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身要有替身的样子

作者:苏钱钱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九章

      气氛有点儿微妙。
      虽说这根本算不上什么大事,自己和祁叙只是朋友,又不是真的林芸芸和顾远那种关系。
      起码目前还不是。
      
      可明媱就是有种欺骗了别人感情的罪恶感。
      
      纪沐阳完全没注意明媱的异样,相反,他还主动跟祁叙打起了招呼:
      “祁总快请进,蒋总在等您呢,我和小师妹出去买点东西,马上就回来。”
      
      “是吗。”祁叙的视线若即若离地在明媱身上游走了几秒,“小师妹?”
      
      明媱要窒息了。
      偏偏纪沐阳还特别热情地介绍:“对啊,比我小两届,明媱,这是祁总,打个招呼。”
      
      明媱:“……”
      给我个痛快吧TvT
      
      没等明媱打这个尴尬至极的招呼,祁叙淡淡道:“不用了,你们忙。”
      说完便抬脚进了酒吧。
      
      情绪真的很大了。
      
      纪沐阳也没在意,拉着明媱进电梯,玩笑似的说:“你怎么看上去有点紧张?”
      “有吗。”明媱找借口,“可能是看到太多大佬了,有些不知所措吧。”
      
      纪沐阳表示理解,“别紧张,待会上去我帮你引荐几个导演认识一下。”
      
      还……还要上去?
      
      明媱耷拉着脑袋。
      都已经被祁叙正面撞到了,走不走,好像也没什么意义了。
      
      明媱正琢磨着待会要怎么跟祁叙解释喝了热水准备睡觉的自己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纪沐阳的声音冷不丁从身边传来:
      “听说宋导的新戏女二定了你?”
      
      明媱思绪被打断,回神道:“没有完全确定,我后面还得再去试镜才知道结果。”
      
      “嗯。”纪沐阳在楼下路边的便利店拿了两瓶苏打水,“加油,希望到时候我们能合作。”
      
      明媱一愣,缓了几秒,不敢相信地问,“你……不会是演顾远吧?”
      
      纪沐阳笑,算是默认,“还没有官宣,你要保密。”
      
      明媱:“……”
      这么温柔的师兄竟然要演那个渣男!
      
      但明媱很快想到了一件更羞耻的事。
      如果到时候林芸芸是她出演的话,那些各种不可言说的情节岂不是就要和纪沐阳……
      
      有画面了。
      明媱顿时尴尬得头皮发麻。
      
      虽然都是演员,拍这种戏的时候也会借位,但一想到会和自己视作偶像的师兄拍,明媱还是有些接受无能。
      
      纪沐阳不知道明媱在想这些,把手里的苏打水拧开递给她,“走吧。”
      
      明媱慢吞吞地跟在后面,正纠结着还要不要回去,手机响了。
      【vip1包厢,过来谈谈。】
      
      明媱:“……”
      工具人终于兴师问罪来了。
      
      算了,回去吧,事情总要面对和解决的。
      
      跟纪沐阳重新回到酒吧,现场气氛已经很嗨了,有熟悉的歌手在台上唱歌助兴,管星迪和简宁看到明媱一脸问号:
      “你不是肚子疼走了的吗?”
      
      明媱暗中找着vip1包厢,心不在焉回,“刚出门又不疼了。”
      “……”
      
      很快,找到了祁叙说的地方,明媱淡定地对两个闺蜜说:“我去下洗手间,马上回来。”
      
      简宁:“快点,待会要切蛋糕了。”
      
      还好现场灯光不算明朗,来的人注意力都在纪沐阳身上,没人发现明媱从楼梯偷偷去了二楼。
      vip1包厢门口,明媱酝酿了下情绪,深吸一口气。
      推开。
      
      房里被淡淡烟雾缭绕,两个男人坐在沙发上正说着什么,见她进来,视线都落了过来。
      
      蒋禹赫看清她,蓦地笑,“明小姐?走错地方了吧。”
      “没走错。”祁叙把烟头摁灭,对于明媱说:“进来。”
      
      蒋禹赫有些意外,扭过头,用一种意味深长的眼神看着祁叙。
      祁叙却道:“你先出去,我有话跟她说。”
      
      蒋禹赫多通透一个人,顿时就明白了什么,起身离开,“行,慢慢聊,不着急。”
      
