柱与横滨的兼容性

作者:瑶花玲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朋友

      —晋江文学城—
      —瑶花玲著—
      
      面前那个有着一头紫色中短发,丝毫不怕热地头戴一顶白色毡帽,身上还穿着看上去很厚的棉绒马甲衫的少年,礼节到位地同神流湘进行着自我介绍。
      
      “......你好。”听到那么长的一段名字后,神流湘诡异地沉默了几秒钟后回应了对方。
      
      虽然他是记下来了“费奥多尔·米哈伊洛维奇·陀思妥耶夫斯基”这一姓名,但他并不知道该怎样称呼对方索性就只应了一声“你好”。
      
      记得他以前不知什么时候在哪看过一个被众人吐槽的搞笑视频,视频的内容只有一分多钟,但那一分多钟全部都是一个外国人念自己的名字。
      
      不愧是外国人......名字就是长......
      
      就在神流湘颅内吐槽之时,这位名字超长的陀思妥耶夫斯基少年目光不留痕迹地打量了他一番,随即对他笑了笑便转身离去。
      
      神流湘也收回了看着少年的视线后继续赶路。
      
      只是萍水相逢之人罢了。
      
      <<<<<<<<<
      
      在被森鸥外婉言劝阻了的太宰治,自动地忽略了森鸥外对他的劝阻,语气懒懒地应声道:“嗨——”
      
      也就在这时诊所的门被敲响,清脆的响声突然打断了太宰治那被拖长的懒懒尾音。
      
      被打断话语的太宰治缓缓看向门口呐呐道:“啊,来了。”
      
      还真是说曹操曹操到。
      
      看了一眼太宰治便收回了视线,接着轻轻跳下了书柜前的木桌。
      
      双脚稳稳地从一尺高的地方落下踩在木质地板上发出了清脆的碰撞声。
      
      他面无表情地看了看自己手上缠着的绷带,黒幽深邃像是要吞噬所映之物的双眸加重了几抹黑流。
      
      好了,看来接下来他又有事情要做了,那么......
      
      先看看来者是谁吧......
      
      正在书桌前的森鸥外听见敲门声后,立刻起身离开座位来到了门口将门打开。
      
      诊所门被缓缓打开了一小半时,露出的门外之人让清楚看见了的森鸥外和太宰治皆是愣在了原地。
      
      棕色的长发仍旧是被规矩地束在脑后,几缕发丝乖巧柔顺地搭在了肩上,阳光在其上映出斑斑点点渲染了一层金光,熟悉的俊脸上也是一副有些吃惊的呆鄂状,异色的双眸因此微微睁大同诊所内的两人视线相对。
      
      门前的这人赫然是所识之人神流湘。
      
      “......”一时间谁也没有说话。
      
      太宰治看着来者呆愣在了原地。
      
      神流湘?他怎么会来到这里......莫非......那位“盟友”就是神流湘?
      
      太宰治就这样被自己的猜想给吓了一跳。
      
      像神流湘这种置身于“世界之外”,对待一切都是漠然之态的人会有朋友,并且会答应帮朋友的忙而离开他的那间“蜗居”?
      
      开什么玩笑啊......
      
      而这边看见来者的森鸥外面色一顿,虽说太宰治看见神流湘的到来有将对方往“是被森先生的老师推荐过来的盟友”这一方面猜想,但一直对神流湘心怀顾忌的森鸥外却丝毫没有这种想法。
      
      “神流阁下,不知您来我这个小诊所是有什么事吗?”虚假笑意布满脸上,却是带着丝丝无法察觉的冰冷和僵硬,那双深色紫红交杂的眸底隐着虚晃且锐利的光影。
      
      神流湘没察觉到森鸥外的变化,听了他的话后立刻拿出了被自己放在羽织内侧的信封:“这个,是你的老师......夏目给我的。”
      
