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先生

作者:笙歌里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4 章

      书房里安静的能听到几个人的呼吸声。
      
      “不行。”沉寂了片刻,萧自清终于出声道,“你一个……”姑娘家。
      
      话说到一半,他突然意识到了什么。停顿了一下,“你一个初来乍到的,还是让周先生去。”
      
      周先生作了个揖,捋着胡子缓缓道,“我觉得此事让裴小先生去更方便一些。州府皆知裴先生是从京城来的,又和秦王有渊源。这样的身份更好办事些。”
      
      萧自清低着头踱步思索。纵使让裴若云去有再多的好处,他也不愿意。
      
      卢县天高皇帝远,若是出了什么事情他恐怕来不及施以援手。
      
      “但裴先生到底脸嫩,少不得有些人欺负他。还是周先生您去。”萧自清找了个理由推脱道。
      
      裴若云方才还洋洋自得,现下却猛地抬起头。
      
      她不明白为什么萧自清不让她去。“方才周先生才说……”
      
      萧自清举起手打断了她。
      
      他走到窗边,望了望窗外阴沉的天。“今晚恐有大雨,先生稍作收拾,明日一早出发。”
      
      周先生疑惑的打量着他,最终一句话都没有说就退下了。
      
      裴若云快步走到他面前,“王爷,周先生说我才是最好的人选。”
      
      萧自清绕过了她,站在墙上的那副地图前,“今晚有雨。”
      
      裴若云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不明白他为什么提起这个。“这怎么了?”
      
      “下雨,地上就会多泥泞。马车不能行,你会骑马?”萧自清盯着她的眼睛问道。
      
      裴若云呆呆的点了点头,“我幼时和堂哥学过。”
      
      萧自清不知道怎么反驳,只能低下头假装沉思。
      
      裴若云以为他没有听到又重复了一遍。“我会骑马。”
      
      萧自清别过头去,想了半晌又推脱道,“即使你会骑马,官府的人若是想为难你,你也没有办法。”
      
      裴若云挠了挠脑袋,小心翼翼的开口,“王爷,你是不是失忆了。刚才周先生说什么你忘了?”
      
      萧自清轻咳了一声,装作毫不在意的样子,拿起了案几上的纸张。“你还有其他事情吗?”
      
      裴若云看他神情严肃,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当下摇了摇头,“没有了。”
      
      萧自清伸出了右手,做出请的手势。
      
      裴若云望了望门外,行了个礼,迷迷糊糊的往外走。走到院子门口才懊恼的捶了捶头,“这事还没有解决我怎么出来了。”
      
      她正打算回去,身后的承影却拦住了她。“小先生,王爷做事都有他已经的原则。您请回吧。”
      
      黄昏时分,果然下起了瓢泼大雨。
      
      裴若云坐在门槛上伸出右手接下一滴又一滴的雨滴。“可怜我怀才十七年,竟然无处施展。”
      
      绣橘倒了一杯热茶递给她,宽慰道,“卢县地处偏僻,又有高山。这个案子又和山贼挂钩,王爷也是担心您的安慰。”
      
      裴若云长叹一口气,她来这可不是怕吃苦。“可是我来汝南王府就是为了辅佐王爷。”
      
      绣橘看她一副郁郁寡欢的模样,坐在她身边,托着腮道,“王爷自小就聪颖。凡事都有决断。先生你不必太担心。”
      
      裴若云深吸了一口气,压下心里的烦闷。她总要想个办法去的。
      
      她突然站起身,从衣柜里拿出了一件蓑衣。“我去找王爷。”
      
      绣橘看着她那身臃肿的蓑衣,皱了皱眉头,“这几步路还用穿蓑衣吗?”
      
      出了院子,裴若云就直奔马厩。
      
      看马的小厮见她来了,连忙迎上去,“裴先生怎么到这来了。”
      
      裴若云在马厩里兜兜转转,选了一匹健壮的宝马。一下跃到了马上。“我要去帮王爷做些事。先走了。”说罢,她大喊了一声驾就从侧门出去了。
      
      豆大的雨点从天上落下砸在裴若云的脸上。天色已暗,雨水糊在脸上更阻碍了视力。但她却不敢放慢速度。
      
      马蹄飞扬,溅起了不少泥水。此时城门已关,纵使乡间小路不好走,却也别无他法。
      
      山林间动物的叫声让人毛骨悚然。不知道走了多久,裴若云的腰背都酸了。点点寒气从后背上渗了进来,她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寒颤。身体的疲惫让她渐渐放慢了速度。突然,马长嘶了一声,向前倾倒。
      
      裴若云还来不及反应就被甩了出去,趴在地上。她吐出了嘴里的泥水,就听见一个粗犷的声音。
      
      “这是哪来的小白脸?瘦瘦弱弱的像个小鸡仔一样。”
      
      裴若云刚翻过身来就被一盏昏黄的灯晃了眼。一把锋利的刀架在她脖子上,让她不敢动弹。
      
      她闭着眼睛缓了缓,才看清楚眼前的这群人。
      
      他们穿着粗布麻衣,一个个凶神恶煞的看着她。“这不会是进京赶考的书生吧。”
      
      为首的那位轻嗤了一声,“京都大水,哪有闲心办科举。你看看这匹马,哪里是苦读的学子用的起的?”
      
