汴京小厨娘(美食)

作者:果酱果酱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9章

      陈娘子房内。
      
      徐大郎好话说尽,只是母亲就是不肯松口,不由急道:“娘怎么还不信我,我这次真的是发狠要成人立事。若还是像往常一样怠惰,我就……”
      
      陈娘子忙堵住儿子的嘴道:“不许胡说。我再想想,明日给你答复。”
      
      陈大郎叹了口气,见到母亲形容十分憔悴,又劝道:“娘纵使没胃口,好歹也要吃些东西,我去给你下碗面吧。”
      
      “不必了。”陈娘子摆手制止:“我现在胸口闷吃不下,晚间让大厨房的娘子给我送碗粥也就是了。”
      
      徐大郎再次叹了口气,一跺脚走了。
      
      薛盈来到陈娘子房前,看到徐大郎双眼红红的,不由问道:“令堂身体怎样了?”
      
      徐大郎苦笑道:“家母是老毛病了,也只怪我做儿子的不争气罢了。”
      
      薛盈没与徐大郎多寒暄,掀开帘子进了房。陈娘子躺在一张旧床榻上向她招呼道:“薛娘子来了,都说家丑不可外扬。如今倒叫你看笑话了。”
      
      薛盈柔声劝道:“陈娘子家里的事我已知晓。说起来令郎也已经成人了,他若真的肯改过上进,这自然好。不过话又说回来,他若真的不改,我们也没有别的法子,一半尽人力,一半听天命罢了。无论如何,总把他关在家里,不知世路人情,也不是长久之道。陈娘子索性放手让他做去,到了外面人生地不熟,他自然要勤谨些,或许历练出来了也未可知。”
      
      陈娘子叹了口气道:“你说的何尝不是,若说我这个儿子,因他父亲去世的早,我管得松了些,有些骄纵是真的,但本性不坏,对我也算孝顺,让他出去历练一番学些乖也未尝不可。只是他以前从未做过生意,说是要贩卖香料,又不懂行情,万一被人骗了,赔得血本无归,我这半辈子的积蓄就全填进去了。”
      
      薛盈沉吟一阵道:“陈娘子不必担心。依我看,令郎也不必做香料生意,竟是去杭州买些生丝回京贩卖更妥当。”
      
      陈娘子忙问:“看样子,薛娘子是知道些内情?”
      
      薛盈压低了声音:“我也是略听到一些风声,因为汛情,浙江路运往京城的生丝折损到运河里了。据我预料,今年京城的生丝价格定会上涨,令郎若做生丝买卖,定不会赔本。我叔祖是杭州的茶商,也认识一些生意人,令郎去了杭州,我托他照应一下好了。”
      
      陈娘子十分感激,怔怔地望着薛盈道:“薛娘子厨艺精湛,为人是极好的,只是我前些日子内心偏狭,偏偏认为你鸠占鹊巢,说起来真是惭愧。”
      
      薛盈笑道:“往事我们不必再提,我也没你想得那么好。这生丝生意我也要出钱掺和一下,到时候赚了钱,我和令郎按股分成,陈娘子同不同意?”
      
      陈娘子不由笑了:“路子是你找的,你要分一杯羹,这有什么不可以。”她忽然觉得轻松了些,否则亏欠薛盈太多,她一时无以为报。
      
      辞别了陈娘子,薛盈本来想去大厨房的,心念忽又一动,向人打听了徐大郎的住处,径自找上门去。
      
      她也不和徐大郎废话,直接告诉他自己和陈娘子的决定,徐大郎果然喜出望外,忙道:“多谢薛娘子在家母面前替我转圜,又给我们娘俩指了一条明路。薛娘子放心,你该得的钱,我一分也不会少给。”
      
      薛盈的叔祖是位精细人,有他在杭州替自己盯着,应该不会出什么差漏,她眼下担心的不是这些,淡淡一笑道:“生意场上有规矩,入股分成,是要将具体条款写明画押的。回头我们商量写个文书,有白纸黑字在,谁也吃不了亏去。只是有句话我要嘱咐你。”
      
