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修仙界C位出道

作者:百里橙江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26 章

      她现在大概是香饽饽,只要是个妖怪就想来啃一口!
      
      姬桑桑揉着眼睛挣扎着想要起身溜走,可刚有动作,对面的两人不知是谁挥了衣袖,一股清香袭来,姬桑桑顿时眼更花了,头更晕了。一屁股坐下,再也起不来。
      
      “臭狐狸,又来坏我好事,在不识相小心我要你的命!”
      
      “是吗?那便尽管放马过来。”
      
      他们似乎争论了几句,很快就打了起来。不太清晰的视野里,只见本就破烂的寺里装置三两下被砸稀碎,红白交错,姬桑觉得自己眼前好像出现幻觉,一会看见特粗一条斑斓红蛇,一会又是好大的一只白毛狐狸。
      
      妖精打架不用刀剑。一来一回,均是火光四射。偶尔的一身嚎叫也都伴随着浓郁的血腥气。
      
      没过多久,局势渐渐平息下来,像是有一方战败逃走。姬桑桑心里想着留在庙里的估计也不是什么好东西。然而她现在的眼睛就好像近视八百度,看啥都是马赛克。喘着气摸索了一路才终于找到了自己的小包袱,刚抱在怀里,就听见有道声音在她耳边徒然响起……
      
      “没事吧?”
      
      姬桑桑神色一紧,慌忙抬头,只恍惚看见一个白色影子就立在她的面前。
      
      “可有受伤?”像是担心她听不见,那人又开口说了一遍,声音听不出男女,却异常温柔,姬桑桑闻着他身上淡淡的清香,视野逐渐恢复,连同马赛克都一点一点的清晰起来。
      
      这说话的人就蹲身在她的面前,身穿着一袭白衣,及腰的墨发虚掩在脑后,露出柔和姣好的面容。
      
      小倩!姬桑桑心跳骤停了一瞬。
      
      眼前人是最最标准的美人脸,脸孔棱角分明雌雄莫辩,五官又精致大气,一双眼睛幽深清冷,浑身气质冷然淡漠,竟是比原先那蛇妖,仙了不止一点半点。
      
      姬桑桑心觉此人有几分眼熟,但又说不上来在哪里见过,一开口就结巴:“你……你是谁?”
      
      “我叫白竹。””白竹轻轻笑了一声,“也是救你的人。你胆子可真够大,好好的镇里不待,偏要跑到这破庙来,妖怪不吃你吃谁?”
      
      心神回归,姬桑桑拢了拢衣襟,看着面前天仙一般的脸,迟疑着问道:“你,也是通关的吗?”
      
      白竹眉头一皱:“什么通关?”
      
      姬桑桑看他脸上的疑惑不假,心想这次的幻局该不会又是单人副本吧?“没什么,谢谢你白姑娘。”
      话音落下,白竹神色顿时一僵,他瞪了姬桑桑一眼,又回神上下打量了一遍自身,眼中闪过一丝懊恼。
      
      “此处妖魔横行,不宜久待。你孤身一人,不如去我那里落宿一夜。”白竹站起身抬步便往外走,白衣裙摆随风飘荡,像是随时要羽化登仙。
      
      姬桑桑也跟着起身,落后一步道:“这,不太好吧?我在这将就一晚就行了。”
      
      她可没忘记之前隐约看见的大蛇和大狐。姬桑桑现在严重怀疑眼前的这个白竹也是妖,还是只狐狸精。
      
      天仙模样的白竹回过身,似笑非笑的看着她:“方才那可是一只有五百年道行的蛇妖,最爱吸人精血,吃人血肉,我这一走,信不信她立马回来吃你?还有这破庙,你以为是人住的地方吗?”
      
      姬桑桑身体一抖:“什么意思?”
      
      白竹:“这里……是给死人住的。”
      
      姬桑桑:“……我马上收拾东西。”
      
      白竹的狐狸洞,啊不,他的豪宅就离章偌寺不远,走几步路就到了。姬桑桑跟着白竹一进门,便看见有两个模样秀丽的小厮迎了过来。
      
      个子高一点的那个态度不冷不热的主动替姬桑桑拿了包袱行礼。矮一点的则是自己端着干净衣服走到白竹的跟前。
      
      姬桑桑这才发现,白竹原本的一袭白衣已经有不少地方染了红色的血液。当着三人的面,白竹径自脱了外衣,露出平坦的胸膛,一边拿小厮手里的衣物重新披上,一边缓声对姬桑说:“今晚你就住在西苑,有什么事使唤他们两个就行了。”
      
      姬桑桑这会哪里还听得进去他说什么,只瞪着眼前百分百的男人,抬头看那张比女人还要漂亮百倍的脸,“你,你是男的?”
      
