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黑一枝花

作者:Sonata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有来有往

      一转眼,深冬来临。
      
      横滨下了场雪,不大,还不到积雪的程度。
      洁白晶莹的雪花从铅灰色的天空中摇摇晃晃地飘下,落在男孩细软乌黑的头发中,也挂在了浓密纤长的睫毛上。
      他的怀中抱着一束鲜艳的红玫瑰,浓烟张扬的色彩衬得那张小脸越发的白。
      
      萩沢让抱着那束玫瑰,一动不动地站在横滨国立大学的校门口。如果不是他偶尔眨下眼,呼吸时也会带出白雾,倒真的像一尊冰雕。
      学校门口往来行人多是这所学校的学生和教职工,瞧见捧着玫瑰花的男孩,都忍不住投来了好奇的目光。
      
      事实上萩沢让已经在门口已经等了快一个小时了,可是按照约定应该出现的顾客却迟迟没有现身。他身上又没有通讯工具,没法和店长取得联络,只好在这里傻呆呆地站着等。
      站得久了,天气又冷,他觉得自己都快冻成冰雕了。
      被寒意侵蚀的右腿和膝盖隐隐作痛,他忍不住跺了跺脚,试图通过这种方式缓解一下腿部的不适,然而效果并不是那么地好。
      萩沢让开始思考是不是应该给自己买个护膝护腿什么的戴戴……
      想着想着,他的思绪就像乘着风的雪花一样,越飘越远。
      
      其实他这个冬天已经比在贫民窟的几年过得好多了,有干净保暖的衣服穿,有不透风的房子住,还有碳炉可以围着取暖……就是右腿有些小毛病。
      要是半年前他没有犹豫,不是想办法和中原中也“巧遇”,而是直接布置个意外出来被他顺手捡回羊,是不是就不会发生腿被打断的事情了?
      不过这也就是想想而已。
      父亲一个心血来潮就能抛弃亲子,母亲更是随心所欲地对亲子施加暴力,萩沢让不是说怨怼什么,但由此可见,血脉相连的亲人都不可信,难道毫无关系的陌生人就能轻信了吗?
      如果再给他一次机会,他估计还是会做出与当时的自己相同的选择。
      
      就在这个时候,耳边突然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
      “想什么呢?”
      萩沢让下意识地回道:“怎么就没早点认识中也哥呢……咦?”
      
      他的头上突然投下一道阴影。
      萩沢让有些迟钝地抬起头,眼睛就被一个毛绒绒的东西给盖住了。
      这是什么?
      
      “啧,突然抬什么头?”
      
      诶?这不是……
      “中也哥?”
      
      罩住视线的东西被人拿开,萩沢让的余光中就出现了一只眼熟的手套。
      萩沢让下意识地想转过头去看他,却被中原中也扶住脑袋,“别动。”
      “哦……”萩沢让乖乖应声,目光落在怀中的玫瑰花上,却迟迟无法聚焦。
      接着他就感觉自己脑袋上套了个毛绒绒的帽子,顶部还能感到垂坠感,应该是那种带绒球的毛线帽。
      
      给他带好帽子后,中原中也就往旁边退开一步,上下打量起来。
      萩沢让立马抬起头看他,晃晃脑袋,帽子上的绒球也跟着来回摆动。
      “好看吗?”
      中原中也双手抱在胸前,忍住朝他翻白眼的冲动,没好气地道:“我买的,当然好看。”
      “谢谢中也哥~”萩沢让“嘿嘿”笑得有些傻。
      显然中原中也也是这么认为的。
      “蠢死了。”
      
      之前一个人跟傻子似的站在校门口,现在身边多了一个人,原本冰雕一样的男孩像是瞬间活了过来,眼神都明亮多了。
      
      “中也哥怎么会在这儿?”
      “今天最后一批快递都是送到这边的,远远看到你就跟个傻子似的呆这儿站半天,反正工作已经结束了就过来瞧瞧。”
      中原中也靠在墙上,语气平静地说完,还特意强调了一句:“碰巧而已。”
      萩沢让眨了下眼睛,脱口而出:“帽子也是碰巧买的?”
      “咳!”中原中也差点被自己的口水给呛着。“啊!怎么了?不行啊?!”
      “那倒不是……”担心继续问下去会将人惹毛的萩沢让乖乖结束了这个话题。
      中原中也没好气的哼了一声。
      怎么这小子有的时候蠢得要命,有的时候却又敏锐得不行?也不知道到底是巧合还是故意的……啧!小屁孩就是难搞!
      
