撩拨人就得负责

作者:日曜三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7 章


      【竟然不是F队,邵迆谦老师说话不算数啊哈哈哈哈】

      【贺咏希:我还得说声谢谢?】

      【我好像找到了一点相爱相杀的痕迹。】

      【不,这俩只有相杀2333】

      钟冷雪不咸不淡地说道:“你不是想穿骚包紫的队服吗?如你所愿。”

      贺咏希:“……”一点都不高兴。

      她又不是凭实力去了D队,而是被邵迆谦这狗男人扫到了D队。

      两者有着本质的区别。

      更换队伍的学员都有三十秒左右的时间发言,除了——

      贺咏希。

      主持人直接忽略了过去。

      贺咏希:“……”这么区别对待礼貌吗?

      【麦还是被禁着吗?哈哈哈哈】

      【必然啊,不然就是直播事故。】

      【莫名地觉得她有点惨23333】

      【既然觉得她惨,为什么还要笑?哈哈哈哈】

      【快乐源泉不是随便说说的。】

      贺咏希神态恹恹地趴在尹芮昵的肩上,语调带着丝丝委屈:“被人欺负了,必须得犒劳一下自己。”

      尹芮昵十级警报拉响:“你想干嘛?”

      贺咏希贴着她的耳廓,一字一顿地说道:“化悲愤为食欲。”

      尹芮昵:“……”她不该问。

      住了一个星期的宿舍,她就吃了一个星期的宵夜,不胖是她天生丽质。

      可是自己不行,她跟着吃了三天的宵夜,秤都不敢上了。

      那边所有人已经发完言。

      导师讲了些场面话后,主持人便cue下个流程了,也就是下一轮的规则。

      “下一轮为自由组队,每队九个人,共十队进行两两PK,PK输的那队会淘汰两个人,所以下一轮会淘汰十个人。至于组队结果——我们下期见分晓。”

      听见“下期见分晓”几个字,贺咏希原本沮丧的面容瞬间恢复容光,很慷慨激昂地吼了一句:“说得好!”

      结果——

      全场所有人的目光都很有默契地移到了她的脸上。

      她深刻体会到了什么叫“最怕空气突然安静”。

      这节目绝对跟她天生相克!

      像她这样的知性美少女,上了这个节目后,都成沙雕了。

      禁言禁得好好的,干嘛又让她的麦开始工作??

      说禁就禁,说解就解,有考虑过麦克风的感受吗?

      不过她很快镇定下来,无辜地眨了眨双眸,笑意嫣然地反问:“难道你们不觉得?”

      【哈哈哈哈哈!莫得感情的打工人听到可以下班,终于有了自己的思想。】

      【节目组是故意整贺咏希吗?xswl!】

      【贺咏希:现在换个星球生活还来得及吗?】

      【不过她笑得好美,差点被蛊,我去照照镜子清醒一下!】

      导师们也笑得不行,不过也给足了她台阶下:“觉得觉得,说得真的很好。”

      主持人:“既然咏希能发言了,那我们节目就此结束吧。”

      贺咏希:“……”太没礼貌了,亏她还夸他呢。

      贺咏希委屈地鼓了鼓腮帮。

      邵迆谦坐在导师席位上,幽深的双眸很容易捕捉到她下意识的动作。

      唇角勾起若有似无的弧度。

      倒是比在他面前顺眼很多。

      *

      直播结束没多久,导演组就来到了后台休息室。

      学员们大概都累了,个个精神萎焉,随意地找了处位置休息。

      虽然几个队混在了一起,不过导演组还是眼尖地发现少了人,无奈地问道:“咏希呢?又没在?”

      “上洗手间了。”尹芮昵略显磕巴地回道。

      “就她事多。”导演忍不住吐槽了一句,“不等她了,现在跟你们讲一下下一轮的规则。”

      见导演没在这个问题深究,尹芮昵才松了口气。

      “她真的上洗手间了?去了好一会儿了吧。”钟冷雪淡淡的声音骤然响起。

      尹芮昵被惊了下,连正眼都不敢瞧她,含糊不清地应道:“可能上大号?”

      钟冷雪:“……”

      “导演开始说话了,我得认真听了。”尹芮昵煞有其事地说道。

      可恶哦,明明不是她溜出去,她怎么就这么虚呢?

      “下一轮是自由组队,顾名思义就是想跟谁一队就一队,最早组好队的队伍有优先选曲权,所以你们在考虑实力的同时,还得把握好时间,组好队以后,整队人员来导演组办公室选曲。女孩们,下周就是淘汰赛了,这次的选择很关键,加油吧!”

      “要不要这么任性啊?导演组!!”

