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身要有替身的样子

作者:苏钱钱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十章

      等明媱抬头想去观察祁叙发这条信息的表情时,男人已经消失在二楼昏暗处。
      
      “还女朋友,你想得美。”
      明媱嘀咕着也收起手机,本来觉得祁叙这句话是在占自己便宜,可后来一想,不对。
      
      这男人是不是在暗示些什么深层的意思啊。
      
      人家只给女朋友做主。
      是不是在告诉明媱,别想了,你只是个替身,你不配。
      
      明媱不知道,也懒得去分析了。
      不帮拉倒。
      
      台上这时开始切蛋糕,生日歌已经唱了起来。
      
      明媱的心情也随着欢快热闹的气氛好了些,正和着音乐拍手,简宁忽然捅了捅她,示意道:“看那边。”
      
      明媱不明所以,照着方向看过去。发现好几个穿着保安制服的人围在陈融旁边。
      陈融的脸色看上去不太好,激动地争辩着什么的样子。
      
      简宁撺掇明媱和管星迪:“过去看看。”
      “我才不去。”明媱对她没兴趣。
      “那我俩去。”
      
      简宁说完拉着管星迪屁颠颠凑了过去,明媱继续看台上纪沐阳切蛋糕。
      没两分钟,俩人回来了。
      一脸笑嘻嘻。
      
      简宁小嘴叭叭儿通风报信:“还说你和纪师兄没奸情!人家多护着你啊,看到陈融把你推了直接翻脸叫她滚了。”
      明媱:?
      管星迪也点头:“我作证,我亲耳听到保安跟陈融说叫她马上离开,一堆人看着呢,陈融脸都气白了。”
      
      明媱愣了好一会,等再看过去的时候,只看到陈融气急败坏消失在门口的背影。
      
      简宁掐了明媱一把,意味深长:“可以啊姐妹。”
      管星迪也竖拇指:“没错,电影学院最甜CP非你俩莫属了,我和宁宁带头磕。”
      
      顾不上姐妹们的调侃,明媱忙拉住简宁问,“保安有没有说是谁请她走?”
      
      简宁回忆了下,“那倒没有,不过除了纪师兄谁还会这么做?”
      
      明媱抿了抿唇,余光暗戳戳往二楼去寻。
      祁叙不在。
      
      明媱陷入了深思。
      所以……这个雷锋到底是纪沐阳还是祁叙?
      
      纪沐阳的可能要大一点吧?
      毕竟人家工具人只给女朋友做主呢。
      
      台上蛋糕这时已经切完,因为人数太多不够分,纪沐阳的助理给每个客人发了一盒巧克力慕斯。
      
      生日趴接近尾声,明媱的任务却还没完成,正想着要怎么把蛋糕给哄了一半的祁叙送过去,手机响了。
      明媱看了眼来电的名字,猛地压下手机。
      怕旁边的俩沙雕闺蜜看到了要跳起来掘地三尺把她扒个精光。
      
      明媱不动声色地带上耳机走到安静的地方接听:“喂。”
      “负二楼,送你回学校。”
      
      明媱正要开口,纪沐阳忽然出现在面前:
      “明媱,待会回学校吗?我顺路,捎你一程吧。”
      
      明媱张了张嘴,“啊?”
      
      她被弄得有些措手不及。
      
      一个在电话里说要送自己,一个站在面前要送自己。
      一个是饰演顾远的人,一个是自己当成顾远在体验剧情的人。
      
      两个顾远,选谁。
      
      祁叙当然也听到了纪沐阳的话,见她竟然还犹豫,声音已然有了些不悦:
      “要我过来找你?”
      
      明媱脱口而出,“别!”
      
      纪沐阳:“别?”
      
      明媱暗中掐断祁叙的电话,“我是说我和朋友一起走就行,不麻烦师兄你了。对了——”
      她终于找到机会问,“刚刚陈融……”
      
      明媱话没说全,只是试探。
      
      纪沐阳显然不知情,“陈融怎么了?”
      
      “……”
      明媱明白了。
      
      她笑笑,“没什么,我先走了,师兄生日快乐。”
      
      明媱跟简宁和管星迪说了声,而后直奔停车场。
      她轻车熟路地找到了祁叙的车,四下看了看,确定没人发现才坐了进去。
      
      祁叙睨她:“没跟纪沐阳走?”
      
