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历史太多被找上门怎么办?

作者:三千世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008

      这天晚上,赤松流接到了森鸥外的电话。
      他和森鸥外进行了一场充满了奉承和虚伪问候的试探。
      
      电话里,赤松流谦虚地称呼森鸥外为前辈,表示后辈会尊敬前辈,前辈也当照顾后辈。
      ——明明是赤松流先加入港黑的,他其实才是前辈。
      
      森鸥外同样谦虚地表示你说的没错,大家互相照顾,并提了太宰治还是个孩子,希望赤松流多多包涵。
      赤松流听后忍不住翻白眼,他含蓄地暗示森鸥外,多个朋友多条路。
      
      森鸥外同样含蓄地表示明白赤松流的意思,他会善用那份礼物的。
      赤松流听后不由得松了口气,同时森鸥外告诉赤松流,最近首领身体不错,心情也很好,他会经常陪伴在首领身边。
      
      潜台词,如果赤松流有什么打算,他会帮忙说话的。
      赤松流笑着点点头,他表示首领可能很快就会心情糟糕起来,希望森先生多多关怀首领的心里问题。
      
      森鸥外听后心里咯噔一下。
      
      挂了电话,森鸥外百思不得其解,又出什么事了吗?他没接到消息啊。
      直到第二天他去帮首领诊断身体,才发现首领是真的气狠了。
      
      原因很简单,昨夜情报小组送来了加急情报。
      情报上说,欧洲老牌黑手党家族彭格列内部发生了叛乱,下一代继承人Xanxus居然带着手下反叛,试图干掉老爹彭格列九代目,自己当首领。
      
      叛乱当然被镇压下来了,Xanxus被关了起来,但彭格列发生了叛乱这件事根本瞒不住,消息已经彻底传开了。
      
      森鸥外得知情况后心中微讶。
      尾崎红叶没有传达这个情报,是不知道还是没在意?
      
      想到太宰治传回来的【赤松流想吃正宗的意大利面】,显然赤松流是想出差的。
      森鸥外想到这里时,又忍不住蹙眉,这时候跑到意大利,赤松流想做什么?
      
      赤松流提前一步知道了彭格列叛乱的事,他要去意大利?
      不不不,换个思维想一想,如果首领知道了彭格列内部发生叛乱的事,他会有什么反应?
      
      在想到这一点的瞬间,森鸥外就突兀明白了赤松流的意思。
      首领会愤怒,暴怒,以及雷霆大怒。
      ——然后呢?生病的人暴怒,那猝死也很正常了吧?
      
      森鸥外长出一口气,啧啧不已。
      人才,真的是人才啊。
      
      事实也的确如此。
      港口黑手党的首领看完情报,简直要气炸肺了。
      
      彭格列九代目年纪不小了,他和港口黑手党的首领年纪差不多,据说九代目脾气还不错,对自己的继承人爱护有加。
      可即便如此,Xanxus还是叛乱了,那港黑呢?
      
      港口黑手党常设五名干部,其中尾崎红叶天然弱于其他干部一头,她也是依靠首领的信赖才得以坐稳干部之名——首领是这么认为的。
      
      剩下四个干部里,一个叫大佐,是组织里的稳健派,年纪不小了,人缘不错,据说也是一路跟着首领打拼出来的。
      
      一个干部是个瘦高的中年人,不过首领并不信任他,只是之前临时提拔上来安抚人心的。
      剩下两个人里,一个是年纪较轻的平头男,一个是年纪较大性格冷酷的中年人,这俩人是首领的心腹。
      
      唔,或者说首领认为的心腹。
      这个结论放在两年前,那是可信的,但这两年嘛……
      
      首领天天生病,随时可能完蛋,下面的干部心里没想法是不可能的,有想法自然会有小动作,所以首领其实已经开始忌惮身边的心腹干部了。
      
      如今再传来意大利的黑手党教父彭格列九代目被儿子叛乱,一下子引爆了首领内心中的猜忌之心。
      首领气喘吁吁差点直接背过气去,还是森鸥外连忙用药才让首领再度清醒过来。
      
      醒过来的首领立刻愤怒地叫来瘦高的中年干部,派发了诸多艰难任务,并威胁他必须严格完成。
      
      瘦高的中年干部听后表情难看极了,看样子似乎恨不得立刻揭竿而起,但又不得不憋屈地领命走了。
      
      紧接着首领又让人叫来了大佐干部。
      在他看来,如果自己死掉了,大佐这个人缘比较好还在港黑干了很多年的老干部,很可能被人簇拥为首领。
      
      大佐过来后还没来得及汇报自己最近的工作——防止首领主动找事,让首领知道自己没闲着——就被首领下了一道命令。
      
      “去彭格列?!”
      大佐惊讶不已,眼神下意识地落在了站在首领床边的森鸥外身上。
      
      仿佛是森鸥外这个奸佞小人对首领说了什么。
      森鸥外对大佐露出了一个略显恶意的笑容。
      
      首领:“怎么?你有意见?”
      一时之间空气紧绷起来。
      
      大佐连忙道:“不,属下领命。”
      森鸥外站在一侧,微笑着开口:“首领,大佐先生是港黑的干部,他如果去彭格列探查,肯定会被盯着,不如您再派点人暗中行事?”
      
