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先生

作者:笙歌里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5 章

      果然松了绑之后整个人都松快了许多。
      
      裴若云活动了一下酸疼的肩膀,又忍不住打了两个喷嚏。
      
      外面还在下雨,屋子里也是湿漉漉的。让人觉得浑身不舒服。
      
      一旁的小喽啰笑着递上了一块巾子,“先生先擦一擦,我这就去准备干净的衣服。”
      
      裴若云拿着那块巾子,随便擦了擦头发。衣服早就被火烤干了,浑身透着一股馊味。
      
      哪里来得及收拾还是办案要紧。她摆了摆手,“不用,你还是先带我去粮仓吧。”
      
      小喽啰应了一声,带着她就向外走。
      
      粮仓就建在半山腰上。或许是因为防止走水,整个寨子里只有这一处是用砖瓦建成的。
      
      裴若云朝四周看了看,这个粮仓建的十分封闭,山上的潮气又那么重,粮食很容易生虫。
      
      她信步走到一袋粮食前,看了看上面的标记。“这永兴粮店在哪?”
      
      小喽啰回答道,“就是山下的一个粮店。这个粮店是卢县最大的粮店。这家粮店的老板很有意思,只要给钱,不论黑道白道他都卖。”
      
      裴若云又看了看地上。除了他们两个的脚印并没有其他痕迹。“粮食都放在这?”
      
      小喽啰笑着答道,“我们平日里吃的粮食都放在厨房。厨房的粮吃完了再到这里取。”
      
      裴若云点了点头,“还要麻烦你带我去厨房看一看。”
      
      小喽啰伸出了一个请的手势,引着她去了厨房。
      
      厨房里没有一个人。裴若云看了看堆在角落里的粮食,粮食的表面有些发潮,看起来已经放了有些日子,粮袋上和仓库里的一样写着永兴粮铺四个字。
      
      裴若云暗暗思忖,若这些粮真的是山贼劫的。这永兴粮铺就是关键。
      
      她打了个哈欠看了看窗外已经泛白的天,“这是几时了?”
      
      小喽啰也伸了个懒腰,“已经寅时了。先生不如先在寨子里安置下?”
      
      裴若云作了个揖,婉拒道,“不了,我还要下山办公呢。就不叨扰了。”
      
      小喽啰一下拦住了她,“先生,老大有命令你不能走。还是在寨子里休息吧。”说着,他击了两下掌,门外一下子涌进来五六个壮汉,抬着她扔进了方才绑她的小屋。
      
      裴若云蹲在火盆旁,看着那件干净的粗麻衣服。她闻了闻自己身上的味道,还是决定先换件衣服,然后好好睡一觉。
      
      当初她能从江陵到京城,又能从京城到汝南。还怕这个小寨子吗?
      
      她枕着胳膊,看着桌上那盏昏黄的灯,慢慢陷入了梦乡。
      
      她这一觉就睡到了日上三竿。等她睁开眼睛的时候,看守们已经给她送来了午饭。
      
      裴若云惊喜的看着碗里的牛肉,“没想到你们寨子的伙食那么好。”
      
      饿了两顿,裴若云眼前有点发晕。她捧起碗,吃的一干二净。“嗯……能给我再来一碗吗?没有牛肉也行。”
      
      夏日的天总是说变就变。早上还下着淅淅沥沥的小雨,到了中午却又变得骄阳似火。
      
      萧自清赶了一夜的路,终于到了粮队们驻扎的客栈。
      
      参将和副参将仔细查看了他身上的腰牌,拱手道,“不知道王爷大驾光临。失敬。”
      
      萧自清朝四周张望着,像是在找什么人。
      
      承影回了个礼,问道“你们有没有见过一个年轻的先生?算起脚程,应该就是昨晚或今早到的。”
      
      他俩对视一眼,笑道,“先生?昨夜大雨,哪里有什么先生。”
      
      萧自清蹙紧了眉头,“没有到?她夜里出城,需要出城领。她走的肯定是小路。是不是路上出了意外。”
      
      参将从话语里猜到了什么,问道“这位先生是什么人?要不要我们派兄弟们去找找。”
      
      萧自清微微颔首,“这位先生是我府上的门客,对我很是重要。还请两位帮我找找,尤其在山路处多用些心。”
      
      参将得了他的命令也不敢怠慢,将副参将留下来照看他们。自己带着一众兄弟们沿着山路找去。
      
      萧自清坐在客栈的大厅里,手指不停的敲打着桌面,发出哒哒的声响。
      
      “这群人倒是有意思,放着官家的驿站不住,住在这间客栈里。”承影上下打量着道。
      
      这间客栈不算新,楼梯上的扶手的颜色都有些发白了。地上的地砖更是坑坑洼洼的。
      
      萧自清听见他的话也朝四周望了望,“去问问店家,他们怎么宿在这里了。”
      
      店家的算盘拨的啪啪响,看起来这几天的流水很不错。
      
      承影半倚在柜台上,假装毫不在意的问道,“店家,你这客栈有些年头了。”
      
      店家看了看他身上的打扮,笑眯眯的道,“我这家店的年头啊,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也有七八年了。”
      
      承影随手从碟子里抓了两颗花生扔进嘴里,“那是不少了,不过这群士卒怎么住在你这了。”
      
      店家依旧专心致志的打着算盘,“这我怎么知道,听他们说是路上耽搁了。”
      
      承影有抓了一把花生,“路上耽搁了?怎么会耽搁?”
      