      “嗯。”白竹三两下将新衣物穿上,重新恢复成天仙一般的模样。
      
      姬桑桑叫道:“你怎么能这样?!”好好一男子汉装什么女人?
      
      “这样是怎样?”白竹嗤笑道:“就许你女扮男装,不能我男扮女装?”
      
      这话听起来没毛病,不过,“……你怎么知道我是女扮男装?”姬桑桑身体都僵直了。
      
      白竹瞥了她一眼,没说话。
      
      没道理啊,在章偌寺遇见的蛇妖那会摸了她半天,都没发现她是个女的。怎么看都像是幻境主动给她打了掩护,可这会到了白竹这里,怎么一眼就看出来了?
      
      越想越觉得有蹊跷,姬桑桑将一天的行程都回忆了个遍,视线不知觉的落在不远处挂着的狐狸灯笼上,最终恍然大悟:“你莫不是……白天那只落水狐狸!”
      可细微一想,又脸色变得铁青,“你什么都看到了?!”
      
      白竹神情未变丝毫,只有耳尖微红显露他内心也不是很平静。他没有说话也没有直接否认,而是一声不吭的往里走了去。姬桑桑还想上前问个明白,不想原本存在感极低的小厮直接挡了过来,一板一眼的道:“公子,您的住处在西边。”
      
      人在屋檐下,那位女装大佬看样子是报她落水之恩,姬桑桑原本提起的心算是松了一些,也打定主意第二天天一亮就离开这个是非地。
      
      一夜无梦,到了第二天,姬桑桑醒得早,收拾好东西本来想跑,结果一出门便看见外头电闪雷鸣,下起了倾盆大雨。
      
      姬桑桑包袱里没伞,便想去白竹那里借一把。不料到了白竹那里,却见他刚好也要出门。姬桑桑厚着脸皮上前问他,还被拒绝了。
      
      “今天是食阴日,外面都不会太安全,你安心待在家里,不要乱跑。”白竹如是说道,姬桑桑只听的莫名其妙。
      然而她看他脸色难看至极,想说的话便吞回了肚子里。
      
      男人又郑重嘱咐了她一番,便急急忙忙的出去了。姬桑桑无奈,只能逗留在他的豪宅里,至于白竹家的两个小厮昨晚上也不像是真人,除非特意一般都不会主动开口说话。姬桑桑想问都问不出来什么。
      
      雨下了一天,外头也阴沉沉的,劈天似得闪电一波接着一波,雷也打的震天响。姬桑桑一整天心都跳个不停,总觉得有什么事要发生。
      
      临近傍晚,风雨渐渐平息,在外奔波了一天的白竹也回来了,却是带着一身的伤痕。院子里的两个呆板小厮一下子忙碌起来,为主人治伤换衣。姬桑却只能干看着还不能靠近。
      
      她站在白竹的房门口,看着血水一盆一盆的送出来,不知道的,还以为里面在生孩子呢。
      
      等了约莫一炷香的时间,姬桑桑才被放了进去,此时白竹已经又换了一身洁净的青衣,姬桑桑看着他惨白的没有一丝血气的脸,吸了吸鼻子。
      
      空气中血腥味还是很浓。这狐狸精定是伤的不轻。
      
      “你走吧,”清隽俊美的男人依靠在床头,看着没有一丝力气。
      
      姬桑桑没打算问,刚想点头,又听那狐狸精自己说:“那蛇妖今日渡劫,我本想在她最虚弱的时候杀她除害,不料她身边还有其他妖精护法。此时,蛇妖已经顺利渡劫,修为在我之上,今晚不出意外,她定然要来取我的性命。”
      
      姬桑桑:“!”好,我这就走!
      
      白竹:“你快走,别留在这里。她若杀了我,必然要追你千里。”
      
      姬桑桑:“……”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潜台词是“我死了你也活不了”:)。
      
      姬桑桑深吸一口,走近白竹的身前,亲密握住他的手,忽略掉他指间的冰冷,蹲下身满脸担忧道:“别说话了,你伤的是不是很重,我怎么样才能帮你?”
      
      白竹看了两人交叠的手掌一眼,桃花眼越发幽深,“我狐媚这一族,最好的疗伤功法,是合欢双修。”
      
      姬桑桑心一跳:“你该不会是想骗我的元阴吧?!”
      
