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黑一枝花

作者:Sonata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达成协议

      整个房间里能自如行动的就只有萩沢让一个。
      如果说省吾他们是被绳子什么的给捆住了,萩沢让还能帮上点忙。可如今束缚着他们手脚的,是需要钥匙才能打开的金属手铐脚铐,他自然是爱莫能助了。
      
      萩沢让不紧不慢地在房间里观察了一圈。
      他们所在的房间位于港黑事务所大楼二十几层的地方,窗外没有任何毗邻的建筑物,窗户也是坚固厚实的夹层玻璃。天花板四个角的监控摄像头正常运作着,房间里摆放的都是大件家具,并没有多余的装饰物——比如花瓶、玻璃器皿这样砸碎了就能派上用场的东西。
      这么一看,房间唯一的出口就是萩沢让刚才进来的那扇门了。
      萩沢让走到门边观察了下,门上没有猫眼,门缝又很小,根本无法通过倒影来观察门外到底有没有人。想要观察房间外面的情况,就只有……
      
      “咔嚓”
      打开门。
      
      然后下一秒,黑洞洞的枪口就对准了他的脑门儿。
      萩沢让叹了口气,只好将门关上。
      
      被他开门的举动吓得差点魂飞天外的省吾等人长长松了口气,不知道的还以为刚才被枪口对准的是他们呢,然后纷纷劝说道:“咱们还是安分点,等中也来救我们好了。”
      “没错啊。”
      “对对对!”
      
      萩沢让没有回答,只是默默地走到了窗户边,仰头看着蓝天白云发呆。
      
      房间里没有钟表一类可以进行时间参考的东西,萩沢让只好通过观察太阳的方位和窗外建筑的影子来判断大致时间。
      被带到这个房间后已经过去了一个小时,萩沢让也不知道那个森医生到底想晾他多久,慢悠悠地打了个哈欠,干脆走到床边,脱下鞋子和外套,爬到床上掀开被子准备钻进去睡觉。
      省吾等人难以置信地看着他,“让?你干嘛?”
      萩沢让看向他们,理所当然地说:“睡一觉保证精力啊,还不知道要被关多久呢。”
      省吾等人:“…………”这话好像没什么毛病,但是总感觉哪里不对?不是,你真的有成为敌方俘虏的自觉吗?
      
      萩沢让大概是没有这种自觉的。
      因为他并不觉得自己是俘虏,看看他和省吾等人受到的待遇就知道了,他分明就是森医生请来的客人嘛!
      
      萩沢让毫无心理压力地侧躺在了柔软舒适的大床上,被子盖过脑袋,只留了个毛绒绒的后脑勺在外面,不消片刻就安静下来不动弹了。
      
      真的睡着了?
      
      首领办公室,从监控画面中看到这一幕的森鸥外哑然失笑。
      
      大约又过了一小时。
      
      关押着羊成员们的房间,突然被人从外面打开了。
      走在前头的是之前将萩沢让带过来的黑西装男人,他将门打开后便恭敬地侧身站在一旁,接着一个穿着黑大衣脖子上搭着长长红围巾的男人背着手走了进来,鞋后跟在地板上敲出了清脆的声响。
      来者赫然是萩沢让的熟人,以前的港口黑手党驻管医师,如今的港口黑手党首领——森鸥外。
      
      歪在墙角小鸡啄米一样不停点头打瞌睡的省吾等人,听到动静后立马清醒过来,瞌睡虫不翼而飞,一个个都充满了警惕与敌意地看着走进门的陌生男人。
      森鸥外在嘴前竖起一根手指,示意他们别出声。与此同时,跟在他身边的属下们也纷纷围了上去,将枪口对准了省吾等人。
      面对这无声的威胁,哪怕省吾等人心里再不乐意,也不得不选择乖乖闭嘴。
      瞧着省吾等人敢怒不敢言的模样,森鸥外满意了,接着便走到床边站定,居高临下地看着睡下后就没变过睡姿的小孩。
      
      森鸥外并没有叫醒他的意思,只是静静地站在那儿,看萩沢让会选择什么时候自己醒过来。
      早在他们进门时就醒过来的萩沢让却是相当无所谓,反正他们站着,自己躺着,谁比较累不言而喻。
      
      又过了几分钟,森鸥外终于忍不住叹了口气。
      这才不到两年,原本那个会乖乖帮他给病人处理外伤的乖小孩,怎么就学会耍无赖了呢。
      
      “让君。”森鸥外无奈道,“一直这样睡不觉得闷得慌吗?”
      
