撩拨人就得负责

作者:日曜三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3 章


      蕊姐拉着喜儿走出别墅,喜儿才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邵迆谦跟希姐???”

      “不然你觉得她怎么会住在寸金寸土的西山枫林?还是最中心的位置。”

      “那不是因为希姐的爸爸是贺章年吗?”

      “你没看她对她爸爸是什么态度?”

      喜儿晕头转向了好半晌,才大声地哭出来:“我嗑的CP BE了!!”

      蕊姐不忘补刀:“你嗑的CP从来没真过,谈什么BE。”

      喜儿:“……”扎心了老铁。

      *

      主卧里。

      贺咏希拿平板刷着今天《创梦》的剪辑,丝毫没注意到洗完澡的邵迆谦已经来到了大床旁。

      直到手中的平板被抽走,她才蓦地抬头。

      男人清隽俊美的面容就这么撞入她的视线。

      贺咏希有几许顿住,下一刻便听他用低沉的嗓音说道:“diss人挺有一手。”

      贺咏希:“……”就不该指望狗男人嘴里能吐出什么好话。

      邵迆谦掀开被子,躺进被窝里。

      带着浅浅香气的湿意蓦地包裹过来,贺咏希的心跳有几分紊乱,“我告诉你,我明天就要搬去宿舍了,你别对我有非分之想。”

      邵迆谦的唇角轻扯:“一直有非分之想的人不是你?”

      贺咏希差点一口气顺不上来,小仙女是让狗男人这么诋毁的吗?

      她漫不经心地斜了一眼他,“邵迆谦,你浑身上下就只有嘴是硬的吧?”

      邵迆谦微侧身躯,意味不明地发出一道疑惑:“你确定?”

      贺咏希怔愣了片刻,脑子迅速地转过弯来,视线随着思想往下低垂,脸颊渐渐地绯红起来:“你好无耻,玷污纯洁的小仙女。”

      回应她的是一道很不屑的冷笑。

      “你什么意思啊?”贺咏希面露愠色,坐姿改成跪姿,想要用气场压倒寡淡无情的狗男人,谁知道用力过猛,动作之间将自己的睡裙扒拉了下去,瓷白的山峦若隐若现,无声无息地释放香艳糜丽之色。

      “邵太太,我知道你对我有非分之想,说就可以了,不必——”他的视线好整以暇地打量她娇嫩的胴体,语调一如既往地清冷:“我自然会尽到丈夫该尽的义务。”

      “你别用一副我想勾引你的模样看着我。”贺咏希故作沉敛地说道,“可把你给美的。”

      这波她完全落了下风,不仅没挽回颜面,还出了大糗。

      邵迆谦骨节分明的手勾起她纤细的肩带,将它重新拨回到她光滑如玉的肩膀上,像是好心提醒道:“小心感冒。”

      狗男人除了弄她,就只会气她。

      贺咏希拿起枕头丢到他道貌岸然的脸上,然后将被子全部拉过来,盖在自己身上。

      敞亮的主卧很快陷入昏暗。

      只有床四周的灯带发出潋滟的光芒。

      静谧下来后,仿佛能听见男人平缓的呼吸。

      贺咏希:??

      国色天香的小仙女躺在身旁,他是如何做到无动于衷的?

      这不是明晃晃地说她没有吸引力吗?

      凭实力单身也就罢了,可是他——

      竟!然!有!老!婆!

      贺咏希愠怒地一脚踢过去,没好气地赶人:“你去睡客卧,影响我休息了。”

      “邵太太,你在无理取闹吗?”

      “呵。你不仅影响我睡觉,还影响我心情。”

      “你这么暴躁,是更年期提前还是——”邵迆谦意味深长地拉长尾音,“欲求不满?”

      狗男人为什么会长嘴巴?

      贺咏希呵呵冷笑:“大郎,你是不是想喝药了啊?”

      “别闹了,睡觉。”邵迆谦将被子扯过来,伸出手臂将人捞进怀中。

      温烫坚硬的身躯就这么贴在贺咏希的肌肤上,她顿了片刻才反应过来:“你抱我就是承认对我有非分之想。”

      快承认快承认!承认你一直惦记小仙女娇软的身体。

      很快房间里响起一阵窸窣声。

      黯淡的房间中,贺咏希捕捉到男人坐了起来,紧接着是他不咸不淡的声线:“我去睡客卧。”

      贺咏希:??

