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先生

作者:笙歌里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3 章

      眼见着要进三伏了,天气也越来越热。在院子里随意走一圈,汗就止不住的往下流,袍子都要被汗湿透了。
      
      “裴先生。”萧妙妙穿着一身清凉的夏装站在门外。上襦是用冰蚕丝做的,风吹过来衣诀翩翩,美极了。
      
      裴若云身上还裹着棉麻料子做的深衣。热的头上都出了汗。
      
      “这么热的天,先生还穿着深衣。”萧妙妙一双杏眼弯成了月牙,“不如我让人送些夏日的料子给你。”
      
      裴若云频频摇头。再好的料子她也穿不了。尤其是夏天,为了防止被别人发现自己的女儿身更是不能穿着薄的衣料。
      
      萧妙妙低着头,莞尔一笑,“都说君子慎独,裴小先生才是真正的君子。先生也不要客气,前几日哥哥还嘱咐管家给小先生选些料子呢。”说着,她拍了拍掌,身后就涌出了十几个侍女。“裴先生看看,可有你喜欢的料子。”
      
      裴若云放眼望去,深深浅浅。深色的庄重,浅色的文雅。只是这些都是男子裁衣的料子,做不了绣橘的衣裙。
      
      “这些都是我亲自挑的。你可有喜欢的?”萧妙妙扯着手绢羞答答的道,“我一听见哥哥的话,忙不迭就去选了。你快来看看。”
      
      裴若云尴尬的笑着,这么多的衣料却没有一个合适的。
      
      虽然她心里这么想着,但嘴上依旧客套着道,“还劳烦郡主送过来。”
      
      萧妙妙轻轻摇了摇头,“怎么能说劳烦,朝堂上都是先生为哥哥排忧解难。这是我该做的。”说着又催促道,“先生你快选一个。”
      
      裴若云仔细的挑了挑。这红色的太过庄重,黑色的太过肃穆,青色的又太过简朴。挑了好久,她才选中了一块琥珀色的料子。
      
      “这颜色正好。”
      
      萧妙妙上下打量着,“没想到先生素日里多穿素色,竟然也喜欢鲜亮的颜色。我这就让绣娘去缝制。”
      
      裴若云赶快拦住了她,“郡主。这还是我自己来吧。我已经来做。”
      
      萧妙妙笑着看她,“小先生还会做女红?”
      
      裴若云挠了挠头。
      
      萧妙妙抢过了她手里的布料,“先生就不要客气了,等绣娘缝制妥当,我再送过来。”
      
      裴若云看着她走远,坐在门槛上叹了口气。这下绣橘的裙子算是泡汤了。
      
      她坐了一会,正准备站起来拍拍土。绣橘就拎着一个放丝线的绣盒进来了。“先生不知道,西院闹的可厉害了。连宋姨娘都出了面当说客。”
      
      裴若云歪着头想了一会,这西院不就是凝脂住的院子。“怎么了?又闹出什么事了?”
      
      绣橘叹了口气,从绣盒里拿出了一块还没有绣成的帕子,“今天一早,西院就有人来报,说是凝脂姑娘手臂上出了疹子。王爷怕是要传染的,就让人把她挪到家庙去。可谁知凝脂姑娘偏偏不去,说是一夜奔波在加上饮食不习惯才出了疹子。这时候宋姨娘也去了西院。”
      
      裴若云暗叹周先生动手麻利,“宋姨娘也在西院?”
      
      绣橘点点头,“是呢。她拦着那些个护卫,谁也不敢动。毕竟是皇上赏下来的,磕着碰着都不好交代。”
      
      裴若云听见这话就要往外走,“我得去看看,那群护卫要是被闹的没办法出了手,这事就更麻烦了。”
      
      绣橘望了望渐渐阴下来的天,从屋子里找出了一把油纸伞,“先生快下雨了,您拿着伞。”
      
      裴若云哪里还顾得上这些,撒开腿就往西院走。
      
      西院被一层又一层的护卫围着,但碍于宋姨娘,谁也不敢动。
      
      裴若云好不容易从人群中挤了进去,就看见凝脂姑娘蒙着面纱。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直望着她。
      
      宋姨娘更是扑上来就抓住了她的手,“小先生,可是王爷让你来的?”
      