      明媱一脸【你怎么会这样想我】的表情:“我当然跟你走啊,我们是好朋友嘛。”
      
      祁叙知道她在卖乖,心底轻笑着,面上却淡淡回她:“谁跟你是好朋友。”
      
      我只想做你男朋友。
      不过后面这句话祁叙没说出口。
      
      明媱却会错了意,理解成祁叙还在生气。
      还以为他愿意帮自己赶走陈融就已经不气了呢。
      
      对不起已经说累了,明媱只好把藏在包里的蛋糕递给他,“别生气了,这个蛋糕给你,谢谢你帮我赶走那个扒拉我的阴阳人。”
      
      祁叙压下轻微上扬的唇角,看了眼蛋糕,“我不吃甜食。”
      “……”
      
      哎呀,还傲娇上了。
      不吃拉倒。
      我自己吃不香吗。
      
      车朝电影学院的方向开着,两人都没再说话。
      明媱安静地在旁边吃蛋糕,偶尔也会悄悄瞄一眼祁叙。
      
      浓重夜色下,快速闪过的光影不时从他脸上掠过。
      祁叙长得是真好看,鼻子高,眉眼中带一点漠然和锋利,虽然不柔和,却又很适合他的气场。
      他不是纪沐阳那种温柔挂的。
      但明媱不得不承认,自己就吃他这种,要不也不会在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就打了满分。
      
      如果不是有个今棠。
      如果。
      
      明媱蓦地惊回神,拍了拍脸,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冒出这种假设。
      
      祁叙看出了她的异样,“在想什么。”
      
      明媱坐正,“没。”
      安静了几秒,也不知是哪里短路了,她忽然问:“你不是说只给女朋友做主吗。”
      
      一说出口明媱就后悔了。
      淦,她在问些什么尴尬的问题。
      忙解释:“我的意思是——”
      
      祁叙却漫不经心地打断,“未来的女朋友也可以提前享受这个待遇。”
      “……”
      
      明媱听懂了他的话,怔了几秒,心里有什么在快速翻滚。
      她张了张嘴,“其实,我们也才认识没多久,你确定……对我的感觉是真实的吗。”
      
      明媱就差直接问他——“你确定你喜欢的那个人是我吗?”
      
      车这时开到了电影学院的路边,祁叙把车停好,顿了顿,转过来看着明媱:
      “我送完你还要回公司加班,热搜上的事还有很多后续工作要处理。”
      
      说着不知是看到了什么,从置物盒里抽了张纸,很自然地擦掉明媱唇边的一点巧克力。
      
      他看着她,片刻,温沉一叹:“明媱,我没你想的这么闲。”
      
      明媱:“……”
      
      祁叙没再往下说,直接过来帮明媱解开了安全带。
      他身上的香水味很好闻,是那种淡淡的,可以让人产生一种虚幻温柔感的味道。
      
      侧身过来的那一瞬,明媱感觉到了他口中呼出的热气。
      明媱瞬间被热到了。
      
      她有些不自在,低头盯着蛋糕,语气微乱:“那我先回去了。”
      
      祁叙嗯了声。
      
      大概是刚刚忽然伸过来帮自己擦拭那几秒的肌肤接触,也或者是他身上隐隐传来的男人味道,总之这一刻——
      明媱有些乱。
      
      她飞快开门下车。
      回去的路上也一直在想着祁叙回答自己的那句话。
      
      的确,在公司上了热搜陷入负/面舆论的情况下,他这样大费周章地在一个替身身上浪费时间好像没有必要。
      
      明媱发现自己竟然有些动摇了。
      尽管从一开始祁叙就过于直接,蛛丝马迹的线索也很值得怀疑,那些巧合也都不能完全用一句巧合去解释。
      
      但,
      
      的确只是自己单方面的结论。
      
      明媱摸着微微发烫的唇角想——
      或许会不会有一点可能,祁叙是真的喜欢她,而没有那些狗血的故事?
      
      他会不会……和顾远不一样。
      
      -
      
      祁叙送完明媱原本要继续回公司评估下网络上现在的情况,车开到半途,一个越洋电话打了过来。
      
      祁叙看了眼号码,起初没动,响了很久才按下接听,“喂。”
      
      声音很单薄,没什么温度的那种冷淡。
      
      电话那头,一个年轻男人喊他:
      
      “哥。”
      “我刚醒,看到国内的新闻,你那边怎么样了?”
      