      最先从这一劲爆消息中缓过神来的是太宰治,听到了这话后,他不知怎么的仿佛心中悬着的石头落了下去地舒了口气。
      
      不知是意料之中,还是意料之外,不过来的人既然是神流湘的话,他也不用再动脑子同森鸥外那个老狐狸解释神流湘并非是一个“威胁”,也不用花费心思去同“盟友交往”了。
      
      在心底感叹了一番,太宰治随即同门外的熟人神流湘打着招呼:“哟——没想到你还会出门啊。”说完这句话的太宰治随即转身“哒哒哒”地踩响木质的地板走进了诊所的内房。
      
      语气不明,意味也不明的一句。
      
      神流湘缓过神后眨了眨眼,他总觉得太宰治这句有些调侃之意,亦或者是......阴阳怪气?
      
      ......大概是他的直觉出了问题吧,他那彭格列的超直感很爱失灵的。
      
      不过,太宰治工作地点居然是森鸥外这里,之前太宰治有和他提过会替他给森鸥外解释一番。
      
      本来他还猜测太宰治和森鸥外是港黑同事的关系来着,没想到太宰治和森鸥外一起在首领的私人医生岗位上班的。
      
      看着少年身上披着的那件外套的衣角消失在内房门前,神流湘收回了自己看着太宰治的目光,随即看向了站在自己面前的森鸥外。
      
      神流湘扬起了轻浅的笑容,随即向似乎是看见了自己后受到了什么刺激进行着颅内风暴的森鸥外打着招呼:“森先生,好久不见。”
      
      将神流湘同太宰治的互动尽收眼底的森鸥外立刻笑了笑回应道:“好久不见,神流阁下。”遍布满脸的笑意逐渐柔和,那双深色紫红交杂的眸底显露出些许流光。
      
      看来太宰君所说的话是属实的,没想到他们二人还真是有交集。
      
      在打着招呼的同时,森鸥外在心底如此想着。
      
      他在一开始便没有将夏目老师推荐给他的那位实力强大,有一定威名的人向神流湘那方猜测。
      
      这倒是意料之外......不过对于他来说是意外之喜,既然是夏目老师向他推荐的人选,那么自然也就表明了神流湘的存在不是一个威胁,甚至,还有可能成为他的一大强硬助力。
      
      毕竟......他相信自己老师看人的眼光。
      
      这么想着,森鸥外心底堆积的那些,在首次同神流湘见面时的猜忌已经挥去了大半,他盛情地邀请神流湘走进诊所来到内房的桌子喝茶。
      
      “隔日不如今日,上次同神流阁下的约茶就在今日履行吧。”将神流湘一边带进内房,森鸥外一边说着。
      
      “嗯,谢谢。”面对森鸥外的邀请,神流湘想着正好可以在喝茶的同时将夏目请求他帮忙的这件事给解决了,便点了点头随着森鸥外的指引来到内房的桌前桌下。
      
      在坐下后,这时他才注意到了在房间角落的太宰治。
      
      小少年坐在那里低着头摆弄着手上的绷带,松软的棕色微卷发轻轻地耷拉着,因为是侧身坐的原因,神流湘看不见他的表情,只看见了缠在右眼的绷带。
      
      “......”神流湘踌躇了半晌接着开口道,“太宰?”
      
      话音刚落,太宰治那只正在摆弄缠在另一只手臂上的绷带的手顿了顿,随即又仿佛什么动静也没听见一般继续着。
      
      神流湘有些莫名其妙,不过他转念一想太宰治已经是十多岁,步入了青春期的小少年了,难免地会有些小脾气,小别扭。
      
      现在的他.....大概是正在怨他没有提前同自己说这件事情吧......看样子只有今晚等他过来时向他解释解释。
      
      索性让这个“青春期的小少年”独自待着等到气消,现在冒然上前去解释不是个好注意。
      
      如此一番想通了的神流湘恍然大悟,接着收回了看着太宰治的目光。
      
      感受到对方落在自己身上的目光消失,太宰治手上解开绷带的动作停了下来。
      
      也就在这时,滚烫的热水被倒入了杯中卷起了静躺在杯底的茶叶发出了“哗啦——”流水声。
      
      在沸水浸湿了茶叶的瞬间,一股独特的清香从水壶的缝隙中满溢了出来充斥了整间屋子。
      
      神流湘在闻见茶香味的瞬间双眼便意外一亮:“祁门红茶?”
      
