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历史太多被找上门怎么办?

作者:三千世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004

      【你觉得森鸥外会要你的礼物吗?】太宰治离开后,哈桑好奇地问。
      赤松流对此信心满满:“他肯定想要的,因为好奇心害死猫。”
      
      说实话,赤松流想换老板想很久了。
      也许森鸥外、尾崎红叶以及太宰治都无法想到,赤松流讨厌现在的首领,其实不是因为自己被塞到黑牢里打了个半死。
      
      对,不同于对尾崎红叶和太宰治的说法,赤松流并不因此憎恨首领。
      在他看来,身为一个黑暗势力的首领,做到那种程度简直是天经地义,首领若是没有点手段,怎么可能控制港黑这个组织?
      
      当时的情报主管带着副手尾崎红叶叛逃,身为前者的下属和后者的搭档,赤松流被揍很正常。
      赤松流咬牙撑着刑讯一句话不说,也只是因为那段时间他快撑不下去了。
      
      此世之恶对他是有影响的,在他丝毫没有察觉的时候,黑暗和恶意已经逐渐腐蚀了他的心。
      是那两人相爱并决定离开时眼中闪过的幸福光亮让赤松流骤然清醒过来的。
      
      所以赤松流不后悔自己的选择,好几次差点死掉也不在意。
      他当时甚至想,如果能这么死掉是不是也算解脱了,也算死得有点价值?
      
      赤松流八岁来到横滨,九岁加入黑手党,如今已经在港口黑手党混了七年。
      前五年的首领堪称黑手党boss的典范,性格阴损猜忌,手段黑暗可怖,不过混黑嘛,这算优点来着。
      
      但自从前年首领生病后,这日子就根本过不下去了。
      虽然吧,大家都混黑了,那自然有一生都投入黑暗的觉悟,但是拍着胸脯说,一个人为什么会混黑?
      
      一个是没招了,不混黑就活不下去了;另一个就是混黑能得到更大的利益。
      
      很可惜,现任港口的首领横在了这两个理由前面。
      他一方面天天喊着全杀光,不让人有活路;另一方面因为港口黑手党的血腥行为,导致大家都没钱赚。
      
      这就很烦人了。
      更何况一个人的命都没了,还怎么赚更多的钱,睡更好的人,过更好的日子?
      
      既然要完蛋了,那就滚蛋吧?但诚如之前赤松流对太宰治说过的,黑手党可没有辞职和退休这种说法。
      首领年纪不小,早就是颐养天年的年纪,还牢牢控制着港口黑手党,死撑着不退休,下面的干部们蠢蠢欲动。
      
      首领又不是傻子,危机感爆炸,看谁都觉得像是叛徒和内鬼。
      
      赤松流在这样波涛汹涌的环境下小心谨慎,日子过得是又累又痛快。
      累自然是字面意义上的,至于痛快嘛……
      
      他有一个小小的目标,他想要回到上一个圣杯世界。
      在三次元世界里,他是个孤儿,在好心人的资助下上了大学,毕业后他致力于福利事业,是一名小小的社区志愿者,想要帮助更多的人。
      
      后来赤松流因为过于疲惫而猝死在工作岗位上,也算是求仁得仁,死而无憾。
      转世到圣杯世界后,赤松流有了自己的家人,这是他上辈子求而不得的亲情和家,赤松流非常珍惜。
      
      不过想穿越世界壁障挺难的,好在赤松流在时钟塔进修,知道第二法,也参加了圣杯战争,所以经过先期的迷茫和思考后,赤松流有了大致的想法。
      
      他想要在横滨市复刻冬木市的圣杯体系,以圣杯为锚点进行定位,然后找到空间异能力者施加异能,成功回去的可能性极大。
      
      想要召唤圣杯,首先要建立仪式,想要建立仪式,最基本的一点就是魔力。
      赤松流需要在横滨市地下构建巨大的灵脉,并慢慢积淀出足以召唤圣杯、支持从者现界的魔力。
      
      说真心话,赤松流本来以为这是个需要百年才能达成的目标。
      
      人能活过百也算值了,好吧,归根结底,赤松流其实是以这个理想为原动力,努力让自己在这个陌生的世界活下去。
      
      但是谁能想到呢?港口黑手党的首领发疯,还拉着整个横滨一起发疯,导致最近死去的人几乎可以堆成一座高山了。
      
      除了灵脉里有魔力,人的灵魂也是魔力的一种啊!
      
