柱与横滨的兼容性

作者:瑶花玲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红叶

      —晋江文学城—
      —瑶花玲著—
      
      有力的双手稳稳地搂住怀里的太宰治,肌肤相接之处传来了可谓炙热的温度在太宰治那冰冷的肌肤上散开。
      
      他看着抱着他的男人愣怔着,对方那双因为过度虚假且矛盾,而被他极度厌恶着的异色瞳正直直地看着他。
      
      而此刻抱着太宰治的神流湘再次发动了死气火焰,以脚尖同日轮刀柄端的接触点传递到冰下的刀身上。
      
      接着,神流湘轻轻一跳带着太宰治回到了桥上。
      
      只听见“滋——”的声音,那把插在冰中的日轮刀再次缠绕上熊熊烈焰,与之同时那被冻成冰的河流瞬间恢复了潺潺流水之样,火红的夕阳在水面同水色交融流动,闪耀着刺眼的光芒。
      
      在神流湘离开刀柄之时,他用脚轻轻踢了一下刀柄,被缠上死气火焰融化冰河的日轮刀被这股力给猛地击起“跃”出了水面,晶莹剔透的水花与之溅起,接着那把日轮刀在神流湘落在桥上之时准确无误地插回了刀鞘。
      
      太宰治微微呆愣着。
      
      虽然对于遇到神流湘破坏他的自杀计划这件事自己并没有感到意外。
      
      这是微微呆愣只是因为他在一瞬间感受到了男子身上那股刺骨的威慑力。
      
      但也只是瞬间。
      
      瞬间过去,那股威慑力便消失了,仿佛从未产生过一般。
      
      “......你怎么来了。”太宰治嘴唇微动竟是一时间不知道说些什么,便随意地看着对方问了一句。
      
      但当太宰治说出这句话后,他恨不得打自己一耳光,他刚才问的那句话可谓是毫无用途且弱智。
      
      想想神流湘在外面也只有可能是森鸥外那个老狐狸请他品茶,离开诊所走回港黑大楼的路途中这座桥是必经之路,而且神流湘知道他每晚都会去港黑大楼最顶层的那间房屋找他,因此神流湘自然会在黄昏之时离开诊所,而自己也就理所当然地在这里同他相遇。
      
      神流湘将怀里的太宰治放下后看着太宰治回答道:“今天森先生邀请我去喝茶,我本以为你也在那里,结果到了诊所后没看见你,聊了一会儿我就回来了,然后就在这途中遇见你了。”
      
      还是将前因后果完整地回答给了他。
      
      太宰治双眸暗了暗,随即陷入了沉默不再开口。
      
      神流湘看着站在自己身旁的小少年那毛绒绒的头顶沉思半晌,接着伸出手来轻轻揉了揉说道:“要一起回去吗?”
      
      “......”太宰治没回答他,但当神流湘去牵他的手时他也没有反抗,全当他默认了。
      
      最后的几缕夕阳在此直直地洒在两人的身上,将那附在地上的两道漆黑的影子给拉得很长,海鸥在空中盘旋着,不时传来一两声鸣叫。
      
      神流湘牵着太宰治的手并行着走向港黑大楼。
      
      <<<<<<<<<<
      
      在走回房间的一路上神流湘和太宰治二人都沉默着没有其中一人开口说话,周围匆匆路过的港黑成员皆驻足恭敬地向那位正向前走着,手里牵着近日在港黑大楼里时常可见其身影的太宰治的神流湘鞠躬。
      
      被神流湘牵着手走着的太宰治将这一幕尽收眼底后开口问道:“你的动作还真是快啊......”
      
      神流湘笑了笑回道:“是啊......不是很麻烦,索性'下手'重了些。”
      
      “......”太宰治不语,按照他对神流湘的认知,他似乎可以想到这一'下手'重了些是一副怎样的场景。
      
      就在同森鸥外那个老狐狸商讨完后,神流湘接到的首要任务便是公布自己的存在于港黑众人,并且以极强的实力和最狠的手段做完一切他们信服的任务。
      
      只是没想到神流湘这么快就完成了。
      
      而且......
      
      太宰治看了眼在走廊两旁正恭敬鞠躬的港黑成员们,他们都没有先前那在第一次见到神流湘之时的猜测和疑惑,取而代之的便是发自内心的崇敬了。
      
      效果很好。
      
      一向吝啬于自己夸赞的太宰治难得的用了“很好二字来评价。
      
      同时,他也有些好奇,明明在近日这段时间里他陪同着神流湘的时间挺多的,也常常出入港黑大楼能够看见港黑内部的变故。
      
      那么神流湘究竟是在何时在他的眼皮子底下将这一切给悄无声息地给完成了的,而且还达到了如此的效果 。
      
      太宰治很好奇,待在神流湘身边总能遇见让他无法窥见的东西。
      
      不过......
      
