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历史太多被找上门怎么办?

作者:三千世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014

      赤松流和森鸥外就本质问题达成了共识。
      
      赤松流对港黑有不小的归属感——其实是因为魔术术式设立后没法再换城市了就只能守着。
      森鸥外希望利用港黑来保护横滨,以达到老师夏目漱石的三刻构想。
      
      两个聪明人虽然都没说出各自的理由,但也同时感受到了对方对港口黑手党的维护之心。
      这就足够了。
      
      不过虽然目的一致,但还有件事要确定一下。
      森鸥外问赤松流:“有兴趣当干部吗?现在干部位置空出来了一个。”
      
      先代首领死掉的那天,有一个瘦高干部做任务死掉了,具体怎么死的就不要深究了,反正不是被森鸥外坑死就是被另外两个干部联手做掉了。
      毕竟首领候选越少越好嘛。
      
      如今大佐中立,另外两个干部暂时同盟,森鸥外有尾崎红叶支持,又掌握了黑蜥蜴,占据大约五成的力量。
      如果森鸥外再提拔一个资历和能力都能压服他人的干部,那森鸥外的力量将大幅度增加。
      
      而且森鸥外也想趁机看看赤松流是否对对升职加薪有野望,森鸥外可不希望有人盯着他屁股下面的位置。
      
      赤松流听后连连摆手:“不不不,我对干部的位置没兴趣,但对干部的工资很感兴趣。”
      森鸥外听后忍俊不禁:“加薪?”
      
      赤松流期待脸:“可以吗?不用加薪,给我加班费就行了。”
      他露出腼腆的笑容:“我在红叶姐那干得舒心,暂时没有单飞的想法。”
      
      森鸥外笑着说:“我问了红叶殿,情报方面的工作都是你在做,她主要负责刑讯和对内监控,你其实完全达到了准干部的标准,中层待遇对你来说的确太薄了。”
      顿了顿,他做出思考状:“既然你不想当干部,那干部候补呢?”
      
      赤松流摇摇头:“没必要,给兄长吧,他是战斗性异能力者,比我更值得,工资给我就行了。”
      森鸥外嘴角抽了抽,这是多缺钱啊……
      
      似乎看出了森鸥外的想法,赤松流委婉地提醒森鸥外:“我刚花了一笔钱治病。”
      森鸥外咳嗽了一声,他道:“你和兰堂协商吧,他要是不反对,那准干部的工资就打你卡上。”
      
      赤松流轻轻欢呼了一声,极为高兴。
      
      确定了赤松流对地位和身份并不在意后,森鸥外终于正了正神色,他说:“既然拿了准干部的工资,哪怕挂在兰堂那边,也要为港黑多出力才行。”
      
      赤松流微微低头:“这是当然的。”
      
      森鸥外:“首领更替,我需要知道和港黑相关的一切组织、势力、交易与合作对象的资料,当然,如果能附加一份你的看法和先代的惯例经验报告,那就更好了。”
      
      之前森鸥外也在做这件事,先代首领留了不少私人资料。
      只不过东西太多了,森鸥外一时半会看不完,他需要赤松流帮忙过滤一下,将最重要的部分先总结出来。
      
      赤松流点头,语气轻松极了:“没问题,我明早给您。”
      森鸥外诧异地看了赤松流一眼:“时间够吗?”
      一晚上就搞定?
      
      赤松流笑了笑,眉眼间流露出一丝锋芒:“您以为我为什么想要加薪?这些工作以前就是我在做了。”
      
      森鸥外:“…………”
      他再一次提醒自己,要给员工开足工资,否则因为钱没给够而被背刺,那可太惨了。
      
      不过随即森鸥外就高兴了。
      赤松流的业务能力远超他预料,这是好事啊!
      
      “如果你有空闲的话,稍微照顾一下太宰吧。”
      既然员工有能力,那就加工作量,森鸥外的黑心老板模式上线:“我看你和他相处的还不错,最近局势紧张,他要是乱跑,我会很头疼的。”
      
      赤松流很想反驳说你哪只眼睛看到我和太宰治关系好?
      但话到嘴边,他又有点好奇:“冒昧询问您一件事,太宰君为什么会跟着您来到港口黑手党呢?”
      
      森鸥外:“那个小鬼自杀未遂,我只是将他捡回来而已。”
      赤松流啊了一声:“自杀未遂?他为什么想要自杀呢?”
      
      森鸥外的神色有些怅惘,他叹息道:“也许是看的太透彻了吧。”
      他看向赤松流:“赤松,太宰曾说你是个有趣的人,如果可以的话,请继续有趣下去吧。”
      
      赤松流怔了怔,表情微妙起来。
      他默默地对哈桑吐槽:“我一点也不想要这种有趣。”
      
      哈桑:【这种事你自己说的不算,想想上一个觉得你有趣的人最后怎么了?】
      赤松流顿时觉得胃疼,不行,他一点都不想有趣。
      
      他斟酌着语气说:“关于太宰君的有趣,我有点惭愧,我不是很明白他的意思。不过如果是因为看的太透彻从而失去了对生活的热爱……那您可以给他出一些难题什么的。”
      
      森鸥外一脸老父亲的担忧:“但是太简单的事情,太宰君会觉得更无聊。”
      
      赤松流的神色逐渐凝重,他突然问森鸥外:“如果因为太宰君的事,我的效率下降以至于延长加班时间的话,您会提升加班费吗?”
      
