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历史太多被找上门怎么办?

作者:三千世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001

      叩叩。
      敲门声响起,很快,门被打开了。
      
      年仅14岁的太宰治抬眼看去,就见开门的是一个年轻人。
      
      他有着一头黑色短碎发和黑色眼眸,脸型有些削瘦,嘴唇微薄,鼻梁高挺,长眉入鬓,眼眸略显狭长,看过来时眼中略有惊讶之色。
      
      他上身穿着栗色休闲西装外套,里面穿着黑色衬衣,打着深红色领带,下身穿着栗色长裤,脚上穿着黑色皮鞋。
      
      明明是成年人的穿着,穿在这年轻人身上却毫无违和感。
      不,还是有一点的,因为眼前的人面容尚有些稚嫩,太宰治能很轻易地发现对方和自己的年纪差不多。
      
      “你是……”对方疑惑地看着太宰治。
      太宰治拉长语调:“森先生让我来的。”
      
      “是太宰吗?”优雅柔和的女音响起,“流,让他进来。”
      被称为流的年轻人侧身让开:“是,红叶姐。”
      
      这是一间办公室,办公室的办公桌后坐着一个身穿绮丽和服的女子。
      她面容秀美,姿容不凡。
      
      似乎知道太宰治是来做什么的,名为尾崎红叶的女子对年轻人说:“就按照我之前说的去做吧。”
      
      “是。”名为赤松流的年轻人拿起放在桌子上的帽子,微微欠身行礼,然后将帽子戴在头上。
      
      只是戴上了帽子,他整个人的气质都变得模糊起来。
      
      如果说之前还能感觉到他的面容和气质的差异之处,如今戴上帽子后,灯光打在帽檐,阴影遮住了半张脸,只露出了他略有棱角的下巴,那种稚嫩的感觉戛然而止。
      
      他变得沉稳、隐蔽、不动声色且危险起来。
      赤松流和太宰治擦肩而过,两个年轻人的眼神对在一起,一触即开。
      
      赤松流离开后关上门,他走在安静的走廊里,尽头是电梯。
      
      这里是港口黑手党的办公大楼,尾崎红叶是港口黑手党内部主管情报的干部,赤松流是尾崎红叶的直属部下,并掌握着大部分尾崎红叶负责的情报小组。
      
      赤松流微不可查地叹了口气,不管是多少次,这种听到文豪变成异能者,他都有种微妙的荒谬感。
      
      他喃喃地说:“难道他的异能力是人间失格?”
      一个沙哑的声音在赤松流脑海中响起:【也许是奔跑吧梅洛斯,也可能是御伽草纸。】
      
      赤松流听后眼中流露出一丝笑意:“为什么不是逆行或者斜阳?”
      
      【也许因为他还有点婴儿肥?是个孩子?】
      另一个略微尖锐的声音响起,【可能等他二十多岁之后就开始人间失格了吧。】
      
      赤松流失笑:“算了,和我没关系。”
      
      赤松流踏入电梯,按下自己办公室楼层后,微微闭眼做休息状,实际上是在和脑子里的哈嗓们说话。
      “森鸥外快忍不住了吧?我觉得我要换老板了。”
      
      毕竟也是一位近代文豪嘛,反正现在港口黑手党的首领名字是个普通的路人甲。
      好惨一个垫脚石。
      
      又换了一个哈桑说话:【你呢?想做什么吗?】
      
      赤松流淡定地说:“不做什么,红叶姐已经下注了,我作为红叶姐的直属,跟着喝汤就行了。”
      
      最初说话的哈桑语气有些奇怪:【我以为你会继续想办法构建地下魔力系统。】
      
      “我觉得不需要我想办法,按照现在首领发疯的程度,死去之人的灵魂数量绝对足以构建横滨地下魔力系统。”
      赤松流略带嘲讽地说:“虽然知道混黑有助于我达成目的,但这么快就出现雏形,也是我没想到的。”
      