      听到森鸥外对萩沢让的称呼,省吾等人猛地一怔,脸上的表情变得有些惊疑不定。晶正准备开口说些什么,离他几步远的黑衣人立马冲他抬了抬枪口,他吓得一个哆嗦,赶紧闭上了嘴。
      
      森鸥外开口后,萩沢让也不继续装睡了,再这么下去,他半边身子都要麻了。
      只是当他顶着一头蓬松的乱毛从被窝里钻出来,一眼看到站在床边的森鸥外时,竟然没反应过来,直接愣在了那里。
      森鸥外笑眯眯地道:“下午好,让君。”
      
      脸盲症患者萩沢让小朋友打量他一眼,略显迟疑地开口:“你是……?”
      换下白大褂、剃了胡渣、头发梳得整整齐齐的森医生:“?”这么快就把他给忘了?前些年谁给你包扎上药接骨的啊?
      
      一直仔细观察着二人举动的省吾:什么嘛,让根本就不认识这个港口黑手党的家伙啊!所以说那家伙干嘛“让君”“让君”这么自来熟地称呼他们羊的成员?真是奇怪!
      
      好在萩沢让还记得森医生的声音,接收到对方的怨念后没多久就反应过来了。不过他也不可能当着其他羊成员的面,表现得与森鸥外有多么熟识,只是斟酌着开口说:“下午好,我该怎么称呼您呢?”
      
      森鸥外摸了摸下巴,意味深长地一笑。因为有其他人在,所以故意做出不熟的样子吗?可是刚才那瞬间的反应,不像是装出来的才对……还是说因为他换了一身打扮,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
      
      萩沢让摆出一副“我们不熟”的样子,森鸥外非但不配合,反而颇具误导性地说:“还真是见外啊,让君,好歹在我那儿学了不少东西呢。还是和以前一样叫我森医生(sensei)好了。”
      
      “森老师(sensei)?!”①
      “喂!让,你不但认识港口黑手党的人,而且还是他的学生吗?!”
      
      萩沢让根本不用转过头去看,就能想象出省吾等人脸上的震惊。
      “安静!”看守羊成员的黑衣人踹了省吾一脚,直将他踹翻了一圈。可是他别的什么都顾不上了,一双眼睛刀子似的扎向了坐在床上的萩沢让,得不到答案便不肯罢休。
      
      萩沢让幽幽地看了老奸巨猾的森鸥外一眼,这人笑眯眯的,还面露关切地问了一句:“怎么了?不过两年不见,让君看到我竟然都害羞得说不出话来了?”
      
      害羞个鬼啦!
      萩沢让觉得一阵牙疼。
      虽然他只要说出自己曾在森鸥外开的诊所接受过治疗,在那期间跟着森鸥外蹭了点医学知识,误会自然而然就会被解开。可是,他却和森鸥外一样,根本没有解释的意思,任由羊的成员们误会下去,甚至没有分给省吾等人一个眼神。
      
      萩沢让掀开被子从床上下来,穿上鞋穿上外套。
      森鸥外上下打量一番,随即一副老怀甚慰的样子说到:“长了点肉,瞧着没那么瘦巴巴的了。看起来你这两年过得还不错,老师我真是高兴啊。”
      
      噫——
      背对着省吾等人的萩沢让一言难尽地看着森鸥外,倒是没想到森医生表演欲还挺强的。
      
      森鸥外同样有些意外。看来他说的还真没错,这两年萩沢让过得确实挺好的。至少他现在有了寻常小孩子该有的模样,不再像以前那样总是一味地微笑装乖了。
      是有了同龄小伙伴的关系吗?
      森鸥外不着痕迹地瞥了一眼惊疑不定的“小羊羔”们,在看不见的地方打了个叉。
      
