柱与横滨的兼容性

作者:瑶花玲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传承

      —晋江文学城—
      —瑶花玲著—
      
      “说起来,你见到森医生了。”太宰治一边有些新奇地摸着自己手臂上,那些消失了的伤疤原本所在的位置,一边说着。
      
      听了他的问句后,神流湘点了点头:“今日是有见到几面。”
      
      不过太宰他……原来知晓这件事吗?
      
      “太宰……认识森医生吗?”神流湘猜测着。
      
      太宰治放下抬起的双手后,懒懒地回应:“认识啊。”随即他又想到了什么,勾了勾唇接着说道,“森鸥外那个家伙可是很“害怕”你呢,神流。”
      当然,此“害怕”非彼“害怕”。
      
      深邃的黑眸看着那双异色眸里,罕见地夹杂着丝丝愣怔。
      
      被太宰治告知了,自己被一个今日才见过几面的陌生人害怕了的神流湘沉默了。
      
      心底敢感慨了一番后,他接着认真地思考了起来今日在首领室里自己做了什么让他人害怕的举动,或者今日自己的形象出了什么问题?
      
      神流湘就这样在心底思索了一会儿,然后发现自己并没有哪个地方足以让那位看起来在这道上混得很是“老练”,且经验丰富,接受力很高的,首领的专属医生所害怕的地方啊……
      
      于是,神流湘忍不住抬起手来,揉了揉那头自己窥视好久的蓬松棕发,软软的触感顿时在他的手心融化开来。
      
      毛绒绒触感的很是舒适,神流湘感受着这令他感到无比舒适的触感向太宰治问道:“……就今日而言,我有什么地方令人很是害怕吗?”
      
      突然被摸头杀的太宰治猛然间愣怔在了原地,有那么零点几秒钟他有在思考自己是应该先暴躁地打掉神流湘的手,还是先汗颜一番神流湘居然会这么天然。
      
      最终,他还是好脾气地叹了口气,同时将神流湘的手从自己的头上拿开,在拿开之后,果不其然地,他看见对方那双眼眸里的“不舍和遗憾”。
      
      太宰治扯了扯嘴角,决定无视掉这些事。
      
      没料到自己面前的这位——强得一批,让里世界闻之变色的“死神”居然会是一个天然。
      
      而且细细地一想,将这一属性放在神流湘身上居然毫无违和感。
      
      ………
      
      就在太宰治如此感叹自己眼拙,并且让自己尽快忘记这一“大发现”之时,一旁的神流湘看着对方似乎发起了呆,便有些疑惑地开口出声道:“怎么了?”
      
      “哎……神流。”太宰结束了颅内风暴后叹了口气回应着,接着起身跪坐在神流湘的腿上,同神流湘四目相对道,“首领已经老了。”
      
      所以……你能够明白的。
      
      听了太宰治的话后,神流湘了然。
      
      原来如此,这么说起来……事实上他从未往这方面想过,毕竟他不可能一直呆在这里。他也对权势和财富没有丝毫的兴趣,那么……那位森医生是想“接手”吗?分析一下,若是如此,那么森医生将他视为“头号强敌”也是有可能的……
      
      这么想着,神流湘微微叹了口气。
      
      有些麻烦事找上他了呀……明明只是打算静静地呆在这里等待计划的结束,期间并不会有任何“大风大浪”会波及到他,无非……他是“随波逐流”罢了。
      
      但是,现在的这么一出让他感到有些难办,并不是实力的欠缺,而是他个人不喜欢纷争和暗斗。无缘无故的被针对,且有口莫辩的感觉是真的让他感到有些不适……或许他一开始应该拒绝去首领室的。
      
      虽然在之前,他有关于这方面的些许猜测,但事不关己,他也不会去深究。
      
      说到底他和这位港黑首领是交易双方的关系,他没有什么心思与资格去搭理这些事情,只是……没料到竟是如此。
      
      神流湘微微垂眸。
      
      但……他也不能离开此地,否则他的计划无法完成。
      
      这下可难办了啊。
      
      他总不能径直走到森医生的面前告诉他:“我对这个没有兴趣,你大可不必将我列入敌视范围内。”什么的……
      
      看着神流湘难得的露出了一副苦恼的样子,太宰治瞟了一眼他后转身背对着神流,然后身体一软懒懒地倒在神流湘的怀里:“森医生那边我可以帮忙说。”
      