      看着缓慢飘动在空气中的属于人的灵魂魔力,赤松流只能一边骂着老天太操蛋,一边暗搓搓地开始构建灵脉术式。
      
      ……他好歹是肯尼斯·埃尔梅罗·阿其波卢德的弟子,哪怕曾被那个大背头导师骂得一文不值,但这种基本的吸收魔力的术式还是会的。
      
      魔力堆积不是一天两天能完成的,但日子是一天一天过的呀!
      饶是赤松流需要魔力构建灵脉,也真心受不了这位脑子有坑的首领了。
      
      所以在首领发疯一样寻找医生治疗自己的病症时,赤松流在一叠医生资料里发现了森鸥外。
      他毫不犹豫地将森鸥外的资料送了上去。
      
      赤松流认为自己没能力解决首领,那就让有资格和能力的人去解决吧。
      只是他没想到,森鸥外加入港黑没多久,身边就多了个叫太宰治的人。
      
      看吧,他的选择果然没错,森鸥外加太宰治,两倍的文豪,两倍的快乐。
      首领的日子不多了。
      
      一想到马上就可以过好日子了,赤松流的心情也愉快了起来。
      
      “哦?赤松是这么说的吗?”
      另一边接到太宰治传信的森鸥外是真的惊讶了。
      真是没想到啊,最初让他进入港黑的人,居然是赤松流!
      
      太宰治饶有兴致地看着森鸥外:“是哦,他还说查到了一些森医生你的过去,还说看在他要找医生的份上多多包容一下,貌似是很有趣的消息,可惜他已经抹掉了。”
      
      太宰治一副可惜的模样道:“你说,我若是想知道的话,他会提什么要求呢?”
      
      森鸥外低头思考了一会,摇摇头:“他不会告诉你的,我大概知道他想做什么了,看样子红叶殿的委托不需要我来做了,赤松找好目标了。”
      
      如果是关于身体恢复方面的异能力者,还和自己有关,森鸥外第一个想到的就是他过去的女助手与谢野晶子。
      
      与谢野晶子的异能力是请君勿死,可以让濒死的人彻底恢复健康,只要赤松流对自己来一枪,再请与谢野晶子发动异能,他的膝盖立刻就会被治好。
      
      “诚如红叶殿所言,赤松真的非常优秀,还很识时务。”那句请多宽容,已经隐晦地表达了想要站队投效的心思,森鸥外感慨不已,“身为首领,一定要擅长挖掘手下的能力,掌握手下的心思才行,否则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唔,要记好笔记,自己若是成功当boss了,千万要小心被手下背刺。
      森鸥外如此想。
      
      太宰治闻言无趣地撇撇嘴:“所以他给你的礼物,你要接吗?”
      “为什么不?我很好奇他会给我什么。”森鸥外很期待,“太宰,今晚麻烦你了。”
      
      太宰治恹恹地盯着森鸥外。
      森鸥外像是忽悠小孩子一样安抚太宰治:“你也对他很有兴趣,不是吗?”
      
      许久后,太宰治拿出手机给赤松流发消息。
      然后太宰治丢开手机,拉长语调:“既然他这么优秀,一定会找到我的,对吧?”
      
      森鸥外皱眉,有些不满:“这是正事,别半中腰跑去自杀啊,我会很困扰的。”
      太宰治笑了笑,无所谓地说:“自杀对我来说也是正事,突然期待晚上的到来了。”
      
      森鸥外想说什么,最终还是叹了口气,什么都没说。
      对于太宰治来说,期待这种感觉本身,就很难得了吧。
      
      赤松流接到太宰治发的消息后,有些无语。
      太宰治:【晚上来找我吧。】
      
      “总觉得主次颠倒了。”赤松流喃喃地说。
      【你觉得应该去哪里找他?】哈桑问赤松流。
      
      “……果然是河里吧。”赤松流心情复杂地回答。
      跳河自杀太宰治,太有名了。
      
      赤松流放松身体靠在椅子上,他拿起电话联系了几个人。
      将一切都安排妥当后,赤松流开始专心致志处理文件,时间一晃而过,眼瞅着到了半夜两点,赤松流终于起身离开了办公室。
      
      深夜的横滨一点都不安静,隐藏在黑暗中的眼睛非常多,赤松流避开这些盯梢,他从港黑大楼地下停车场开车出了办公大楼,沿着鹤见川往下游开。
      
      横滨地下势力各自的地盘分布出现在赤松流脑海中,他精准地避开可能引起麻烦的地方,来到一处废弃的仓库。
      
      仓库就在鹤见川旁边,赤松流靠在车边,他闭上眼睛,似乎在休息。
      清冷的风轻轻吹拂着河水,许久后,带来了赤松流要找的人。
      
      一个穿着黑色大衣、头埋在河里的人宛如水中幽灵,顺游而下。
      白色绷带在水中张牙舞爪,宛如展开的电蛇,又像即将湮灭的光带。
      
      赤松流睁开了眼睛。
      一个哈桑说:【真的在水里啊。】
      
      赤松流喃喃地说:“是啊,我也只是试一试而已。”
      哈桑吐槽道:【你要下去将他捞上来吗?】
      
      赤松流呵呵笑:“打扰人家自杀是很没品的事。”
      他这么说着,却打开车门按了按车喇叭,然后他坐进了车里。
      
      等了大约十分钟,一个湿哒哒的、仿佛是水鬼一样的太宰治拉开了副驾驶的位置。
      
      然后赤松流抬手将太宰治推出去了,他语气温和地说:“坐后排。”
      太宰治的小脸青白而冰冷,他神色恹恹的,看过来的眼眸空洞而漠然。
      
      赤松流扫了一眼太宰治,不客气地说:“防止你突然抢方向盘。”
      太宰治:“…………”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