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修仙界C位出道

作者:百里橙江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8 章

      决定坦白的这天,却出现了一点点意外。
      
      “打起来了!她们打起来了!”
      
      外面吵吵嚷嚷,依稀能听见打架什么的,姬桑桑第一个反应就是感觉不好,她有心不理会,然而还没过多久,就有面熟的同学跑了过来,一把抓住了她的手,急声急色的说道:“你妹妹和姬如许她们打起来了!就在佛堂里,谁都拉不住,你赶紧去劝劝吧!”
      
      “我妹妹?”姬桑桑原本满头问号,停顿两秒后,一股不好的预感涌上心头,“你说的不会是姬……桑桑吧?”
      
      同学:“是啊!除了她还能有谁?”
      
      姬桑桑:“……”吃自己的瓜可还行。
      
      这段时日里,姬桑桑和姬蕖交集不多,却也见过两面。为的都是挑战龙凤阁的事。这是在中洲,对于姬蕖来说,她能用的人不多,姬桑桑勉强算其一。而且出于某种记恨,她想要她早点去送死,好收集更有效的通关经验。
      
      当然这种无礼的要求,都被姬桑桑以准备不足打哈哈敷衍过去了。
      
      她是真没想到姬蕖还能和姬如许打到一块去!
      
      什么鬼啊,她们两不是一伙的吗?王后这是还没通气?而且打架归打架,关我姬六毛线事?
      
      院子前人还很多,相熟的不熟的都在,同学的叫声很大,引来无数同学注目。成为活靶子的姬桑桑只觉得脑子一抽一抽的疼。
      
      今日好不容易约到梁耀见面,培养默契是假,谈“解散”是真。姬桑桑打好的腹稿被这突来的糟心事冲的一点都没了。
      
      她慌忙之中看了一眼身边人。
      
      “小姐姐不要着急,先说说前因如何,这样我们才好劝架不是?”梁耀此时却是眼眸微闪,一门心思全在说话同学身上,不用才都知道他起了浓厚的兴趣。
      
      姬桑桑差点没忍住翻白眼。
      
      他们一边听这同学的解说,一边急急忙忙往回走,梁耀倒是自来熟,拉着她就跑。。身后跟了不少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吃瓜群众。
      
      姬桑桑:现在绝交还来得及吗?
      
      佛堂顾名思义,教的一直是佛学,主张慈悲悯人。日常讲颂经文,课程平淡而枯燥。姬桑桑心中无佛,也就不打算精学。这次也是听了一两个时辰意思意思就和梁如玉一起出来了,唯独落下姬如许。
      
      听热心市民的叙述,原是姬桑桑和梁如玉离开以后不久,姬蕖就找上门来,刚好碰上了将要离去的姬如许。和前两次一样,姬蕖一开口就要见姬桑桑。语气相当嚣张跋扈,甚至是来意都很明确,就是要姬桑桑去挑战龙凤阁。
      
      其他事情倒也罢了只唯独这件,惹了姬如许的不耐。也怪姬桑桑事先没有解释清楚。通关之事重大,自然是人多了才机会更大。平日里姬如许和姬桑桑以及梁如玉等都待在一块,相熟度深了,自然而然的也认为将来会一同去闯关。
      
      姬蕖那样一番话,和让姬桑直接送死有什么区别。更何况,没了姬桑桑,谁来补队伍的漏子?
      
      大概是姬如许也嘲讽了几句,两者说话都不好听,气急之下,动起手来也说得通了。
      
      姬桑桑到的时候,佛堂外的单打独斗已经变成打群架了。当然也是女子众多,大概是平常看姬蕖或姬如许不顺眼的人都太多了。混乱的时候,谁都想出一口恶气,大家扯头发的扯头发,踢腿踹腹都算是有点东西了。
      
      “就你,还当仙后,痴人说梦吧!什么肮脏货,也敢想拿我嫂子铺路,你想成仙想疯了吧?”
      
      “嫂子?真是可笑,我看你就是眼睛有毛病。姬……姬蕖是我十三荒的人,她的事自然我说的算,你是个什么东西,也来质问我?”
      
      “疯婆娘,放手!”
      
      “你先放!”
      
      “我……你这个恶妇,我杀了你!”
      
