柱与横滨的兼容性

作者:瑶花玲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自愈

      —晋江文学城—
      —瑶花玲著—
      
      这倒是意外之事。
      
      森鸥外走在回诊所的路上如此想到。
      
      等到自己的身体,凭着记忆本能拐了几个路口走回了诊所,一路上森鸥外在心里的猜忌就没停下过。
      
      考虑种种因为神流湘出现而改变了的因素,他突然无比心累的发现自己的计划变得难上加难了。
      
      “……哎。”森鸥外不禁叹了口气,接着他拉开了自己诊所的门。
      
      也就在门打开的瞬间,一双腿在空中吊起,配上阴暗的诊所环境,活像一副遇鬼或是遇人上吊的场景。
      
      而事实表明他遇见的是后者。
      
      森鸥外抬起头来向上看去——棕发少年面色发白,一脸窒息的模样被绳子吊在空中。
      
      “太宰君……”森鸥外看见了这样一副场景,不禁幽幽地叹了口气,接着他的指间银光闪烁而出,虚晃的银光瞬飞到房顶挂着的麻绳处将其隔断。
      
      那抹银白赫然是一把轻巧锋利的手术刀。
      
      它在划断麻绳后猛地钉入墙体之中发出清脆的碰撞声,挂在半空离地一尺的太宰治就这样随着绳子被割断,“叭唧”一声落在了地上。
      
      猛地“高空坠落”的太宰治微弱的发出一个音节,因为趴在地上压住胸腔的缘故,他的声音显得闷闷的:“啊………”
      
      看着趴在地上一动不动的太宰治,森鸥外很是苦恼的叹了口气,随即一脚跨过了太宰治走到了自己陈放药剂的桌台和储物柜前——
      
      桌台上是七零八落的试管和烧杯,玻璃掺杂混杂在其中,发出让人窒息气味的奇怪液体从里面流出沾染了整片桌面,大大小小的试剂皆被打开,有的残留了些许在其中,有的已经被挥霍得一干二净,可谓是“一滴也没有了”。
      柜子里是被翻乱的药瓶,大大小小的药瓶乱七八糟地挤在柜子里,这些都被打开了,药丸从里面泄出掉落在地。
      
      两个地方皆被某个自杀狂给翻得一团糟。
      
      太宰君他……又撬锁进来给他搞破坏了啊……
      
      今天的森鸥外也觉得自己心好累,并且感觉自己又老了好几岁。
      
      感到心累的森鸥外,开始一边尽心尽力地收拾起了自己那堆被翻乱了的东西,一边对在地上维持着大字型,迟迟不肯起来的太宰治说道:“太宰君,地上很冷哦,你会感冒的,我可不想因此再多做一份多余的工作。”
      
      森鸥外再次觉得自己的脾气也太好了。
      
      “忽然觉得……冷死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太宰治仍旧趴在地上没有动。
      
      “这种温度是不会冻死人的,不过以此导致高烧不退的话,或许有可能呢?”如此说道,森欧外将手中的试管放在水下清洗,冰凉的水笼罩了整只手,兴许是气候转冷的缘故,他感到这冰水有些刺骨。
      
      “……是吗?那还是算了,真是遗憾。”太宰治叹了口气,接着慢慢地从地上站了起来,说话声因为他的胸腔离开了地面的挤压后变得明朗。
      
      听见身后传来的衣服摩挲的声音,森鸥外知道是太宰治从地上站起来了。
      
      于是他便转过身来,很是“诚恳”地对太宰治说道:“太宰君,可以请你下次不要再撬锁进来翻乱我存放东西的地方,好吗?每次收拾起来很麻烦的。”
      
      “是吗?”太宰治站起身后,扭了扭腰小跳步地走过森欧外,打算去拿自己放在一旁的衣服说道,“我只是想帮森医生锻炼一下动手能力,如果在翻找的同时,会调配出足以让我死掉的药剂也更好呢。”
      