      换了个话题,两人正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天,耳边突然传来了一道急促的脚步声。
      萩沢让回头一看,慌忙朝他这边跑来的男生看着二十多岁的模样,亚麻色短发,鼻梁上架着一副黑框眼镜,嘴边有一颗浅浅的红痣,凭借这几个关键特征,萩沢让一下子就将他认出来了——是今天中午匆匆忙忙到店里下了订单,又留下纸条让他们下午四点将花送到横滨国立大学门口的川田先生。
      
      “下午好,川田先生。”
      “抱歉抱歉!”川田先生喘着粗气接过萩沢让手中的玫瑰,“实验室那边突然有点急事,一直忙到现在,我都忘了时间,你一定等了很久吧?”
      “还好,请不用在意。”萩沢让冲他扬起笑脸,将手中的鲜花递出去,“祝您一切顺利,告白成功。”
      一路跑来,川田先生本就因剧烈运动而染红的两颊,这下更是一路红到了脖子根,磕磕巴巴地道:“啊、啊……谢谢!”
      
      告别川田先生后,萩沢让和中原中走在回去的路上。
      冬日昼短夜长。这会儿虽然还不到六点,可天却已经暗下来了。人行道上的路灯早已点亮,飘飘洒洒的雪花在昏黄的灯光照射下,看得越发分明。
      
      “冬天天黑得早,以后还是别接这么远的工作了。”中原中也说,“你也不是不知道横滨的晚上藏了多少脏东西。”
      萩沢让乖乖点头,“这次是个意外,我保证下次不会这么做了。”他也没想到这次的客人竟然会迟到一个多小时。
      中原中也自然知道这事儿错不在他,只是没忍住叮嘱了那么一句而已。
      
      走着走着,中原中也忽地抬起手,对着萩沢让的脑袋就是一通乱揉,然后胳膊猛地挂在他瘦弱的肩膀上,差点将他压得一个趔趄没站稳。
      中原中也大笑,另一只胳膊往前路一划,“走,咱们吃拉面去!今天我请客!”
      萩沢让扶了下被揉歪的帽子,用力点了下头,脑袋上的绒球跟着晃了晃,“嗯!我要吃豚骨叉烧拉面!加双倍叉烧和炸虾!”
      
      “好啊!咱们比比看谁吃的更多!”
      “我不会跟中也哥客气的!放马来吧!”
      “笑话!我还怕你个小屁孩不成?!”
      
      说到这个萩沢让可不服气了,摊出手比划三根指头:“中也哥不就比我大三岁!”
      中原中也颇为不屑地嗤笑一声,“大一个月那也是大,更别说三年!”
      “……”
      “哟,还不服气了?”中原中也戳了戳某个小孩跟河豚似的鼓起来的侧脸,笑得不怀好意。“不服气你也得憋着!”
      “年纪比我大怎么了?我以后一定会比中也哥高的!”
      “嚯。”中原中也挑了下眉,“有志气,回去赶紧多喝点牛奶快快长高吧!”说着,还用手在加上帽子绒球也没他高的萩沢让脑袋上比划了下,嘲笑之意溢于言表。
      萩沢让眯了眯眼睛,低声嘟囔:“咱们走着瞧!”
      
      飘着小雪的寒冷冬夜,只是坐在店里吃上一碗热气腾腾的拉面,就能让身心很快温暖舒畅起来。
      抱着这样想法的人不少,所以拉面店里的热闹场景也是可以想象得到的。
      萩沢让看着坐满了客座的拉面店,忍不住感慨道:“好多人呀……”
      “嗯。”中原中也点点头,四处张望寻找空位。如果没有位置的话,他们要么就换一家店,要么就得在候客区等一会儿了。
      
      不过他们俩的运气比较好,此时正好有一桌客人用完餐起身离开,中原中也瞧见了,也没想太多,抓起萩沢让的手腕就往空桌那边走。
      “这边。”
      “哦……”萩沢让看了一眼他的手,神色有些莫名,不过那也只是一瞬间的事。
      
