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身要有替身的样子

作者:苏钱钱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十二章

      祁叙望天呼了口气。
      他二十岁的时候可没这么多小心机,还知道改微信名来骂人。
      
      古人诚不欺他,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
      祁叙摇头笑了笑,只得回到车里朝明媱住的小区开过去。
      
      九点过,明媱舒服地坐在沙发上边吃水果边看剧本。
      
      越看越气。
      原剧里,顾远陪白月光的父母去看病而鸽了林芸芸的约会,林芸芸生气了,顾远虽然不是真心爱她,但至少也知道是自己做得不对,特地给林芸芸买了礼物。
      钱不钱的是其次,起码人家态度摆在这里。
      
      祁叙呢?
      呵呵,说了两句就拽拽地走人了。
      怎么,看完白月光回来脾气还见长了?看给你能的。
      
      明媱咬着苹果在心里腹诽,忽然听到厨房有窸窣的动静。
      
      家里只有她一个人,所以周遭的一切都显得格外安静,
      明媱屏息听着,和这个声音对峙很久都没等到它的消失,无奈之下,她壮着胆子拿起扫帚,慢慢朝厨房的位置挪动。
      
      她先开了灯。
      厨房有了光,那个声音也突然消失了。
      
      明媱正想进去看个清楚,一道黑色的影子忽然从脚下一闪而过。
      
      脚面明显被什么毛茸茸的东西蹭了过去,明媱怔了一秒,顿时血液冲脑,头皮发麻,尖叫着丢开扫帚往外跑。
      她不顾一切地冲出去,可刚开门却迎面撞进一个怀抱。
      
      竟然是祁叙。
      
      刚刚话说得有多绝,现在明媱的脸就打得有多响。
      那种被毛茸茸掠过的恐怖记忆彻底支配了明媱的自尊,仿佛那个可怕的东西已经追到了脚边,她再也冷酷不起来了,一个立定跳高跳起来挂在祁叙身上。
      
      猝不及防的祁叙:“……?”
      
      最怕空气忽然安静。
      
      明媱知道自己的行为很迷惑。可作为一个专业女演员,在这种尴尬到脚趾蜷缩的时刻,她依然临危不乱,稳如泰山,很淡定地为自己的行为狡辩——
      “看什么。”
      “我,我试试你腰怎么样。”
      
      祁叙:“……”
      
      明媱闭着眼。
      
      笑吧笑吧。
      反正你笑死我也不会下去的。
      
      大二有一次学校组织去某个山区演出,半夜明媱被奇怪的声音吵醒,发现睡前放在枕头旁边的一个苹果已经被啃了一半。
      也就是说,她睡得正香的时候,一只老鼠在她枕边吃苹果。
      多么惊悚的一件事。
      
      从那之后,明媱对老鼠终身阴影。
      
      所以刚刚,当熟悉的影子从自己脚面窜走,明媱是真的吓得魂飞魄散。
      祁叙现在就是她唯一的救命稻草,哪怕被说厚脸皮,明媱也不愿意下去。
      
      谁知那人倒挺会抓重点,似笑非笑给自己扳回一局,“谁先开口谁是狗?”
      
      明媱:“……”
      没想到这名字最后骚到了自己。
      
      干脆也就不演了,崩溃道,“你还是人吗?我被老鼠吓成这样你还笑我!”
      
      原来是老鼠。
      难怪一出来就往自己身上扑。
      
      祁叙故意往屋里走,“在哪。”
      “别别别!”明媱抓紧了祁叙,此刻犹如待宰的羊羔,完全失去了尊严,“别进去,求你了。”
      
      明媱无论如何都不肯再回房间,祁叙压下笑意,把她送到外面车里坐着,然后进去帮她拿了包和手机。
      再回来的时候问,“现在去哪?”
      
      稍微平静下来的明媱有种丢了气节的羞耻感,不看祁叙,“去朋友那。”
      她给简宁打电话,结果——
      “宝贝我在魔都看秀呢,怎么啦?”
      
      明媱:“……”
      再给管星迪打。
      
      管姐——
      “男朋友今天生日,在陪他过生日呢,来喝两杯不?”
      
      好家伙,俩闺蜜一个比一个快活风流。就只有自己,可怜巴巴地被一直老鼠搞得无家可归。
      
      宿舍的钥匙也交上去了,难道真的要硬着头皮再回去和老鼠共住一夜?
      
      明媱还在纠结,祁叙却淡然把车开出了小区,“去酒店开个房间先住着吧。”
      
      明媱眼睛一亮,对诶,她怎么没想到。
      她一脸高冷地指着前面的路道,“前面左转有一家快捷酒店,你把我在那边放下就好。”
      
      祁叙却没听她的,一路直行。
      
      明媱:“……”
      明媱:“你干什么?”
      
      十分钟后,车停在明媱熟悉的地方。
      前不久她才来过。
      
      祁叙从口袋里掏出一张黑色门卡,递给她,“我的房间你知道,先去住着。”
      
      明媱张了张嘴,“……住你的?”
      