      店家摇了摇手指,“人吃五谷杂粮哪有不生病?可是若不是耽搁了,我还赚不了这些银子。客官,这花生五个铜钱,给您记在章上了。”
      
      承影暗骂了一声吝啬鬼,一口气把花生都倒进了自己的嘴里,回去复命。
      
      “王爷都问清楚了。”承影正打算回话,就听见外面吵吵嚷嚷的。参将不知道从哪里牵来了一匹红鬃宝马。
      
      “王爷。”参将行了一礼,缓缓道,“人,我们没有找到。但在西边的山路上发现了一匹马。”
      
      萧自清看着那马的马鞍就知道这马是从汝南王府出来的,严肃道,“人去了哪里?”
      
      参将垂着头,“山路上留下的脚印颇多。可能是被山贼劫走了。”
      
      萧自清一下子站了起来,“被山贼劫走了?”
      
      参将连忙解释道,“前几日我们曾打上山去讨说法。或许是因为这件事,山贼们误以为先生是朝廷的人,捉上山了。”
      
      萧自清握紧了拳头,只觉得脑袋发涨。若是让山贼们发现了裴若云的身份就麻烦了。
      
      “你们现在打算如何?”
      
      两个人连忙抱拳,恭敬的道,“只要王爷一声令下,我们自当粉身碎骨。”
      
      萧自清点了点头,“那就请你们上山一趟吧。”说着,他率先走出了门。
      
      承影跟在他的身后,劝道,“这样的事,王爷若不放心,我同他们去就是了。何必王爷亲自去。”
      
      萧自清看着那匹不服人的红鬃马,“你说这马性子那么烈,怎么就让裴昀骑呢?”
      
      雨水过后,山上满是泥土的香气。
      
      这山不算高,但却陡的很。再加上刚下过雨,路面湿滑,一不留神就容易跌下去。
      
      “王爷,你说这山贼真能把粮食运上来?”承影一边小心翼翼的扶着萧自清一边道。
      
      萧自清摇了摇头,“除非有神相助,否则不可能。”
      
      承影叹了口气,“这裴小先生被这么一件没根据的事连累,现在还不知道怎么样呢。”
      
      萧自清轻笑一声,“她呀,哪怕被困在了刑部的大牢里,活的也比你滋润。”
      
      萧自清这话说的倒是不假,哪里有人被山贼劫去还有干净衣服穿,一顿还能吃两碗饭,还有牛肉做配菜的。
      
      此时,裴若云坐在门槛上,看着她面前的两个小姑娘踢着毽子。
      
      “大哥。”裴若云抬起头望了望立在她面前的两个大汉,“我什么时候能下山啊。”
      
      大汉目不斜视的看着远方,“这要听我们老大的。”
      
      裴若云撑着头,这太阳晒在身上暖洋洋的,竟然有些犯困。她随手从地上摸过一根稻杆,在地上比比划划。
      
      突然,一个沙包从天而降,正好击中了她头。
      
      裴若云捂着脑袋看着那个虎头虎脑的小家伙朝她跑过来,奶声奶气的道,“这是我的沙包。”
      
      裴若云把沙包扔到他手里,心里纳罕这是谁家的奶娃娃,长的这么标志。
      
      小娃娃也不怕生,看着她拿着稻杆在地上写着什么,坐在她身旁问道,“你在干什么。”
      
      裴若云看了他一眼,“我在写字。”
      
      “你为什么要写字。”小娃娃睁着葡萄似的大眼睛问。
      
      裴若云笑了一声,蓦地想起在汝南王府时,萧自清曾说过她的字不好看。
      
      她放下了手里的稻杆,一脸慈爱的看着小娃娃,“你说我的字好不好看。”
      
      小娃娃摇了摇头,“不好看。”
      
      裴若云倒吸了一口气,难道我的字真的那么难看?她正心里想着。就听小娃娃又说道,“我爹爹的字最好看。”
      
      “爹爹?”裴若云看了看她两侧的大汉,“他们谁是你爹?”
      
      小娃娃兴奋的站起来,跑到她面前,“我爹叫王虎,是寨子里的老大。”
      
      裴若云想了想昨天把她绑在椅子上那个凶神恶煞的首领。能生出这样的奶娃娃,这也是祖宗庇佑。
      
      “你爹会写字?”裴若云本以为这占山为王的都是些不满朝廷的百姓,没想到还有习过字的。真是自己以貌取人了。
      
      奶娃娃重重点了两下头,“我爹教我背三字经。人之初性本善……”
      ‘
      奶娃娃正兴致冲冲的背着书,那边就有人拿着利器成群结队的往外跑。
      
      “这是怎么了?”裴若云站起身,大致已经猜到是官府的人来了。“不行,我得去看看。”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大家猜一下吧,是谁偷的粮。偷粮的人已经出来了。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4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