      他的双眸微垂,视线微微落在一旁的神流湘身上,对方此刻正用传递着温热温度的手牵着他的手目视前方走着。
      
      现在还不是时候。
      
      太宰治的双眸底部微微闪过一丝流光。
      
      这一切的疑点等之后再说吧。
      
      等到两人在偌大的港黑大楼内七拐八转后终于来到了房间前,太宰治刚要伸手开门,神流湘却猛地牵着他的手将他向后方拉了拉。
      
      太宰治不解地看着他,神流湘垂眸,视线与之相对说道:“有人在里面。”
      
      太宰治听到这话后轻轻一挑眉。
      
      虽然他也看出来了此时在这房间内有人,但按照平时的话,神流湘应该是毫不在意地打开门走进去,然后一脸微笑着走进房内同那人对峙,或者把房内的人给秒杀掉的吗?
      
      在太宰治如此想着之时,神流湘似乎看出了他的想法开口说道:“我知道......你退后,我来开门。”神流湘确实丝毫不担心,但他觉得若是门打开后数重机关和陷井迎来,虽然他可以尽数抵挡但太宰治说不定会在他身旁激动地凑上去“寻死”。
      
      一切是未知数。
      
      即便他有很强的实力,但也难免不防某些人故意地“撞上枪口”。
      
      听到神流湘的话后,太宰治微微一愣。
      
      只见神流湘将他拉在自己身后,然后伸出那只白皙修长且骨骼分明的大手将门给打开,对方搭在肩上的几缕棕色的发丝因为他的动作而微微垂下了几缕飘荡在半空飞舞着。
      
      半晌,太宰治勾起唇来喉结微微滚动,发出了一声意味极其不明的笑声:“呵......”
      
      而就在神流湘打开门后,直直地站在门对面的那面巨大的落地窗前的人便出现在了他们的视野中。
      
      是一个女人。
      
      女人穿着一袭裙摆红色艳丽的和服背对着他们站在落地窗前,缕缕殷红的三千发丝被优雅地盘在脑后,樱木发簪插在被盘起的发丝里,红色流苏连在发簪底部垂在半空被风微微撩起飞舞着,此时她正举着一把红色的纸伞遮挡住了她的侧面半身。
      
      这是......
      
      神流湘看着女人的背影如此想着。
      
      接着那女人在听见开门声后便缓缓转过身来看着神流湘同太宰治,被半边红艳之色的流海遮住了一只眼睛的脸上扬起了灿烂的笑容,给那俊美的脸顿时增添了几分光彩。
      
      只见那女人缓缓开口说道:“神流阁下。”
      
      下一秒两道银光闪烁,锐利的锋芒在半空划过,接着是铁器击打在一起的清脆之声——
      
      “铮——”
      
      神流湘不知何时拔出了腰间的日轮刀猛地抵挡住了突然进攻过来的太刀,刀光闪烁火星点点迸溅在半空之中。
      
      接着两把刀在空中挥出残影几近消失地击打,只是过了短短的几秒钟,两把刀就已经相互击打在一起了数百次,清脆锐利的击打声此起彼伏地响彻这一房间。
      
      “呲——”两刀撞在一起,那把太刀被日轮刀死死压制住。
      
      气氛在一瞬间凝固然后变得严肃起来。
      
      神流湘握着刀稳稳地站在原地,然后似是逗弄着孩童般地慢慢加重手上的力道,在此同时他观察着在自己对面突然攻过来的这个全身红光缠绕,漂浮在半空的人形异能。
      
      真是奇特啊......
      
      神流湘看着在他加重的力道之下,握住太刀的双手止不住地被颤抖着压下的人形异能如此想到。
      
      接着他手腕轻轻一挑,手中的日轮刀立刻挑飞了那人形异能手里握着的太刀。
      
      “铮——”太刀猛地被挑开然后刺入一旁地板之中,刀身发出了些许震耳的嗡鸣,然后在下一秒钟猛地“噼啪——”一声裂成了碎片。
      
      失去了刀的人形异能在瞬间便被收回以此躲过了被砍成碎片的结局,插在一旁地板只有刀柄还是完整的太刀也随之消失。
      
      神流湘看着人形异能突然消失了的地方愣了愣,随即将自己的日轮刀也收回了腰间的刀鞘中。
      
      对面那自己的人形异能在瞬间被击败了的女人也没气恼,她反倒是“咯咯”地掩面轻笑了起来。
      
      “不知阁下这是......”神流湘看着对面掩面轻笑的一身是一派艳丽之红的女人开口说道。
      
      “多有冒犯神流阁下。”女人在听见神流湘的问话后停下了轻笑的动作,然后转身正对着神流湘与太宰治说道,“妾身只是久仰您的大名,想前来荣观君颜。”
      
      啊,破案了。
      
      神流湘站在原地在女人转过身正对着他时看清了那张脸后想起了森鸥外曾经递给他的那沓人物资料,其中一份上的人物资料的照片便同面前的这位女子一模一样——
      
      尾崎红叶。
      
      因为资料上的图片并没有穿着,一向是脸盲症的他只能以这一发型来认人。
      
      她是港黑五大干部之一。
      
      也是他的合作伙伴之一。
      
      看来确实是想来打个“招呼”啊......而且——
      
      神流湘双眸的眸光暗了几分。
      
      在他动用“书”的力量将自己的存在公布于港黑之中且在港黑成员心底烙下了坚不可摧的印记,让他们都不自觉地臣服于他,以此让他架空了港黑boss的权利掌控了内部的情况下,来到这个严禁入内的有着他的存在的房间内同他交手一番。
      
      ——尾崎红叶,这是在试探的同时宣誓着她的立场吧......
      
