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先生

作者:笙歌里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34 章

      梁王紧张的向四周看了看,大声叫着道,“皇孙呢?”
      
      裴若云皱了皱眉头,突然想起来刚才那个偷偷摸摸的小厮,但愿和这件事无关。
      
      周围的仆役们窃窃私语了好一阵才有小厮上前一步,战战兢兢的道,“回王爷的话,皇孙被抱回鞠兰园了。”
      
      听了这句话,裴若云心里的感觉越来越不好。
      
      梁王也佝偻着身子,呕出了一口血来。站在旁边侍奉的人忙急着上前扶住他。手忙脚乱的忙做一团。
      
      梁王拿过了小厮递来的帕子,捂着嘴咳了好一会才颤颤巍巍的指着那个传话来的侍女,“你说,出了什么事!”
      
      侍女跪在地上像是吓坏了,只一个劲的泣。
      
      梁王看她这副样子气的掷了一只瓷碗,“让你说就说,谁给你的胆子不回话。”
      
      那只碗贴着她的脸划过去,在她脚步摔成了碎片。
      
      侍女被吓的停了哭声,才结巴着道,“小皇孙出事了。”
      
      裴若云的心咯噔一下提到了嗓子眼里。一切都在朝着她最不想看到的情况发展。
      
      梁王强撑着身子站起来大喊了一声“请太医。”就又重新跌坐在椅子上,连眼神都浑浊了下去。
      
      一群侍从们又围了上去,喂水的喂水,擦汗的擦汗。生怕救不回这小皇孙就连梁王也搭了进来。
      
      裴若云和萧自清并肩站在廊下,不知怎么的,她觉得心里的不安越来越强烈。她回过头看了看一脸平静的萧自清,“王爷,您不去看看吗?”
      
      萧自清满心还想着萧炎的事,“你还没和我说清楚秦王的事呢。”
      
      如今出了这么大的事,他倒是只盯着自己和秦王?裴若云有些无奈的道,“这可是小皇孙,若是出了人命,皇上不会善罢甘休。”
      
      萧自清看了眼愁眉苦脸的裴若云,只以为她是担心太子动手朝廷动荡才关心。
      
      “你不用担心。”萧自清深吸了口气,席间喝的酒有些多,现在倒是有些上头。“太子不会在这种日子动手。众目睽睽,风险太大。最多也就是妇人之争。”
      
      裴若云也知道萧自清说的有道,若是太子会做的更加隐秘,不会这么惹眼。就像粮草之事,查了这么久也只是怀疑。正经的证据一个都没有。
      
      两个人正说着话,梁王的眼神也渐渐清明起来。正吩咐着人把他推进后院。
      
      萧自清拍了拍裴若云的头,“你不是好奇吗?去看看吧。”
      
      裴若云转过头看了看渐渐散开的宾客。家丑不外传,何况是皇家。别的人躲都来不及哪有上赶着凑热闹的。
      
      “王爷,这到底是别人家内宅的事,我们还是回去吧。”想起这件事毕竟涉及皇家,她有些担忧道。
      
      “怕什么?”萧自清戏谑的看着她,“刚才还说要看看。现在怕了?”
      
      说着萧自清就拉住了她的手腕,“我好歹也算是皇亲国戚,不会让你因为这事被灭口的。”
      
      鞠兰院里,侧妃正抱着皇孙坐在玫瑰椅上哭泣。而梁王妃却神色坦然的站在一旁。
      
      裴若云看着那位身子站的笔直的王妃。梁王妃的身份并不高,只是一家小户女但是温柔体贴,是皇上亲自为梁王选的。只是现在看来,王妃并不得宠。
      
      侧妃一看见梁王进来就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王爷,救救我们的孩子吧。可怜这孩子一生下来就送到了王妃院子里,本以为王妃能好好照顾。但想来王妃之前未生育过,下人做事也不体贴。”
      
      这侧妃把该说的不该说的全都说了,话里话外都在指责王妃不用心。
      
      萧自清懒懒的倚着门,脸上也有了几丝绯红,看来是有些微醺。
      
      裴若云凑近了他,用手给他扇着风。“王爷,您没事吧。”
      
      萧自清突然抓住了她的手,放在脸颊上。声音因为喝过酒而变得低哑。“你的手很凉。很舒服。”
      
      裴若云下意识的向周围看了看,还好他们站在角落,并不引人注目。她挣扎着把手抽出来,“若是醉了,我们现在就回府?”
      
