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先生

作者:笙歌里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37 章

      萧自清的心跳的越来越快,他努力放缓了呼吸,移步到不远处的一副梅花图前。
      
      这副图只是一副白描图,无背景无颜色却能让人感受到一股子傲气。
      
      他深吸了两口气,平复下发抖的双手。站立在画前。
      
      “你和自清也算是心有灵犀了,你前脚进了宫,他后脚就来了。”皇上的声音从外间传来。
      
      “啪”的一声,他撩开了翡翠色的珠帘,就瞧见萧自清神情专注的打量着那幅白描梅花图。
      
      皇上呵呵一笑,打趣道,“朕说你躲到哪里去了,原来在打我这梅花图的主意。”
      
      萧自清扯着嘴角微微一笑,“只是见这幅画笔触特别,多看几眼罢了。”
      
      皇上背着手看着这副画像是看着一位故人,“这画是陈国的一位女子所做,只是亡国之后就杳无音讯。”
      
      萧自清低垂下头,将手握成了拳头。抑制着还在发抖的双手。
      
      站在后面的萧妙妙看见了他发抖的双手,装作一副天真的模样走上前抱住了萧自清的胳膊,撒娇道,“哥哥,你怎么也进宫了。”
      
      她宽大的衣袖掩住了萧自清垂下的双手,也挡住了别人的视线。
      
      萧自清看着站在身旁的妹妹,目光软了下来。他努力平复着内心的愤怒,微笑着对萧妙妙道,“刚从梁王府出来,梁王托我带些东西进宫来。”
      
      提起梁王 府,皇上脸上的神色的哀伤起来。“那孩子福薄,仌儿恐怕要伤心一阵了。他那个身子,还要好好调养。”
      
      萧妙妙想起梁王的身子骨也长叹了口气,“皇叔也不要太伤心了,也要注意自己的身子。”
      
      皇上感慨着点了点头,“人老了,就想着能共享天伦。可是仌儿的身子骨这样,皇孙又早夭,只有我这个老头子。孤家寡人罢了。”
      
      萧妙妙笑着宽慰道,“皇叔哪里的话,皇叔还有太子哥哥,秦王哥哥。说不定哪天就又多了一个小皇孙。”
      
      皇上轻轻点了下萧妙妙额头,“你这个丫头,嘴上像抹了蜜似的。”说着他抬起头看了看一侧的萧自清,“你们两个久不进京,这次干脆多住些日子。也陪陪我这个老头子。”
      
      萧自清微微一愣,皱紧了眉头。再过几日就是中元节了,按理来说中元节要回乡祭祖。看皇上这个意思怕不是要多住而是久居了。
      
      “京城繁华,能在这居住肯定是好的。”说着他话锋一转道,“只是,父母的祭祀……”
      
      皇上也不接他的话,只自顾自的问,“明园住的可还好?”
      
      萧自清垂下眸子应道,“还好。”
      
      “既然住的不错就先住着吧。”皇上信步走到了外间的那面紫檀桌前,打量着包袱道。“你留在京城,朕放心。”
      
      萧自清心里一颤,敛下了眼里的不快。垂首应了声“好”。
      
      皇上微微颔首,信手拆开了那个包袱。包袱里只有两封奏折和一封信件。
      
      萧自清瞄了一眼,那奏折上并没有写字。看来是事关辛密,明面上看不得。
      
      他拱了拱手道,“既然皇上还有要事,自清就先告退了。”
      
      皇上正要示意他们退下却想起了一件事。“对了,你身边的那个先生呢,今天没带着?”
      
      萧自清微微一愣,皇上想来不注意他身边的人。怎么突然提起了裴昀?他复垂下头答道,“裴先生在宫门外,皇上要见她吗?”
      
      皇上摆了摆手,“算了,你们退下吧。”
      
      等他们出了皇宫,天都黑了大半。
      
      裴若云在马车上坐了大半天,腰都酸了。只能站在宫门口看着守门的禁军发呆。
      
      “裴先生。”萧妙妙满心欢喜的跑到她面前,甜腻腻的唤了她一声。
      
      裴若云侧过头来就看见他们两个一前一后的走着。她行礼道,“郡主,王爷安。”
      
      萧妙妙虽然不喜欢她这副恭敬的样子,但还是笑着道,“裴先生一定等累了,我们快回去吧。”
      
      裴若云瞥了眼站在后面的萧自清,他看起来脸色不大好。恐怕这次进宫出了些事情。
      
      “王爷。”裴若云小声开口,“您这是怎么了?”
      
      这一天的经历过多,先是确定杀害老汝南王的幕后之手又是皇上那句不经意的疑问。都让萧自清的神经绷紧。他实在猜不透这位九五至尊要做什么。
      
      “妙妙。”他转向萧妙妙,看着她一字一句的问,“你今天有和皇上提到过裴先生吗?”
      
      萧妙妙心虚的攥紧了手里的帕子。她今天不仅提起过裴若云,还说了好多关于裴若云的事。毕竟要让皇叔下旨赐婚,不给皇叔留个好印象怎么行。
      
      “没有啊!”她瞪大了眼睛,仿佛这个样子就能向萧自清证明自己的可信度。
      
      萧自清显然不大相信,但是他也没有说什么。萧妙妙那点小心思他心知肚明,左不过就是缠着皇上给裴昀一个官职,为日后做打算。
      
      他轻笑了一声,看着窗外乌黑的天又想起了那封信。老汝南王舍了性命想护得他们一家平安,没想到到头来还是一场空。与其被困在京城里做傀儡,他总得想个法子逃出去。
      
      是夜,萧自清坐在揽月阁的屋顶上,一杯一杯喝尽壶里的烈酒。
      
      “王爷!”裴若云穿着一件薄袍,站在院子里仰着头看他。“您这是怎么了?”
      