      包厢就剩祁叙和明媱两个人。
      
      今晚的事完全是个意外,是明媱计划之外的情节,而且发生得太突然,剧本里也没个攻略指导啥的,只能全凭明媱自己的本事闯关了。
      她看向祁叙,决定现学现用,用他的公关手段解决这件事。
      
      先认错,真诚认错,再适当地给点甜头。
      要把死的玩成活的。
      
      于是明媱从一进来表情管理就已经到位,像个做错事的学生,乖乖地站在门口。
      
      祁叙叫她,“站那干什么,过来。”
      
      “哦。”明媱慢吞吞挪过去,清了清嗓,主动坦白从宽: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骗你的,师兄昨天就邀请了我,是我自己忘了,又不好意思跟你实说,怕你不高兴,所以才……”
      
      祁叙静静地看她表演。
      小模样还挺会认错。
      
      视线往下,明媱手里捏着一瓶水,还是冰的。
      应该就是刚刚和纪沐阳出去买的。
      
      祁叙不动声色问:“所以,你也根本没来例假。”
      
      明媱愣了下,“不是,这个我真没骗你。”
      “那就是来例假了还要坚持来参加别人的生日会。”
      
      多敬业啊。
      
      明媱闭了闭嘴,感觉自己被这个男人绕进去了。
      
      祁叙也没再说下去,站起来走到一旁不知给谁打了个电话。几分钟后,有侍应生送来一杯热水。
      
      祁叙把水塞到明媱手里,又拿走那瓶冰的苏打水,一脸冷漠地丢进了垃圾桶。
      
      明媱:“……”
      
      他给自己倒热水诶。
      那是不是不生气了?
      
      明媱抱起杯子咕咚喝了两口,肚子里暖呼呼的。
      她胆子也大了些,抓住这个机会继续卖乖,“其实我看到热搜的时候就想问你了,又怕你在忙,不敢打扰你。”
      
      言下之意——
      我就算出来玩了,心里还是牵挂着好朋友你的。
      
      祁叙什么人,一下就听出她的弦外之音。
      他轻哂,“那我是不是还得谢谢你。”
      
      “那倒也不必。”明媱眨眨眼,“你别生我的气了就好,我真不是故意的,我也没有不认真对待我们的朋友关系。”
      
      祁叙起初是有那么一点不爽,但当看到自己走出电梯明媱小心翼翼地往后退的模样,又怎么都气不起来。
      
      简宁这时给明媱打来电话:
      “你掉坑里了?马上切蛋糕了,快回来。”
      
      明媱嗯嗯两声敷衍过去,问祁叙:“纪师兄要切蛋糕了,你下去玩吗。”
      “我跟他不熟。”
      “不熟你为什么来?”
      
      话音刚落,明媱就想抽自己。
      
      果然,祁叙身体往前倾了倾,一瞬不瞬地看着她:“你说呢。”
      
      好不容易缓和了几分的气氛又被自己的睿智发言弄回了原点。
      
      明媱闭麦。
      歉已经道过,接下去只能靠给甜头挽救了。
      
      她马上站起来,“那你等等我,我下去拿蛋糕给你吃。”
      
      离开包厢,明媱悄悄回到楼下。
      纪沐阳的经纪人正在台上说着感谢的话,明媱没看到简宁和管星迪,正找着,一只手忽然拉住她。
      “你跑哪去了?”
      
      是纪沐阳。
      
      明媱结结巴巴,“我,那个,上厕所。”
      
      纪沐阳没多问,压低声音说,“跟我过来,我介绍你给大家认识。”
      
      明媱:“哈?”
      
      还没反应过来,明媱就被纪沐阳拖着上了台。
      台下一片哄然。
      
      纪沐阳笑着说:“这位是我电影学院的小师妹,叫明媱,今年毕业。现场的导演前辈们有合适的角色可以找她,小丫头很灵的。”
      
      明媱没想到纪沐阳会直接把她拉上台,有些措手不及。但还是很得体地回应道:
      
      “谢谢纪师兄的肯定,我会以师兄为榜样的。”说到这,明媱转过来正对着纪沐阳,“也祝师兄生日快乐,新剧收视长虹。”
      
      这个角度,明媱刚好能看到二楼的包厢位置。
      祁叙不知什么时候出来了。
      这会儿正和蒋禹赫站在一起看着楼下的热闹景象。
      
      明媱挂在脸上的笑顿时吓得收了回去。
      
      从台上下来,简宁和管星迪凑过来说,“纪师兄对你也太好了吧,亲自引荐你给大佬们认识!”
      “你俩是不是有什么奸情,老实交代!”
      