      直到房间的门打开又关上,她才算是彻底回过神来。

      还真的去睡客卧了?

      贺咏希打开房间的灯,偌大的主卧此刻只剩了她一人。

      她的唇角勾起一抹冷笑。

      今日之耻她记住了。

      以后别犯在她手里,否则跪族有他一份。

      *

      翌日清晨。

      贺咏希被蕊姐“温馨”的早安电话给吵醒:“现在是你一个人在家吗?”

      “我跟狗——”半睡半醒之间,贺咏希含糊地应道。

      “狗?你什么时候养狗了?”

      “狗男人。”

      “你说话能不能别大喘气?”蕊姐哭笑不得,“那我在门口等你,现在!立刻!马上!迅速起床。”

      贺咏希摁掉电话,重新阖上眼睛。

      就在意识遁入梦境时,耳边又响起了窸窣声响。

      她挣扎着撑开双眸,朦胧的视线依然能捕捉到男人好看的身形轮廓。

      看见他,昨晚受辱的画面瞬间卷入脑海,贺咏希坐直身躯,仰着下巴提醒邵迆谦:“协议马上到期了,我终于可以摆脱你这个冷情寡欲的形式老公了。”

      邵迆谦戴腕表的动作微顿,漫不经心地重复:“冷情寡欲?形式老公?邵太太是在不满意我们的夫妻生活?”

      “你少曲解我的意思。”

      “那是什么意思?”邵迆谦将腕表放下,双手撑在她的双侧,幽深的双眸映着她素净瓷白的脸蛋,低沉的嗓音有条不紊地说道:“不是在控诉我昨晚没满足邵太太的需求?”

      人模狗样的男人倒打一耙起来倒是脸不红气不喘,贺咏希蓦地直起身躯,浓颜系的面容透着明显的不屑:“原来我这么拙劣的演技也能骗过堂堂影帝啊,那真是不好意思了,给你制造了一些不切实际的假象,其实——我自给自足更开心。”

      最后几个字让男人沉敛自若的面容有了一丝微妙的变化。

      像是终于挽回了一局,贺咏希迈着六亲不认的步伐走入浴室。

      *

      九点半,贺咏希才优哉游哉地从别墅里走出来。

      肩上挂着香家最新款的化妆包。

      然后——

      没了。

      蕊姐不禁按了按太阳穴:“集训三个月,你就这么轻装简从地去了?”

      “说不定下一轮就淘汰了。”贺咏希脱口而出。

      “哦?”

      收到蕊姐“关爱”的眼神,贺咏希又微笑着改了口:“不是有喜儿嘛?她会准备的。”

      万能喜儿:“我该感到荣幸吗?”

      贺咏希:“没错。”

      蕊姐一脸无奈,然后对司机说道:“开车吧。”

      出发没多久,喜儿的视线就定格在贺咏希的颈肩处,只是打量许久,愣是没发现丝毫暧昧的痕迹。

      说不清是失望还是庆幸。

      贺咏希慵懒地依靠着座椅,微掀眼睑看向喜儿,“得出结论没?”

      喜儿忍了一晚已是极限,干脆开门见山地问她:“希姐,我当了你半年的助理了,怎么就没发现你跟邵迆谦关系匪浅啊?”

      贺咏希掰着葱白的手指,开始细数邵迆谦的罪证:“你刚来那会儿,他在深山老林拍缉毒题材的电影,大概拍了三个月吧,回来的那两个星期,我正好闲赋在家,没让你跟着,后来他又去工作了,前不久才回来,就这么不着家的男人,在外抓奸在床有他一份,你想发现我跟他的关系的确挺难的。”

      “你跟他——”喜儿希冀地看着她。

      “协议夫妻。”贺咏希轻描淡写地回。

      喜儿像是舒了一口气,“原来是协议夫妻。”

      蕊姐故意打击她:“你要觉得你的CP没BE,那可能要失望了。你觉得有几个人能抵挡得住你希姐的姿色?”

      喜儿的神情复杂难辨,始终接受不了自己塌房的事实,抱着最后一丝希望自我安慰道:“邵迆谦就能抵挡得住。”

      “他能抵挡得住你希姐的姿色?却抵挡不住于梦念的?”蕊姐差点要翻白眼,“你自己信吗?”

      喜儿:“蕊姐你再说,我可哭给你看了。”

      “偶像千千万,塌房咱就换。”贺咏希勾住她的肩膀,意图破坏邵迆谦道貌岸然的形象:“邵迆谦他啊——”

      她故意拉长的尾声显得意味深长,喜儿立刻上钩:“他怎么了?”

