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黑一枝花

作者:Sonata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观察日记

      擂钵街,顾名思义,就是如擂钵一样呈现凹陷状地形的街区。
      六年前,横滨租界发生了一场未知缘由的大爆炸,爆炸产生的冲击波摧毁了当时地面上的一切,最后只留下了状如擂钵一样的巨大深坑。
      由于地处特殊,这些年来,无家可归之人陆陆续续地在这儿建起了无序的居所,多是由木板和防水的塑料棚搭起来的。
      几年过去,土路夯实铺上了还算平整的石板,一开始的临时落脚点也加料加固,并在这基础上拉来了电线,接通了自来水……周围的空地越来越少,各色居所越来越多,挨挨挤挤,热闹非凡。
      
      擂钵街的地形导致这个地方不会建起太宽太大的房子,所以对于羊这样拥有二十多名成员的小型团伙来说,据点不单是指某间房子,还包括了聚拢在其周围的几个小型居所。
      刚来的萩沢让就被领到了其中一间小型居室中,与他同住的还有两名男生,一个看着跟他差不多大,人挺活泼的,话也比较多。另一个却是比他们俩都大几岁的样子,头发剃得很短,额角有一条疤,又是三白眼,长得挺凶悍的,瞧着不大好相处。
      
      活泼的那个叫自称早苗幸太,给萩沢让介绍另一名室友叫海川进。
      “别看他不爱说话又长得凶,其实人很好的。”早苗幸太一边说着,一边带着萩沢让去翻房间一侧的旧衣柜,“你身上那身衣服看着也太脏啦,上门给人家跑腿都不会用你的。咱俩差不多高,我可以暂时把自己的衣服借你穿,当然你要自己洗。”
      萩沢让看着早苗幸太拿了一件耐脏的黑色卫衣在他身上比划,没有异议地点头,低声和他道谢。
      “不用谢,大家都是这么过来的嘛!”
      
      这时,盘腿坐在草席上海川进突然插了一句:“他皮肤白,你给他穿浅色的试试。”
      萩沢让眨了下眼睛还没反应过来,就见早苗幸太听话地将手中的深色衣服扔回衣柜,转而翻了套蓝白相间的衣裤出来塞到他手上,“进说你穿浅色的合适那就一定没错,去换上看看。”
      
      干净合身的衣服,再加上那张乖巧稚嫩的脸,瞧着一点都不像是从贫民窟跑出来的家伙,而是接受过良好教育的大户人家小孩。
      早苗幸太见了就乐得一拍手:“走走走!如果运气好的话,今天就能赚到给你买新衣服的钱!”
      萩沢让:“……啊?”
      
      深秋的午后。
      萩沢让坐在集装箱上,呆呆地看着蔚蓝的天空。
      他在这个地方坐了有一会儿了,若不是偶尔还会眨眨眼睛,很有可能让人误会成一尊人偶。
      
      在暗处观察了许久的中年男子决定不再继续等下去了,悄无声息从阴暗的角落里走出来,在靠近萩沢让的时候,才加重了脚步声,试图引起眼前这个小孩的注意。可是萩沢让依旧抬头望天,根本不在意逐渐向他靠近的脚步声。
      中年男子清了清嗓子,面露关切地问:“小弟弟,你怎么一个人在这儿啊?”
      萩沢让头也不回地说:“我在等人。”
      中年男子疑惑道:“等谁?”
      萩沢让:“妈妈,她说她要去办点事,所以让我待在这儿等她回来。可是我已经在这儿等她很久了。”
      中年男子忽而觉得有些奇怪,这小孩说话怎么毫无情绪起伏的?就跟念台词似的。
      不过这个想法还没在他脑中停留多久,就见萩沢让从集装箱上跳下来。
      “你要去哪?”
      “去找她。”刚刚走出一步,萩沢让又像是想到什么似的停下脚,低头看着自己的脚尖,小小声地说:“我对这附近不熟悉……叔叔能带我去找妈妈吗?”
      