      “会不会是信使?”一旁的小喽啰疑惑道,“老大我们可是不截八百里加急的。”
      
      首领挑了挑眉毛,一眼就看见她腰间的腰牌。花纹繁复的令牌上,一个汝字十分的明显。“哈,是汝南王府的人。”
      
      “汝南王府?”小喽啰大惊失色道,“不会是朝廷派来的救兵吧。”
      
      首领狠狠打了一下他的头,“有派这么个小鸡仔当救兵的?”
      
      小喽啰上下打量着她,“老大,那我们怎么办,放了他?”
      
      首领思索了片刻,蹲下了身子,“小兄弟,你是来做什么的?”
      
      裴若云慢慢的从地上站起来,“我是奉王爷之命到处调查粮草之事的。”
      
      首领站起身,一副了然于心的模样,轻笑一声,“是来调查粮草之事的。带走!”
      
      一群人突然拥上前,把她绑了起来。裴若云挣扎着想要说话,却被一个布条堵住了嘴。
      
      山上的空气更加的湿润,凉气也更加重。裴若云被绑在椅子上瑟瑟发抖。
      
      坐在她面前的首领好心的点了一盆炭火,还帮她把嘴上的布条摘了下来。
      
      “你是朝廷派来的?”
      
      裴若云想了想,不说是也不说不是。“我是汝南王府的人。”
      
      首领冷哼一声,“有什么区别?你来无非是帮着他们攻打寨子的。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这群当官的,自己做了什么腌臜事都扣到我们头上。今天说我们偷了粮,明天说我们劫了道。都是群脏心肝的东西。”
      
      果然不出她所料,这事不是山贼做的。
      
      裴若云低头看了看身上的绳索,“你们这不是劫道吗?”
      
      首领咽了咽口水,看了她一眼。“绑了你也是因为你是朝廷的人。”
      
      背后的寒冷让她忍不住打了两个喷嚏。“我都说了我不是朝廷的人,我是汝南王的人。”
      
      首领摆了摆手,一副不耐烦的样子,“都一样,汝南王来了也是替那些当官的说话。”
      
      裴若云叹了口气,真是鸡同鸭讲。“我就是来查这件事的。你们在山上,不缺粮食吗?正巧遇到运押粮食的官兵,所以就趁机出手。”
      
      “放你娘的屁。”首领咒骂了一声,一掌拍在了桌子上,“我们干的虽是打家劫舍的本行,却也有规矩。八赏规、八斩条。这种粮食我们不会劫。”
      
      裴若云放小了声音,“你不做,就能确保你手下人不做?”
      
      “他们也是受过苦受过难的,怎么会动救命的粮食。”首领怒目圆睁道。“你这个小子,怎么不去问问那群官员。说不定是他们昧下了。”
      
      裴若云十分确定的摇了摇头,“不可能。粮食数目巨大。昧下几成还有可能。若是全都吞下只怕会惹来祸事。他们都是人精,干不出这样的事。”
      
      “那你们就来怀疑我?”首领气的原地打转,“要是让我知道是哪个人来陷害我,我一定扒了他的皮。”
      
      裴若云思索了一刻,“我要去粮仓看看。”
      
      首领大笑起来,粮仓可是重地,怎么能让她轻易进去。“你现在是我的俘虏,你还以为自己是来办案的大人啊!明天就把你押出去,看他们还敢动手。”
      
      裴若云皱了眉头,难道官府已经清缴了?“动手?你们和官府起了冲突?”
      
      首领倚在榻上,“是他们先动的手伤了我的兄弟们。”
      
      裴若云摇摇头,“那你就更应该放了我。我会调察清楚事情。”
      
      “用不着。”首领把腿放在椅子上,“他们攻不上来。谁知道你会胡说八道什么。”
      
      裴若云轻笑了一声,“的确。寨子地势高,利于防守,他们一时攻不上来。但你们现在涉嫌偷了粮食,只要朝廷下定决心要打,你们撑不了多久。”
      
      首领皱着眉头想了想,“那又如何。朝廷想清缴我们不是一时半刻了,早晚都会有一战。”
      
      “你们也不想背着偷盗百姓救命粮的罪名死去吧。”裴若云仰着下巴,紧盯着他的眼睛问道。
      
      汝南王府,一众人跪在书房里。
      
      “王爷,此事我真是不知。裴先生替您办事不是一日两日了,我就放他走了。”马厩的小厮带着哭腔解释道。
      
      萧自清气的砸了一个洗笔,“周先生呢?”
      
      承影拱手道,“周先生已经出发了。只是昨晚刚下过雨,恐怕要明日才能到。”
      
      “等不了那么久了。”萧自清叹了口气,“备马,去卢县。”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小可爱们多多收藏吧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4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