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靠美食风靡八零

作者:冠滢滢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翻云覆雨

      张慧最近赚了钱,有了底气,在外面锻炼了这些天,也敢大声说话了,“我家小漾好的不得了,聪明又乖巧,有这样一个女儿是我这辈子最大的福气,惨什么呀?你们是嫉妒吧。”
      
      她算是看出来了,小漾是赚钱的小能手,脑子灵活,嘴巴会说,又做了一手的好菜,不管什么时候都能过的好好的,不用看人眼色,也不用下地。
      
      每天都有进账,一天能赚别人几个月的工资,那种幸福感真是让人痴迷。
      
      伙食也有了质的飞越,每天大鱼大肉,吃的她脸色红润,也有肉了。
      
      人生一世,谁不想过上天天吃肉的好日子?
      
      当农民种田太苦了,一年还赚不到什么钱。
      
      村民们看花漾的眼神很是古怪,似是痛心,又似不屑,又似指责。
      
      “张慧,你到现在还瞒着大家,我们都知道了。”
      
      张慧忙着做生意,哪有空打听别人的事情,“什么呀?”
      
      李婶子一脸的痛心疾首,“这孩子考试作弊的事都传遍了,还被严重处分了,对,是开除!”
      
      “我还是第一次听说有开除这一回事,真是丢人。”
      
      “把我们村的脸都丢尽了,你怎么就生了这么一个玩意?”
      
      其实吧,作弊也没啥,但事情闹大了就成了方圆百里的丑闻,别人提起花漾,就是某某村子的,多丢人,村民们脸上无光。
      
      “我们都知道她花漾成绩不好,但也不能作弊啊,这是品行问题。”
      
      “有这样的黑历史,将来谁乐意娶她啊。”
      
      “就是,反正我们家不要这样的儿媳妇。”
      
      她们越说越过分了,花漾还是个孩子呢,张慧气的面红耳赤,怎么又提起这件事?
      
      花漾微微蹙眉,心思飞转,“我作弊?被处分?被开除?我怎么不知道?”
      
      旧事重提,还闹的这么大,非要把她的名声搞臭,这背后的人真是恶毒。
      
      除了花雨,还能有谁?她为什么非跟她过不去?重生多大的机缘,不好好珍惜,整天就知道坑人,脑子有病。
      
      真是打不死的小强,一计不成又生一计。
      
      流言可畏,积毁销骨,民国时的大明星阮玲玉是怎么死的?就是因为流言可畏!
      
      但,花雨凭什么笃定她没办法洗清身上的臭名?到底哪来的底气?
      
      方嫂子呵呵一笑,“别装了,方圆百里都知道了。”
      
      张慧快气疯了,“你们胡说八道,我家小漾没有作弊!谁乱传的?站出来,跟我当面对质。”
      
      她太清楚流言的杀伤力,流言诛心,也能杀人,不知有多少人毁在流言之下。
      
      就算你没有做过,别人认定了,你也百口莫辩,名声尽毁。
      
      村民们都不信,指指点点,议论纷纷,难听话不绝于耳,把张慧气的眼都红了。
      
      忽然,人群一阵骚动,“别说了,村长来了。”
      
      “村长,你来的正好,这是你的亲侄女,做出那样的事情,你不会也护着她吧?”
      
      花国立相貌堂堂,长着时下最流行的四方脸,显得正气凛然。
      
      他脸色铁青,一腔的怒火直往脑门窜,整天不干正经事,就知道给花家蒙羞。
      
      “花漾,马上写一份检讨书,在广播里做检讨,必须写的深刻,你要清醒的认识到自己的错误……”
      
      他一副公事公办的语气,特别严厉。
      
      但吓不到花漾,大伯没把她当侄女,她也不在乎,整个花家她只对父母有感情,也只对花国庆夫妻有赡养责任。
      
      她笑吟吟的拉着张慧的胳膊,“我饿了,妈,我们回家做好吃的。”
      
      她还笑的出来?花国立感觉自己的权威受到了挑战,恼怒的喝道,“我说的话你听到没有?”
      