      “真的吗?”神流湘有些微微地吃惊。
      
      说到底这么久了,这还是太宰治第一次主动提出要帮他,嘛……虽然他之前也并没有什么事情需要帮助的。
      
      看着对方最近同他相处一段时间后,被他解锁了这么多表情后的太宰治,莫名的有了一些成就感。
      
      只是希望……不要太快地让他失去目前的好奇心啊……
      
      太宰治像是一只偷腥的猫儿一样轻笑着侧过身来,看着神流湘的同时歪了歪头,狐狸尾巴在身后翘起:“可以是可以,不过我要神流你告诉我一些事情。”
      
      “……什么事情?”看着太宰治这幅模样,神流湘顿了顿接着问道。
      
      虽然平时的太宰治是有着这个年龄所不具备的气场,以及那浓厚的“丧气”。
      但太宰治在他这里待着时,神流湘能够明显地感觉到他的放松,也就在这时太宰治才像是一个十多岁的少年,才拥有一些正常的十多岁少年的行为。
      
      在有时,或许还会“心情颇好”地做出一些,在神流湘看来很是可爱的动作。
      
      就在神流湘回想着自己这些时日同太宰治待在一起,太宰治做出的种种在他看来很可爱的行为时,太宰治抬起手,用手指了指神流湘腰间别着的那把日轮刀:“我想要看看这个。”
      
      黑眸沉淀不明的情绪,太宰治在试探着他。
      
      但神流湘本人似乎毫不介意地将刀取下来递给了他。
      
      “这是什么刀……这次是红色的,刀柄也变成白色了,你究竟有多少把这样的刀。”接过刀后,太宰治一手握着刀锷是火焰形状的日轮刀,一边好奇地查看手里的刀一边对一旁的神流湘说着。
      
      神流湘总是别着两把刀在腰间,而其中的一把可谓是一天一个样。
      
      今日份的刀的刀身是红色的,上面有着似是热烈跳动的火焰形状。
      
      寒光凛凛的刀身微微震鸣,清冷的光由其刀面反射而出无比锐利,在银白与火红交杂的刀面上虚虚地映出太宰治的身影。
      
      有淡淡的血腥味残留在上面。
      
      这把刀,收割了多少……生命,亦或是……什么呢?
      
      太宰治看着这把日轮刀沉默着,随即突然伸出了自己另一只手的手指,轻触上了刀刃。
      
      在手指的肌肤刚触碰到刀刃还未使力的刹那,一道伤口在太宰治的手指上“新鲜出炉”了。
      
      好锋利。
      
      太宰治感受到一道微微的刺痛感在手指头转瞬即逝,在感叹着刀刃锋利的同时,他看着自己那已经完好无损,恢复为了以往光滑的肌肤的手指——在那上面还残留着刚才渗出的血液。
      
      那道伤口在神流湘“分给”他的强大自愈力的作用下,已经恢复如初了。
      
      不得不说……还真是厉害啊……
      
      太宰治微微垂眸,那双死潭般的深黑眼眸看着他自己的手指出神。
      
      不过,他突然想起了一件事:“神流,把这个收回去。”
      
      “?”被太宰治这突如其来的一句话给怔得愣神的神流湘疑惑地歪了歪头,随即有些不解地问道,“收回什么?……自愈力吗?”
      