      太宰治如此说着,也就在这时,他猛地停下了自己的脚步。
      
      那只暴露在外的深黑眼眸微微一缩,太宰治的脸在瞬间从之前的懒散和漫不经心,变为了冰冷的面无表情。
      
      “怎么了?”森鸥外转过身来问道。
      
      他看着突然停下了脚步,周身的气场在瞬间变化,身上开始冒出了丝丝黑气的太宰治,感到有些意外地抿了抿嘴。
      
      这还是真是令人稀奇……
      
      森鸥外并不是一个能时常被突如其来的变故给震惊的人,因为那些所发生的事情都在他的计划范围之内,不过……偶尔也会有那么一两件,让他也意想不到的特例——
      
      此刻的太宰治很不正常,这是他待在自己身边的这么一段时间内,第一次情感如此外露,而且——
      
      太宰治听见了森鸥外的疑问后,转过身来和他四目相对:“你见到他了。”那双深邃的黑眸带着质问。
      
      ——他这样的情感外露还是为了某一个人。
      
      “他?”森鸥外作出一副疑惑地样子歪了歪头看着太宰治回应着。
      
      在说着的同时,他的心底也了然了一件事。
      
      看来太宰君……和那位有着“死神”之称的神流湘阁下认识啊……
      
      太宰治看着森鸥外这老狐狸,在自己对面装模作样地摆出如此模样,他在在心底不免有些呲笑。
      
      他所说的是肯定句,太宰治无比的确定森鸥外见到了神流湘——就在不久之前。
      
      只因他在森鸥外的身侧闻到了那股熟悉的香味,那股能让他疲惫不已的精神在一瞬变得舒缓起来的香味,属于神流湘身上的香味,陪伴他度过了数个夜晚的安眠香。
      
      这不是什么好事情。
      
      太宰治隐掉自己心底微微的松动,随即看着森鸥外说道:“森医生都一大把年纪了,就别做出这种动作来装嫩了,你见过他了吧。”
      
      紫红色的双眸和深邃的黑眸对峙着。
      
      最终,还是森鸥外败下阵来:“今天确实见到了那位呢,怎么?他是太宰君的友人吗?”
      
      老狐狸在说着的同时翘起了尾巴,戏谑地笑容在此展开。
      
      太宰治一脸冷漠地看着面前的,如此光明正大地试探着他的森鸥外,语气平淡且毫无感情掺杂其中地说着:“啊,认识啊……不过是一个令人讨厌的存在而已……”
      
      太宰治丝毫没有隐瞒,他将自己同神流湘的事情全数托出。
      
      他厌恶着森鸥外的这种试探,虽说是想针对他,今天见到了被首领如此依赖且被首领亲信“纵容”的神流湘,森鸥外一定产生了许多危机感。
      
      ……不过就神流湘这人而言……
      
      想到这里,太宰治的脑海里不禁浮现出那个束着一头棕色马尾的男人,坐在窗边抬头看着与大海交接的天空,夕阳的余晖映衬着他的面容,为他镀上一圈金光,那双异色瞳出神着的这幅景象。
      
      ………
      神流湘,能让自己丝毫不带担心地,将自己同他的关系暴露出来——
      
      因为神流湘的实力很是强大,森鸥外那只老狐狸绝对动不了他。
      
      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一切阴谋奸诈都毫无用处。
      
      “森医生,你大可放心,说不定……他还会成为你的友人呢。”
      
      语罢,太宰治拿起自己搭在一旁的外衣披上,接着径直离开了诊所。
      
      门被关上时发出了清脆的声响,徒留森鸥外一人站在原地看着他的背影逐渐消失。
      
      良久,森鸥外似是自言自语地微笑道:“哦?是吗?”
      
