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先生

作者:笙歌里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6 章

      寨子外面围了太多的官兵。裴若云从门缝里望去全是密密麻麻的人。有穿着粗袍的,有穿着官府的,竟然还有穿着华服的。
      
      她又仔细的看了看那个着华服的,不禁喊出了声,“萧自清!”
      
      站在她身旁的两个大汉以为她在传递什么暗号,拎起她的衣领就往回跑。
      
      裴若云被他们颠的气都喘不匀,衣领卡住脖子更是让人觉得气闷。“等……等等……我自己走。”
      
      往回跑了一半,就有一个杠着刀的人拦住了他们。“老大说了,把她带过去。”
      
      裴若云好不容易喘了两口气,又被驾着跑回了原地。
      
      她有气无力的扶着膝盖,努力的吸取着空气。这一幕落在承影的眼里,却觉得她遭遇了非人的待遇。
      
      他啧舌道,“不知道他们用了什么刑罚,小先生连站都站不起来了。”
      
      萧自清上下打量着,哪有受刑的人这么干净的,而且还换了套衣服。“你没有看到她身上没有一点血渍吗?”
      
      承影踮着脚看的更仔细了一些,“难道是内伤?”
      
      萧自清一言不发的注视着她身上的粗布衣服。上前了一步道,“你们把这位先生放了,官府会既往不咎。”
      
      王虎把刀架在了裴若云的脖子上。这么多人围在这里还会既往不咎?“你们是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谁知道是真是假。”
      
      裴若云看着架在自己脖子上,缩着脖子向后躲。“大哥。这个买卖不亏。放我过去,我会查明真相。”
      
      王虎手里的刀又离她的脖子近了些,怒目圆睁。“你和他们是一伙的。”
      
      锋利的刀刃在她脖子上划出了一条细小的伤口,有些痒痒的疼。“但是你只能相信我。如果你不放开我,他们现在就会动手。你应该想想你的孩子。”
      
      王虎想起自己不满十岁的孩子,松了刀。“你怎么保证。”
      
      裴若云从腰上摘下了那枚汝南王府的腰牌,“以此做凭证。若没有证据证明粮草是你们偷的,我就让官府给你们一个说法。就算你不为自己想,这山上的男女老少,你总要考虑一下。”
      
      王虎摸着腰牌上繁复的花纹,“我信你一回。希望你也能给我一个公正。”说着,他用力推了一下裴若云的背。
      
      裴若云踉跄了几步,跌在了地上。她揉了揉磕的有些疼的膝盖。这寨子里的人是都以为她不会走路吗?
      
      萧自清的眸子暗了暗,上前扶起了她。“你人被他们劫了,衣服也被他们抢了?”
      
      裴若云看了看身上的衣服,咧开嘴笑了笑,“衣服湿了,只能先找一身换上。”
      
      萧自清皱着眉头看她一瘸一拐的向前走,“你的腿怎么了?他们真给你用刑了?”
      
      裴若云拍了拍身上的土,“这是刚才摔的。”
      
      萧自清停下来,一只手搂住她的肩膀,另一只手穿过她的膝盖后方。微微用力就把她抱了起来。
      
      裴若云轻呼了一声,脸一下子变得通红。为难道,“这,不用了吧。我能自己走。”
      
      承影惊讶的睁大了眼睛。“王爷,我可以……”
      
      萧自清瞥了他一眼,冷声问道,“可以什么?”
      
      承影频频摇头,“什么都不可以。”
      
      裴若云看着周围围着的人,皱了眉头,“王爷,我可以自己走。”
      
      萧自清抱着她一边走一边道,“山路崎岖,下山的路更陡,不要拖累我们查案。”
      
      说起查案,裴若云顿时来了精神。“我在山上仔细查看了。寨子里粮食的袋子上没有印着官府的章。”
      
      “或许他们是换了袋子呢?”副参将跟在他们的身后问道。
      
      “这不可能。”裴若云道,“短短两天的时间,要把几十石的粮食都用布袋重新装好。太难了。”
      
      “或许是用袋子直接套上去。这样就方便了许多。”副参将思索了一刻道。
      
      裴若云摇了摇头,“他们的粮仓建的封闭,山上湿气又重。而官府的粮却一直放在室外,干燥的很。”
      
      参将摸着下巴暗暗思索,“这件事真的和他们无关?”
      
      “也不一定。”路上的颠簸让裴若云不自觉的环紧了萧自清的脖子,“粮食的袋子上写着永兴粮铺。如果是他们偷的,这个永兴粮铺或许就是关键。”
      
      萧自清把她抱的更稳了一些,“你被他们劫来,还能如此自在的活动?”
      
      裴若云拍了拍肚子,“我不止能自由的活动,还吃了一碗饱饭。”
      
      萧自清轻笑了一声,“怪不得那么重。”
      
      裴若云轻轻扭动着身体,脸上多了一丝红晕,“我还是下来吧。”
      
      萧自清搂紧了她的背,呼出的气一下下拍在她耳尖。“抱紧了,下面的路会很难走。”
      
      裴若云看着他满是汗水的额头,用袖子帮他擦了擦。“王爷,你怎么亲自到这里来了。”
      
      萧自清狠狠掐了一下她的腰,小小的惩罚她。“你目无尊上,私自跑出来。我当然是来抓你回去的。”
      
      裴若云小声呼痛,“那周先生呢?”
      
