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代文女配的美食日常

作者:冠滢滢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你不过是个路人甲

      张慧下意识的摇头,“县里?太远了,我担心……”
      
      她去的最远的地方是镇上,县城一次都没有去过。
      
      她不敢去陌生的地方,也没有这个需求。
      
      再说了,开店谈何容易,她想都没有想过,像现在每天去厂门口卖吃的,已经是她最大的极限。
      
      花漾轻声劝道,“妈,古话说的好,人挪活,树挪死,人总要走出去。”
      
      八十年代是创业最好的机会,只要肯吃苦,赚几套房子还是行的。
      
      抓住机会,以后就能混吃等死,多好啊。
      
      张慧还是摇头,她就想过安稳的日子,不敢冒险。
      
      花漾也不着急,慢慢来,这也不是一次就能成功的事。
      
      另一边,花国立父子俩坐在卧室里谈心,“志鸿,你为什么偏帮着花漾?我记得你跟花雨的关系更好。”
      
      这次挺丢人的,他对花雨的印象变坏,但对花漾也没有好感。
      
      家丑不可外扬,可她们做了什么?窝里斗,还闹的满城风雨,让人看尽笑话。
      
      花漾那些话不堪入耳,什么同性lian,这是好姑娘说的话吗?读书读的什么乱七八糟的书?他都脸红!
      
      这是将花家架在火炉上烤!
      
      花志鸿很了解父亲的性子,特别世故,也很精明,城府也深,“我在花漾身上看到了希望,改变未来的希望,她比我们想像的聪明多了。”
      
      他年纪不小了,已经有了自己的想法,花漾身上有一种特质,是其他人没有的。
      
      花国立冷哼一声,打心眼里看不上花漾,没有大格局,上不了台面。“一次的成绩不代表什么,运气而已,那小丫头小聪明是有的,但心胸太狭窄,成不了大事。”
      
      花志鸿虽然没有他爸的阅历,但他读的书多,去县城读高中后,见识也多了些。“爸,你看人不准。”
      
      他从小就受宠,爷爷奶奶疼爱,父母呵护,所以他一点都不怕父亲。
      
      花国立张了张嘴,但忽然想到匆匆逃到姥姥家避风头的花雨,不禁默然了。
      
      他之前一直认为花雨是个好孩子,乖巧懂事又孝顺。
      
      沉默了半响,他轻轻叹了一口气,“我确实看错了花雨,至于花漾……以前像个透明人,现在怎么就忽然……”
      
      那小丫头的一双眼晴太桀骜不驯,不够尊重他这个大伯,还敢跟他对着干。
      
      花志鸿比他爸更了解花漾,那是一个不走寻常路的小妖孽。
      
      “她曾经说过一句话,会装是花家的祖传手艺,你会,我会,她会,花雨会,我一直在琢磨这句话,直到今天才明白过来,花家的女孩子都不简单,以前不显山不露水,恐怕是时机未到。”
      
      他已经脑补了花漾以前低调的原因,年纪小,时机不对,旁边有一个恶意满满的的堂姐虎视眈眈,在私底下两人不知交手了多少回。
      
      熬到这个时间点冒头,是升初中这个契机,一鸣惊人,有机会跳出这个圈子。
      
      他脑补的厉害,还能自圆其说,给找的理由很强大,都不用花漾解释。
      
      听着儿子的细细分析,花国立的心情很复杂,十几岁的小姑娘有那么厉害吗?“她还做了什么?”
      
      知子莫若父,自己的儿子是什么性格他很清楚,看似沉默内敛,其实心气很高,一般人入不了他的眼,毕竟村子里也没有几个高中生。
      
      花志鸿淡淡的道,“也没什么,就是短短一个月赚了千把块。”
      
      他是估算出来的,未必准确,但也差不了多少。
      
      花国立:……??
      