      ……
      
      姬桑桑一看就知道,这架不好劝。黑压压一片的头发丝里,都还能听见姬氏两女的对骂声。
      
      她后退两步,却冷不防贴近了跟着来看热闹的梁耀。
      
      “姬姑娘,你不去劝架吗?这事看样子是因你而起的。”面容俊朗的男人手持玉扇,形象倒是风度翩翩,只可惜吐不出一句好话。
      
      姬桑桑瞥了一眼前方,杂乱不堪的景象冲击着她素来淡定的神经,“半点不大的小事,她们打累了就会分开了。”
      
      “可是……”
      
      啪的一声,梁耀收起了玉扇,看着她似笑非笑的道,“要上课了,说不准再过不久,仙君夫子就要亲临。到时候可能就一个也跑不了,特别是你。”
      
      艹!一种植物:)
      
      她深吸一口气,抬步往人群里走去。
      
      “让让!别打了!都愣着干什么,将她们拉开!”
      
      她脸上不急不缓,手上动作却很凶残,被她拉开的女人们头皮都要扯一半。有着梁耀等人的帮忙,渐渐的,无端掺一脚的女人们都已经先后散开了,唯独剩下打得浑然忘我,不可开交的姬蕖和姬如许两人。
      
      她们打得也最凶,而且谁靠近谁遭殃。就在走廊的边缘,脸上各个挂了彩。不是青就是紫,连同身上的衣物都被撕开了好几道口子。
      
      新仇旧怨一起算,姬桑桑气势汹汹直接走过去,抬腿就往往海王大姐的身上踹了一脚。
      
      “砰!”
      
      姬蕖高壮的身体撞上了栏杆。本和她缠斗的姬如许一下子失去了对手,人也懵了几分。姬桑桑将她往后拉开,阴着脸道,“打够了吗?”
      
      “嫂……”也是姬桑脸色太过难看,姬如许话到了嘴边,及时改口,指着一时难堪的姬蕖道:“蕖姐姐!她不过是个庶出的孤女,竟然敢使唤你去送死?!”
      
      不过是小小的一荒公主,还真把自己当回事?拖着两荒的婚事足足三年,将她哥平白耗了这么久都没成亲,到头来竟然还敢直接抛下他哥来参加这什么仙后选拔?
      
      真当一荒没人?!
      
      姬桑桑猜的没错。姬如许此人,的确是个兄控。而且早就和十三荒王后联合一气了。在此之前,她暗中害她掉下璇玑康船,就是王后下的命令。只可惜姬桑桑命大,在乌鲲腹中捡回了一条命。到了中洲之后,姬如许便没了机会下手。
      
      暗杀一事只能告终。但是合作归合作,姬如许出于私心,还是对姬蕖这个女人抛弃了她哥的女人(并不是)没什么好感。
      
      说什么为了姬桑桑打的架,都是借口。
      
      现在还谈嫡庶之分,本来就可笑至极。姬桑桑盯着她花了的脸,扯着嘴角冷冰冰的道,“她说归说,关你什么事,打架就打架,还把原因扯我头上?姬如许,你当我傻吗?”
      
      姬如许还想再说,却被姬桑桑戾目一瞪,一时心虚错过了辩驳的时间,她脸色纠结,一方面是知道姬桑桑是无辜的却不得不害过她,另一方面,她看见姬桑桑突然眉头一皱,“让开!”
      
      同样狼狈的姬蕖已经从懵逼中回神,正一脸凶光的冲着他们而来。
      
      “姬六!!”
      
      姬桑桑本来以为她是冲着姬如许而来的,于是顺势将姬如许拉开,可没想到下一秒,却是姬蕖猛地朝着她奔来。姬桑桑心头一跳,身体先一步反应急急向后退去,然而终究晚了一步。
      
      姬蕖的身体就好像积攒了全部的力气,将她重重推下走廊的栏杆,姬桑桑反应不及,整个身体仰后倒去,几乎就要翻下长廊掉下去、
      
      千钧一发,突然出现一只手抓住了她的臂膀!姬桑桑顺势撞进了来人的身上。
      
      佛堂处于较为偏僻的位置,前后均有殿堂,虽然说平常鲜有人来往。但若是下了课,却是直接通往藏书阁唯一的路。
      
      此时路过的不知名学子不多,却也有零星的几个。
      
      姬桑桑这一撞,却是不知是撞进什么人的怀里,总归不是看热闹或者打架的那群人。
      
      这会,她闻到的全是淡淡的龙涎香,手上的触感还十分温热。
      
      额头高度大概也只到人家胸前的样子,是个男子,还很高,而且身子很硬。姬桑桑脸撞的有点痛,这本该是正常的一件事,撞了人起身说句抱歉就算过去了,可偏在要起身的当口,姬桑桑却突然感觉到了头脑嗡的一声。
      