      男人轻声叹了一口气,道:“姑娘不肯,我也不会强求。”
      他让姬桑桑去镇北的义庄找一个姓王的道士,“那道士嫉恶如仇,最痛恨妖物,你若能请到他来,蛇妖必死无疑。”
      
      来了来了,燕赤霞来了,姬桑桑:“好,我这就去找他。”
      白竹递给了她一把匕首,“这是金羚刀,路上用来防身。若是王道士不肯,你便也不要再来了。”
      
      “你一定要坚持住,我不会丢下你不管的。”姬桑桑面色戚戚,心想若是有条件她一定跑路绝不回头。
      
      镇北还是有些远,姬桑桑紧赶慢赶也用了半个时辰才走到。夜里黑了,镇上灯火通明,唯独这一处的义庄,幽冷阴森。姬桑桑推开义庄的门,入眼便是一具具棺材。
      
      “见棺发财!”
      
      庄内烛火暗淡,姬桑桑勉强环视一圈,最终在某个棺材盖上看见一个躺着的人影,她轻声轻步的走上前,悄声问,“王道士?”
      
      叫了两遍都没个反应,姬桑桑深吸一口气,又走近了一些,直到站到棺材边上附身下去……
      
      “!!”这棺材上面躺着的哪里是个人,明明是具尸体,脸都烂了!姬桑桑才看第一眼,差点没被吓死!身体几乎是控制不住的往后连退,差一点就要撞上身后的棺材板,也就在这时,姬桑桑感觉身后一僵,像是有人在后方抵住了她的腰身,于此同时,突兀的一道人声打破庄内的宁静。
      
      “你是谁?”
      
      声音听着十分年轻。姬桑桑转过身,庄里烛火忽明忽暗,却也令她看清楚了眼前人的容貌。
      
      姬桑桑脸色骤变,“是你!”
      眼前的男子面容英俊非凡,身材精瘦挺拔。他穿着一身玄衣,手里提了盏小灯,面对着姬桑桑,满脸疑惑,“你认识我?”
      
      姬桑桑上下打量了他一眼,咽了口口水:“莫少君?”
      
      这样的一副容貌,当初可风靡一时,化成灰姬桑桑她都认得。奇怪的是,莫还与看着她的眼神全然陌生。
      
      他提着灯,退回到棺材边上,冷冰冰开口:“公子认错人了。我姓王,是一名道士,专门做死人生意的。”
      
      姬桑桑满脸狐疑的盯着眼前的“王道士”,看了好几眼都不觉得自己是认错了人,“你不记得我了?我是姬蕖啊。”
      
      “姬蕖?不认识。”莫还与皱起了眉头。
      
      “……”所以这的确是双人副本,还自带失忆环节?
      可少君这戏份,也太少了吧?
      
      那边自称是王道士的莫还与将灯放在一边,淡声说了一句,“你身上有妖气。”
      
      姬桑桑回神,心想这通关条件该不会是除魔卫道吧?看莫还与的打扮以及他的身份,很有这个意思,姬桑桑一秒入戏,“是,我是来求您救命的!”
      
      诚如白竹所说的那样,“王道士”嫉妖如仇,听见有妖怪出没害人,恨不得飞身而去。姬桑桑好说歹说,将他带来了白竹的住处。
      
      此时夜色已深,白竹的豪宅出乎意料的寂静。姬桑桑跟在莫还与的身后,前脚刚一踏入,瞬间便听见了满屋子的细碎嬉笑声。
      
      “都是些小妖。”莫还与冷声道。
      
      他一身玄衣劲装,一只手持重剑,另一只提着姬桑桑走入妖局,对于飞撞而来的小妖丝毫都没有客气,一剑夺魂,妖血散了满地,他眉头都没有皱一下。
      
      群妖围攻,莫还与带着姬桑桑这个拖油瓶,没想到三两下就突围了。杀光了所有的小妖,自然就引出了蛇妖。
      
      蛇妖出现的时候,还一手把住了白竹的命脉,将她提到姬桑桑等人的面前,满口威胁道:“再走一步,我便杀了他!”
      
      莫还与这个时候当真就是个铁面无情的斩妖人,看着对面的一蛇一狐,长剑几乎指向重伤受制的白竹,嗤笑出声:“可笑,你们都是妖,难道以为他看着快死了,我就会因此手下留情。”
      
      白竹看着的确是新伤加旧伤,如今只剩一口气在,但落在蛇妖的手里,他依旧眼神清明,甚至幽深的看了“王道士”身边的……姬桑桑一眼。
      
      姬桑桑身体抖了抖,错开那狐狸精的视线,不得不扒拉起莫还与的手,疯狂暗示:“道长,那狐妖是个好的,他一定没害过人,还救了我。”
      
      莫还与回过头,恨铁不成刚的瞪了她一眼,“小子,你看清楚,那东西红眼须眉,身上煞气极重,显然也是个吞食过人命的妖狐。你是被骗了!”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