      “大伯。”花漾早就看透眼前的这个男人,特别爱装大公无私,其实吧,就是一个表里不一的伪君子。
      
      井水不犯河水,不好吗?非要找事!
      
      “不,村长,你这是认定我作弊了?去学校打听了吗?问过校长了吗?没有证据的事实不要瞎说,你就算是村长,也不能无中生有,往我头上扣屎帽子。”
      
      她不但不怕,还高高昂着脑袋,骄傲的不可一世。
      
      花国立愣住了,她像变了一个人,不再怯弱胆小,以前都不敢跟他大声说话。
      
      “我已经打听过了,你确实干了坏事……”
      
      花漾心里一动,行吧,那就好好撕一场,谁输谁赢还不知道呢。
      
      “跟谁打听的?你的宝贝侄女花雨吗?”
      
      花雨的成绩很好,嘴巴很甜,对长辈曲意奉承讨好,事事都以长辈为先,哄的花家人都很疼她。
      
      就连花国立夫妻对她也有几分真心,挺疼这个侄女。
      
      “她是你的堂姐,处处为你说话,你就是用嫉妒回报她的?我非常失望。”
      
      花漾忍不住笑了,“噗,我嫉妒她?有没有搞错?一个输不起的手下败将而已,我根本瞧不上。”
      
      花雨这智商,她真没把人家当对手,整天忙着捣鼓生意呢。
      
      村民们在一边直摇头,谁都知道花雨是村里成绩最好的孩子,花漾呢,一点都不起眼。
      
      大家对成绩好的孩子天生有好感,自然而然站在花雨这一边。
      
      “真是狂的没边了,你有什么资格看不起年级第一名?看来是嫉妒自己的堂姐,所以才做出那样的事情,村长,这次一定要严惩,免得孩子们有样学样。”
      
      花国立微微皱眉,轻轻叹了一口气,“花漾,虽然你是我侄女,但我绝不会徇私……”
      
      花漾快笑死了,别说她没有作弊,就算作弊了,也轮不到这些人处罚她,大家的戏真多。
      
      一道声音猛的响起,“这么热闹?爸,我买了一块猪肉,晚上做好吃的。”
      
      花志鸿从人群里挤过来,很自然的护在花漾面前,手里拿着一包糖果,笑容宠溺,“小漾,大哥给你买了大白兔奶糖,拿去吧。”
      
      花志伟跟在后面,眼巴巴的叫道,“小妹,我也想吃。”
      
      花漾眼神淡淡的,没有去接糖果,都烦死大房了,“为什么跟我说?大堂哥买的呀。”
      
      花志伟正在长身体,是最贪吃的年纪,盯着糖果口水直流,“大哥说,糖果归你分配,你想给谁吃就给谁吃,小妹,二哥只要五颗糖,不,三颗吧。”
      
      花漾嘴角抽了抽,无语望天。
      
      花志鸿摸摸她的脑袋,硬是将糖塞进她手里,一双黑瞳浮起一丝垦求,这位是小祖宗!
      
      花漾虽然不喜欢大房的作派,但跟大堂哥的合作挺愉快的。
      
      花志鸿这个人很拎的清,人也能干,是个实干派,指哪打哪,让他做什么都能完成的很好。
      
      食材由他负责采买,就连每天的猪肉也是他想方设想去隔壁村庄搜罗来的。
      
      至于花志伟和她妈就帮着打下手,她主厨,四个人分工合作,井井有条。
      
      她略一思索,决定给他一个面子,接过糖果拆了,分一半给花志伟。
      
      花志伟迫不及待的剥了糖纸,往嘴里一塞,立马笑开了,真甜。
      
      “小妹你真好。”
      
      兄妹友爱,手足情深,一口一声小妹,比亲兄妹还亲,看的所有人都惊呆了。
      
      不是说花家最受宠的女孩子是花雨吗?
      
