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黑一枝花

作者:Sonata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让的回礼

      港口黑手党如今在横滨树敌众多,偶尔消失一两个无足轻重的底层人员,根本算不上什么大事。更何况那成员还是在鱼龙混杂的贫民窟,被自己的情人给杀死的。
      鉴于齐川先生只是个普普通通的基层人员,身上也没揣着什么不可说的秘密,最近他们又忙得不可开交,所以他的上级小队长懒得浪费时间和精力继续追查下去,于是这件事就这么不了了之。
      因此,萩沢让加入羊一个月后,也没有发生白濑担心的,被港口黑手党找上门的情况。日子过得安安稳稳,别提多舒心了。
      
      顺利度过安全期,中原中也就不再看小鸡似的盯着萩沢让了。
      而通过这一个月的观察下来,羊的成员们多多少少对萩沢让有了些了解。
      
      萩沢让话不多但爱笑,平时多是听别人说话,听得认真也足够捧场,自己倒是很少发表什么意见。
      因为这段时间中原中也要求他最好不要离开擂钵街,他就乖乖待在羊的据点里,哪儿也不去。
      但这不意味着他什么事都不用做了,无论是帮忙跑腿、做饭还是洗衣服,只要是别人提出的要求,他都能做而且做得很好,还没有半点怨言。因此他的人缘变得越来越好,很快就融入了羊这个团体。
      总的来说,他就真的是个相当省心且听话的好孩子。
      
      唯一一点……就是有点缠人。
      中原中也有些纠结地想。
      这小子一看到他就凑上来牵他衣角,眼神亮晶晶地喊他“中也哥”。不过他同样也会注意分寸,并不会让中原中也觉得不耐烦。
      中原中也一开始还有些别扭,而且闹不懂为什么羊里面的成员那么多,这小子见了比他大的就很自然地叫哥或者姐,可他怎么就喜欢缠着自己呢?
      
      这个问题,其实白濑柚杏他们私底下也有自己的一些猜测。
      虽然萩沢让是她们几个女生带回羊的,可早在半年前,他就已经见过中原中也了。骤然换了一个新环境,再遇到一个熟悉的面孔,哪怕之前他们话都没说过,多少也会比第一次见面的人感到亲切一些。
      再加上白濑调查过萩沢让的事情后,对他的到来表现出了警惕,一开始对他释放善意的柚杏等人也因为心虚和忐忑,不敢再贸然对他伸出手。而这种时候,又是中原中也第一个站出来,对他的到来表示了接受和欢迎。
      小孩子或许明白的弯弯绕绕并不多,但他们确实也是敏锐的,能够察觉到周围人对自己的态度。更何况萩沢让又是贫民窟出来的,早已学会看人脸色行事,一段时间的接触下来,同样也能发现,中原中也尽管总是摆出一副不耐烦的模样,可他又是羊里最心软最好说话的人。所以萩沢让喜欢缠着中原中也而不是羊的其他成员,并不是什么值得奇怪的事情。
      
      久而久之,中原中也见这家伙也没碍着他什么事,就睁只眼闭只眼随他去了。
      
      一个月过去,萩沢让的活动范围总算能扩大到擂钵街以外了。
      在贫民窟待着的那段时间,萩沢让平时常穿的那身衣服,哪怕洗得再干净,也能给人看出不妥来,所以他能接到的都是些报酬很低的跑腿工作。送报纸是门槛最低的,只需要保持干净,将报纸投入各家门口的信箱就行。肯让他帮忙送牛奶的雇主也是少数,多半是看他可怜,所以愿意帮他一把,让他能拿点跑腿费。
      倒不是说大家都看不起贫民窟的人,只是贫民窟是什么样的地方?脏乱差,藏污纳垢,住在那里的人你能清楚他平时吃的是什么,接触的又是些什么呢?身上有没有传染性疾病,带没带着病菌?他们又没钱去医院做体检给出自己的健康报告,身上洗得再干净也无法自证啊。
      所以萩沢让以前只能接到一些送报纸的工作,后来送牛奶的业务也是和一些客人熟悉了后,才发展起来的。
      
