冷声说道。“蛇妖既死,接下来便轮到你了。”
      
      “王道长,白竹他已经深受重伤,断然无力在害人,你放过他这一次吧!”毕竟方才亲眼看见白竹拼死相救,姬桑桑忍不住为其求情。
      
      “你好糊涂,这妖狐早就为祸一方,平日更是诡计多端,不知害了多少赶路人,此时饶了他,就是放虎归山,后患无穷!”
      
      “这我不管。”姬桑桑身体挡在白竹的面前,道:“妖狐之前如何以后怎样,本质上都与我无关。只是如今他救我两次,一报还一报,今日我定是要护他一命的。道长若是想杀他,就先杀我。”
      
      “冥顽不灵。”莫还与沉了脸,他心里不知为何涌出一股子气,在看见眼前一人一妖交握的手时,怒气几乎达到了顶峰。
      其实同样的,他潜意识里觉得小书生并没有错,可冥冥之中,又有另外一个声音在说,势必杀了狐妖!
      
      杀了狐妖,一切才能得到圆满解脱!这一时刻,他就好像疯魔了一般,甚至没在乎在这中间还存在了书生这样的无辜凡人,手里的长剑几乎不受控制,直冲这他身后的妖狐命脉。
      
      姬桑桑心下一冷,连忙掏出了金羚刀阻拦。铿锵一声,刀剑相向。姬桑桑手臂被震的发麻……
      
      “你被他迷了心智不成?!”
      
      莫还与脸沉的要滴出水来,看向她的目光像是要吃人。姬桑桑忍着十二分的心虚才敢和他对视。
      
      看到现在,她算是明白了。莫还与的任务之一,必定是杀光这里所有的妖,不然也不至于如此疯魔。可姬桑桑并不确定她在其中又扮演着什么角色。是和莫还与一起除妖,还是遵从本心护住白竹,从此不欠他的恩情。
      
      未知,多么可怕的东西。更要命的是,身后的妖狐还在不停拿尾巴摩挲着她的腿脚,无时无刻不在卖惨,“你快走吧,不要管我了。这道士看着有些走火入魔,我怕他会伤害到你。”
      
      听了这话,莫还与哪里还能饶得了他,“妖狐!休要在蛊惑人心!”
      
      这一回,莫还与丝毫没有留情,长剑又一次斩过来。姬桑桑原本还有些摇摆不定,见此也来不及多想便挥刀抵挡,也是动作太着急,连带着她本人身体都不禁前倾,差一点便要以身入了道士的剑尖。千钧一发,也约莫是莫还与心中尚存一丝清明,及时将剑撤回。才让姬桑桑挽回了一条命。
      
      姬桑桑刚松一口气,可就在这时,一股未知的力量似乎冲进了她的身体里上,那力量来的又凶有猛,姬桑桑只觉得脑子一炸,手脚均不受控制的又冲了过去。
      
      等回过神来,她手里的兵刃,已经刺进了对面人的心脏。
      
      “你……”莫还与满眼的不可置信,话都没来得及多说一句,便倒下了。血红的鲜血在脚底下蔓延开来,姬桑桑脑子里一片空白,沾血的双手更是抖的不成样子,双眼发直,只会愣愣的看着躺在地上的人。
      
      道士……死了?
      莫还与,他没了?!
      完了完了完了完了……
      要死了!这会梁子结大发了!
      
      ……
      
      与此同时,龙凤阁镜内,幽暗的石门前,卓尔不凡的男子猛地睁开了双眼。
      
      “姬!蕖!”
      