      如今港口黑手党的boss正处于病重中,精神异常,天天叫嚣着要将所有人都干掉,每天得了命令不得不出去搞其他组织的黑蜥蜴减员率高速攀升。
      
      而且这位首领的残暴不仅仅局限于里世界的黑暗,只是因为大街上某个红发少年说了一句关于首领的玩笑话,这位首领就立刻下令,要求杀死这个街区全部的红发少年,何其可笑。
      
      类似的事还有很多,这导致不管是港口黑手党内部,还是横滨地下世界,亦或者横滨政府,甚至是普通人,都开始陷入焦虑和恐慌之中。
      
      赤松流觉得继续这么下去,港口黑手党恐怕会和整个横滨一起完蛋。
      
      叮咚。
      电梯门打开,赤松流走出电梯门,和前方守在办公室门口的两个黑衣大汉点点头,进入自己的办公室。
      
      办公室内空无一人,他将帽子挂在衣架上,走到办公桌前,开始处理各种文件和情报节略。
      
      在赤松流看文件的时候,他脑海里的哈桑们集体闭嘴了。
      对,哈桑们。
      
      因为赤松流的从者是百貌哈桑,就是那个能分裂出很多哈桑的assassin。
      
      八年前,赤松流在一个叫冬木市的地方参加了圣杯战争,他召唤出了百貌哈桑。
      
      不过那一次圣杯战争出现了问题,在从者只剩下亚瑟王和百貌哈桑时,圣杯突然自己倒黑泥,整个世界陷入了火海之中,同时头顶上出现了一个黑红色的光带。
      
      那是代表人理灭却的光带。
      当然,当时的赤松流并不知道这一点,在光带出现时,他正指挥着百貌哈桑偷袭亚瑟王。
      
      不知道为什么,亚瑟王被黑泥扑了一脸后,面容和铠甲在一瞬间变得漆黑无比,然后她举起了手中的誓约胜利之剑,对着百貌哈桑和赤松流开了光炮。
      
      拜这光炮所赐,赤松流想起了自己是穿越者的记忆,也许是灵魂有异的原因,他和从者哈桑被同时【挤出】了那个世界。
      
      赤松流变成了异世界的漂流瓶,被无数个有圣杯的世界拒绝了之后,他和哈桑落入了这个被【书】掌控的世界。
      
      【书】作为可以实现此世界愿望的特殊异能物品,功能上微妙的和圣杯相同,赤松流是圣杯战争的参赛者,天然的圣杯持有者候选人之一。
      
      所以赤松流来到此世界,和【书】产生了轻微的共鸣。
      
      因为这份共鸣,他直接落在了正处于战乱之中的欧洲,并倒霉地被意大利艾斯托拉涅欧家族抓去当了试验品。
      
      幸而来到【书】的世界后,赤松流的从者百貌哈桑以异能的形式和赤松流合而为一了。
      
      百貌哈桑拥有超过八十个以上的分1身,赤松流想要恢复自己身体主人格的地位,必须经过最少八十次以上的人生,得到大部分哈桑的认可。
      
      也所以真正面对外部实验的人都是哈桑们,赤松流则在意识里疯狂攻略几十个哈桑人生电影大全。
      
      等赤松流搞定了n多个哈桑,终于恢复了主人格的地位后,他才发现自己的身体已经在某个未知哈桑持有时悄无声息地逃离了艾斯托拉涅欧家族。
      
      毕竟是哈桑啊,哪怕是赤松流那废柴一样的体术,保持气息隐蔽还是不难的。
      
      从艾斯托拉涅欧家族逃出来的赤松流度过了一段满是心酸血泪的日子,认识了一些乱七八糟的人。
      ——百貌哈桑的伪装真的超级好用嘛,骗一个换张脸,真爽。
      
      直到某一天,他突然浑身一震,目光落向了东方。
      赤松流才猛地清醒过来,堪称圣杯的【书】去了东方,身为圣杯持有者候选之一的赤松流,在【书】的辐射范围内,才能发挥最大实力。
      
      ……而且他干嘛要在遍地黑历史和老仇人的欧洲混?溜了溜了。
      于是赤松流偷渡到了岛国,那一年他八岁。
      
      当时正值各国异能大战末期,岛国一败涂地,国内黑道猖獗,民生凋敝,甚至被各国军事托管,距离东京最近的横滨也成了自由租界。
      
      赤松流踏入横滨的日子很碰巧,横滨近海填海造出来的一片区域原本是军事工业禁地,结果因为莫名其妙地爆炸,导致那片区域成了废墟,原本在那生存的人全都死亡了。
      
      以巨大深坑为中心,渐渐的一些无家可归的人重新占据这里,形成了名为镭钵街的贫民窟。
      赤松流这种没背景没金钱没身份的小孩子很容易被当成猎物,结果镭钵街的出现让赤松流有了缓冲的机会。
      
      赤松流在镭钵街住了一星期,好不容易解决了居住问题,开始思考身份问题时,他偶然遇到了一个浑身是伤倒在地上半死不活的男人。
      本来赤松流不想搭理对方的,不过看在这哥们穿着考究,他就想扒了对方的衣服给自己当床垫。
      
      当赤松流摘下这个男人的帽子时,他看到了做工考究的帽子里面用金色绣线勾勒出的法文名字。
      
      兰波。
      
      彼时已经在欧洲和俄罗斯感受过文豪变异能者的赤松流第一时间反应过来,并不可置信地和哈桑吐槽道:“兰波?是我知道的那个兰波吗?那个天才诗人兰波?”
      
