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案
幻想类小短篇
内容标签: 恐怖 幻想空间

搜索关键字:主角: ┃ 配角: ┃ 其它:

一句话简介:幻想类小短篇


  总点击数: 2290   总书评数:15 当前被收藏数:7 文章积分:2,708,146
文章基本信息
  • 文章类型: 原创-言情-近代现代-爱情
  • 作品视角: 女主
  • 作品风格:正剧
  • 所属系列: 迷失都市
  • 文章进度:已完成
  • 全文字数:1913字
  • 是否出版: 尚未出版(联系出版
  • 签约状态: 未签约
  • 作品简评: 尚无任何作品简评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安全岛

作者:嫣子危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安全岛

      从前有座岛,岛上有个医生,他医术高明……
      “医生,病人送到,请立刻准备手术!”
      “吓?”
      “现在安全岛上就只有您可以救他了,自从哈哈医生去世之后,我们除了信任身为他唯一继承人并接替他终身衣钵的您外,别无依靠。”
      安全岛上并不安全。终年大小意外接踵而至,风雨交加的夜晚总有屋顶的木板要掉落砸死几个人。岛上设施简陋,反朴归真,人们并不生病……不生病是因为无药可治,误入歧途的结果只有死路一条。
      人们大多听天由命,岛上唯一的医生哈哈先生(也就是我父亲)去世之后,岛上就再无值得信任的能医者。我并不算是,我甚至看见刀子都满心惊悸,兴奋得似做了连夜的恶梦。在父亲落葬之日,岛民们不容分说地一致推崇我为后继者,大抵是为着我长了一副医生的遗容:心力交瘁,忧国忧民。
      “快把病人送进急症室!”我大力指挥:“传第一助手进场协助。”
      圣旨下达,击鼓传花,哈哈医生生前最得力的助手“一号”火速到场救援。
      “病人神智不清,瞳孔收缩,明显是患了脑中风。”助手绕场一周,凝神断症。
      “一看就知,”我显出一派高深,拟出手术流程:“先帮病人破开脑骨,取出顽固肿瘤,再仔细缝合。”
      “谁操刀?”一号问。
      “为免分赃不公,一人一半吧。”我取出菜刀:“你按着病人头骨。”
      如果你们以为我没有常识那实在是一场误会,我说过,岛上设施简陋,我们并不设有手术刀,况且手术刀也不能破开病人头骨,我只好去剖病人的肚子。这把刀刚才在厨房里破过一捆柴,锋利尤甚,还放在火上烧烫过,已彻底消毒,家属可以放心。
      病人肚内纵横交错,我正研究左右接线,助手适时惊叫一声。
      “看来我们断错了症。”助手满头大汗,护士小姐立即上前仔细擦拭,以使他光洁的额头看似一块反着微光的有机玻璃。“病人肝脏有淤血存积,明显是心肌梗塞!”
      “我早看出来了。”我轻拍他的肩以示安慰,并不慌不忙地道:“转移手术原定计划,现在开始全力清理病人肝脏滞塞血栓。”
      助手满脸颓丧,显然对自己的疏失耿耿于怀。我很想对他说,这并非全是你的错——即使他曾是哈哈医生唯一密传秘技的关门弟子,但在这样紧急的情势之下,为着一时的错失而陷入无边无际的反思中是个大忌,我们还有更重要的事情等待完成,一切以救人为准则,病人优先级。
      与所有带着热切期待目光、围在病床四周瞻仰手术过程的岛民一样,我大汗淋漓,心神恍惚,希望上帝眷顾苍生,赐予我们奇迹。我对这一场艰巨的战役毫无胜算,毕竟,我只是一个冒名顶替者,我希望父亲借我一双神来之手……事实上,那一刻我也的确深深感受到了灵魂的震动和激烈的摇撼,这是多么神圣的一刻,我疾驰的双手有如操持一场盛大的交响乐协奏曲,我浑然不觉沉迷于全情境界,并被自己深深打动,心无旁骛。
      我的助手是那样的出色,我深信他依然是哈哈医生最引以为傲的学生,他挥刀如神,移肝填胃,你看他结出的蝴蝶肠是何等的艺术,简直似要振翅高飞般的栩栩如生。
      我们也有一流的护士,她会处理一切善后工作,把病人所有该缝合或不该缝合的地方也顺便缝合。她精通的是女红——你或许能够理解,在这个荒芜的小岛上,生活是多么的枯燥和平乏,所有女子近乎疯狂地迷恋这早在都市女性圈子里失传的高超技艺。她有一双灵巧的手,绝不逊色于哈哈医生的细心……她在病人的伤口处刺绣出一朵美妙绝伦的野玫瑰。
      手术完美结束。
      我呼出一口气。与助手欣然对望,老怀安慰。幸好,幸好没玷污父亲祖上之名。在此我们向已逝先人致以万分的景仰……我要感谢,感谢上帝,感谢父亲,感谢小岛上的所有居民,感谢把毕生奉献于安全岛的伟大牙医——哈哈先生。
      在这个激动人心的时刻,门外撞进一名疯癫女子。她大概忧伤过度,直接穿了丧服进来——那一身洁白的超短裙,头顶上戴着的帽子有不祥的鲜红十字,她情绪激动,排众而入,还在一路上大声说话:
      “全部给我回房去!你们居然又趁看护们不注意把哈哈医生打晕抓来这里,真是越来越离谱……”
      所有人的目光齐刷刷地一致看向她,她看到躺在手术床上的人后失声尖叫,快步冲上前去仿佛自火中抢走爆散的栗子般急切:“谁把医生弄成这样!”
      没有人作声。大家莫名其妙地看着唯一的外来者,我看她着急地自无线电里吩咐安排手术,但这是没用的,我正踌躇着好不好告诉她我们才刚刚替病人动过一次手术,她要是再这样粗鲁地把病人推来推去,难保他肚子里面的肠子又要连环相撞炒成一碟了。
      我们被无情地驱赶。
      我们被分散地关置在独立的房间中,一天只有数小时的活动时间。
      阳光照射在岛上唯一的标识牌子上,这里是安全岛精神康复疗养院。可是我们都知道,安全岛上并不安全。
      这里没有医生。(唯一的哈哈医生已经光荣殉职)
      遗下的,只有病人。
      还有上帝与我们同在。
      
      ----------------------------
      因为无聊,所以写了篇无聊之作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篇  下一篇→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