      花志鸿默默翻出了一个盒子,里面塞满了零碎的钱,“顺便带着我们兄弟赚了几百块。”
      
      那丫头赚钱毫不费力的样子,真的很迷人,这是他做梦都想拥有的能力。
      
      花国立目瞪口呆,怀疑自己的眼睛和耳朵都出了毛病。
      
      他一把抢过钱盒,认真的数了数,三百多?这不是一笔小数目。
      
      事实就摆在眼前,他还是不能接受,“你在编故事?你老子都做不到的事,她一个小姑娘怎么可能?这钱到底是哪来的?”
      
      他自认是村里最能干的男人,也不可能一个月赚到千把块。
      
      “那只能说明,你不如她。”花志鸿为了扭转父亲的观念,插起刀毫不手软。
      
      花国立气的吐血,提醒自己,这是亲儿子,他最器重的长子。
      
      “你好像很推崇她,别忘了,你才是花家的长房长孙,比她大好几岁。”
      
      他当了多年的生产队长,在村子里很有权威,自然而然带上了一丝居高临下的心态。
      
      他本身就是极度重男轻女的人,女人在他眼里就是生育的工具,做家务的保姆,是兄弟的垫脚石,想跟男人比能耐,那才是笑话。
      
      他可不想看到自己最得意的儿子低声下气的讨好一个小丫头。
      
      “对财神爷,怎么推崇也不为过。”花志鸿最大的优点是年轻,接受新鲜事物快,为人处事很拎得清,识时务。
      
      “再说了,你还没发现吗?她性子特别独,对我们大房二房只是面子情,我敢说,你这个大伯在她心里不过是个路人甲。”
      
      她没有什么家族概念,用亲情绑架她是没用的,天才嘛,不能用常理推断。
      
      他观察了一段时间,发现她这个人非常矛盾,聪明又不世故,举止作派都透着一股大气从容,推销吃食时热情如火,其实吧,骨子里极为冷情。
      
      能打动她的,只有真心。
      
      花国立感到被冒犯了,“她一个小辈怎么敢!”
      
      他可以无视一个小丫头,却容不得小辈不敬,就是这么双标。
      
      但,这一套对花漾没用,她连亲生父亲的面子都不卖。
      
      花志鸿轻抚着一堆钱币,眼睛闪闪发亮,充满了对金钱的渴望,“她还说,花家人的性格都是外热内冷,没啥人情味,祖传的,谁都别嫌谁。”
      
      花国立:……他确定被内涵了。
      
      门被推开,花志伟像失控的火车头般冲进来,满头的大汗,“哥,给我三角钱,我要买雪糕吃,我一根,小漾一根。”
      
      到时,他吃半根,哥哥吃半根,完美。
      
      花志鸿已经习惯了给弟弟零花钱,这些日子大家都很努力,随手给了他五角,花志伟高高兴兴的往外跑。
      
      花国立眉头一皱,“站住,你是哥哥,要有哥哥的样子,怎么能讨好小堂妹?”
      
      “我最最最喜欢小漾,就乐意给她买雪糕吃,怎么不行?爸,你难道……”花志伟歪着脑袋,一脸的迷惑,“吃醋了?你都老了,怎么还这么幼稚?”
      
      花国立气到爆炸,什么破儿子?恨不得扔了!“滚滚滚。”
      
      花漾晚饭吃撑了,在院子里转悠消食,脑子转个不停,县城有三所中学,一中是最好的,还是中学高中连在一起的,有内考直升制度。
      
      这也是大家挤破脑袋想进入一中的原因。
      
      高中部是住宿,初中部是一半走读一半住校,花漾打算在开学前去学校转一圈,看看环境再决定。
      
      其实,她不怎么想住宿,现在的学校条件差,一间要住很多人,人一多矛盾就出来了。
      
      “死丫头。”一个身影恶狠狠的扑过来,花漾的反应极快,身体一偏躲了过去。
      
      汤淑芳眼露凶光,整个人都癫狂了,她最骄傲的女儿名声扫地,臭名都传到姥姥家了,被人指指点点,灰头涂脸,前程都受了影响。
      
      她今天非打死这个害人精不可!
      