      森鸥外立刻微笑着说:“加班费这种事,还是要按照国家规定的。”
      赤松流:“…………”呵呵。
      
      “说起来太宰君已经是港黑成员吧?”
      赤松流心说新人入门难道不是从底层小兵做起吗?让织田作之助带新人啊!
      
      森鸥外眼中带笑,语气温和极了:“我是很想让他加入港黑,但太宰君似乎还想再考虑考虑,不如你帮我劝劝他吧。”
      
      赤松流更诧异了,太宰治可以啊,都成新旧首领交替的证人了,还能撑着不加入港黑?不接受森鸥外给与的力量和庇护吗?
      
      赤松流拒绝失败,他想了想还是别和新老板对着干了,先拖一拖,于是他道:“我明白了,我会和他谈一谈的。”
      是谈谈而不是同意照顾太宰治,这是留了一个后路。
      
      然后赤松流看向森鸥外,笑着说:“大佐先生是个不错的人,我和他在意大利之行相处的很愉快,如果您有需要,我可以帮忙。”
      “如果您没什么事的话,我就回去整理资料了。”
      
      随即赤松流微微欠身行礼,然后他戴上帽子转身离开了。
      森鸥外看着赤松流离开的背影,笑容渐渐消失。
      
      大佐的确是他比较看好的、能收服过来当自己心腹的苗子,赤松流已经看穿了这一点。
      “……有这样的下属,压力还真大啊。”森鸥外喃喃地说:“算了,有红叶和兰堂在,他就是安全可用的。”
      
      赤松流离开顶楼办公室,下电梯回到自己办公室时,发现办公室门口守卫的大汉换了,不是之前经常过来执勤的人。
      
      赤松流停下脚步看了看:“二位是新来的吗?”
      其中一个大汉低声说:“是尾崎干部派我们来的。”
      
      赤松流露出笑容:“麻烦你们了。”
      他上前推门进去,发现里面的文件虽然摆放整齐,但还是能看出被动过的痕迹。
      
      可以理解,毕竟换了个新老板嘛,以前所有的情报必然需要销毁一部分。
      不过比起办公室里的变化,更让赤松流诧异的是横在沙发上呼呼大睡的人。
      
      十四岁多的少年似乎睡得很沉,他身上披着黑色外衣,额头还帮着绑带,可能眼睛是受伤了,看不清面容。
      
      赤松流嘴角抽了抽,怪不得森鸥外说要将太宰治塞过来,原来太宰治自己已经溜达过来了!!亚历山大啊。
      
      赤松流将帽子和外衣脱下挂在旁边衣架上,他没叫醒太宰治,而是先给后勤那边打电话,要了两份饭,然后他坐在办公桌后面,给尾崎红叶打内线电话。
      
      电话没人接,赤松流又拿手机打私人电话。
      
      这一次尾崎红叶很快就接了。
      接通后,赤松流还没说话,尾崎红叶就道:“boss已经和我提过了,为什么拒绝了?你可以当干部的。”
      
      尾崎红叶那边隐隐有惨叫声,显然她还在刑讯室等情报。
      赤松流轻笑起来:“说什么呢?搭档当然要一起工作,才能发挥最强力量。”
      
      森鸥外调走赤松流,其实也是想分化尾崎红叶的力量,只不过赤松流拒绝了。
      电话的另一头似乎也轻笑起来,然后传来了挂电话的嘟嘟嘟声。
      
      赤松流将电话丢在旁边,他给自己倒了一杯热茶。
      果不其然,五分钟后,情报部门的组长和部下送来了各种各样的情报文件。
      
      这些人虽然名义上是尾崎红叶的部下,但其实中大部分都归赤松流管。
      他们过来送情报时神色轻松,结果一看横在沙发上的太宰治,脸上的表情立刻定格在冰冷无情上,努力塑造一种我们在努力工作的感觉。
      
      太宰治睡得很轻,在赤松流进入办公室后,他其实就已经醒了过来。
      他只是不想起来,索性一直横在沙发上,黑色的碎发落下来,哪怕他睁开眼睛,也很难被人发现。
      
      太宰治像是躲在暗中偷窥的猫,看了大约半小时,后勤那边送来了赤松流的点餐。
      空气中弥漫着饭香,太宰治的身体违背了主人的意志,咕噜噜地响了起来。
      
      赤松流很自然地将桌子上的文件推了推,他打开自己的牛肉炒饭,将另一个盒子放在太宰治桌子前:“睡醒了?吃点东西吧。”
      
      太宰治蔫耷耷地坐起来,他癔症了一会,像是僵尸一样缓缓打开盒子,他惊讶的是盒子里居然是海鲜柠檬炒饭,里面烩了蟹肉、河蚌和鱿鱼圈。
      看起来很美味的样子。
      
      他喃喃地说:“后勤还会做这个?”
      
      赤松流微微一笑:“如果连这个都不会做,后勤的负责人就可以跳海谢罪了。”
      堂堂港黑居然抓不来一个大厨,这怎么可能?
      
      太宰治听后冷不丁说:“如果我去后勤那边,趁着送饭的时候在饭里塞老鼠药,港黑的人会不会被毒死?”
      刚吃了一口的赤松流:“…………”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啊,我的文案真的不好吗?
    我写的是大实话啊……
    +
    下午加更。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