      莫还与英俊的脸孔出现片刻狰狞,死前经历的穿心刺骨感觉如此的真实,真实到他的心脏到现在都还在隐隐疼痛。
      原本平静的石门因为他的出局,渐渐浮现出一排排的小字,是这一次的幻局说明。莫还与阴沉着脸走近,伸手抚下一层灰尘。石门上的字迹瞬间清晰起来。莫还与眯了眯眼,看见上面写着:“幻境双人局·狐嫁(莫还与x姬蕖)。”
      
      “过关条件(莫还与):斩妖除魔,保护文弱书生梁文净(即姬蕖)逃脱蛇妖追杀,阻止狐妖白竹同梁文净结姻亲。保全自身性命。”
      
      “过关条件(姬蕖):坚持本心,逃脱蛇妖追杀,拒绝和狐妖白竹结姻亲。保全自身性命。”
      
      通关条件看起来很简单,作为局中人,他被赋予了修道之人的法术能力,故而忘记了一切。而那姬蕖却因为文弱无用,所以保留记忆只需要坚持本心。可结果偏偏,他被这明明记得一切的姬蕖亲手送出了局。
      
      莫还与冷脸盯着石门上的“姬蕖”二字,扯着嘴角嗤笑一声,他倒要看看,那个女人孤身留在狡诈贪婪的妖狐身边,怎么通关!
      
      另一头,幻局里。姬桑桑还为莫还与的死,震惊的说不出话来,那妖狐便已经贴近了她的后背,用蛊惑人心的语气宽慰她:“不是你的错,你是为了救我。”
      
      姬桑桑:“可,可是……”
      
      “没有可是。”他俯身而来,拦住她纤细的腰身,修长而又冰凉的手指附在她的手背上,拿下了她手中的匕首,“这一切的罪业,都将由我来承担。”
      
      姬桑桑:……说得是很好。只是现实中,那拥有百众迷弟迷妹的莫少君,你特么给我应付吗?!
      
      她愣愣傻傻的被妖狐抱进了房中,还是白竹的卧房,到处都充斥着狐狸的媚香。姬桑桑感觉到自己的头脑思绪好像都慢了半拍,等反应过来,她已经犹如一具提线木偶,被人抱上了床,脱了外衣和鞋靴。
      
      “不用担心,一切有我。”白竹俯身在她上方。
      
      近在咫尺,抬眸便见绝美容颜,姬桑桑看的入迷,瞳孔有些涣散。她面上依旧茫然无措,直到对方温热的唇降落在她的唇上,湿滑的东西进了她的嘴里勾起她的唇舌……
      
      姬桑桑全身一僵,心里急的发慌,也忍不住想要挣扎,可到了这时,挣扎都没有用了!
      妖狐的力气大的吓人,她的一切反抗都像是在小打小闹。更何况,姬桑桑眼中的拒绝再明显,一旦和他对视,看进他魅惑的眼中,整个人就失去了自我,只能任人摆布。
      
      到底是一夜春宵。
      
      第二天,妖狐满心欢喜,说要嫁她。姬桑桑任由妖狐给她穿戴洗漱,脑子里三个大字来回飘荡!
      我!脏!了!
      
      姬桑桑生无可恋:“我是书生,还要进京赶考,不能嫁娶。”
      
      白竹笑眯眯的亲了她一口,道:“你记错了,科举早就过了。”
      而且蛇妖和王道士都死了,在这方圆百里,在无人是他对手。只要姬桑桑肯,荣华富贵,他都能帮她得到。
      
      科举过去了吗?姬桑桑有些迟钝的脑子想了半天,觉得考功名似也不是她的本意,留在这里当山大王还挺好,于是最后答应了下来。
      
      白竹和姬桑桑成亲的当天,满山草木尽开花,前来道贺的妖比姬桑桑在蛇妖那里看的到还要多得多。乱七八糟的妖怪一多,什么味都来了,连带着空气中一直弥漫的香气也淡了许多。
      
      狐妖大概已经独霸一方,大厅上座并无长辈亲人。姬桑桑头顶红盖头,狐妖白竹就站在她的身侧,甚至顺着红绸轻握了一下她的手指,略带笑意的对她说,“过了今日,我们便是真正的夫妻了。”
      