      “都已经在这了,好好看着吧。”萧自清揉了揉眉心,让自己的头脑清醒一点。
      
      梁王听着侧妃的话并没有动怒,他深吸了一口气让自己的气息更匀一些。平静的问,“太医来了没有。”
      
      一旁站着的小厮弓着腰回话道,“在路上了。”
      
      侧妃看着梁王的脸色渐渐恢复正常,又低下头抽泣,“可怜小皇孙这么小就要受这样的苦。王爷……”
      
      她的话还没有说话,就被梁王气急着打断了。“孩子还没有事,你急着哭什么。”
      
      侧妃听见他的话讪讪的退到了一旁,小声的哄着嚎啕大哭的孩子。
      
      裴若云被孩子的哭闹声吵的头疼,她揉了揉太阳穴问。“你说这孩子怎么哭个不停。”
      
      萧自清正闭着眼睛,听见她的话慢慢的睁开了双眼,孩子尚在襁褓,又不会说话,有什么不舒服只能哭,”
      
      裴若云原不是这个意思,但看他面色泛红也知道他酒气上涌。索性不再说话。
      
      孩子的哭声越来越大,连梁王也受不了的伸出了手,“这孩子怎么哭个不停,让我看看。”
      
      侧妃的手抚着孩子的额头,原本压抑着的哭声越来越大,“皇孙发热了。”
      
      梁王接过了孩子,摸了摸额头,果真有些烫手。他怒火攻心,气的直拍桌子。“发热怎么也不说话。平时惯会邀宠,如今却像锯了嘴的葫芦似的。太医呢!”
      
      正说着就有小厮带着太医赶到了。
      
      太医行了个礼才从侧妃的手里接过了孩子,仔细查看着。“敢问梁王殿下,小皇孙可曾吃过什么?”
      
      梁王抬起眼看了看王妃,难得平心静气的道,“孩子中午吃了什么?”
      
      王妃始终站在一旁直到梁王问话,她才有条不紊的走上前,“早上是由乳娘喂的奶,从宴会开始就没吃过。刚刚我瞧着他有些困才让丫鬟送回来,应该也没有来的及吃。”
      
      太医微微颔首,又把了把乳娘的脉。“乳娘身体康健,想来不是乳娘的问题。”
      
      侧妃看着太医怀里嗓子已经哭哑的小皇孙,又跪在了地上。她双手抓着王妃的衣角,哭的楚楚动人。“王妃,您若是喂了小皇孙什么就说出来吧。孩子还那么小,经不起折腾的。”
      
      王妃用力的把她手里的裙摆抽出来,“你这是在污蔑我。污蔑王妃,是什么罪名。你知道吗?”
      
      侧妃的哭声越来越也无助,也越来越凄凉。“王妃,求您开开恩,他还是个孩子。他才出生三天,还没看看这世间,求您了。”说着她给了一旁的乳娘一个眼神。而乳娘却恰巧转移了视线。
      
      裴若云站在一旁听着她抽噎的哀求声也是于心不忍。
      
      太医更是急的满头大汗,他从随身带着的药箱里拿出了几根银针,却因为不知道症结而无从下手。“梁王殿下,若是不抓紧时间,小皇孙可能……”
      
      梁王咳嗽着的站起了身,小厮扶着他走到了王妃面前。“若是下人不当心,我会惩治他们。”
      
      王妃只轻轻的瞥了他一眼,“王爷说的什么话,我断断不会拿一个孩子的性命开玩笑,这件事不是我做的。”
      
      空气一下子凝结起来。侧妃还跪在地上哭,而太医怀里的小皇孙已经安静下来了。
      
      “梁王殿下。”太医也一下跪在了地上,“王爷,小皇孙的气息很弱了。还请快一点吧。”
      
      梁王红着眼睛捏住了王妃的下巴,“你只要说出来,我不会怪你。我知道你这些年受的苦,我还会以发妻之礼待你。”
      
      王妃挣脱了他的手,腰板挺的笔直。依旧再重复着刚才的话,“此事与我无关。”
      
      裴若云站在角落里感受着现下的剑拔弩张。她正要迈出去,就听见侧妃低声道,“是盐水。我曾听乳娘说起王妃给小皇孙喂了盐水。”
      
      太医听了她的话忙转过头去看梁王。梁王微微点头,示意他施针。
      
      王妃却扬起了嘴角一笑,看着站在她身旁的乳娘笔直的跪下去,“王爷明鉴,我从来没有说过。倒是看见侧妃身边的玉玲正午的时候偷偷进了鞠兰院。”
      
      侧妃满脸都是泪痕,她低垂着头任由泪水往下淌。盐水的确是她喂的,她也买通乳娘为她做假证。但是她没想到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王妃也偷偷的布了局。
      
      这一切似乎都在萧自清的意料之中,他拍了拍裴若云的肩膀道。“现在我们可以走了。”
      
      裴若云回过头看了看还跪在原地的侧妃。随着萧自清迈出了院子。“你倒是不意外?你就不担心小皇孙?”
      
      萧自清摇了摇头,梁王妃虽然小户女但是嫁到皇家这么多年手下有分寸。至于侧妃,那是自己怀胎十月生下的孩子就更不会如此狠心了。
      
      “这宫里的人都是人精。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他们心里清楚着呢。小皇孙也就是造个罪,明天一早就好了。”
      
      但是没想到的,萧自清刚刚说完了这句话后面就传来了一声凄厉的惨叫。“我的孩子!”
      
      萧自清快速的转过身跑回了院子里,就看见侧妃声泪俱下的抱着怀里小小的一团。而梁王一下将桌上的摆设扫在了地上,趴在桌上。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卡文卡到裂开,还要写论文。真想把我分成两个。各位小可爱,更文的速度可能会下降,希望大家体谅。爱你们。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4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