      一个穿着酒店制服的男人这时从旋转门内走出来,停在祁叙车旁,毕恭毕敬地弯着腰。
      祁叙降下车窗,淡淡说:“带这位小姐上去。”
      
      “是。”
      
      “太晚了,我不上去了,你先休息,明天我上班再过来找你。”
      祁叙从后排座位拿出一个包装漂亮的纸袋,“把这个带走。”
      
      顾不上问是什么东西,明媱下了车,被前来的管家一路护送到了28楼。
      
      管家眼明心亮,止步电梯旁,“小姐,您来之前祁总已经嘱咐我们更换了所有的生活用具,您可以放心使用,如果有其他的需要,随时打内线电话通知我。”
      
      明媱茫然地点点头,“呃……谢谢。”
      
      熟悉的2808门口。
      
      不久前明媱才敲了这里的门,喊了一声荒诞的哥哥。
      那时她绝没想过会在不久后拿着门卡,亲自住进来……
      
      太魔幻了。
      
      明媱呼了口气,将黑色门卡放在感应区。
      滴一声,门开了。
      
      明媱站在门口,呆怔地看着展现在眼前的房间。
      之前简宁住的那个三千八一晚上的江景房明媱觉得已经很奢侈了,但和这个比起来,真的不及它十分之一。
      
      大概三百平的巨大空间,全套质感的橡木地板,超大落地窗外,绝美的江滩夜景一览无余。就连料理台都是珍贵玛瑙打造的,处处都透着无法想象的终极奢华。
      
      祁叙这时打来客房电话,“还喜欢吗。”
      明媱:“什么?”
      “从巴黎给你带的礼物。”
      
      明媱这才想起刚刚被祁叙塞到手里的袋子。
      她还以为是他的东西,让她帮忙带上来。
      
      明媱说:“我还没看……”
      
      “我问过朋友,说是现在小姑娘们喜欢的东西。”祁叙语气难得柔和,“不早了,衣柜里有新的睡衣,洗个澡,早点休息。”
      
      明媱有些话堵在嗓子里,想说又说不出口。
      她其实真的不是那种很作的女人,哪怕祁叙就是像现在这样,语气温柔地对她说一声晚安,她就会心软。
      
      毕竟他们又不是真情侣。
      闹矛盾什么的,适可而止就好。
      
      明媱欲言又止,祁叙好像能读懂她的心思,主动又提起音乐会的事:
      “明媱,请相信我不是故意失约,如果你愿意,我们可以改天去补听别的乐团。”
      “……”
      “看在刚刚被你挂了那么久的份上,是不是可以把我加回去?”
      
      明媱听完没忍住扑哧一笑,“怎么说话呢,什么叫挂了那么久啊,我又不是猴子。”
      
      明媱笑了,祁叙在那边也轻轻漾了漾唇。
      
      终于,两人下午的那顿“冷战”,因为一只老鼠的出现而宣告结束。
      
      挂了电话,明媱打开祁叙给自己的礼物。
      果不其然,和顾远哄林芸芸送的礼物一样,都是包。
      
      祁叙送给明媱的是某大牌新出的一款mini小肩包,国内一包难求,国外也炒得很贵。
      
      可她不是林芸芸,也永远不会让自己做另外一个人的替身。
      
      原封不动地收起包包,明媱准备洗澡,去找睡衣的时候,看到了挂在衣柜里成排的男人衬衫。
      明媱站在那,忽然有一种不真实的恍惚感。
      
      她想起来了。
      
      剧本里,林芸芸住进顾远家后,也曾在衣柜前驻足过。
      她看着顾远整排的衣服,心里是甜蜜的,觉得终于走进了这个男人的世界。
      可她并不知道,自己从头到尾只是那个男人自欺欺人的安慰剂。
      
      站在旁观者的角度,明媱心里忽然很不是滋味。
      她关上衣柜,不想继续站在那看。
      
      快速地冲了个澡,关灯睡觉。
      
      躺在床上,明媱闭着眼努力想让自己入睡,可脑子里的画面却一幕又一幕,怎么都停不下来。
      回忆刚刚自己被老鼠吓到六神无主的时候,祁叙的出现真的好像命中注定。
      
      睡不着,明媱打开手机输入【巴黎、酒店、事故】这样的关键词,很快就看到了相关新闻。
      
      祁叙没说谎,SG旗下有一家高端商务酒店开业当天出现了事故,还有人受伤。
      他作为SG的高层,亲自飞过去处理也正常。
      
      逻辑上都说得通。
      
      所以也许是自己武断了,只是个巧合?
      缓了缓,明媱又好奇地翻开今棠的微博。
      
      今棠最新的一条微博内容是——
      
      【你来了,巴黎的夜都温柔了。】
      
      配图晒了一张双人晚餐的桌面,很暧昧。
      
      有粉丝在评论区问——【谁来了呀,嘿嘿,是男朋友吗?”】
      今棠发了个模棱两可的笑脸。
      
      明媱一下子就起了疑心,上上下下地翻看着评论区。
      几分钟后,当明媱意识到自己好像一个福尔摩斯在这里疯狂寻找着能证明两人碰面的证据时,怔了怔,关掉微博。
      
      也是她手贱。
      
      关她什么事啊。
      就算祁叙真的是去巴黎见了今棠,和自己有关吗?
      这不是更好吗,拿稳替身剧本,be到底,感悟角色的喜怒哀乐,演好林芸芸,黑马出道,走上人生巅峰。
      
