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先生

作者:笙歌里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7 章

      永兴粮铺说是卢县最大的一个粮铺但也不过是个中等的店铺。粮仓里的粮食还不到丢的那批粮的一半。
      
      裴若云换上了萧自清的那身衣服,一瘸一拐的围着仓库转了一圈。这衣服虽然料子不是一般的好,但还是太大了,腰身也和她不符,松松垮垮的。她现在腿上又有伤,走起路来很不方便。
      
      “你和王虎很熟吗?”裴若云走到店主前问道。
      
      店主看着一群身穿官府的人在店中来来回回的搜索,心下也不知道自己犯了什么事,慌张道。“这……做过生意,但我们只是认识而已。”
      
      裴若云拽了拽过长的衣袖,坐在椅子上,趁萧自清不注意隔着布料挠了挠有些发痒的伤口,“那你们最近有没有做什么生意?”
      
      这京城里的粮食都不够了,他们又哪来的粮食做生意。他愁眉苦脸的道,“这位大人,我们还哪有余粮做生意。库里的粮食除了卖给百姓的一部分,剩下的都是自家口粮。”
      
      萧自清注意到她那只不安分的手,狠狠的瞪了她一眼。
      
      裴若云讪讪的收了手,继续问道,“我们说的不是卖出的生意,是买入的生意。”
      
      店主更是挠头。每家每户的粮食都是有定数的,这时节谁还会把粮卖给他,这山上的人更是不可能。“这山上人口多,他们怎么舍得卖粮给我。”
      
      他被这一群官兵闹的着实摸不到头脑,供着手讨饶,“几位官爷。我真是不清楚犯了什么事,还望大人透露一下。”
      
      裴若云打量着这位胆小如鼠的店主,一点也不像小喽啰口中那个只问价格不问来路的人。
      
      “你是这家店的主人?”裴若云疑惑道。
      
      店主连连摆手,他哪里有本事有这么一家店。“我只不过是个小小的伙计。我们掌柜的前几日有事出去了。”
      
      裴若云望了一眼还在检查粮草的萧自清,低头沉思。太巧了,粮食刚丢他就走了。“你们掌柜的临走时有没有带什么?是坐什么走的?”
      
      店主无奈的摇摇头,“我们这是小本买卖,就凭着这么点利润。掌柜的也不是什么大富大贵的,能带走什么。左不过是些衣服细软。要说坐什么走的,这我倒不知。”
      
      萧自清听见他的话低声在承影耳边吩咐了什么。承影拱了拱手从侧门走了出去。
      
      裴若云心知这里查不出什么了,只能就此作罢。“这个伙计明显不知道什么。”
      
      萧自清点了点头,“仓库里的粮食都是新粮。洛阳粮仓是大仓,轻易不会动。里面的粮食也是陈粮。”
      
      承影出去了不一会就气喘吁吁的回来了,“王爷,我去问过了。城门的看守说五六天前看见掌柜的骑着马出了城。”
      
      若说是马车,那还能偷运些粮食出城。骑马也太惹眼了。裴若云和萧自清相视一眼,“看来这件事和山贼无关。”
      
      裴若云叹了口气,看着窗外晒的发白的路面陷入了沉思。“那这些粮食到底去哪了?难道真的不翼而飞了?”
      
      萧自清低着头不停的踱步,又沿着墙壁敲了敲,“是实心的。”
      
      密道?这倒是有可能。永兴粮铺没有密道,那么客栈里……
      
      裴若云的想法和萧自清不谋而合。两个人异口同声道,“回客栈。”
      
      客栈里,店家正在后院里给马匹喂着草。见着几位官爷回来了连忙问好。
      
      裴若云盯着那匹红鬃马,摸了摸它的头。夏日里炎热,马的鼻子上也出了不少的汗。
      
      马匹最是怕热,若是缺了水,很可能毙命。
      
      裴若云很喜欢这匹马,自然不愿意它出什么意外。“多备些水。钱自有这位大人讨。”说着就指了指旁边的萧自清。
      
      听见有人掏银子店家自然高兴,忙不迭的去准备。
      
      萧自清轻笑一声,“掏钱的事倒是想死我了?”
      
      裴若云也不怕他嘲讽。弯着一双眼睛问,“王爷,你不是说这马丢了吗?”
      
      萧自清脸不红心不跳的点点头,“是丢了。不过又被参将找回来了。”
      
      萧自清的口齿伶俐她是领教过的。她也不计较,自顾自的用双手捧了两捧水淋在了马的身上给它降温。
      
      “这匹马可是外邦进贡的,多人驯服不成但似乎很听你的话。”萧自清有趣的打量着那匹马,勾起了唇角,“走吧,我们要好好搜搜这家客栈。”
      
      马儿的确和裴若云很是亲近。它兴奋的跺脚,马蹄塌在地上发出了清脆的嘎达声。
      
      裴若云将满是水渍的手擦干。副参将似乎一直在门口等着他们两个。她微微点头以示礼节。
      
      这间客栈真的是很有年头了。裴若云缓慢的围着屋子绕了两圈,又随手拍了拍沿路的墙壁。
      
      “王爷,没有暗道。”参将回禀道。
      
      裴若云也摇了摇头,“没有。”
      