      贺咏希贴近喜儿的耳廓,用极度遗憾的口吻低语:“中看,但是不中用。”

      “你污蔑人!”喜儿气急败坏地控诉。

      贺咏希慵懒地挑眉:“信不信随你。”

      看见喜儿一副“我踏马不仅塌房,而且还塌成灰烬”的模样,贺咏希心满意足地冲浪去了。

      *

      十点半,贺咏希抵达宿舍。

      她是最后一个到的,所有人都已经在整理自己的东西。

      尹芮昵上前朝她抛了个媚眼:“我已经帮你抢占了一个柜子。”

      贺咏希捏了捏她的脸颊,笑得明艳动人:“你可真乖。”

      话音刚落,门口就传来了一阵骚动。

      是节目组的导演跟摄像。

      “突击开箱检查。”导演微笑着说道,“看看你们都带了什么东西。”

      “导演,还有没有隐私了啊?”女孩们不满地发牢骚。

      “放心,这次不是直播,会以彩蛋的形式发微博。”说罢就率先把目标投向了离门口最近的贺咏希,“这两个行李箱都是咏希的?”

      “嗯。”

      “可以看吗?”

      尹芮昵立即压低了声线同她撒娇道:“好咏希,我的行李箱不能开,内裤在最上面。”

      其他人也用希冀的目光看着她。

      贺咏希按了按眉骨,她怎么跟唐僧进了盘丝洞一样?

      于是跟导演讨价还价道:“查了我的行李箱后,我们宿舍其他人的可就不能查了。”

      导演思忖了片刻,做出保证:“可以。”

      “行。”贺咏希很利落地开了两个行李箱,五花八门的零食让所有人惊愕得下巴险些脱臼。

      导演好半晌才找回声音:“你来参加比赛还是来开小卖部的啊?”

      “不是听说你们节目组伙食差嘛。”贺咏希一脸认真,“怕饿瘦。”

      导演:“……”

      没有拿到劲爆的素材,导演又将主意打到了其他人的身上。

      贺咏希眼睑微掀,若有似无地笑道:“导演,该不会因为伙食太差,打上我零食的主意舍不得走了吧?丑话说前头,我是不会割爱的。”

      还小气吧啦地迅速锁上了行李箱。

      导演:“……”她怎么就碰上了这位呢?

      打发走了导演,尹芮昵立刻崇拜地说道:“咏希,你可太牛逼了,整整两大箱的零食。”

      “排练可是体力活,补给要跟上。”

      尹芮昵:“……”是她理解的那个意思吗?体力活?她?

      这时,外面又传来一阵尖叫骚动。

      尹芮昵跟贺咏希挤眉弄眼:“我们凑热闹去?”

      导演突击的第二个房间是B队的,贺咏希她们到的时候,正要检查薛思溪的行李箱。

      薛思溪的脸颊带着绯色,反复地问导演:“真的必须开吗?”

      尹芮昵与贺咏希低声咬耳朵:“瞧瞧,这才是掌握了流量密码,你刚才也太干脆了。”

      贺咏希:“我的错咯?”

      随着薛思溪行李箱的打开,几道倒吸凉气的声音骤然响起。

      “是邵迆谦的角色娃娃,好齐全。”

      “我一次都没抢到过。”

      “拔刀吧,来决一死战。”

      随着起此彼伏的声音,贺咏希也凑了过去。

      薛思溪微笑地看向贺咏希:“咏希,你也养娃?”

      这大方善良不计前嫌的模样,简直将贺咏希衬托得像个恶毒美人,她莞尔一笑:“没养过。”

      “那借你看看?”

      “不用。看着你很宝贝他们。”

      贺咏希起身勾住尹芮昵的臂弯,“走咯。”

      “看来传薛思溪是邵迆谦的老婆粉并不假。”尹芮昵啧啧说道。

      “得去挂眼科了吧。”贺咏希温淡地嗤了声,顿了顿又问她:“你知不知道那些娃娃怎么买?”

      尹芮昵满脸狐疑:“你不是不喜欢邵迆谦吗?还买他的娃干嘛?”

      贺咏希勾起嫣红的嘴唇,笑容明艳张扬:“有没有听说过打小人?”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关闭广告
    关闭广告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关闭广告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昵称: 打分: 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消耗的不会给作者。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