      不得不说,长得好看的人,即便早已是成年人士,作出歪头的动作也比某个“高龄医生”要顺眼许多。
      
      看着神流湘的动作,太宰治默默地在心底腓腹着,随即对神流湘地话表示赞同的点了点头。
      
      “唔……是因为会妨碍到你自杀吗?”神流湘思考了一下,随即将自己脑内所想的可能性最大的一个猜想说了出来。
      
      索性,
      他猜对了。
      
      “嗯。”太宰治点了点头,用透出“不然呢”三个字的目光看着神流湘。
      
      果然是这个…
      
      意料之中的自己猜对了,神流湘顿了顿,然后为自己辩解着:“我分给你的只是一点点,如果伤得挺重的,那大概自愈的速度是跟不上身体崩坏的速度的。”
      
      现在的他,已经完全同鬼的体质与力量融合了,自愈力早已不是当年最初那会儿,断手断脚躺一周才恢复的情况了。
      
      现在的他……大概与鬼无异吧……不过是同炭治郎的妹妹弥豆子一样,是一只克服了阳光的鬼,而且还是……残留于现世的唯一的鬼——毕竟在那个男人死亡之后,所有的鬼都消失了,而不受他操控的自己生存了下来。
      
      “速度是?”听了神流湘的解释后,太宰治眯了眯眼问道。
      
      神流湘在心底粗略地算了下,随即回答了他:“大概手臂骨头断裂……花接近两周时间就能够愈合如初了吧……”
      
      如此说着,异色双眸转了过来同太宰治四目相对:“这顶多让一些小伤口快速恢复,你大可放心。”
      
      如语罢,神流湘隐了隐自己眼底一闪而过的流光。
      
      留着的话……
      
      大抵也是出自于他心底的一丝私心……
      虽然他不能拯救面前的这个小少年,也没有资格去拯救他。
      
      但至少……出于私心地在他力所能及地范围内,小小的相助一把。
      
      神流湘看了看窗外远处的大海上,那如同一片片树叶般微小的游轮在其上行驶,波光麟鱘的海面与天边相接。夕阳的余晖撒在海面上,像是着火了般的耀眼。
      
      …………
      
      或许是这些时日,他同太宰治待着的时间久了,并且自己的身边也只有他一人的缘故——
      
      他对这个少年的好感有那么些许地提高。
      
      至少,从“似乎是误入的陌生人”到了“时常陪伴的聊友”的阶段了。
      
      而到了这一阶段……也就不能再提高了。
      
      神流湘脑内想着这些出神着,一旁的太宰治看着他这副模样,随即开口说道:“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这把刀……是谁的?说起来你究竟有多少这样的刀啊。”
      
      太宰治这么说着,握着日轮刀的手也虚虚扭动,随意地晃荡了几下日轮刀。
      
      看着太宰像是“好奇宝宝”一样把玩着日轮刀,接着有模有样地挥了几下,神流湘不免笑了笑,随即伸手将太宰治手里的那把火红的日轮刀给拿了过来:“这是我的师父的。”
      
      语气里,第一次如此明显的流露出了深深的眷恋之情。
      
      太宰治看着对方接过了自己手里的日轮刀后,无比地爱惜,宛如对待珍宝一般地伸出手来轻抚着刀身。
      
      似乎是兴致很好,神流湘用他那白皙修长的手指,沿着火焰花纹的轮廓慢慢地划过了刀身。
      
      师……父吗?
      
      “这是日轮刀。”就在太宰治看着神流湘这幅样子心中泛着不明情绪之时,神流湘将手里的日轮刀放回了刀鞘,接着对太宰治如此说着,“是离太阳最近的钢铁打造而成的。”
      
      “……民间故事?”听着什么日轮刀啊,离太阳最近的钢铁啊,太宰治只觉得面前的这人在忽悠自己。
      
      看他每日都是微笑着的面容,谁知道是不是个天然黑。(划)
      
      “……也可以这么认为吧。”神流湘沉默了些许接着说道。
      
      那些早已淹没在了历史的长河之中,余留下来的不过是七零八碎的民间故事,多多少少与事实有许多不符合之地,慢慢地演变成了成为人们交谈的“乐子”也是既定的命运……
      
      民间故事……大抵,也可以这样称呼吧。
      
      神流湘抚着日轮刀,眼底泛着蒙蒙情绪:“加上我的……一共有十三把,都是我……昔日好友的。”
      