      萧自清微微一愣,本以为这客栈里也许藏了暗门。没想到却什么都没有。
      
      “客栈前后都搜过了吗?”他想了片刻问道。
      
      参将微微点头,“搜过了,什么都没有。”
      
      萧自清深叹了一口气,所有的线索又都断掉了。他闭上了眼睛,像是在为这件事困扰。
      
      “你们那天晚上都发生了什么,仔细讲讲吧。”
      
      参将就近坐在了一把椅子上,仔细回忆起那天的情形。
      
      “那天,我们到这家客栈的时候天色已经不早了。一路人在路上又渴又饿,所以我们一进来就让店家准备了饭菜。吃了饭,喝了酒,之后就酩酊大醉。粮也是那个时候丢的。我们也怀疑过是店家做的,但是搜了整个客栈都没找到。而且俱店家说,他吃过饭后也睡着了。”
      
      萧自清紧闭的双眼突然睁开,“酒菜是关键。”
      
      裴若云微微颔首,低声在他耳边道,“我们的身边可能有细作。不能明目张胆的搜了。”
      
      萧自清盯着眼前的参将点了点头,吩咐承影道,“晚上你趁着他们睡着了去搜一搜。”
      
      裴若云又围着客栈转了一圈,总觉得有哪里不对“这个客栈没有地窖吗?”
      
      店家上前一步回话道,“当初我盘下这个客栈的时候也很纳闷,当索性现在是夏天,也不需要。”
      
      身为客栈,却没有地窖。裴若云又望了望四周,“刚才你说这客栈是盘下来的。你盘下来多久了。”
      
      店家想了一会,才开口道,“大概一月前吧。”
      
      一月前?怪不得上次他找药也是乱七八糟的。这么短的时间,不熟悉也是应该的。
      
      “那你知道上个店家为什么要把这个客栈卖给你吗?”裴若云问道。
      
      店家挑了挑眉,笑着道,“这家客栈建在山路沿途,赶路的客人多的不得了。能买下来就不错了,我管他为什么卖呢。”
      
      “那你可知道这原来的店家是谁?”裴若云又问道。
      
      店家被她问的有些不耐烦,但碍于她的身份还是赔着笑脸道,“你也看到了这家店开在山路旁,离着县城也有几里的路。没几个人和他们打过交道。我只记得那是个女人。长的还挺漂亮的。”
      
      一个女人在荒郊野岭的开客栈,而且就在几个月前把客栈卖掉了。裴若云隐隐觉得这件事没那么简单。
      
      萧自清也不禁皱紧了眉头。“长年开的客栈,却没有地窖。或者这个地窖就是关键。”
      
      “那我们现在去找?”说着裴若云就要起身。
      
      萧自清拉住了她的胳膊,指了指外面暗下来的天。“天都黑了。我们又不能相信这些人。仅凭咱们三个怎么找。等明天吧。”
      
      忙了一天,经萧自清一说她才注意到外面沉下来的天色。她摸了摸空空如也的肚子,“的确,那我们先填饱肚子。”
      
      萧自清勾起嘴里,笑了笑。“让那些官兵也停下来吧。吃过饭,明天就能见分晓了。”
      
      客栈里的饭菜倒是很一般,裴若云竟然有些想念山寨里的牛肉。她简简单单的扒了几口饭,吃了个半饱就躲进了房间里。
      
      她脱下来那件衣服,重新换上了粗布衣裳。
      
      衣服的边缘因为拖地的原因已经有些发黑了。她不禁叹了口气,“真是可惜了这么好的料子了。”
      
      裴若云趴在窗台上,看着外面如漆的夜色。想起了萧自清的话,今晚过后一切就知晓了。
      
      但她还是不明白,如果这个人真是身边人,他这么做又是为了什么?
      
      晚风十分的凉爽,一阵一阵吹来,抚动着她额间的碎发。让她紧张的神经都放松下来。
      
      突然,一个人从背后慢慢的靠近她。她的手不自觉的摸到了窗台边的花瓶。
      
      呼的一声,屋内的灯光灭了。她睁大了眼睛想要看清,却什么也看不到。
      
      “不要出声,闭上眼睛。”来者清冷的嗓音让她一下就猜到了是谁。
      
      裴若云听话的闭上了眼睛适应了一会,等她在睁开眼睛果然就看见一张熟悉的脸。“王爷。你怎么在这。”
      
      萧自清指了指窗外飞驰而过的一个黑影。
      
      “有刺客?”裴若云轻声问道。
      
      萧自清好笑的摇了摇头,“那是承影。我在酒里下了药让他去搜一搜。”
      
      裴若云拍开了他捂在自己嘴上的手,“那你进来干什么?”
      
      萧自清的一双眼睛笑成了月牙,像个孩子一样为自己恶作剧成功而高兴。
      
      “我怕你跑出来坏事。”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0-03-04 17:03:27~2020-03-05 18:27:45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香蕉你个banana 1个;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4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