      成为我的友人……还是令你讨厌的存在啊……
      
      紫红色的双眸暗流涌动。
      
      太宰君……你刚才的样子可不算的上是讨厌他啊……
      那我就期待着吧。
      
      <<<<<<<
      
      在同那位森医生定下了一起喝茶的时间和地点之后,神流湘离开了首领室原路返回自己的房间。
      
      现在已是夕阳西下之时,走廊顶侧的窗户外那火红的夕阳,映照着飘逸的云彩,偶尔有着几只飞鸟略过,金色的余晖穿透窗户的玻璃照射在走廊上。
      
      夕阳西下,
      不免有些伤感。
      
      神流湘的眼神暗了暗,迟疑了一阵,他收回了目光继续向前行走。
      
      刚一拐弯,他便远远地看见了在自己的门口,那个有着一头蓬松棕发,穿着一身黑衣的少年背靠门坐在那里。
      
      余晖被墙面遮挡住,将神流湘所站之地与房间一头割裂为“一金一黑”的两片区域。
      
      是太宰治。
      
      神流湘似是有些诧异地看着那个少年坐在自己的门前。
      
      在听见了神流湘的脚步声后,坐在门前地上的太宰治扭过头来看向了他说道:“呦,回来了。”
      
      懒懒的语气将最后一个音节拖长。
      
      神流湘垂眸看着太宰的双手上,胡乱交缠着洁白的绷带,随即他微微一笑应了声:“嗯,回来了,等了很久了?”
      
      如此说着的同时,他走到了太宰治的面前蹲下,伸出双手将被太宰治胡乱拆开,然后在手上打成死结的绷带解开,接着再将绷带重新缠上了太宰治的手臂。
      
      手指上那温热的体温,隔着薄薄的一层绷带在太宰治手臂的肌肤上蔓延开来,一点一点地软化了那被冷风给吹得僵硬的皮肉。
      
      太宰治看着此刻正低着头为自己缠上绷带的神流湘沉默了一会儿,接着突然伸出了双手环住了神流湘的脖子,声音闷闷地说道:“进去,呆在外面干嘛,我可不想坐在地上,我要坐沙发。”
      
      太宰治环住神流湘的脖子后,无比熟练地就此埋入神流湘的怀抱,那股香味顿时充斥了他的嗅觉,让他有些昏昏沉沉的脑袋逐渐舒缓了下来。
      
      怀里突然埋入了一颗毛绒绒的脑袋,神流湘停下了手里缠绕绷带的动作愣怔了一下,随即笑着将太宰抱稳站了起来,接着推开门走进了房间。
      
      抱着太宰治坐到沙发上后,神流湘后知后觉地感到怀里的人的温度,要比平时高上不少。
      
      这是发烧了?
      
      神流湘猜测着。
      
      虽然刚才在门口他为太宰治缠绷带,手指触摸到太宰治的皮肤时,就觉得太宰治手臂的温度要比平时的高上一些,只不过当时他也没特别注意。
      
      在心底如此想着,神流湘接着轻轻地叫着怀里的太宰治:“太宰?你发烧了。”
      
      怀里的人没有应声,神流湘皱了皱眉,接着小心翼翼地用双手将太宰治的脑袋从自己的怀里拨开一小段距离,然后他低下头同太宰治额头相对,几缕棕色的耳发由此垂落在一侧遮住了太宰半眯着的眼。
      
      微烫的体温瞬间让因为拥有鬼的体质,体温一直都维持在36度的神流湘的额头变得有些微热。
      
      有点烫……
      
      神流湘再次皱了皱好看的秀眉,蝶翅般的睫毛颤动地扑朔了一下,接着他轻轻地用自己的一只大手包裹住了太宰的一只手,太宰治手心那微烫的体温立刻由此传递过来。
      
      神流湘闭上了眼,开始将自己那强大的自愈力给太宰治分离了一点点——
      
      自从他同原姐的右眼结合之后,他不仅能够不吃不睡,不老不死,还拥有了属于原姐的“分裂”这一血鬼术。
      
      “分裂”
      
      顾名思义,只是要能够□□控的,皆能够被分裂。
      
      分裂掉什么物体,
      分裂出去属于自己的一部分什么,
      分裂掉什么之后再吸收近自己的体内……
      
      这些都可以做到。
      
      而现在的他,正将自己那属于鬼的一部分自愈力,分裂给太宰治。
      
      自己的一只手,突然被神流湘的大手包裹住,感受到微冷的属于神流湘的体温,以及双手接触而带来的肌肤上的异样,太宰治不禁皱了皱眉,他刚想开口说些什么,就被自己身上突如其来的异变给打断了。
      