      听到这样的组队方式,学员们怨声载道。

      *

      而与此同时——

      市中心的一家火锅店。

      喜儿双手撑着下巴,瞠目结舌的看着面前大快朵颐的贺咏希,“你悠着点,T视频的伙食真有这么差吗?”

      “每天都是清汤寡水,还得超负荷训练,简直反人类。”

      “可你也不能这么偷跑出来啊。”

      “罪犯还有放风的机会呢,你觉得我不配?”贺咏希眼尾轻挑,倾倒众生。

      喜儿禁不住被蛊了下,又感叹自己命运的坎坷,“蕊姐肯定会将我大卸八块,你说你偷跑出来就偷跑出来吧,干嘛还拉上我这个垫背?”

      “你有没有听过孤独等级?”

      “那是什么?”

      “一个人逛超市是一级孤独,一个人去快餐店是二级孤独,而一个人吃火锅呢,是五级孤独,听着也太惨了是不是?”

      “好像是有点惨。”

      “你总不忍心见我这么惨吧?”丝毫没有欺骗少女的愧疚感,贺咏希又涮了两片毛肚,幸福地喂进嘴里,咀嚼吞咽后,她又勾起一抹不怀好意的笑,“何况你还有大用处。”

      总觉得听着不像好话,喜儿戒备地看向贺咏希:“你说。”

      “我看过宿舍的围墙了,凭我一己之力翻过去有些困难,但是有你这个垫背的,我就可以安全回去,蕊姐也就不会将你大卸八块了,有没有觉得我这个计划特别棒?”

      贺咏希言笑晏晏地眨了眨双眸,一副“快点夸我”的模样。

      喜儿宽面泪:“你好打算!”

      贺咏希伸出手拍了拍喜儿的肩膀,继续给她画饼:“不会白让你垫背的,邵迆谦的电影快首映了,我给你弄张首映礼的门票,绝对VVVVIP的那种。”

      “哦?是吗?”

      男人低沉磁性的声音骤然响彻在贺咏希的耳畔,吓得她一激灵,辣椒呛到了喉咙里,立刻咳嗽个不停。

      她抬眸望去,一袭黑色休闲装的男人笔挺地立在那里,即便戴着一定鸭舌帽,也完全掩盖不住那一头惊艳的蓝毛。

      她就没见过有谁能将蓝毛驾驭得这么绝。

      邵迆谦从容淡定地拉开椅子坐下,“《创梦》似乎有规定,学员不能随意离开宿舍吧。”

      贺咏希好不容易缓过来,喝了半杯水将那股不适感给压下去,才轻佻地看向邵迆谦:“那你去告状呗。”

      反正她已经准备走人了。

      “你还真是……”

      “死猪不怕开水烫。”喜儿补充得清清楚楚。

      邵迆谦微微地勾了勾唇:“倒是贴切。”

      贺咏希乌黑分明的大眼睛蓄着薄怒,重重地从鼻间哼了声:“好狗不挡道。让开。”

      “不要VVVVIP的首映票了?”

      贺咏希:“……”

      “原来你就是这么拿我当——”

      邵迆谦未尽的话被贺咏希一手掌给捂得严严实实。

      这狗男人绝对会将她的谎言给拆得支离破碎。

      不能让他有开口的机会。

      邵迆谦的眼睑微垂,极淡的眸光含着某种心照不宣的暗示。

      贺·能伸能屈·咏希立刻露出一抹明艳动人的笑靥:“老公,你说过小甜甜的任何要求,你都会答应的不是吗?”

      两个人的距离近在咫尺,使得邵迆谦能清楚地看见贺咏希根根分明的黑睫。

      带着漂亮的弧度,翕张之间,仿若在无声无息地勾惹人心。

      邵迆谦漫不经心地拿开贺咏希的手,语调一如既往的清冷:“小甜甜?”

      贺咏希双手托腮,轻歪脸蛋,笑容甜美地应道:“在呢。”

      邵迆谦的唇角忍不住轻勾,低沉地开口:“我说的话自然算数。”

      *

      道路两侧灯火璀璨,却也只能从倾盆而下的雨帘中透出微弱的光芒。

      灰蒙蒙的天色,也丝毫没有影响贺咏希的心情。

      邵迆谦的难得配合,总算保住了她在喜儿面前光辉的形象。

      由于心情雀跃,以至于车子开了半路,她才发现这不是回宿舍的路。

      邵迆谦温淡地解释:“今晚回家住。”

      贺咏希:“……”

      呵。这句话跟“今晚轮到你侍寝”有什么区别?

      不过——

      看在今晚他表现尚可的份上,就让他伺候小仙女吧。

      “《创梦》那边你帮我搞定。”贺咏希理直气壮地要求。

      “嗯。”

      狗男人下半身动物无疑!