      明媱知道自己现在的一举一动都在祁叙眼皮底下,低调道:
      “我俩像有奸情的样子吗,再说了,”明媱看了远处的纪沐阳一眼,“师兄也不是我的菜。”
      
      明媱崇拜纪沐阳,但仅仅是对他事业上的崇拜,没有别的想法。
      
      正说着,一道声音在身后响起。
      “没看出来啊明媱,连纪师兄都搞得定,也教教我们呗,怎么做到的啊。”
      
      是陈融和她的阴阳怪气小集体。
      其实刚进酒吧的时候明媱就看到陈融了,只是懒得跟她对线,一直离得远远的。没想到这会她自己过来了。
      
      简宁翻了个白眼,“别酸了,人缘好这种事羡慕不来的。”
      
      “也是。”陈融意味深长地笑了笑,“毕竟两万多的耳环也说来就来呢,一定也是因为人缘好有人送的吧。”
      
      表演系是一个很现实的地方,在拼颜值的同时也拼家庭拼背景。
      明媱对外从没有透露过自己是曾经红到发紫的影后江敏月的女儿,妥妥的星二代。大家只知道她是单亲家庭,父亲早逝,加上平日里又不怎么穿名牌,所以都以为她就是个普通消费水平的家庭。
      
      都是要在娱乐圈混的人精,陈融这句茶里茶气的话在内涵什么,用屁股想都知道。
      
      管星迪不悦道,“你想要纪师兄的推荐就去找他,跟明媱阴阳怪气什么。”
      
      “我需要推荐吗。”陈融不屑地嗤了声,“我靠的是实力。”
      
      “什么实力?”明媱忽然开麦,“陪男人睡觉的实力吗。”
      
      或许是没想到明媱会说出这种话,陈融怔了几秒,压低声音斥她,“你胡说什么!”
      
      “你现在引以为荣的那个陈公子,是我不要才轮到你的你不会忘了吧?装什么一尘不染?既然道不同不相为谋,以后咱们能不能保持一点距离?我不想跟你演来演去的,很烦知道吗。”
      
      明媱这番话直白又刺耳,虽然声音不大,但周围还是有几个人看了过来。
      陈融要面子,被这么嘲讽了一顿心里窝着火,可这种场合又不能撕破脸跟明媱吵,气急之下一把推开明媱——
      “有病,让开。”
      
      而后扬长离去。
      
      明媱被她推得一个踉跄连退两步,还是管星迪扶住了才没摔倒。
      
      “……日,这人是不是有什么狂躁症啊。”简宁无语。
      
      明媱最烦这种说不过就动手的人。
      她也生气,可这是纪沐阳的生日趴,她总不能拿着酒泼上去,闹得鸡飞狗跳。
      况且人家刚刚才隆重介绍了她。
      
      忍了又忍,明媱憋着一口气不再看陈融,转身的时候视线无意中扫过二楼。
      祁叙站着的位置。
      
      他还轻懒地靠在二楼扶栏上。
      也在看着她。
      甚至脸上挂着一种观看小朋友打架的兴致。
      
      明媱:“……”
      看什么看,有没有一点同情心?好歹我也是你白月光的替身,看在她的面子上也得帮我找找场子吧?
      
      明媱越想越觉得是这么个道理。
      她不能把陈融怎么样,可只要祁叙跟蒋禹赫随便说点什么,绝对能把那个阴阳人治得明明白白。
      
      明媱马上给祁叙发了条委委屈屈的信息——
      【她扒拉我。】
      
      收到消息的祁叙唇角轻牵。
      言简意赅地回她——
      
      【我只给女朋友做主。】
      
      明媱:“……”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媱妹:一开口就是老渣男了,呵。
    ————
    评论多一点呀宝贝们,这样钱才有动力!
    感谢在2020-08-19 18:05:08~2020-08-20 18:20:5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桃栀女孩 3瓶;喵喵 2瓶;狗蛋公主、进击de蜜蜂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