      至少这波祁叙解释了,道歉了,甚至还买了礼物。
      她也会见好就收,按照剧本继续体验下去。
      
      没错,就是这样。
      明媱定了定心,强制自己关了机,在乱糟糟的情绪里慢慢入睡。
      
      -
      
      第二天睡醒,明媱先给房东打了个电话,说明情况后,房东答应晚点会找个灭鼠的来看看。
      
      上午有法语课,明媱起床简单收拾了下,正要出门,工作人员忽然来了。
      “您好,给您送早餐。”
      
      三分钟后,明媱呆怔地看着呈现在自己面前的整整三个队列的食物。
      
      穿制服的工作人员彬彬有礼,“祁总不知道您的用餐习惯,所以叮嘱我们每种都送一些,希望合您胃口。”
      
      说完,一行人没有打扰,又毕恭毕敬地离开了。
      
      这摆得跟满汉全席似的的早餐不禁让明媱感慨,替身的感觉没找到,皇后主子的感觉倒是找得挺到位。
      送都送来了,不吃也浪费。明媱饱饱地吃了一顿,给祁叙发消息。
      【谢谢你的早餐,好吃。】
      
      祁叙没回。
      
      明媱也习惯了,替身嘛,要求不能太多。
      
      她吃完打了个内线电话,找来昨天接待自己的管家,把房卡递给他,说,“麻烦帮我转交给祁总,我要先走了。”
      管家很客气,“稍等,我为您安排车。”
      
      明媱忙摇手往外跑,“不用不用,我自己走就可以了。”
      
      她可不想待会一排汽车在自己面前,管家邪魅一笑:
      “皇后娘娘,您看您今天想乘坐哪一辆?”
      
      洲逸酒店离明媱上法语课的培训中心不远,她步行过去刚刚好。两节课上完已是中午,明媱打了辆出租回家,路上的时候看了眼手机。
      祁叙的对话框最后一条还是早上自己发的消息。
      
      一上午了,他也没回。
      
      明媱靠在后车座上,看着窗外风景出神,半晌,还是忍不住嘀咕了句——
      “替身不要面子的吗,老是不回我消息。哼。”
      
      回到小区后,明媱在门口的小饭店打包了一份炒面。快到家时,纪沐阳忽然给她打来电话。
      “明媱,你在哪里?”
      
      明媱不明所以,边接边走,“快到家了,怎么?”
      
      “别回去!”纪沐阳声音急切,“昨天我帮你搬家的时候被偷拍了,有媒体拿到了照片,现在据说全蹲点在你家附近,想拍你的正面照,千万别回去!”
      
      明媱当即脚下一顿,停在原地。
      不用纪沐阳说,她也已经看到了蹲在自己房子入口的人,黑压压一片,少说有二十个。
      
      纪沐阳正当红,向来干净没绯闻,这下突然被拍到帮女生搬家,几乎已经锁定了腥风血雨的头条。
      
      明媱知道粉圈的厉害,自己还没出道就沾上这种新闻绝不是好事。她挂了电话,迅速转身离开。可眼尖的记者发现了她的可疑行踪,直接认了出来,“那边!”
      
      好家伙,黑压压一片顿时像被激活了的僵尸,扛着机器朝明媱压过来。
      
      明媱原本还镇定地在走,这下直接吓得拔腿就跑。
      
      她到底是没经验,不知道这些专业堵人的记者套路多,每个路口都有人蹲着。被四处围堵到无法脱身,实在没了办法,明媱最后躲进了小区的公厕。
      
      关上门,明媱心跳得很快。
      怎么办,怎么办。
      无论如何,自己不能被拍到。
      
      简宁去了魔都,管星迪这个点儿指不定还没起床,两个闺蜜是不能求助了。
      
      明媱想了又想,一秒锁定了祁叙。
      只有他现在可以帮自己。
      
      她马上拿出手机,拨号的手甚至有些颤抖。
      
      嘟嘟的持续等待中,明媱内心疯狂OS——
      
      接啊,快接啊。
      你的白月光替身身陷囫囵了知不知道?
      还不接?!
      好吧我知道自己没那么重要,可是……
      
      呜呜,球球了,你接吧。
      大不了……
      
      明媱急得把心里的想法自言自语倒了出来:
      “大不了哪天你白月光不要你了的话,我牺牲自己做接盘侠嘛。”
      
      话音刚落,嘟声神奇地停了。
      安静了两秒,男人清冷的声音带着些许疑惑——
      
      “什么接盘侠?”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小明:就是约你一起做户外运动,玩玩飞盘,锻炼身体的意思。
    祁总:有种更好的锻炼方式要了解一下吗?室内运动。
    小明:?
    感谢在2020-08-22 18:21:37~2020-08-23 18:04:52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40428701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灰灰、杨杨杨 10瓶;皮卡皮卡皮卡丘 5瓶;今天更新了吗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