      她不顾脸面的对花漾喊打喊杀,花漾机灵的四处逃窜,一阵鸡飞狗跳。
      
      经这一番动静将花家人都惊动了,纷纷跑出来。
      
      张慧听见女儿的尖叫声,着急的奔出来,就见妯娌追打女儿,嘴里还不三不四的乱骂,顿时火冒三丈,冲上去阻拦。
      
      孩子和男人是她的逆鳞,谁碰就拼命。
      
      两个女人扭打在一起,你拉我头发,我扭你耳朵,战况激烈。
      
      花老头气的大声喝止,成何体统?但这个时候,没人听他的,都快打破脑袋了。
      
      花漾眉头紧皱,想上前帮她妈,但二伯花国生不知从哪里冒出来,杀气腾腾的扑向她。
      
      得,连男人都上场了,还以大欺小,真不讲究。
      
      她脑子里闪过一道灵光,嘴角微勾,站着不动。
      
      花志鸿兄弟见状,也不能干看着,抢着一左一右护在花漾身边,“二叔,你是做长辈的,怎么好冲侄女下手?”
      
      “二叔,你怎么能欺负小孩子?”花志伟可生气了,小漾多好啊,会做好吃的,会赚钱。
      
      花国生刚刚从岳父家回来,一双儿女都留在那里,他是受了一肚子的气,迫不及待的发作出来。“她不是我侄女,我没有这样的侄女,你们都让开,否则休怪我不客气。”
      
      他心胸狭窄,生冷不忌,以前还是个小混混,娶妻有了儿子后才收心。
      
      花志鸿已经选择了站队,自然是站到底,半路撒手才是傻子。“二叔,你冷静一下,小漾并没有做错……”
      
      “住口。”花国生怒气勃发,眼睛都是红的,很是吓人,“志鸿,志伟,你们要是帮着她,就不要认我这个二叔。”
      
      “二叔。”花志鸿早知二叔夫妻俩不会善罢甘休,但你冲着大人使劲啊,朝一个小姑娘下手不嫌丢人吗?
      
      “让开。”工
      
      花志鸿默默摇头,不肯退开,总不能眼睁睁的看着花漾被人欺负。
      
      不谈利益,就冲着这些日子齐心协心赚钱的情谊,也得护着她。
      
      花国生怒的想揍人,但什么人能打,什么人不能打,他心里很清楚。
      
      花漾这种父母不给力,没有依靠的黄毛丫头,怎么打都行,只要留口气就行。
      
      但花志鸿不能碰,他是花家的长孙,老头老太的心头肉,本人也出息,爸爸又是生产队长,动了他就得罪了一大群人。
      
      更何况,他还指望将来侄子扶自家儿子一把,打虎亲兄弟,他就一个儿子,总要有人帮衬着。
      
      “大哥,你儿子到底是什么意思?想不认我这个二叔?还是你对我有意见?”
      
      花国立于情于理,于公于私都不想看到这一幕,“当然不是,二弟,凡事都好好说,不要动手,传出去不好听。”
      
      花国生五脏俱焚,怒焰在心底狂燃,“我家还有什么好名声?我今天非弄死这个罪魁祸首!”
      
      一道清冷的声音响起,“大堂哥,你让开,我来会会他。”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推一本预收《大佬你马甲又又又掉了》
    失踪多年的蓝家大小姐回家了,生父说:我们蓝家是上流社会,别丢蓝家的脸。
    后来,生父苦苦哀求,“救救蓝家吧。”
    继母说:你弟是校园男神,你妹是万人迷,别妄图沾他们的光。
    后来,继母哭着求道,“帮帮你弟弟妹妹吧。”
    某一天,天皇巨星忽然@蓝雪栩,“她是我的偶像。”
    科技大佬拿到大奖,登台发言说,“蓝雪栩小姐是我的灵感之源。”
    知名财阀太子爷买下一颗行星,亲自命名为蓝雪栩星,“她是我生命中唯一的光。”
    年轻俊朗的世界首富坐不住了,拍下十指相握的双手,宣告主权:“她,我老婆!”
    全网炸开了锅,齐刷刷的跑去深挖这是何方神圣?但扒出来的信息让人窒息……
    排雷:无脑苏爽文,不喜勿入。
    感谢在2020-08-18 10:58:38~2020-08-19 11:49:15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唯菀 5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