      如今萩沢让换上了干净合身的衣服,打眼一瞧,就是个普普通通的小学生,根本不会让人往贫民窟的方向去想——事实上他确实已经离开了贫民窟。甚至于别人看到他出来打零工,多半误以为他是在给父母帮忙,或者是做学校的社会实践,又或者是为了赚零花钱买玩具之类的。
      不得不说萩沢让那张脸太具欺骗性了,当然,他得体的言谈举止也是一个相当重要的原因。毕竟在被他父亲抛弃之前,他确实接受过良好的启蒙教育——虽然他父亲的教育方式可能偏得有些厉害……
      
      话说回来。
      萩沢让长得好看又爱笑,嘴巴甜还会来事,如今在帮一些花店送花,凭借小花童的身份还能出入一些中高档餐厅什么的。除了花店老板支付的报酬外,还经常会收到一些小费,有时候运气好遇到大方的客人,甚至能拿到比以前辛苦跑腿一个月都要丰厚的小费。
      
      中原中也一开始不大放心这小子。在他心里,萩沢让是个会努力送牛奶补贴家用,会因为客人送的一把奶糖而高兴蹦跶的单纯家伙。而羊的成员因为各自的经历,再加上也有擂钵街复杂的环境因素影响,多多少少沾染上了一些坏毛病。
      就比如和萩沢让差不多大岁数,又和他同一个屋的早苗幸太,一说到赚钱,就是想着怎么去设计落单的人贩子,来钱快,还能在人贩子身上发泄自己的情绪。
      
      中原中也心里知道这是不对的,可他又没有立场去指责他们,而且说了他们还不一定会照做。所以只好用另一种方式,就是他萩沢让说过的“你们可以设计人贩子,人贩子也可以利用这层心理来设计你们”,用这样的理由来要求他们主动停止这种危险行为。
      可惜目前来看,效果似乎并不大,因为他们似乎笃定了,就算被人贩子反包抄,还有中原中也来救他们呢。
      
      一个月时间的观察下来,中原中也发现萩沢让的性格有些逆来顺受,这一点应该与他长期被母亲家暴有很大关系。所以他担心萩沢让会在不知不觉中,被羊内部成员们的一些不良习惯给影响到,于是就偷偷在他身后跟了一周。
      接着他就发现,自己的担心完全是多余的。
      
      萩沢让没有再继续费时且报酬低的送报纸工作,而是选择去花店帮忙。牛奶倒是还在送,虽然雇主并不多,但他们以前都给过他不少关照,所以萩沢让并没有直接抛开不顾,还因为中间断送了一个月认认真真地向他们道了歉,并表示接下来的一个月都不收他们的跑腿费。当然,如果他们不需要他帮忙送牛奶了,那也没关系,因为他也找到了新的工作,不过还是要谢谢他们一直以来的关照。
      他一般早上六七点钟出门送牛奶,九点左右到花店帮忙。中午的时候并不会回擂钵街,随便买个便宜的三明治或者饭团解决午饭,然后就跑到书店或者图书馆里找书看。下午接着回花店帮忙,然后在太阳下山之前赶回擂钵街。
      
      中原中也跟了一个星期,见萩沢让混得如鱼得水,还会利用休息时间看书学习,根本就用不着他操多余的心,于是就放下心去做自己的事情了。
      
      萩沢让只用了一个月的时间,就给自己购置好了一整套换洗衣服,加上中原中也送他的一套、柚杏几个女生合起来送他的一套,衣服已然够穿而且不会让人觉得磕碜了。
      他将幸太借给自己的衣服洗干净晾晒好,叠得整整齐齐还了回去,还给他送了一份虽然不贵但足够用心的回礼。
      同样他也给送自己衣服的中原中也和柚杏等人回了礼。
      