      她所有的动作就此中止。
      
      就像是无形的顿悟,形同在十三荒大婚那日头一次听见钟鸣时脑中空茫一片。她有一瞬间的眩晕,虚无缥缈的金光文字一个接着一个在脑海里拼凑,依然是不相熟的东西,但之前的那道神旨并不相同,字数是一样的,但字体和意思都更复杂。
      
      总之就是一时看不太懂,却无时无刻不在折磨着她的神经。别样的苦楚致使姬桑桑紧紧抓住了身前人的手臂,一刻都没有放松。
      
      奇怪的是,被她抓住的人,也未曾放开她的手。
      
      梁耀在一旁大声喊着,“姬姑娘!”
      
      姬桑桑几乎过目不忘,消化完那一幕幕字体只需要少许的时间,清醒过来后她耳边听到了熟悉的声音,几乎瞬间反应过来自己还在别人的怀里,她急于脱开身时,手也随之放开,触感分离。
      
      可就在这时,对方却像是没够似得,反手抓住了她的手腕,另外附在她腰间的大掌也同时将她往里拉近,两人不仅没有分开,反而更亲密了……
      
      “!!”姬桑桑有些暗恼,她就着亲近的距离抬头,看见了男人光洁的下巴,以及并不算熟悉的面孔。
      
      “莫……莫少君?”
      
      “别动。”面色冷峻的男人轻声道。
      
      他面色有些苍白,头上甚至冒着些许的细汗,看着不太好受的样子,可手掌却紧紧贴近了她身躯,就如方才姬桑桑抓着他不放一样。
      
      对于姬桑桑来说相当漫长的时间,实际上也不过眨眼刹那。她有心离莫还与远远的最好永远都不要有所交集,但事与愿违,因为某种特殊原因不得不得短暂的纠缠在一起。
      
      这一幕,落在有些人的眼里,已经是无比刺眼。
      
      不远处的梁耀开始剧烈的咳嗽。姬桑桑回过神,使出双手猛地往前一推,这一次没有遭到阻拦,两人总算分开分离。可周围的人却全都已经惊呆了,震惊过后又哗然,好似才反应过来似得。
      
      “是莫少君!”
      
      “天哪,他们怎么……抱在一起了?”
      
      姬桑收手的动作干净利落,反倒是对方手往前伸,好像想要来抓住她一般。姬桑桑连忙后退两步,抬头看了一眼面色并无好转却依旧死死盯着她的莫还与。
      
      余眼中,梁耀在一旁拼命对着她使着眼色。姬桑桑心中顿觉不好,慌忙往左侧看去,身穿一袭普通的学子白衣也依旧气质清丽的梁如玉就站在那里。
      
      离走廊的不远处,女子手里抱着不知名的书卷,原本柔色的面孔却变得阴沉冷厉,一双狭长的凤眼正紧紧的盯着他们。
      
      而此时,对面的男人伸开的手掌慢慢紧握成拳。
      
      “抱歉,是在下唐突了。”莫还与眸光闪烁,盯着姬桑桑的脸,沉声道。
      
      姬桑桑:“无碍,谢过少君。”
      
      这一瞬间里,她想到了很多。
      
      比如以莫还与的身份,根本就不会同姬氏为伍,他此番可能纯属路过,目的地不用想也知道,就是藏书阁。姬桑桑撞上人是的不对,但是她反应还算快,脑海中收录金字天书也已经不是第一次了。但是看莫还与的样子,显然,他也遭受到了一些冲击。
      
      姬桑桑联想到一路走来听说的传言。
      
      传言里西北荒少君生来便是人中龙凤,是当今一辈中真龙血最纯厚的人之一。最重要的是,他同样得到过金字天书。是以姬桑桑怀疑她前一刻脑中凭空多出来的那些东西,极有可能就是莫还与身上的天书。但这只是猜测,真相如何还需要进一步检验,只是现在检验还不太合适。
      
      不远处,梁如玉还在虎视眈眈。姬桑桑可是一直没忘记这女君对莫少君超强的占有欲。她慌忙转身,就要走向众人中,然而身后男子却突然开口,
      
      “站住。”
      
      莫少君低沉的声音响起,姬桑桑有些迟疑的回头,便见原本冷漠着脸的男人嘴角轻扯,露出了一个还算温和的笑容,“是这样,我曾在书阁见过你多次,却一直未能说上话,今日借着机会,不如认识一番?”
      
      他上前一步,神色淡淡却颇有气势的道,“在下北荒莫还与,敢问姑娘芳名?”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