      不过神流湘本人也丝毫不在意这一房间有陌生人进入,这本就只是一个临时的“落脚点”,他很快就会离开的。
      
      神流湘这样想着开口说道:“初次见面尾崎阁下,不知今日来找我有何时。”虽然目的大抵已经被他给猜出来了,但基本的客套话还是应该有的。
      
      尾崎红叶听见神流湘的话后微微一笑,此刻在场的三人心底大都以明晰了对方的行动,但表面的功夫还是应该做足。
      
      于是尾崎红叶也一手打着伞,一手抬起轻掩住嘴双眼弯了弯说道:“妾身今日想来亲自目睹一下君颜,此时既然已经见到了,那妾身也就不必继续留在此地......刚才的交手也不过是妾身道听途说神流阁下的刀法很是厉害,便想讨教一番。”
      
      很自然地寻找到了理由,且很明智地自然退场。
      
      太宰治站在一旁冷眼旁观两人此刻的彪戏,同时在心里不住地对此刻的情况加以注解了一番,随即微微感叹着。
      
      还真是大人的世界呢......心真脏。
      
      “啊,是嘛......”神流湘歪了歪头微微一笑,随即开口道,“那这是我的荣幸,刀法上的交流尾崎阁下大可不必特地来此地寻找我,可以随时与我约定时间,毕竟我们一直都是同事。”
      
      一直都是......同事吗......
      
      呵,有趣。
      
      这是在表明他自己从未有归属于首领的意思吗......
      
      尾崎红叶听到这番话后笑了笑,随即看着神流湘的眼神底部藏着些许的忌惮。
      
      这个男人她在很早之前就有听过他的些许威名。
      
      那还是首领身体还没到现在这幅半死不活的样子时,她听闻首领似乎在外面带回了一个人,起初她倒是毫不在意这一消息,或许那人只是特殊的俘虏或者别的身份。
      
      但过了不久,她便听见了有关于那人的又一传闻——
      
      单凭个人之力便消灭了敌对的大大小小的数个组织。
      
      在听见这一消息的她确定了这是属实之事后,便在震惊之余带上了深深的忌惮。
      
      若这个人成为了首领手下的一条“忠实而又有着极度恐怖的实力的狗”,那么这将会打破他们的一切计划。
      
      索性,神流湘并非是那条“狗”,而且还同他们是同一阵营的人。
      
      但今日她同神流湘首次的见面试探了对方的实力,那极强的深不可测的能力让她心生畏惧。
      
      在同对方只是短短的一瞬接触后,那威压连自己的异能力“金色夜叉”都受到了影响,这使自己对其的操控变得艰难起来。
      
      并且看对方在顷刻间打碎了“金色夜叉”的太刀并且还是一副游刃有余,仿佛就像是在陪同小孩子玩乐一般的模样,在她心底的疑虑瞬间消失得一干二净,在庆幸对方不是敌人而是同伴的同时也心生畏惧与忌惮。
      
      她深刻地觉得自己这一试探的行为是鲁莽了。
      
      而且......
      
      她抬眼细细打量着神流湘。
      
      不仅实力强大,容貌也是俊朗,周身的气息也与常人不同,所做的每一个动作看起来都是能被欣赏一番的。
      
      举手投足之间无不有着“上位者”的气质。
      
      只是可惜了——
      
      尾崎红叶轻轻笑了笑接着收起了自己手里所拿着的红伞对神流湘说道:“是妾身鲁莽了,感谢此次神流阁下让妾身大开眼界,刀法的交流择日再进行吧。”
      
      神流湘点了点头“嗯。”了一声。
      
      尾崎红叶双眼微弯,随即微微欠身接着走出了房间。
      
      她脚步轻盈且极快地离开了。
      
      在离开之时,她的心底将刚才那未完的叹息给道出——
      
      可惜这位神流阁下对港黑首领之位丝毫不在乎。
      
      不,
      
      他或许对这个世界也毫不在乎。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大哥的人设草稿来了呜呜呜呜啊啊啊啊啊啊啊好帅!群里的大家一起鸡叫鹅鹅鹅感谢在2020-05-18 00:12:00~2020-05-19 13:43:09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念旧. 8瓶;今天打宰了没? 2瓶;风将529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