      祁门红茶简称祁红,是红茶中的极品,这在神流湘前世的家庭里可谓是每日必需品尝的东西。
      
      祁门茶叶叶条索紧细秀长,它的色泽乌润,滋味鲜醇酣厚,香气清香特久,汤底是明亮的红艳之色。
      
      它在世界范围内都享有盛誉,是英国王室的至爱饮品,被称赞为“群芳最”和“红茶皇后”。
      
      这是神流湘的钟爱之品。
      
      再来来到横滨后,他有借以港黑首领托人带过此茶,不过在前不久被他喝光了还没来得及去买第二盒。
      
      没想到森鸥外居然会以此茶来招待他,神流湘的心情顿时有些舒畅,同时他也在心底猜想着森鸥外和自己或许有了共同爱好。
      
      然而事实同神流湘所想的有略微的偏差,森鸥外固然喜欢此等上品红茶,但他现在可没有闲时去购置,这段时期静下来喝这一红茶对于他来说算是奢侈品了。
      
      而且今天用来招待神流湘的祁门红茶还是在此种类中的最上品,是夏目老师给他邮寄过来的——
      
      专门为了在此次会面时招待神流湘。
      
      这还真是......
      
      森鸥外将茶壶提起,向一个茶杯内倒入茶水。
      
      色泽鲜艳红润的茶水淌入杯中,缕缕蒙蒙白气从杯中飘起在半空挥散开来。
      
      看来神流湘同自己老师之间可不仅仅是熟识且受老师青睬的关系,或许是更加提上一个层次的......
      
      冒着热气的茶杯被森鸥外轻放在神流湘面前的桌上,他微笑地邀请道:“神流阁下,请。”
      
      “谢谢。”神流湘微微颔首,随即伸出手来。
      
      修长白皙的手指穿过空心握住杯柄,将茶杯拿了起来放在鼻下的微前方。
      
      熟悉的香味争先恐后地刺激着神流湘的味蕾,似乎有安神定心的效果让他此刻的心情舒适无比,有些雾蒙的大脑也变得清醒起来。
      
      能再次喝到这红茶,他可算是无憾了。
      
      森鸥外看着对面的神流湘一副享受的模样后,勾了勾唇在桌子的对侧坐下,接着他短暂地思索了一番然后开口向对面的人呢问道:“神流阁下。”
      
      正沉浸于茶香中的神流湘回过神来看向他回应道:“怎么了?”
      
      在说着的同时,他这才猛然间想起了自己来找森鸥外的初衷。他可不是过来单纯的喝口茶的,而是要同他商量“结盟”一事的......虽说是夏目的请求,但这件事对他的计划也有很大的助力,同森鸥外交好,是他能麻烦度最低地解决其中一项计划的首选。
      
      说不定在刚开始,夏目也有包含这一因素地打算。
      
      就等森鸥外问完话后同他商量吧。
      
      神流湘在心底这样想到。
      
      紧接着对面的森鸥外开口:“其实从之前我就很好奇,神流阁下同尊师夏目是友人吗?”
      