      祁叙:“没事。”
      
      祁宴能感觉到他的疏远,沉默了会,“那我不打扰你了,你早点休息。”
      
      通话平淡地结束。
      像夜晚寂静的水面,一颗石子丢进来了,却没掀起任何水花。
      
      晚上快十点,祁叙重新回到公司。
      
      刚出电梯,助理何正迎上来,“董事长过来了,在办公室,我正准备通知您。”
      
      祁叙点点头,径直朝办公室里走,“知道了。”
      
      推开门,祁衡远坐在沙发上喝着茶,见祁叙进来浅浅抬了下眼皮。
      
      祁叙面色淡然,在自己位置上坐下,“这么晚了,您过来干什么。”
      
      祁衡远已经习惯了父子俩之间这种的距离,抿了口茶,“和几个朋友在附近吃饭,知道你肯定在加班,就过来看看。”
      
      沉默。
      
      沉默就是另一种形式的抗拒,祁衡远很清楚自己这个大儿子的性格。
      顿了顿,他说,“今天的事处理得不错。”
      
      祁叙已经翻开了一堆文件,头都没抬一下:“您不会是特地过来夸我的吧。”
      
      祁衡远过来的确有事,只不过他不想那么生硬,和儿子之间开口就是公事。
      但显然,祁叙并不想跟他闲聊。
      他说出口的每个字都恭敬本分,却也充满了疏离。
      
      祁衡远轻轻叹了声,只好进入正题,“小棠受伤了,你知道吗?”
      
      -
      
      因为之前明媱放了祁叙一次鸽子,所以约好的第二次音乐会,明媱特地把所有事情都安排掉,空出了时间。
      她怕祁叙忘了,还提前给他发了一条消息。
      
      【票买好啦,今天晚上六点半,我在剧院门口等你呀。】
      
      祁叙没有马上回,但明媱也没往心里去,毕竟人家一个总裁,又不像自己这么有空,随时都带着手机。
      
      六点半,明媱准时到了剧院门口。
      
      她特地洗了头,把头发洗得香香的,还化了漂亮的妆,穿了祁叙“喜欢”的清爽休闲的衣服。
      可以说明媱今天是相当认真地来对待这场约会的。
      
      她给祁叙发消息:【我到啦,你呢?】
      
      没回。
      
      六点四十,距离音乐会开始还有二十分钟。
      
      明媱给祁叙打电话,无人接听。
      
      六点五十,观众几乎都已经入场。
      
      七点,音乐会开始了。
      
      明媱一个人站在剧院外面,华灯初上,周围的人来来往往。
      手机终于响了。
      
      【抱歉,昨天临时有事来法国公办,改天再约。】
      
      明媱:“……”
      ???
      
      呵呵,是不是玩不起啊。
      前天我放你鸽子,今天你就放回来对不对?
      真就小气抠搜的呗?
      
      明媱在手机上快速打出一大篇话后又全部删掉。
      她安慰自己算了算了,就当大家扯平。
      
      只是好好的怎么突然就出国了。
      
      明媱嘟哝着去马路边打车回学校,就在等车的过程中,直觉忽然闪过一个猜测。
      
      出国?
      
      她顿了顿,马上翻出今棠的微博。
      当看到今棠微博的第一条内容后,明媱心里咯噔了一下。
      
      她好像发生了什么意外,发了条微博报平安。
      
      @今棠:【没大碍,只是一点皮外伤,让大家担心啦。】
      
      明媱的心跳忽然变快,有种说不清的,抓不住的慌乱感。
      
      线索一下子全部连上了。
      
      今棠的微博是昨天发的,祁叙是昨天走的。
      今棠人在巴黎,祁叙去了法国。
      
      明媱:“……”
      
      是那晚的蛋糕太甜了吧,才会迷了她的心。
      
      他怎么会和顾远不一样呢。
      
      他们就是一样的。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小明今日份的观察日记——
    【要冷静.莫生气莫生气.算了算了.阿弥陀佛杀人犯法(▼皿▼#)】
    and弟弟今天露面啦~原本这次要开的是弟弟祁宴和小仙女胡艽的故事,但写着写着哥哥的比较有感觉就先开了。弟弟也是很狗的,反正这兄弟两个都很狗。
    -
    感谢在2020-08-20 18:20:50~2020-08-21 18:21:18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等到放晴那天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西西崽 20瓶;高小靓靓?、唐其琛夫人、顾澧澧 5瓶;草莓奶樱桃、狗蛋公主、小可爱吖!、一个橙子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