      两人面对面在餐桌旁坐下。
      “欢迎光临!”
      店员利落地收拾碗筷擦桌子,并给他们指了挂着菜单的地方。像这种传统的日式拉面店,菜单基本上都是店家用毛笔写在纸条上后,贴在吧台上方的柜子以及背后的墙面上。所以点单的时候,经常会看到客人的视线来回摇摆。
      “决定好的话请叫我。”说完,就端着托盘匆匆忙忙地离开了。
      “好忙呢。” 萩沢让双手垫着下巴趴在桌子上,两条腿在半空中晃来晃去,总算露出点寻常小孩子的淘气样。
      “因为客人很多啊。”中原中也抬头看着菜单,“豚骨叉烧拉面,双倍叉烧加炸虾……啊,有的。除了这些之外还要点别的吗?”
      萩沢让下意识地摇了摇头,不过这会儿中原中也的视线正集中在菜单上,很显然是看不到他的动作的,于是他又开口说:“没有啦,点太多吃不完就浪费了。”
      中原中也睨他一眼,“之前是谁夸下海口说要吃空我的钱包来着?”
      萩沢让吐了下舌头:“嘿嘿……”
      “成天就知道傻笑。”中原中也单手托着下巴,眼帘半垂长叹一口气,那模样像极了看到不成器小辈的大家长。
      萩沢让直起腰板儿一本正经地反驳:“我不傻的。”
      中原中也随口应和:“是是——你不傻。”语气听起来相当敷衍。
      萩沢让鼓了下脸,又缩起来趴回桌上,心道:这可是你自己不信的啊。
      
      一碗热腾腾的拉面下肚后,萩沢让感觉自己被冷风吹了一个小时的寒意全被驱散掉了。
      “咣”地一声放下碗,把面汤都喝了个七七八八的男孩心满意足地打了个嗝儿,长舒一口气:“总算活过来了!”
      比他先吃完的中原中也原本只是托腮看着他,听到这话后便伸出一只手弹了下他的脑门儿,“说什么胡话呢?”
      
      两人从拉面店走出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七点钟了。
      很久没见过横滨夜晚的街景,萩沢让破天荒地没去揪他中也哥的衣角,蹦蹦跳跳跟只兔子似的走在前面。中原中也双手插兜不紧不慢地跟在后面,看着前面那人帽子上的绒球随着他的动作有节奏地上下晃动,一时间觉得这小子虽然傻是傻了点,可到底还是挺可爱的。
      
      就这么走了一段路,走在前面那家伙蹦跶高兴了,这才想起什么似的回头朝他用力挥手,“中也哥走得好慢呐——”
      中原中也:“……”果然可爱的前提是得闭上那张嘴。
      
      一路平安无事,他们顺利地回到了擂钵街羊的据地。
      两人住的屋子不在一处,所以中原中也就先送萩沢让回屋。
      
      “我到了,今天谢谢中也哥招待啦~”
      中原中也不甚在意地“嗯”了一声。
      
      萩沢让和他道了晚安,转身准备推门进屋,却在这时忽然听到身后传来一声——
      “生日快乐。”
      
      放在门把手上的手倏地一滞,下一秒萩沢让飞快地转过身,可本该站在他身后的中原中也却不见了身影!
      
      用异能力偷跑算什么好汉!
      原本从心底翻涌上来的那一咪咪感动,瞬间就像被针戳了气球一样,呲溜一声泄气滑走。
      萩沢让的脸颊气呼呼地鼓了起来。
      给他等着!以为他就堵不着你了还?
      
      听到萩沢让开门进屋再关门的声音后,坐在屋顶上的中原中也终于忍不住捂住了自己的脸,无比痛苦地呻.吟了一声,呼啦啦的冷风都吹不散他耳朵上的热意。
      “呜啊……好丢脸……”他究竟为什么要躲到房顶上来啊?!说一句生日祝贺是什么难为情的事情吗?!
      
      ……可是真的很难为情!!!
      
      再一想到明天后天乃至大后天都可能出现的堵人场景……中原中也果断决定!
      ……还是躲这小子几天直到他忘了这件事之后再若无其事地出现好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0-03-22 19:12:39~2020-03-23 20:00:56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中原七海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阿七 20瓶;卿三绿水 10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