      神流湘愣了愣,他没想到森鸥外首次开口询问的第一个问题会是这个,随即他眨了眨眼,笑着回答:“是的,我和你的老师......在很多年前就熟识了,是交情不错的好友。”
      
      “噼里啪啦—哗啦——”
      没等这边森鸥外听了这话后有冒出什么想法,之前一直安静呆在角落的太宰治那边却突然传来了一阵剧烈的声响。
      
      正对着太宰治所待着的角落的森鸥外立刻露出了一副苦恼的表情,神流湘也侧头看向了太宰治。
      
      少年正面半身被水给浸湿,正无比狼狈地低头看着什么,手上的绷带早已被拆解开来搭在手臂上,在那垂在半空的绷带底端滴着晶莹的水珠。
      
      “太宰。“
      “太宰君。”
      
      神流湘同森鸥外两人的声音一同想起,二人下意识地对视了一眼交换了眼神后,最终传达的信息中定下了神流湘在交谈前先去看看太宰治的情况。
      
      神流湘收回视线后立刻走到了太宰治的身边担忧地看着他问道:“太宰?怎么了?”随即他的目光看向地上碎裂的瓷质水壶,心底猜测大概是太宰治想喝茶,在倒茶的时候失手了地缘故让茶壶掉在地上摔碎了。
      
      茶水滩在地面上,红艳的色泽上被阳光缀上点点光斑,碎裂的瓷片散落其上。
      
      绚丽又带着些许鬼魅。
      
      因为在之前有给太宰治“分裂”了少许的“自愈力”,因此神流湘本人倒不大担心飞溅在空中的瓷片会对太宰治造成伤害。
      
      只是可惜了那上好的红茶。
      
      他现在唯一关心的,是此刻太宰治这稍微有些反常的行为,虽然在之前他以为是青春期的小少年在闹小别扭小情绪。
      
      现在看来他是想错了。
      
      “怎么了?”神流湘这么说着,接着伸出了骨骼分明的双手轻轻抚在太宰治的脸颊两侧,顺带用手指将被水浸湿黏糊成了一束束的,黏在了额头和眼角旁的发丝撩开。
      
      他看见那暴露在外的深邃的黑眸沉寂着,像是荒无人烟的深幽之林的尽头深处,无法窥见也无法接近一般。
      
      神流湘那宛如蝶翅的睫毛轻轻颤动了一下,接着他想开口说些什么。
      
      也就在这时,太宰治突然将头抬了起来同神流湘四目对视。
      
      他看见那双映入了阳光的双眸被镀上了一层金膜,妖冶的火红同纯粹的橘交织汇聚的光芒刺得他的眼睛深沉。
      
      太宰治那双黑眸的瞳孔不停地颤动,似乎是受到了什么刺激或是被什么恐怖无比的东西给惊吓住了一般。
      
      蹲在他面前的男子一脸担忧地看着他,但太宰治的心脏此刻是止不住的剧烈颤动。
      
      什么啊.......
      这是什么啊.......
      
      他缓缓启唇看着神流湘说道:“......朋友?”
      
      太宰治在说完这句话后就立刻挣脱了神流湘抚在他脸颊上的双手,接着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站在原地的神流湘有些愣怔地看着对方的身影消失在门口,接着有些无奈地不知接下来该怎么办。
      
      而这时围观了一场从未有想象过的,“闹剧”的森鸥外看着神流湘微微勾唇说道:“神流阁下,你不必担心。”
      
      听了这句话的神流湘转头看向了他。
      
      森鸥外笑脸相迎继续说道:“我和太宰君算是相处了有那么一段时间了,你不用担心他,太宰君他......大概是需要重新定义心里的一些事情吧,这是正常现象。”在如此说着的同时,森鸥外压下了心中的惊讶。
      
      太宰君啊......
      
      森鸥外他没想到神流湘同太宰治之间的相处模式是这样的。
      
      ......互利互惠,或者还是神流湘本人作为“同类长辈”的责任感?
      
      ......看来他需要在心里重新定义神流湘这个人了。
      
      不过现在他唯一可以确定的,便是神流湘永远也不可能对他起到威胁的这件事。
      
      之前残留于他心底最后的一丝顾忌也随风消散了。
      
      ......将自己排除于“世界之外”的人,怎么会在意如此呢?
      