      “我都亲自来了。周先生当然在府中坐镇。我已经让人把他拦下来了。”
      
      山坡陡峭,又刚刚下过雨,山路上铺的砖石又湿又滑。萧自清只能小心翼翼的下着台阶。
      
      “王爷你去过驿站了吗?”裴若云提着一口气,这样萧自清就不会太过吃力。
      
      萧自清微微颔首,“不是驿站,是客栈。”
      
      “客栈?”裴若云皱起眉头,官府传递消息向来是有驿站的。“官府运粮怎么寄宿在客栈?”
      
      萧自清走下了最后一个台阶,把她放在了马上,“店家说官兵们在路上耽搁了。所以他们只能住在客栈里了。”
      
      “这也太碰巧了。”裴若云小声嘀咕道。“客栈里可有什么线索?”
      
      “没有。”萧自清翻身一跃上了马,环住她的腰。“无论是车辙印,还是拖拉的痕迹都没有。这才是最奇怪的。”
      
      裴若云赞同的点头,“的确很奇怪。王爷,我们先去永兴粮铺看看吧。”
      
      萧自清拽住了缰绳,“不,我们先回客栈。”说着就狠狠抽了一鞭子。
      
      裴若云倚在萧自清的怀里,背后贴着他的温暖。两耳是呼啸的风声。夏日里,日光灼灼,连体温都变得灼热起来。
      
      裴若云移动着自己的身体却又被他按了回去。“别动。你会挡住我的视线。”
      
      裴若云僵硬的愣在那里,“客栈里有什么我们要先回去?”
      
      萧自清的呼吸喷在她的后脖颈,更让人觉得暧昧。“有药。”
      
      这还是裴若云第一次到案件的发生地。
      
      饱经沧桑的客栈,忙碌的官兵,还有一位算不上年轻的店主。
      
      “这店有很多年了吧?”裴若云仰着头四处打量着。
      
      萧自清将他放在了大厅的椅子上,吩咐着店家去准备创伤药。
      
      客栈的老板在柜台里翻箱倒柜了许久才摸出了一个药瓶。
      
      萧自清摘下了塞子放在鼻尖闻了闻,“不是。这是治扭伤的。”
      
      老板又找了许久才又翻出来一瓶,“这应该是了。”
      
      萧自清又放在鼻下闻了闻,“是了。”
      
      他转过身来,扶着裴若云到了一旁的厢房里。“你自己收拾一下。我一会给你送一身合身的衣服来。”说罢就阖上门出去了。
      
      裴若云撑着身子站起来,坐在了床上。掀起裤脚准备上药时就看听到门被砰的一声打开。
      
      萧自清现在门口,眼睛盯着露出来的那段洁白的小腿。真是肤若凝脂。
      
      他快速的撇开头,脸颊上出现了一抹绯红。“我,……我是来提醒你,不要碰水。”
      
      裴若云扯开了一旁被子,盖住自己的腿。低垂着头应了一声。
      
      萧自清还想说些什么,却只能抿了抿嘴退了出去。
      
      听到门被关上的声音,裴若云才缓缓抬起了头。她深吸了一口气,捂着跳动的过于快速的心口。“这个人怎么不敲门。”
      
      粉末状的药撒在伤口上,让人觉得又疼又痒。
      
      裴若云呲牙咧嘴的将药涂匀,坐在床上望着窗外的山发呆。脑子里却一直想着萧自清的话,没有车辙也没有拖拉。那这粮食是怎么不见的。
      
      她正歪着头愣神,手就不由自主的想去挠腿上的伤痕。
      
      “啪”的一声,手背上一阵疼痛。
      
      裴若云猛地抬起头,却看见萧自清手里捧着一件衣服,似笑非笑的看着她。
      
      “我只嘱咐你不要碰水,你就不知道不去挠它吗?”
      
      裴若云下意识的抱住了小腿,“你什么时候进来的?”
      
      萧自清把衣服放在桌上,“你想的太出神。这是你的衣服。我让村里的绣娘改了改。”
      
      裴若云摸了摸衣服的料子,果然比她身上穿的这叫轻薄许多。也更柔软。
      
      “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这家店怪怪的。这件事也怪怪的。”裴若云道。
      
      萧自清勾了勾唇角,“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只要是人做的早晚会被人发现。倒是你不困不饿吗?”
      
      裴若云想起中午在寨子里的那顿饭,笑的有些尴尬。“中午吃的有点饱。”
      
      萧自清笑出了声,“你在寨子里吃人家的,用人家的。也不知道是被劫过去的还是被请过去的。你可知道你弄丢了我马一匹千里驹。你什么时候赔给我。”
      
      裴若云谄媚的笑着,“王爷,办完了案子可以给我加点月钱吗?这样还钱也会快一点。”
      
      萧自清冷笑了一声,“可以。那就等你把钱还完了我再发你月钱。”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4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