      哈桑:【他是法国人吗?真是法国人的话,那应该就是兰波?】
      另一个哈桑提议说:【要不捡回去吧?如果真的是兰波,按照这个世界的规则,他应该是个异能力者,你的年纪太小了,缺少一个成年的人做挡箭牌。】
      
      赤松流缓缓说:“但如果真的是兰波,也一定是个强者。”
      他刚从无数变态和混蛋手中跑出来,并不想再碰到一个。
      
      【你还是个孩子。】哈桑嗤笑道:【一个单纯的、救了他命的孩子,他为什么要害你?如果你表演得当,还能从他身上拿到更多东西。】
      【若是他清醒过来后对你心怀恶意,你会感受不到吗?他伤势不轻,你要是想跑,他拦不住你的。】
      
      赤松流沉默许久,最终还是残存的那点怜悯心占了上风,将兰波捡了回去。
      
      事实证明赤松流的运气还是不错的,因为醒来的兰波失去了过去的记忆。
      赤松流确定这一点后,内心几乎乐开了花。
      
      他立刻充分展现小孩子的优势,将岛国人称为兰堂先生的兰波当做兄长依赖,而骤然失去过去记忆,迷茫不知所措的兰堂也因赤松流的存在,很快振奋了起来。
      
      好歹赤松流救了自己一命,总要保护这个孩子长大。
      失忆后变得颇为单纯的兰堂如此想。
      
      一如赤松流所料,兰堂的确有异能力,貌似是可以徒手发出小方块一样的亚空间。
      
      有兰堂这个成年且有异能力的人在,赤松流立刻摆脱了困境,成为兰堂大佬的腿部挂件,从每天找吃的变成了每天找情报,和兰堂联手做一些简单的黑色委托。
      
      这样的日子过了一年,九岁那年赤松流敏锐地察觉到他们在镭钵街的业务到头了,再做下去会引来更多的敌人,还不如找个势力加入进去当保护伞,于是他和兰堂一合计,一起加入了港口黑手党。
      
      兰堂成为了港口黑手党的底层行动人员,赤松流这个明面上没有异能力又年纪小的孩子顺势成为了情报部门的底层人员,倒霉的兄弟俩开启了在港黑奋斗的八年血泪史。
      
      鉴于兰堂失忆后变得有点木讷,赤松流为了展现自身价值,工作很努力,稍微冒头了一点。
      他很快就被当时管理情报的组长看重并调走作为队员,那一年赤松流十岁,同组的前辈正是年仅十二岁的尾崎红叶。
      
      时间一晃而过,六年过去了。
      赤松流今年十六岁,年初尾崎红叶晋升为干部并主管情报,她很自然地将老伙计赤松流提成自己的副手。
      
      他有了自己的办公室,不仅要天天整理各种情报,还要帮顶头上司处理闲杂文件。
      ——混的比便宜兄长兰堂强太多了。
      
      “不过生活也更艰辛了。”
      赤松流就升职的事和兰堂吐槽:“兄长还有休假,我现在全年24小时无休,随叫随到,太惨了。”
      
      兰堂听后安慰赤松流:“好歹情报那边中午管饭,比我们要强。”
      听到这句话,赤松流颇为无语,他并没有被安慰到好吗?
      
      港黑的底层人员工资只能算一般,兰堂一个人花着正好够。
      他偶尔还会喝点酒买点厚实的衣服什么的,根本存不住钱。
      
      赤松流在情报部门的工资并不高,早年是因为他年纪小不用去现场,后来则是身体不允许,所以这对难兄难弟一直过得很拮据。
      为此,赤松流还用哈桑伪装了一个杀手身份,让哈桑时不时地出门去接外快。
      
      一个可以役使英灵的魔术师混到赤松流这份上,也绝对是独一份了。
      
      “不过很快就可以迎接新生活了。”
      赤松流想到过去的血泪史,对港黑的未来充满了希望,“森鸥外当医生不怎么样,当军官还是不错的,要是他能成为新boss,也许我的工资能大幅度增长,这样就有钱了!”
      
      哈桑听到赤松流乐观的想法,忍不住噗噗噗地笑了起来。
      说起来可能是被黑泥扑了一脸的原因,到达这个世界后,赤松流觉醒了乌鸦嘴的天赋,让哈桑看够了笑话。
      【但愿如此吧。】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啊,还是忍不住对哒宰下手了。
    日三吧。
    ==
    这是个黑历史满满的主角……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