      有熟人身份加成,且话语有理有据。
      
      森鸥外的话让神流湘有些信服,随即他再次看了看门口双眸微沉,接着再收回了目光同森鸥外进入了正题。
      
      <<<<<<<<<<<<
      
      “神流阁下慢走,期待我们的下次会面。”森鸥外站在诊所的门口看着对面英俊高大的男子道别。
      
      神流湘点了点头也道别着:“感谢你的此次招待。”
      
      接着两人就此分别了。
      
      森鸥外看着神流湘远去的背影嘴角的弧度向上加了几分,随即抬手将诊所的门给轻轻掩上,接着转过身来看着站在他身后的那片阴影之中,用那双死寂的黑眸直直地看着他的太宰治。
      
      “太宰君。”他这样说道。
      
      太宰治不为所动,随即仿佛没有听见森鸥外的话径直走到门口将门推开,然后离开了。
      
      森鸥外收回了看着太宰治的目光,随即叹了口气,紫红色的眸子闪着不明的瑰丽光影。
      
      诊所的门,轻轻地被他关上。
      
      <<<<<<<<<<
      
      同森鸥外道别之后,神流湘并没有直接回到港黑大楼顶层的那个房间,而是来到了附近的一家百货大楼的超市里打算买些东西。
      
      在他走向百货大楼的这一路上,路过的人们都止不住地将目光落在他的身上。
      
      在横滨现代化的街道上有着一位穿着古衣,且长相俊美的男子行走着,路人的目光自然会被吸引。
      
      “好帅啊.....是coser吗?”
      “看着像是的啊,唔——!长发我好可,而且气质好好啊,真的像是一位武士。”
      “赞同赞同,我又好了。”
      
      站在不远处的几个穿着水手服的少女凑在一起,看着神流湘神情兴奋地讨论着。
      
      这时那一群女孩子里,一个长相可爱的双马尾少女满脸潮红地走到神流湘的面前想同他合照,神流湘婉言拒绝了。
      
      他也就在这时才猛地想起自己穿着一身格格不入的衣服。
      
      看来在去买零食的时候,他也要去买几套新的衣服来应对之后时不时会出门的日子了。
      
      .......虽然他一点也不排斥在大街上穿自己的大正装,但为了“顺畅”地走路,他就牺牲这么一点吧。
      
      这么想着,神流湘已经走进了百货大楼的零食专区了。
      
      各种样式、琳琅满目的商品被整齐归类地码在货架上,货架前有着许多人在挑选着。
      
      一对情侣亲密地手挽着手一起走过,小女孩拉着一旁妈妈的手迫不及待地奔向放着薯片的货架......
      
      看见这样的一副极有生气的场景,神流湘的心底微微泛起了一丝怀念。
      
      在前世的日子里,他也这样同自己的父母到百货商场里选购商品。
      
      双眸微微暗了几分,神流湘走到了其中一个货架前看着上面摆放的零食。
      
      嘛......虽然他不需要进食也能活下去,但带着味道的食物被吃进嘴里也是别有一番风味的享受......就像是在他这枯燥生活中的“添加剂”吧。
      
      现在的他,终于能理解前世他的学校舍友在学习压力和强度都很大的时期,喜欢每日每刻都吃些零食喝些饮料的心理了。
      
      “神流阁下?”就在神流湘陷入回忆中时,一旁突然响起了一道沉静有力且极为熟悉的声音。
      
      神流湘立刻转过头来——
      
      有着一头银白色发,同样也穿着一套与周围格格不入的武士服,颈脖围着一圈墨绿色的围巾,手里推着一个推车的男子有些惊愕地站在对面看着他,对方似乎并没有料到会在这里与他相遇,那双苍蓝色的眸子微微瞪大。
      
