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身要有替身的样子

作者:苏钱钱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四章

      明媱万万没想到,祁叙竟然略过前期的各种试探,直接来了她的学校。
      
      虽然电影学院经常有豪车出入,但这么一辆价值千万的宾利晚间忽然出现在校园里,还是迅速引起了大家的注意。
      
      明媱在楼上看到一个男人从自己宿舍门口出来,接着回到了宾利车上。
      不是祁叙,应该是他的司机或者助理。
      
      她压抑住内心的波动,故作平静道:“祁总来我学校做什么?”
      
      祁叙淡淡回她:“东西让人放在你们宿舍阿姨那了,有空下来拿一下。”
      
      明媱:“?”
      
      还没来得及问一句是什么东西,男人意外地跟她道了声晚安。
      嘟——
      电话挂了?
      
      明媱握着手机半天没回神。
      就这?
      
      她又看了眼楼下。
      
      车竟然开走了……
      
      这跟自己想象中的剧情似乎不太一样,原本以为再怎么样他也会找理由让自己下去,然后说点真情实感的话,顺便把下一次的见面约上。
      这男人怎么什么都没干就走了?
      
      明媱疑惑地下了楼,在宿舍阿姨那拿到了祁叙送来的东西。
      还是那个首饰盒。
      
      明媱嗤了声,这是还不死心偏要送给自己吗。
      她一边往回走,一边打开首饰盒。
      
      脚下忽地顿住。
      
      盒子里装的并不是珠宝展的昂贵耳环,而是她掉了的那一只珍珠耳环。
      
      明媱:“……”
      这男人什么意思?
      以退为进?欲擒故纵?还是别的什么新套路?
      
      她有点看不懂了。
      
      胡思乱想地猜了一夜,甚至连梦里明媱都做着成了祁叙白月光替身的梦。
      
      梦里她仿佛变成了林芸芸本芸,泪流满面地质问祁叙,“你根本就不喜欢我,你只是把我当做今棠的替身对不对?你跟我在一起只是因为我跟她长得像!”
      而祁叙跟顾远一个德行,渣得透透的,冷冷回她:“能有那么一点像她是你的荣幸,不属于你的东西,最好别抱有任何幻想。”
      
      然后就粗鲁地扑上来撕了她的裙子。
      
      明媱是被撕裙子吓醒的。
      
      早上八点,她睁开眼睛,情绪还停留在被祁叙撕裙子的阴影里,还好,只是梦。
      他昨天就那么走了,还把自己的耳环还了回来,两个本就没有任何交叉点的人,脱离了唯一的纽带,应该是没什么机会再见面了。
      
      所以,会不会还有一种可能,从一开始就是明媱自己入戏太深,想太多罢了。
      哪来那么多替身,又不是真的拍电视。
      
      之后平安无事地过了几天,除了上法语课,明媱空闲的时候就是看剧本,做人物小传。和祁叙之间短暂的故事也慢慢被淡忘。
      
      这天在图书馆查资料的时候,田安妮打来电话,约她一起吃晚饭。
      “关于你接下来的事业规划,我们见面聊一聊,顺便把合同签了。”
      
      明媱已经决定了要签在田安妮的工作室旗下,合同她早就看过。田安妮给的条件对于明媱这样的新人来说算是非常给江敏月面子了
      
      晚上六点,明媱来到田安妮订的餐厅。
      这是京市很出名的私宴餐厅,为了能让客人有最好的体验,每天限量开放,无论是菜品还是服务都是京市顶级。
      
      服务生客气地把明媱领进包厢。
      
      田安妮已经先到了。
      田安妮如今三十有二,以前只是江敏月无数粉丝中的一个,后来被江敏月带在身边做助理,退圈前也帮她安排好了工作。
      所以这些年,田安妮即便做出了成绩,对江敏月还是很尊重。
      
      “媱媱,快过来坐。”她热情地站起身,“你妈还好吗?”
      “挺好的,前不久还去国外读了个艺术课程。”
      
      田安妮不由感慨,“前不久有部电影八千万请她复出,不过她没答应,可惜了。”
      明媱笑,“算啦,她现在就想过些简单的生活。”
      