      思绪被打断,中年男子那还顾得上心中刚冒出头的那点异样,赶紧挤出一个看似友好的笑容,“好啊,叔叔带你去。不过我刚才好像在那边看到一个女人……”
      萩沢让倏地仰头看他,急切地追问道:“是不是黑卷发,穿一条针织裙?”
      中年男子反应极快地猛点头:“对对对!就是她!没想到她就是你妈妈呀,那我们赶紧过去吧,免得待会儿错过了。”
      说着说着,他伸出手准备去牵萩沢让。
      萩沢让看了一眼,毫不设防地把手递了过去……
      
      谁料,一道红光从天而降!
      萩沢让只觉一道迅风从身前刮过,吹乱了他细软的头发,扬起的烟尘更是迷了他的眼睛。接着便听到“轰”地一声碰撞响,然后又是一阵“哗啦哗啦”的重物倒塌声……
      感觉眼睛能睁开了,萩沢让就发现之前还站在他面前的中年男子不见了。
      他顺着风向看过去,发现那人形容狼狈地倒在一堆倒塌的集装箱中间,好半晌没能爬起来。
      
      “这次就先放过你,下次再让我看见,直接宰了你。”轻巧落地的少年沉声警告道。
      那少年挡在萩沢让身前,背对着他。可无论是说话的声音,还是那头灿烂耀眼的赭发,都向萩沢让表明了他的身份——“羊之王”中原中也。
      
      刚才那个就是他的异能力吗?
      萩沢让眼中闪过一丝异色。
      可是刚才状况发生得太突然,他甚至都没看清到底是怎么回事就结束了,有些可惜。不过既然已经加入了羊,以后还有观察的机会,这倒是不用急。
      
      警告完不怀好意的家伙,中原中也又转身看着明显有些状况外的萩沢让。
      嗯,换了一身干净衣服总算顺眼多了,只是……这家伙怎么看起来蠢蠢的?
      
      “走了,小鬼。”中原中也招呼完,双手揣在衣兜里,也不管萩沢让跟没跟上来,转身就走。
      “中也哥等等我!”萩沢让快跑几步追了上去,十分自然地伸出手去牵中原中也的衣角。
      察觉到的中原中也脚下一顿,表情怪异地盯着男孩揪着自己衣角的手指头。
      “……喂,放开。”
      “哦哦。”
      萩沢让听话地松了手,好似没察觉到他的异样,随口一问:“中也哥怎么在这儿?”
      “哈?这话明明该我来问你吧?”中原中也露出不耐烦的表情,要不是担心他真的被港口黑手党的人盯上,谁会管他……嗯,不对,他现在也是羊的成员,还是得管的,更别说这家伙还总是一副“快来拐卖我吧”的蠢相……
      
      “因为幸太君说可以赚到新衣服的钱。”萩沢让拉了拉自己身上的蓝白衣服,“这套还是借幸太君的呢……”
      “幸太?啊对了,你住在幸太和进他们那屋。”中原中也嘟囔了句,“难怪那两个家伙看到我就跑呢……”
      
      萩沢让不解地看着他:“为什么要跑?”
      “……”中原中也古怪地看了他一眼,“你不知道?”
      萩沢让点点头,从口袋中掏出一张字迹歪歪扭扭的小纸片,“幸太让我将这些背下来,要是有人上前问话就照着上面说,还说要是我担心说谎穿帮的话就多看天空或者地板,总之尽量别看别人的眼睛……”
      “……”中原中也三两下撕了那张写满“台词”的小纸片,有些头疼地揉了揉头发,“幸太那家伙……”
      萩沢让:“所以……到底是……?”
      中原中也叹了口气,跟他解释道:“以前擂钵街拐卖小孩子的大人很多的,最近几年才收敛了些。不过这种情况也不是完全杜绝了,幸太那家伙加入羊之前就差点被一个人贩子拐走。所以那家伙专挑落单的人贩子下手,将他们带到偏僻的地方,事先埋伏好的同伴从背后一棍子敲晕人贩子,再给人套上麻袋揍一顿,最后把他们身上的钱全都搜刮走。”
      说着说着,他的嘴角忽地抽了抽,“以至于现在擂钵街不少人都记住了他那张脸,再也没人能上当了。”
      萩沢让作恍然大悟状。
      余光瞥见的中原中也再次警告他:“不许再和他们这么做知道了吗?你们可以设计落单的人贩子,没道理别人不会反过来利用这层心理将你们一网打尽。”
      似乎是怕萩沢让不知恐惧不上心,还特意补充道:“把你们抓到后全部卖到偏僻的地方去,做一辈子都做不完的苦力活……哼,别说一辈子,在那儿待上几天估计就会被累死了。”
      说到这儿,他蓦地凑近萩沢让,脸色阴沉似水,眼神锐利如刀,恶声吓唬他:“尤其是你这样的小身板。”
      萩沢让愣在当场。
      中原中也:“……?”还真的被吓到了?
      