      不再给森鸥外继续表演的机会,萩沢让直切正题:“我记得……我好像已经把森医生的账给还清了才对?”
      堂堂一介港口黑手党首领,还要讹一个小孩子辛苦赚的跑腿费?就算港口黑手党目前还是没有彻底摆脱内忧外患的困境,但有穷到这种地步吗?不至于吧?
      萩沢让眼神充满怀疑地上下打量着森鸥外。
      
      森鸥外微微一笑,从怀里掏出一张随手撕下来的便签纸,边缘被撕得参差不齐,上面的字迹也相当潦草,乍一看就是简简单单的两句话,短得连标点符号都不用打。
      他就这么十分随意地递给了萩沢让,瞧那副平平常常跟递杯水没区别的样子,这张纸好像真的不是什么重要的东西。
      然而萩沢让在看清便签上所写的内容时,却是睁大了眼睛,看起来有些惊讶。
      接着他抬起头,半是疑惑半是复杂地看着森鸥外,“你怎么……”
      “我怎么知道的?”森鸥外神秘一笑,在嘴边竖起一根手指,“暂时不告诉你。”
      萩沢让:“……”恶趣味的家伙。
      
      他将便签纸叠了叠收进口袋中,再抬起头时还是没忍住瞪了森鸥外一眼。
      压榨童工!森医生就不会觉得良心痛吗!
      萩沢让的眼中明晃晃地这么写着。
      森鸥外差点笑出声。他表示,像他们这种心脏手脏的大人,是根本没有“良心”这种东西的,压榨童工算得上什么?
      
      男孩小大人似的叹了口气,放弃了抵抗般无力地说:“您真是贪心。”
      这话虽然没头没尾的,不过却并不妨碍森鸥外理解其中的意思。他看起来有些高兴,甚至伸出手揉了揉男孩的脑袋,“那么,我就在这儿静候佳音了。”
      
      萩沢让与他对视了一眼,两人就在房间里其他人毫无察觉的情况下,悄然达成了协议。
      他们甚至都没有提及与之相关的任何一个字,就连森鸥外递给萩沢让的那张纸上,写着的也是全然无关协议的内容。
      可他们就这么默契地完成了一次无声的利益交换,再无第三人知晓。
      
      目的达成后,事务繁忙的港口黑手党首领就准备离开。
      只不过他在出门前,像是突然想到什么似的停下脚步,“对了,让君。”
      萩沢让:“?”
      森鸥外冲他招招手。
      萩沢让:“……”我是你的狗吗?
      
      无语是无语,可考虑到这是人家的地盘,萩沢让还是乖乖地走了过去。
      森鸥外在衣服口袋里掏了掏,然后握住了什么东西,抬抬下巴示意萩沢让伸出手。
      萩沢让满头雾水,照做。
      然后就见森鸥外在他摊开的手上放了一颗糖。
      
      这似曾相识的一幕。
      
      萩沢让扯了扯嘴角,“这是奖励吗?”
      森鸥外的手指在他面前晃了晃,笑着说:“不,这是礼物哦。”
      “……”
      
      森鸥外刚刚走出门没几步,便听到某个小孩毫不客气地吐槽道:“港口黑手党已经穷到了这种地步吗?”
      港口黑手党的现任首领差点在走廊上演一个惊天平地摔。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注①:日语的医生和老师(sensei)同音。一般这里的医生会加在姓氏后面,代表一种敬称,真正在介绍职业的时候,通常会采用“医者(isha)”
    另,看到有读者在问,就提一句
    综了哪些?大纲目前:小野犬、王权者、意大利黑手党,大背景小野犬,没看过其他动漫不妨碍,该解释的会解释
    关于加更?努力存稿中,本周五会有一次加更(二合一放一起,已经写好请放心),V后根据存稿情况加更
    感谢在2020-03-28 23:26:49~2020-03-29 19:06:55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万里无一物 16瓶;木迟 10瓶;sweety、刺客柒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