      每每这种时候就特别好说话。

      在宿舍待了一周,贺咏希倒是有些怀念家里。

      尤其是她的按摩浴缸。

      在她哼着歌,开心地往浴缸里放水时,邵迆谦那张轮廓精致的俊脸有抹复杂的情绪:“现在快十二点了。”

      “谁规定十二点不能泡澡?”贺咏希没好气地瞥他一眼。

      邵迆谦按了按眉骨,干脆利落地下命令:“今天冲澡。”

      “不行。小仙女不能忍受一周不能泡澡!”

      贺·事儿精·咏希伸出修长白皙的手指,将精油缓缓地滴入水中,慵懒的动作被她做得极尽糜丽勾人。

      邵迆谦的喉结轻滚,也没再劝这位任性的大小姐,而是“啪嗒”一声——

      骨节分明的手指开始慢条斯理地解着身上的束缚。

      贺咏希水色潋滟的漂亮眸子划过一丝错愕后,干脆停了手上的事情,姿态高傲地指使道:“别指望坐享其成,你来。”

      反正今晚逃不过被他睡的命运,不如物尽其用。

      这种事情上,狗男人向来不拘小节,态度平和地往浴缸里撒花瓣,试水温。

      大约二十分钟后,邵迆谦嗓音很低地说道:“可以了。”

      “老公么么哒,请继续保持这种积极向上的状态!”贺咏希踮起脚尖,用拇指指腹在邵迆谦的额间盖了章,以示奖励。

      邵迆谦:“……”

      温热的水流从四面八方席卷而来时,贺咏希舒服地低吟了声。

      那一声不偏不倚正好钻入邵迆谦的耳廓。

      他的眸色深谙浓稠,下一秒便将贺咏希曼妙婀娜的身躯禁锢在了怀中。

      贺咏希猝不及防,大惊失色地瞪着邵迆谦:“你想溺毙我,换个老婆就直说。”

      邵迆谦的手指挑起贺咏希的下巴,眼神显得意味深长:“倒没这么丧心病狂,抱紧我了。”

      凌晨两点钟。

      气急败坏的贺咏希一脚踹到正半跪在床边给他擦药的男人身上,还嫌不够解气,又想如法炮制再来一脚——

      可这一次脚踝被邵迆谦抓得严严实实,沉静内敛的脸庞不见丝毫情绪波动:“娇气。”

      “是我娇气吗?要不是你非要用那种姿势,我至于双膝青紫吗?你让我怎么穿训练服见人?”

      “前前后后没超过一分钟。”

      “怪我皮肤太嫩咯?”贺咏希咄咄逼人地盯着他。

      “是挺嫩的。”

      贺咏希:“……”

      邵迆谦上完药,将药膏盖好,放到药箱里。

      这时贺咏希才想起导师这茬,开始兴师问罪道:“你为什么没跟我说你是《创梦》的导师?”

      “导演要求保密。”

      “哦?这么听话哦,我这边建议亲亲以后跟导演过日子哦。”

      邵迆谦的唇畔掠过一丝笑意:“但凡你能少睡上两分钟,也不至于到了台上自乱阵脚,从A队掉到D队,《创梦》90个学员,谁都比不上你如此牺牲自我。”

      贺咏希:“……”

      将药箱放回远处后,邵迆谦溢出好听的低嗓:“不是想看我跳主题曲吗?”

      贺咏希原来染着愠色的脸蛋顿时变作雀跃,将信将疑地反问:“不骗人?”

      嘴上虽然这么问,但已经迫不及待地去拿手机,准备播放主题曲了,同时还不忘提出要求:“不能干巴巴的,要有生动的表情。”

      邵迆谦将睡袍的腰带系紧了几分钟,准备姿势就绪。

      随着音乐的响起,他惯常温淡疏离的神色瞬间有了变化。

      女团的舞蹈虽然弱化了他的气场,可一点都不显得娘气,反而有一种既可爱又帅气的感觉。

      而且一首歌下来唱跳下来,气息丝毫没乱。

      实在不敢相信这是阔别舞台近六年的人。

      直到床的另一侧微陷,贺咏希才恍然回神。

      她轻抬眼睑,望着邵迆谦精致的侧脸轮廓,娇软地出声:“邵老师~求安可~”

      邵迆谦微侧脸庞,清冽的气息徐徐萦地绕过来,从唇瓣中溢出磁性的低嗓:“确定还想看?”

      言外之意再明显不过。

      贺咏希的脸颊染着绯色,站在制高点谴责他:“你能有点为人师表的态度吗?”

      “不能。”邵迆谦不紧不慢地应道,“邵太太躺在我的床上,难道还指望我教你读《出师表》?”

      贺咏希:“……”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关闭广告
    关闭广告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关闭广告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昵称: 打分: 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消耗的不会给作者。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