      徐大郎没料到薛盈年纪轻轻,为人却十分老练,愣了一下方道:“薛娘子请说。”
      
      薛盈沉声道:“我会拜托叔祖委派一位妥当人跟你一起料理生丝生意,一同回京。只是求人究不如靠己,亲兄弟尚需明算账,你若沿途不小心,让本钱打了水漂,令堂可是已经押了字了,她需照价赔偿我的本钱,这其中的厉害,你自己要好好思量。”
      
      徐大郎虽然为人骄纵不识世务,可是并不傻,他知道这笔生意薛盈完全可以撇开自己单做,之所以拉上自己,还是看在母亲的情分上,忙道:“薛娘子放心,我知道好歹。”
      
      薛盈笑了,其实陈娘子并未押字,后面的话是自己编出来给他施加压力的,没料到他竟一口答应了。可见陈娘子对儿子看得很准:虽然为人骄纵,可是本性不坏。
      
      回到大厨房。众人正在准备晚餐,薛盈见王娘子端着一碗白粥要出去,问道:“这是给谁送的?”
      
      王娘子忙道:“是给陈娘子的,她这些日子卧病在床没有胃口。”
      
      薛盈笑道:“白粥太寡淡了,我们晚餐吃汤面吧,做好随便给陈娘子送一碗。”
      
      薛盈肯出马,众人求之不得。只见她利索地开始和面,然后抻成细细的长条放在一旁备用。一面起锅下葱花,鸡丝煸香,接着加入用鸡骨、猪骨熬煮多时的高汤,放入面条煮熟,又加入少量青菜,清淡的鸡丝面便做好了。
      
      薛盈单独盛了一碗宽汤面,加了一点特制的料汁,递给王娘子道:“你把这碗面给陈娘子送过去吧。”
      
      陈娘子刚接过那碗面,一股辛香便钻入鼻孔,令人食欲大开,好奇问道:“薛娘子,这里另加了什么调料呀?”
      
      薛盈笑道:“是齑汁,把姜、蒜、韭菜切碎捣成泥,再兑上水,加胡椒和少许盐混合就成了。陈娘子是蜀人,应该很喜欢这味道。”
      
      王娘子悄悄咽了咽口水,恳求道:“我能尝一尝吗?”
      
      薛盈笑了:“当然可以,这齑汁口味较重,你初次尝试要少放一点。”
      
      王娘子依言在汤面中加入少许齑汁,夹了一根面条送入口中,手抻的面条十分筋道,又充分吸饱了汁水,她的食欲很快被调动起来。
      
      王娘子迫不及待喝了一口汤,胡椒、姜蒜的辛辣很快占领了味蕾,等那霸道的味道稍稍散去后,鸡骨猪骨浓汤的鲜香便渐渐萦绕在舌尖,韭菜特有的刺激与浓郁又进一步衬托了汤水的鲜甜,引诱着人继续品尝。
      
      不出片刻时间,王娘子的那碗汤面便见了底。众人见她吃得那样尽兴,一个个猛咽口水,齐齐看向薛盈。
      
      薛盈被她们看的心里发毛,忙道:“要不,诸位也加点齑汁尝尝?”
      
      “哎。”众人当即起身往自己的汤面里加齑汁,薛盈珍视的那碗调料很快见了底。
      
      陈娘子在房内尝到那碗加了齑汁的鸡丝面,莫名有些恍惚,她已经十多年没尝过这个味道了。当年她初入京城,寄居在亲戚家里,并不习惯这里的食物,吃面做羹汤时总是要加一点齑汁。可是有一回她像往常一样吃齑汁汤面,表姐鄙夷的的目光扫过她,冷笑道:“还真是个乡巴佬,好好的面条都被你毁了。”
      
      她当时觉得耻辱,把自己那瓶珍藏的齑汁扔掉了,她努力向汴京人的饮食习惯靠拢,可是她毕竟是蜀人,一些印记深入骨髓,是不能改变的。这一刻,薛盈用一碗齑汁汤面,收服了她的胃,也收服了她的心。
      
      薛盈用过晚餐,又准备好明日早饭的材料,正想回房休息,却见郑良过来道:“薛娘子,阿郎请你过书房一趟。”
      
      薛盈心中咯噔一下,暗道:莫非是李维上次没训完,今天想起来继续教训?
      