      他感到一股力量“流”近自己的体内,接着顺着血管快速地遍布了自己的身体。
      
      暖意将他包裹住,随即他那些因为发烧而产生的不适之感随着力量的传入渐渐消失了。
      
      太宰治有些诧异地睁开了双眼,然后微微离开了些神流湘的怀里。
      
      消失了……
      不管是当前这个,还是以往的旧伤。
      
      太宰治抬手摸了摸本该在自己颈脖上的一道疤,现在那个位置的皮肤却是光滑的。
      
      “这是什么?”他抬起头来,质问着神流湘。
      
      这不是异能,他能够被治愈,他的的人间失格对其无效。
      
      果然……神流湘的身上有些不同于异能力体系的力量。
      
      太宰治的黑眸底一闪而过一道流光,他就这样直直地同神流湘四目相对质问这对方。而在这一次,也是他第一次如此近距离的观察神流湘的双眼。
      
      左眼的橙色明眸很是纯净,没有掺杂一丝杂质,那中心像是有着漩涡,深不见底又宛如天空一般能够吞噬一切。
      右眼的红色猩眸,闪着妖冶的光,点点星斑在其间流转。
      
      双目皆映照着他的身影。
      
      像是沉溺了进去。
      
      被他如此质问的神流湘松开了握着他的手,接着用着一种不明意味的语气淡淡地回答了他的问题:“是……血鬼术。”
      
      “血鬼术?”是一个从未听说过的名词,太宰治如此问着。
      
      “是的。”神流湘点了点头,太宰治从那双一直淌着“温柔”之绪的眼眸里罕见地加上了一丝……眷恋……
      
      和神流湘上次拿着刀时,不经意间流露出的那种情绪一样。
      
      他在……透过这个看着谁?
      或者……回忆着什么事情?
      
      实话实说,太宰治对神流湘的过往,一直抱着自己十多年来最浓烈的好奇。
      
      ……好想知道啊……
      究竟是怎样的过去,才能够塑造出这样的一个“怪物”?
      
      ————————
      补丁:原姐是鬼,血鬼术是分裂,因为一些原因将本体分裂为了作为鬼的一部分和作为人的一部分,在临死之际,作为人的那部分将自己的,带着血鬼术和鬼的体质力量的右眼分裂给了大哥。
      这本是番外嘛,那本正文结局是鬼杀队全员存活的,请放心qvq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爱你们啵啵啵!
    预收文:五厘米纸片人
      预收文:
      五厘米纸片人
      
      【文案】接档文
      自从开扭蛋开出了五厘米的纸片人后,沈颐的生活变得很愉快。
      [日常生活一]
      沈颐(指着电脑):欸!这是你的女装涩图,怎么样,好不好康。
      帽子架:………(脑门蹦出十字)
      
      [日常生活二]
      沈颐(下单了一件定制的小裙子给某人形异能,接着赞同的目光看向森鸥外):嗯~老绅士了
      森鸥外(赞同):嗯,老绅士了。
      
      [日常生活三]
      沈颐(好不情愿):这是我在某日方舟里的老婆,我就勉为其难地给你康康,请别在我家里自杀谢谢。
      自杀狂:……
      
      [日常生活四]
      沈颐:………给你们买个X比娃娃的别墅住怎么样?
      各位:?????
      
      [日常生活五]
      沈颐:欸?感觉……要不我画个双黑本本,说不定会卖……
      双黑:爬!!!!!!!
      
      纸片人阵营:
      文野
      家教
      猎人
      鬼灭
      ………………
      出场不分先后,co未定
      感谢在2020-04-22 17:51:24~2020-04-25 06:44:14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41684837 20瓶;雲起 9瓶;K先生 5瓶;曦澄家的二小姐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