      实际上……
      萩沢让出人意料地伸出双手,“啪”地一下捧住了中原中也的脸。
      中原中也:“???”嗨呀小子胆儿挺肥???
      眉毛倒竖的羊之王刚准备撸起袖子给新来的小鬼立立规矩,却听到——
      
      “中也哥的眼睛好漂亮……”
      骤然被夸的中原中也:“……”
      
      中原中也:“!!!”
      
      “你这家伙什么毛病啊喂!”恼羞成怒的羊之王一把挥开萩沢让的手,飞快跑掉了,隐约能看到透着红的耳尖。
      
      萩沢让看着他快速远去的背影,还在感叹。
      
      中原中也或许不知道,萩沢让看到的那双蓝眼睛中光与影交织,不复晴日蓝空般澄澈,蓝得更加深邃,也更加明亮鲜活,熠熠生辉。
      骤然被这双眼睛锁定住的萩沢让不得不说,他当时确实被吓了一跳。
      不过他不是因为惧怕,而是……
      
      【多么漂亮、多么闪亮的灵魂啊……比可以燃尽一切的火焰还要炽热,比灼人刺目的太阳还要耀眼……】
      【好想收藏起来……】
      
      这一瞬间,萩沢让不知为何突然想到了曾经在父亲的收藏展示柜中看到的一颗蓝宝石。
      明明是一颗蓝宝石,却有着“赤炎之星”,火焰中的星星,这样的名字。
      据说这颗宝石的第一任持有者在林间别墅的火灾中去世,火焰焚尽了别墅里的一切,后来者却在一片废墟中找到了毫无损伤的“赤炎之星”。
      目之所及处皆是灰烬狼藉,只有它是那颗没有从黑夜中坠落的星星,一如既往地闪耀着。
      
      传言是否属实早已不可考。
      萩沢让猜,为了让宝石拍出高价,背后的故事十之八.九都是卖家编造的。可他父亲却笑他,说他没必要对任何事都刨根究底。有故事的东西比没故事的东西受欢迎,不就是因为故事有趣?卖家绞尽脑汁怎么才能让它们更加神秘,再为它们附上了一个个扑朔迷离的故事,只要能娱乐到买家,那不就成了么?
      
      【其实什么故事也无所谓……说到收藏的理由……只要漂亮不就足够了吗?】
      
      “喂!”
      
      萩沢让被这道声音唤回神。
      抬头一看,远远走了好一段路的中原中也居高临下地站在高高的台阶上,表情凶恶地看着他,“还不赶紧跟上?!”
      
      “哦哦!好的中也哥!”萩沢让扬起笑脸快步赶上去,凑近之后抬手又揪住了中原中也的衣角。
      中原中也:“……什么破习惯。”
      不过这一次他倒是没让他放手了。
      
      萩沢让牵着中原中也的衣角,亦步亦趋地跟在他身边,再一次确定,这是个嘴硬心软的人。
      未来待在羊的日子,应该会比他预想中的更值得期待。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以下无关正文:
    让的中也哥观察日记
    Day 1
    嘴硬心软,不要大意地撒娇卖乖吧,他绝对吃这套
    眼睛太漂亮了,想挖(用力划掉)收藏起来
    ——Day 1记录完毕,无后续
    感谢在2020-03-20 22:04:03~2020-03-22 00:43:41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円 3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