      是福泽谕吉。
      
      神流湘在看见对方的瞬间反应了过来。
      
      福泽谕吉是夏目漱石的另一个弟子,在很早之前,因为一系列的原因,他有指导过对方的刀法。
      
      “好久不见,福泽。”神流湘笑着同他打着招呼。
      
      这时候福泽谕吉已经走到了神流湘的身侧了,还没等他开口询问对方为何会在这里,突然间的一位怀里抱着几袋糖嚷嚷着什么的小少年打断了他那还未说出口的话——
      
      “呐呐——福泽先生,还有...”小少年怀里抱着几袋糖果不知从哪里冒出,接着用懒懒地奶音说着,在看见此刻面前的情景后他的话猛地止住了。
      
      神流湘寻声看了过去——有着一头黑色短发,头顶带着一顶褐色的小贝雷帽,身穿一套同推理小说中的侦探类似的衣服的少年在注意到了他的目光后也看向了他。
      
      小小的很可爱,声音和长相也很可爱,脸上还有稚气未脱的婴儿肥也更加衬得他可爱。
      
      这是他给神流湘的第一感觉。
      
      随即神流湘像是想到了什么猛地一怔,而这边被神流湘在心里夸赞可爱的小少年江户川乱步似乎察觉到了对方接下来即将出口的暴言,然后立刻上前打算阻止。
      
      但他还是晚了一步。
      
      只见神流湘一副沉思的表情向福泽谕吉说道:“福泽原来已经结婚了,而且连儿子都有了吗?不过......这样细细地算下你的年龄确实是已经结婚的人呢,不过真没想到你的孩子已经这么大了。”
      
      神流.来自三维世界的穿越者.因此在二维世界有脸盲症.只能以发色瞳孔来认人.湘如此说道。
      
      福泽谕吉在听见他的前半句话时,刚想解释自己没有结婚且江户川乱步不是他的儿子,但在听见了神流湘说的后半句话后,
      
      他沉默了。
      
      '这样细细地算下你的年龄确实是已经结婚的人呢。'
      
      阁下,扎心了。
      
      ————————
      补丁:
      1.祁门红茶少许描写参考百度。
      2.大哥一直提到过的计划就是一个“计划”。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某人:你不也所有年龄加起来有一百多岁了,也还没结婚啊,连“朋友”也没耍一个。
    大哥:……
    ———————
    更新来了。
    嘿嘿不会咕咕哒,因为花哥是高二生来着,没多少时间码字。
    爱你们啵啵啵。
    太宰如此过激的反应在下一章我会解释,不是吃醋啦qvq
    大家收藏一下我专栏的预收吧qvq
    《五厘米纸片人》
      预收文:
      五厘米纸片人
      【文案】接档文
      自从开扭蛋开出了五厘米的纸片人后,沈颐的生活变得很愉快。
      [日常生活一]
      沈颐(指着电脑):欸!这是你的女装涩图,怎么样,好不好康。
      帽子架:………(脑门蹦出十字)
      [日常生活二]
      沈颐(下单了一件定制的小裙子给某人形异能,接着赞同的目光看向森鸥外):嗯~老绅士了
      森鸥外(赞同):嗯,老绅士了。
      [日常生活三]
      沈颐(好不情愿):这是我在某日方舟里的老婆,我就勉为其难地给你康康,请别在我家里自杀谢谢。
      自杀狂:……
      [日常生活四]
      沈颐:………给你们买个X比娃娃的别墅住怎么样?
      各位:?????
      [日常生活五]
      沈颐:欸?感觉……要不我画个双黑本本,说不定会卖……
      双黑:爬!!!!!!!
      纸片人阵营:
      文野
      家教
      猎人
      鬼灭
      ………………
      出场不分先后,cp未定
    《我在横滨作动漫》
    《穿成被养成的纸片人》
    感谢在2020-05-06 01:43:22~2020-05-09 19:55:38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今天打宰了吗? 5瓶;啾也(试图打宰) 4瓶;团子大王 2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