      花雨经常炫耀家里人有多疼她,堂哥们有多爱护她,怎么感觉不对劲?
      
      花国立更是茫然,他们的关系什么时候变的这么好?
      
      记忆中,这三个孩子从不亲近,关系淡如清水。
      
      一个村民忍不住开口,“花志鸿,你知道花漾作弊吗?”
      
      花志鸿惊讶极了,这怎么可能?花漾这脑子真是绝了,算账没出过错,一心三用都没有问题。
      
      “我妹妹这么聪明,作什么弊呀?凭自己本事就能考好。”
      
      那村民愣了一下,“你说的妹妹是花雨吧,那孩子确实聪明伶俐,年年考第一,不过,我说的是三房的花漾。”
      
      最近,花漾中午做的饭菜都会分他们兄弟一份,合作伙伴嘛。
      
      花志伟被花漾的厨艺彻底征服了,巴巴的跟着她,凡事都听她的。
      
      花漾说的话比父母还管用,在他眼里,小堂妹是可爱的小仙女。
      
      “什么呀?我们花家最聪明的是小漾。”
      
      他真这么认为,反正花漾做的事情,他都做不来。
      
      人不聪明没关系,跟着聪明人行事呗。
      
      花志鸿面带笑容的附和,“对,我们花家的灵气都集中在小漾一个人身上,公认的最聪明,比我们兄弟还聪明。”
      
      花漾的通耐他看在眼里,心服口服。
      
      她才几岁啊,已经展露惊人的经商天赋,等她长大,那更了不得。
      
      现在不抱大腿,更待何时?所以,他毫不犹豫的站队。
      
      在花雨和花漾之间,他选择了后者。
      
      众人:……?吃错药了?
      
      花国立:……这是我儿子吗?
      
      这对花雨是一个巨大的打击,她花费了无数心思讨好大堂哥,结果,他居然选择维护花漾。
      
      这到底是为什么?
      
      “大堂哥,你这是怎么了?也被她迷惑了?她在学校里就……”她咬了咬牙,似乎难以启齿,脸色微红,“不怎么安份,没想到在家里也这样……”
      
      这话含含糊糊,但给大家留下了无数的遐想。
      
      越琢磨,越觉得有意思,难道这么小就在学校乱搞?还在家里勾引堂哥?不是吧?
      
      花志鸿浑身寒毛都竖了起来,暗自心惊,用心好恶毒,句句都隐着杀招,将他都拉下了水。
      
      他从来不知道花雨是这种人。
      
      花国立脸色不好看了,怎么能将他的儿子拉进浑水?这传出去能听吗?
      
      花漾的反应极快,二话不说挥起胳膊打过去,“啪啪。”
      
      小打小闹在她的容忍范围内,但这话就触及到了她的底线。
      
      巴掌声震耳欲聋,花雨被打懵了,第一反应就是想打回去,但她强忍着,眼眶泛红,泫然欲泣,“小漾,我是你的亲堂姐啊,你怎么下得了狠手?我好伤心。”
      
      花漾被恶心到了,不再留情,“我为有你这样的堂姐感到羞耻,下次再敢胡说,就不是两巴掌就能解决的,等着接法院的诉讼吧。”
      
      花雨眼中闪过一丝冷意,嘴上说的更好听了,“小漾,我真的是为了你好,一心想将你引回正路,你做了很多错事,我无数次的包容,小漾,我真很爱你。”
      
      她情真意切,把自己都感动了,当然也感动了身边的村民。
      
      真是一个好姐姐。
      
      花漾心中冷笑一声,行吧,你想找死,那就成全你。
      
      她忽然脸色大变,迅速朝后退了几步,像看到了什么可怕的事,“什么?你爱我?天啊,别吓我,花雨,你清醒点吧,你是女的,我们有血缘关系,我是绝对不会跟你在一起的。”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花漾:坑人,我最拿手了。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