      服务生陆续上菜,精美讲究的青花瓷餐具充满了中国风的高级感。
      两人边吃边聊。
      
      “听说宋导的新戏已经定了你做女二?”
      “不出意外的话,是的。”
      “不出意外?”田安妮听出弦外之音,“什么意外?”
      “……”
      明媱顿了顿,老实承认,“我前几天第五次去试镜,宋导觉得我对角色的把握还不够。我想,如果开拍前我还找不到感觉的话,宋导可能就会换人了。”
      
      田安妮听完思考片刻,“宋导的戏必须要上,回头我问问情况。”
      
      明媱点点头。
      
      中途田安妮去了趟洗手间,回来后便神神秘秘地对明媱说:
      “补下妆,带你去见个人。”
      
      “谁啊?”
      “别问了,赶紧。”
      
      明媱知道田安妮这么做一定有原因,便没多问,听话地检查了自己的妆容。
      穿梭在典雅复古的回廊里,她们在另一个包厢门口停下。
      
      田安妮敲门,待里面的服务生打开门,她笑道:“我来跟蒋总打个招呼。”
      服务生还未请示,田安妮便往里探了探身体,“蒋总,这么巧?”
      
      对方和田安妮显然是认识的,这一声招呼后,田安妮便拖着明媱的手进了包厢。
      她的话术娴熟又老练,却让人觉得如沐春风,听着舒服。
      
      “媱媱,来,打个招呼,这是亚盛传媒的蒋总。”
      
      明媱轻轻抬眸,看向安妮指的男人。
      她知道他,娱乐圈的点金胜手,投资人,捧谁谁红,明媱的很多师兄师姐都签在他旗下。
      
      明媱礼貌颔首,“您好,蒋总。”
      这边刚说完,田安妮又道,“还有这位,洲逸酒店的祁总。”
      
      明媱正准备跟着重复,忽然一个冷激灵。
      
      洲逸?祁总?
      难道……
      
      她下意识抬头,视线立即就和正对着自己的男人对上了。
      ……竟然真的是他。
      
      祁叙闲闲地看着她,似乎在等她开口叫自己。
      明媱哑了几秒,但还是稳住了心神,规规矩矩道:“祁总好。”
      
      祁叙沉默片刻,笑意耐人寻味,“你好。”
      
      之后田安妮便发挥了自己金牌经纪人的口才,在寒暄中毫不刻意地把明媱签在自己工作室的情况介绍了下。
      明媱全程安静地站在一旁没插话。
      
      第一,论资排辈这里轮不到她开口。
      第二,她想低调点,希望祁叙也能闭嘴,别把他们之间那点算不上暧昧的事在这里抖出来。
      
      还好,祁叙的确很安静,只是偶尔会在蒋禹赫和田安妮交谈的时候,若有似无地扫一眼明媱。
      又很快收回。
      
      待了几分钟,田安妮便识趣地起身告辞,出来后还给他们买了单,处事八面玲珑。
      回包厢的路上,田安妮直夸明媱今天运气好,
      “这两人你随便处好任何一个,都有数不清的资源。”
      
      明媱不解,“SG不是做酒店的吗,又不插手娱乐圈。”
      
      正走着的田安妮倏然顿下,看着明媱,
      
      “不插手娱乐圈怎么了,人家是国内五大财团之一,SG旗下光酒店品牌就十多个,京市数得上号的那几个五星都是SG的,更别提那些遍布全球的度假村。他们要是想插手娱乐圈也就分分钟的事,再说了,祁叙是祁家长子,接手整个集团也是迟早的事。最重要的是,他和蒋禹赫的关系极好,比跟他亲弟弟还好。”
      “……”
      
      “不过我刚刚的话也是随口一说,跟这两人打交道很难,起码。”
      田安妮摇了摇头,又继续往前走,“我所了解到的那些打他们主意的女人都失败了,尤其是那个祁叙,听说以前有个——”
      
      终于听到了想听的八卦,明媱立即竖直耳朵。
      然而田安妮一个急转直下,“算了,我跟你说这些干什么,你好好拍戏,别的不用管,我会帮你周全好。”
      “……”
      
      姐姐你讲八卦能不能有头有尾啊!
      不过即便田安妮没有说完,明媱也大概能猜到那没说出口的是什么。
      无非就是以前的感情史有些刻骨铭心,导致现在对女人都免疫了呗。
      
      -
      
      另一边,田安妮和明媱出去后,蒋禹赫丢了根烟给祁叙:
      “不是说要介绍个新人给我?照片呢,我要求很高的,有刚刚田安妮带的那个那种水平吗。”
      
      祁叙轻轻淡淡,“不用了,她签给别人了。”
      
      蒋禹赫没太在意这件事,安静片刻,他端起面前的水喝了一口,假装随意道,“刚刚那个女的,你有没有觉得和今棠长得有点像?”
      