      萧自清虽然平时就不爱说话,但今天明显情绪不佳。她也是担心,才特意看看。刚一进院子就瞧见两丈高的屋顶上坐着个人。
      
      她不敢高声语,只怕惊着了萧自清。
      
      萧自清斜倚在屋顶上,脸颊酡红。他翻身一跃,从屋顶上飞下来。却因为喝了太多的酒,一时腿软跪在了地上。
      
      裴若云闷笑了一声,连忙上前扶起了他。“王爷,何故行此大礼。”
      
      萧自清看着她笑眼弯弯。心里的烦闷消了打扮。摆了摆手,索性坐在了地上。像个孩子似的喃喃自语。“虽然早想过这个结果,但还是有些不能接受。”
      
      裴若云索性也把灯笼放在一边,坐在了地上。心怀疑虑和成为事实,心境还是不同的。
      
      裴若云她还记得那日她问萧自清若是疑虑成真如何。“若是如我所想,就要让天下人知道。”
      
      她微微一笑,“王爷如今是怎么想的?偏安一居,还是勇者无畏?”
      
      萧自清踉跄着站起身,“子路曾说,明知不可为而为之。我觉得我可以和子路相比。”
      
      裴若云笑着长叹了口气,“这样毫不脸红的夸自己,我以为只有秦王能做到呢。”
      
      翌日,晌午过后裴若云就被萧自清带到了太子府。
      
      梁王自小皇孙去世就身体日下,现如今又快到了中元节。祭祖之事自然就落在了太子的肩上。
      
      太子坐在太师椅上,揩了揩额头上的汗。看样子是刚从礼部回来的。
      
      他喝了一口茶润了润嗓子道,“自清很少来我这太子府,这次来是为何?”
      
      “也没什么。”萧自清端起了手边的茶尝了一口,这茶是新进贡的白毫银针喝起来口颊生香。正说着,他从怀里拿出了一封信,“前几日汝南生了许多的事,这信也算是机缘巧合下得来的。太子看看?”
      
      太子接过了信,只抬眼看了信封上的字迹就大概知道萧自清为何事而来。“我知道,自清你现在一定心怀怨怼,但是这件事不是我做的。”
      
      萧自清玩味的一笑,他早就猜到了太子没有那么容易认下来。他此次前来也不是为了逼他承认的。
      
      太子见他一副似笑非笑的样子,一时也摸不准他的想法。只能硬着头皮解释,“不论你信还是不信,这件事的确不是我做的。至于其中的是非曲直我也在查。”
      
      裴若云一言不发的站在一旁,就像是一件人形摆设。她低垂着头看着鞋尖上的灰暗自想着,粮草的案子已经结了,证据也是确凿。除了太子她也实在想不出还有谁能做这件事。
      
      萧自清倒是怡然自得的点了点头,“不论我信不信,只要皇上信就成。”
      
      太子见他提到了皇上,心里也是咯噔一下。君心难测,谁知道皇上是怎么想的。
      
      他略略皱了皱眉头,“你想怎么样才能把这东西给我?”
      
      萧自清微微一笑,他今天把这信带来就没想过要带回去。
      
      “京城繁华,但是我与妙妙在汝南习惯了。若是皇上硬要把我们留在京城,恐怕也伤了和气。”
      
      太子听了他的话也略微松了口气。无欲无求才是最可怕的,只要有求于他这件事就好办。
      
      “你和沣平自小就在汝南长大,离家久了也不好。只是如今小皇孙病逝,又赶上了中元节。恐怕还要你们在京城留一段时间。”
      
      太子口口声声说着病逝,看来不管这小皇孙是遭谁的毒手也不会再查下去了。裴若云不禁替这个孩子感到可怜,可是帝王家就是这样。这些不足外人道的事就要烂在肚子里。
      
      萧自清站起身微微行了个礼,“如此这般最好不过,汝南王 府的祠堂也要有人祭拜,我这就吩咐人去打点着。”
      
      裴若云见萧自清迈转身出了步子连忙跟上,走到一半却又被太子叫住了。
      
      “自清,我看这个小先生你用的还顺手。若是你喜欢,我府上也有不少这样的清秀先生,用不用我选几个给你送过去。”
      
      太子送侍女的事才刚过去没多久,虽说被送回来不少,但汝南王 府里也还留下几个。若是再来这么一回,恐怕又是一顿折腾。况且,送来的还是门客,一个个的可不像丫鬟那么好打发。
      
      萧自清撇过头看了看裴若云,她正一个劲的摇着头,招同行入府不就是给自己找不自在吗。她才没那么傻。
      
      萧自清看她头摇的像拨浪鼓,不禁扯了扯嘴角,忍住了笑道,“不用了,汝南地处偏僻,不像京城。我也用不到这么多的先生,多谢太子美意了。”
      
      太子也不强求,要知道汝南王府里还有一个凝脂,有了她也不会挖不出东西。
      
      裴若云跟在萧自清的身后,她还不明白怎么就把那封信留在那里了。“王爷,这封信……”
      
      她的话还没说完就被萧自清截下,“太子根基稳重。与其扳倒,不如投诚。”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4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