      一想到李维那张面瘫脸,她便从心里开始抵触,只得慢腾腾跟着郑良挪到书房。
      
      李维坐在书案旁拿着一本《道德经》在看,见到薛盈来了,面色倒是如常,只沉声问:“这些天教引娘子教你府上的规矩了吗?”
      
      薛盈忙道:“教了,只是我天性愚笨,要完全领会还需要一些时日。”
      
      李维看了她一眼淡淡道:“明日有三五同僚来府上小宴,你用心准备几道小菜。”
      
      薛盈这才知道李维叫自己来的用意,松了口气道:“阿郎放心,我会好好准备的。”
      
      李维这才点点头,忽又想起什么嘱咐道:“菜品不必多,亦不必过奢,整洁干净即可。你以前开瓠羹店,做菜的口味太重,这次不必死命的加调料。”
      
      李维的话音刚落,薛盈的心头的火气便冒出来,压了压实在忍不住,索性反问他:“听阿郎的意思,似乎对饮食一道颇为精通?”
      
      李维淡淡一笑道:“君子远庖厨,岂能孜孜于饮食之道?”
      
      薛盈心头怒意更胜,冷冷道:“既然如此,阿郎似乎不必指教太多。我自十岁起便开始钻研厨艺,做什么菜该放什么调料,心中有数。薛家瓠羹店经营多年,亦未有食客埋怨我调料放的太重。前日做川炒鸡放大量的川椒,是因为川饭本就如此。”
      
      薛盈话一出口,忽觉得有些后怕,她在市井间说话无拘无束惯了。李维可是府上不折不扣的正主,要是把他得罪了……
      
      谁知李维盯了她许久,倒并不像十分生气的样子,半响方道:“你明日早早下厨去准备,若宾客不满意,便唯你是问。”
      
      薛盈忙应了声是,逃也似的离去了,偏偏在半路上遇到李嘉。
      
      李嘉与兄长不同,平时最喜欢鼓捣一些美食,与薛盈颇有共同语言,两人日渐熟埝,此时看到薛盈急匆匆样子,不由笑问:“ 薛娘子走这么快做什么,难道背后有鬼追你不成?”
      
      薛盈这才定定神道:“无事,只是明日有客人来,阿郎嘱咐我做几道小菜。”
      
      李嘉想想自己兄长那一张死人脸,当即明白了几分,轻笑道:“大哥也就表面上刻板不近人情了些,其实心地还是很好的。其实,他也是个可怜人……”
      
      “哦?”薛盈好奇之心顿起,不由问道:“这话怎么说?”
      
      李嘉没有同胞姐妹,母亲生性淡泊,哥哥又是那样的性子,满腹八卦平时无人诉说,此时便压低了声音道:“其实大哥早年是与郑府的小娘子定过亲的,只是快到迎娶的日子,爹爹辞世了,大哥要守孝三年不能娶亲。后来孝期满了,本要迎娶郑府小娘子过门,谁知那小娘子又得了痨病,拖了几年治不好,去年还是去世了。得知郑家小娘子生病时,娘娘说大哥年纪大了耽误不得,想要他另娶,谁知大哥说不能负了郑家小娘子,坚决不同意。亲事就这样蹉跎下来,许是大哥一个人的日子太久了,性子便变得有些……古怪。”
      
      薛盈却没料到李维还有这样苦衷,一时对他的观感也没那么恶劣了,这么说来,他也算是有情有义的人呢。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北宋时期,三大菜系里就有“川饭”,而且跟现在一样突出麻辣,里面放了很多胡椒和姜末,上至王公贵族,下至平民百姓都爱吃。宋太宗就曾问过大臣苏易简:“食品称珍,何物为最?”苏易简答曰:“臣闻,物无定味,适口者珍,臣只知齑汁为美。” 齑汁就是用葱、姜、胡椒等碎末加上盐做成的汤汁。
    薛盈:姑奶奶不发威当我是病猫,明儿非得露一手让你看看我的厉害。
    李维:。。。。。。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