      一人一妖拜过天地,却不用拜高堂,耳边不知是什么妖怪用着尖锐的声音喊出的“夫妻对拜”。两人同时弯腰行礼,起身之时,姬桑桑掏出了一直藏于袖中的金羚匕首,
      
      直接刺进了狐妖的心脏。
      
      “你……”刀子还在他的身体里,白竹紧紧抓着她紧握匕首的手,两人手指上全都是你身体流出的浓稠血液。奇怪的是变故一出,妖狐眼见不好,周围的小妖不但没有上前,反而全部惊叫着消失不见。
      
      漫天红绯的大堂中,只剩下新郎新娘两个人。
      
      姬桑桑盖头没掀,不太能看见妖狐现在的样子,只听见他断断续续的声音一个字一个字的传来:“为……为什么?”
      
      姬桑桑脑子还是有些迟钝,连带着拽红盖头的手都有些缓慢。视线一下子变得清晰辽阔,她下意识低头,看向眼前的新娘,慢吞吞的道:“去请王道士的那天,他说你给我的这把匕首,是用煞气浸过的玄铁,只要刺进心房,无论是人是妖都难逃一死。”
      
      话落下,她猛地将匕首抽出。
      
      白竹无力倒在血泊里,场景像极了王道士死的那一天。失血过多,妖力也逐渐迫散,他抬头凝望差一点就成为他妻子的女人,“你知道,我……问的不是这个。”
      
      “不是?”姬桑桑歪着头,面容看着竟然有些可爱,“你是问,我为何要杀你?”
      妖狐看着她不说话。
      
      姬桑桑眨了眨眼,慢声开口:“你知道的,人是人,妖是妖,如何能在一起。更何况……”
      
      她指着他的心,说:“你骗我。”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下章入V,大概会在明天24点发,万字大章,订阅留言会有小红包掉落哦,请大家多多支持不要养肥!!
    有兴趣可以点专栏收藏一下我的预收:《人间海王跟我天界仙女有什么关系?》
    又名《当我身为天仙却身中剧毒》
    文案:夜黑风高,我摸进了万年魅妖的老窝,一口吞下了她的混元珠。第二天,果不其然,我升仙了。
    然而飞天以后,南天门的兵哥哥看见我,却说:“仙子虽然得道,却身中剧毒,时日不多。”
    我:“什么毒啊这是,还要人命。”
    兵哥哥指引我去了太上老君的丹炉房。
    太上老君见了我,道:“仙子这毒不是毒,是情人的债。”
    原来老妖婆的混元珠,是她用无数个姘头的心头血养成的,内含无数怨念,乃仙人大忌。要解此毒,只能下凡找到那些姘头的转世,然后以情抵债,化解心仇。
    我:“……”我还能怎么办?
    我又该死的花了百年时间功德完满,直达天界,可在往脚下看一眼就有些心惊胆战,因为这时,凡间已经处处都是我的鱼塘。
    还好又升天了,我打算这辈子都不下凡!可没过一会,南天门的兵哥哥见了我,竟主动凑上来说:“仙子好久不见,终于回来了?仙桃宴上各位仙君都等候多时了!”
    我:“嗯??什么仙君?”
    兵哥哥:“和您在凡间有过情缘的仙君啊,仙子可真厉害,不仅解了情毒还帮助仙君们渡了情劫。如今仙宴上,足有十几位仙君找上了门来说要亲自当面感谢您呢。”
    我想起了自己在凡间只要一拿到真心就玩消失的固有操作,顿时眼前一黑。
    后来,天宫多位仙君为了一刚升上来的小仙女争风吃醋大打出手的事广为流传。
    走在半路上,当事人接到了月老递来的话筒:“这位仙子,对于当下诸位仙君为争一女聚众群殴的事,你怎么看?”
    我:“谢邀,人间海王都是过去的事了,我天界仙女从来不乱搞男女关系。”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