      祁叙抬眸,烟从嘴边挪至指缝,目光就这么落了过来,蓄几分寒意。
      “OKOK,当我没问。”蒋禹赫看出他的不爽,马上跳开话题,“你之前说要找个代言人的事,怎么样,有目标人选吗?”
      
      原本是有那么几个人选的。
      但现在情况有了变动。
      祁叙漫不经心地夹了道菜,“不急,过几个月再说。”
      
      饭吃到尾声时,明媱悄悄找了个借口离开包厢。
      在来这顿饭之前,江敏月就交代过明媱一定要请客,加上刚刚田安妮为了引荐她,还破费帮蒋禹赫买了单,明媱更是必须要抢在田安妮之前把账结了。
      
      她绕到前台,表明买单意图后,服务生很客气地帮她查询了账单:“您好小姐,一共是四千两百九十三块。”
      
      明媱赶紧打开自己的支付二维码,“我扫码。”
      
      服务生微笑道,“抱歉啊小姐,我们这里不支持扫码支付的。”
      “那刷卡?”
      “我们是会员服务,结账是出示您的会员卡号,直接扣费。”
      “……”
      
      明媱不知道这餐厅还有这些规矩,她不能出来太久,只好说:“那我办张卡吧,会员充值多少?”
      “初级会员八万起。”
      “……?”
      
      打扰了。
      
      明媱只好撒娇求道,“拜托了,我只想请我姐姐吃顿饭,你们就让我刷一次卡吧。”
      
      服务生委婉拒绝,“真的不能呢小姐。”
      
      无奈之下,明媱正打算发消息问问简宁有没有这里的会员,身后忽然传来磁性的男人声音,“从我账户里扣吧。”
      “好的,祁总。”
      
      明媱一愣,转过身看。
      
      祁叙和蒋禹赫应该是用完了餐,刚好路过这里。
      他只是随口一句,人并没停留,现在已经进了电梯。
      
      明媱微张着嘴,还没想好要怎么回应,服务生已经快速地扣好了钱,把票据递给她。
      “小姐,已经扣费成功。”
      
      明媱:“……”
      
      她脑子一瞬间很乱,单是成功买了没错,可是莫名其妙地又跟这个男人有了牵连是怎么回事?
      
      明媱把票据叠好认真收进口袋,翻开手机找到之前祁叙打来的号码。
      她想赶紧把钱还给他。
      
      电话拨通,响了几秒,男人接起电话:“喂。”
      
      明媱心莫名跳了个抢拍,“祁总,你在哪,我把钱还给你。”
      “不用了。”
      “用的。”明媱语气坚定,“我不能白要你的钱。”
      
      电话那头的男人顿了顿,“停车场,A3位。”
      “好,马上。”
      
      明媱用最快的速度回包厢和田安妮告别,然后拿着包直奔停车场。
      祁叙的车很显眼,是内敛却又气场强大的黑色,她一眼就看到。
      
      驾驶位靠墙,明媱敲不到,只好敲了敲副驾驶这面的窗。
      车窗降下,男人英俊的面容展现眼前。
      
      明媱拿起手机:“祁总,我扫你吧?”
      然而祁叙没正面回答,只看着她,“隔这么远?”
      
      说得也是。
      明媱犹豫了下,打开车门坐到祁叙旁边。
      “给我二维码,我扫你。”
      
      可明媱没等来二维码,等来的是一声清脆的锁门声。
      
      明媱:“……”
      
      “不如换一笔交易吧。”祁叙声音淡淡,身体忽然侧过来,一只手越过明媱身前。
      明媱几乎屏息。
      
      两人四目对视。
      男人身上的乌木香混杂着少许烟草味,透着成熟男人的气息。
      明媱心跳越来越快。
      
      很快,啪嗒一声。
      安全带入扣的声音。
      
      “换一次我送你回去的机会,怎么样。”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祁总是高速选手,一天比一天快!(?我在说些什么
    ————————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