      首领闻言咯咯笑了起来,认可了森鸥外的提议:“说的不错,森医生觉得谁合适呢?”
      
      森鸥外圆滑地说:“应该让擅长搜集情报的人去吧?当然。这应该由您来决定,我对港黑的人手不太熟悉。”
      
      首领闻言桀桀地笑了,他缓缓点头:“那就这样吧。”
      还可以派人监视大佐,森医生真贴心。
      
      大佐盯着森鸥外,最终还是低头说:“是,首领。”
      大佐此刻只希望来的是一个不找事的人,否则这次去意大利一定会很糟心。
      
      赤松流在事发3小时后得到了尾崎红叶的通知,让他带着两个人跟着干部大佐一起去彭格列出公差。
      
      赤松流面上应了心里欢呼,森鸥外这厮还真有能力。
      尾崎红叶还有点担心,她含蓄地提醒赤松流:“大佐先生是老资格了,你之前和他合作过,他应该懂分寸。”
      
      赤松流:“我也会小心的。”顿了顿,他又故意眨眨眼表现得自己很可靠的样子:“我什么时候让你不放心了?”
      
      听到赤松流如此说,尾崎红叶的神色略微缓和了许多。
      “是啊,你一直都是让人很安心,这些年若不是你在我背后,我……”
      
      下一秒尾崎红叶就面色一变,并伸手去掐赤松流的耳朵:“所以你又拿到情报不和我说?”
      她不赞同地瞪赤松流:“还直接递到森医生那里?”
      
      这说的是赤松流发现意大利的局势变化后,没和尾崎红叶商量,就提前找森鸥外说要出差的事了。
      若是别的上司有这么自主性强的下属,早就开了赤松流。
      
      但尾崎红叶和赤松流最早是同组的前后辈,后来是搭档,再后来是互相依靠形同姐弟的同盟与合伙人。
      
      尾崎红叶很放心将大部分情报工作交给赤松流处理,她正好抽空去管理刑讯和内部监测等更麻烦的工作。
      以至于哪怕首领也不知道,赤松流在情报方面有着极大的自主权,他甚至可以代替尾崎红叶签字,作为代理干部发布任务。
      
      尾崎红叶很了解赤松流,她深知赤松流在情报上面有着常人没有的敏锐,赤松流这么做显然是有原因的,而这个原因绝对不会对自己不利。
      
      不过尾崎红叶还是需要一个解释。
      
      赤松流一边躲避尾崎红叶的手以保住耳朵,一边无奈地说:“我之前查治疗异能力的时候发现了一些森医生的消息,与其等他以后找我麻烦,不如提前以交易的形式抹掉,至于彭格列的事只是凑巧,若是没有这一茬儿,我也想以南部热情组织的毒1品交易问题出差的。”
      
      他看向尾崎红叶,斟酌着语气说:“红叶姐,我大概能猜到你的想法,但我觉得还是做两手准备比较好。”
      
      “你负责支援,我负责威慑,这样才不会让他看轻你。”赤松流认真地说:“我们是搭档吧?当然要互相负责一部分。”
      “而且你是我上司,我听你的,森医生自然会更倚重您。”
      
      听了赤松流的话,尾崎红叶的神情在一瞬间变得极为复杂。
      但随即她没好气地拍了一下赤松流的脑袋:“我还没那么蠢!要你来操心!?我可是前辈!”
      
      赤松流连忙做告饶状:“啊,前辈我错了。”
      尾崎红叶看着赤松流作怪的样子,忍不住笑了笑,眼中流光闪过,她恢复了冷静和肃然:“去吧,早点回来。”
      
      赤松流微微欠身行礼:“是。”他知道这事算翻篇了。
      赤松流辞了尾崎红叶,又叫了两个人,让他们去安排接下来的行程。
      
      随即赤松流给一个手机号发短信:“事情ok了。”
      
      这是赤松流放出去的哈桑分1身,当年赤松流和兰堂刚加入港黑时,工资低下日子过的不滋润,赤松流就放了哈桑出去找工作,或者当杀手,或者当情报贩子等等,不仅为赤松流增加了情报渠道和来源,还赚了不少钱。
      
      哪怕赤松流在港黑的地位得到提升,他也没停了哈桑搞出来的外快业务,平时会放一个哈桑在外面干活。
      真是劳模,给哈桑点赞。
      
      很快赤松流的手机就出现了一大堆信息,上面写着与谢野晶子的日常行程。
      赤松流思考许久,他轻声说:“等回来再去找她吧。”
      
      与谢野晶子就是赤松流找到的和森鸥外有些关系,又有着非常出色的治疗异能力者。
      她如今在一家侦探社当社员,只要确定了侦探社的地理位置,就能在固定时间等到与谢野晶子。
      
      “若是我的预测没错,森鸥外要动手了,等我从意大利回来时港黑一定很乱,我消失半天去找与谢野晶子,问题应该不大。”赤松流盘算后接下来要做的事,对那个哈桑说:“大不了直接给侦探社下委托,我给钱还不行吗?”
      
      将一切工作都安排好,赤松流长出一口气。
      “现在,让我看看Xanxus在搞什么鬼吧。”
      
      当年他在欧洲鬼混的时候,曾借用Xanxus的名义脱身,是时候还人情了。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