      不过这小子送回礼的时候也半点没掩饰自己的偏心,送幸太和柚杏等人的都是普普通通的盒装小饼干,送给中原中也的却是一双质地挺不错的手套——他这一个月赚的钱有几乎一半都投在了这个上面。
      理由是经常看到中原中也把手揣在衣服兜里,现在已经入冬,他猜测中原中也是觉得手冷才会这么做的,于是就买了手套送给他。
      
      中原中也收到礼物的时候有些惊讶,打开包装看到手套时,脸上的表情更是复杂。
      “怎么突然想着给我送礼物了……”他低声嘟囔着。
      萩沢让送礼的时候没避开羊的成员们,以至于同样收了礼,但是礼物用心程度明显不是同一个级别的柚杏等人酸溜溜地道:“还是独一份呢。”
      甚至有人还学着萩沢让的语气说:“因为是中也哥(重音)嘛,当然不一样啦!”
      中原中也尴尬地咳了一声,随即扭头挨个瞪了他们一眼,单脚踩在集装箱上咆哮道:“混蛋!恶心死了啊!都给我闭嘴!”
      “中也脸红啦!”
      “什么呀,是中也哥(重音)才对!”
      眼看着中原中也身边的集装箱在异能力的控制下,一个接一个地漂浮起来,虽然知道他不会真的动手,但一群人还是嘻嘻哈哈地笑闹着溜走了。
      
      “真是的!”中原中也愤愤地一屁股坐下来,脸上一片红,也不知道是气的还是羞的。不过那并不重要。
      萩沢让催促他戴上手套试试,“不知道合不合适。”
      中原中也瞥了一眼表情无比期待的萩沢让,推拒的话怎么也说不出口,只好拆开包装袋将手套戴上了。
      
      还别说,这小子挑的还挺合适。无论手套的颜色也好、素净的款式也好、戴在手上的大小也好……都十分合适。
      
      “怎么样?暖和吗?”
      “……嗯。”
      “那中也哥喜欢吗?”
      “……”
      
      萩沢让不知道他为什么沉默,追问道:“那就是不喜欢吗?”
      中原中也顿时跟炸毛的猫一样蹦跶了起来:“啊啊啊!你好烦呐!哪有那么多问题要问啊,你是十万个为什么吗?!”
      萩沢让扁扁嘴,有些失落地低头看着自己的脚尖,“那我不问了……”
      “……啧!”难搞的小鬼!
      
      好半晌,萩沢让才听到一道蚊子哼哼般的“喜欢”。
      
      萩沢让没有抬头,声音不大不小刚好能让中原中也听到:“我好像听到中也哥在说‘喜欢’,可我一定是幻听了对吧……”
      中原中也:“……喂,你别得寸进尺啊。”
      萩沢让:“果然,刚才我就是听错了。”
      中原中也:“…………”
      他当初究竟是为什么会觉得萩沢让这小子省心的?
      
      “行了行了!喜欢喜欢!满意了吧?!”
      萩沢让还想逗他“该不会是敷衍我的吧”,可中原中也扔下这句话后扭头就走,根本不给他再开口的机会。心知这件事就到此为止了,萩沢让也没揪着不放,高高兴兴地追上去牵住了他的衣角。
      
      远远地,风中传来两人的对话。
      
      “买了这么多东西,你自己还剩多少钱?”
      “中也哥放心!我还留了明天的饭钱!”
      “……你小子还挺得意的啊?”
      “嘿嘿……还好吧。”
      “……我根本就没有在夸你啊!你到底有没有自觉啊?!”
      “哎,中也哥别敲我脑袋,会敲笨的……”
      “我看你已经够笨的了,敲一敲估计还有得救!”
      “才不是呢……”
      “还敢顶嘴?!”
      “我错了……”
    插入书签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