      太宰治看着神流湘手中的日轮刀眨了眨眼,然后伸出手将日轮刀从神流湘的手里再次拿走:“虽然是挺锋利的,但冷兵器怎样才能敌过热兵器或是异能……”
      
      太宰治在心底揣摩着神流湘身上所拥有的那奇特的力量。
      
      那名为“分裂”的“血鬼术”能力确实有很大的杀伤力,甚至神流湘只是站在原地不动,顷刻间便能将四面的敌人给分解……但,他曾经“有幸”去看过这一战斗的后续残余,每个人皆是被斩下了脖子,切口很是平整流畅,没有丝毫的拖泥带水。
      
      不像是“分裂”这一血鬼术造成的,凶器很大概率是神流湘腰间的刀。
      
      若是这样,那神流湘的身体应该强大到何种地步,他的速度和力量能快到,强到何种地步?
      
      能在瞬间斩下58人的头颅,其中还包括有着探查,瞬移,防御等等对其进攻不利方面异能的异能者,那要快到何种地步呢?
      
      太宰治试图在自己脑内幻想出这一画面,但那超乎自然的能力已经不单单是如此简单地能被想象的了。
      
      该说……不愧是“怪物”吗?
      
      神流湘听着太宰治这样问道,心底了然。
      
      至始至终,他都知晓太宰治同他说的很多句话几乎都是试探,但他倒不是很介意的,他或许能够理解这个少年的心里。
      
      试探对方,了解对方,掌握一切。
      
      或许已经成为了太宰治的习惯也说不定。
      
      在没有他对有所“损害”的范围内,他会对太宰治的行为抱以“宽容”的态度……至少是如此。
      
      神流湘勾了勾唇回答了太宰治的问题:“是名为呼吸法的一种技能。”
      
      “呼吸法?”又是一个陌生的名词,不过能从这名字大概猜测到这一技能是有关于呼吸的。
      
      “嗯。”神流湘点了点头,随即想到了什么看着太宰治问道,“要看我使用呼吸法吗?或许……太宰你也能学习呼吸法也说不定。”
      
      就当他是突然的兴致来临。
      
      鬼灭的世界同这里融合,这是鬼灭世界的近百年之后。
      
      那么……那一力量体系能否也融合呢?
      
      神流湘不确定地想着,他的心底却是微微激动地加快了心跳。
      
      如果可以的话,
      如果可以的话,
      那么他……
      
      能在这里留下一些属于鬼杀队的痕迹。
      属于——
      
      那一光辉历史的痕迹。
      
      补丁:
      1.正文里面的文野世界有鬼灭漫画在市面销售,动漫有播出的设定,但因为大哥这里是平行世界,我就把它剔除了。
      2.大哥的身世和原姐的设定:私设彭格列一世有个姐姐(大空属性),因为各种原因流落到了日本,接着由她衍生出了两支直系。第一支的后代叫做“辉空流”,比大哥要大,大概是祖宗辈的。接着是第二支,也就是大哥所在的这一支,因为一些纠纷,大哥的父母在他很小的时候将他送到了孤儿院,并且隐瞒了大哥的存在。而原姐就是第一支的“辉空流”的妻子,在“辉空流”重伤无惨死亡之后(她也是这时候变成鬼的,详细可看隔壁的“大空之刃”的相关番外,是免费的所以不用担心花冤枉钱qvq)接管了一家留宿,接着遇到了穿越到鬼灭之后流浪至此的大哥,因为同他的丈夫长得很像,而她也是这样被丈夫所收留的,出于一些心绪便收留了大哥。
      3.预收文:五厘米纸片人(文案在上一章作话)求收藏qaq爱你们啵啵啵。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寝室一作精妹子:我发现自己皮肤好娇嫩啊,昨晚床铺那里有一小坨突出,今早起来我就青了一块。
    我:.....如果学校的床在硬一点,再凹凸不平一点(学校是木床),你大概第二天起来就被分尸了吧。
    朋友:我裂开来哈哈哈哈哈哈哈
    作精妹子:……感谢在2020-04-25 06:44:14~2020-04-28 06:41:27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灸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勿忘我 10瓶;妖妖灵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