      宋姨娘抓的她手疼。裴若云挣扎的把手抽出了,行了个礼才道,“王爷还在书房里,是我自己过来的。”
      
      宋姨娘听到这话更是用帕子抹了抹眼泪,“王爷也真是,好好的一个姑娘就要送到家庙去。那家庙是什么地方我会不知道?清清冷冷的,这姑娘送过去就是个香消玉殒的结果。”
      
      “宋姨娘。我想你真是多虑了。”萧妙妙带着七八个丫鬟出现在众人面前。她轻瞟了一眼坐在地上的凝脂,转而正视着宋姨娘道,“据我说知,云姨娘在家庙里吃斋念佛了五六年也生活的很好。”
      
      “那不一样。”宋姨娘的脸色变得有些奇怪,但很快就恢复了正常,“凝脂姑娘如今病了。”
      
      萧妙妙上前一步,小声在宋姨娘耳边道,“那就更应该送她过去。你如今还能住在院子里还需要我来提醒你吗?”
      
      宋姨娘握紧了拳头,指甲都陷在了掌心里。她深吸了一口气,又哭哭啼啼的拉住了裴若云的手,“裴先生,你去劝劝王爷吧。”
      
      萧妙妙拨开了拉着裴若云的那只手,隔在她们两个之间。
      
      她轻轻挥了挥手,让周围的人都退下。信步走到一旁的石凳旁坐下。下巴微抬,语气凌冽道,“你昨天恬不知耻的花园里唱曲,是在勾引谁呢?让你去家庙也是给你个脸,不然就让人拖下去乱棍打死。你还以为这里是东宫呢?”
      
      裴若云甚少见她如此疾言厉色。即使上次账册出了那么大的纰漏,她也是安静的坐在那里听自己说。现在这个样子才是像极了当家的样子。
      
      裴若云上前扶起了凝脂。看着她脸上的面纱,低声在她耳边道,“在下看你带着面纱,恐怕这疹子已经到了脸上了。”
      
      凝脂低声啜泣着,“京城远在千里之外,我只是有些水土不服,过不了多久就会好。”
      
      裴若云看着她水盈盈的眼睛,只觉得这姑娘可怜的很。耐着性子道,“你也不想让王爷看到你现在的样子吧。帝王家多薄情。也许王爷只见了你这一面,就一辈子也见不到他第二面了。”
      
      “我不会。”
      
      凝脂正打算说话,却又被她打断。“可是你不能确保别人不会。”说着裴若云看了看关在西院里的人,“你和他们相处的不融洽对吗?”
      
      凝脂还在低着头垂泪。怪不得萧自清自始至终没有露面,这样楚楚可怜难免他不会生出恻隐之心。
      
      “我进去了,就出不来了。不是吗?”凝脂咬着牙道。
      
      裴若云沉思了一会,一脸正色道,“你要是因为这件事被郡主赶了出去,那才真是回不来了。”
      
      凝脂用帕子擦了擦脸上的泪水,朝萧妙妙行了礼跟着护卫走了出去。
      
      宋姨娘看着她的背影皱了皱眉头,“小先生,你怎么……”
      
      “怎么了?”萧妙妙叉着腰走到裴若云身边,“裴先生为哥哥办事,这不是很好吗?倒是宋姨娘,我要提醒你,如果你也被送到了家庙,那才是出不来了。”说完,她拉着裴若云走开了。
      
      裴若云跟在她身后,疑惑道,“郡主你和宋姨娘的关系不太好。”
      
      萧妙妙松开了手,想起宋姨娘又不禁翻了个白眼。“她是皇上送来的。我母亲在世时,她就仗着这个身份为非作歹。后来母亲去世了,她又想把手伸进后院来。幸亏了云姨娘在。”
      
      云姨娘?那位在家庙吃斋念佛的姨娘?她在这里待了这么久还没见过这位云姨娘。
      
      裴若云又问道,“这位云姨娘又是什么人?”
      
      萧妙妙停下了脚步。和宋姨娘不同,提起云姨娘她脸上都带着笑。“云姨娘原是我母亲的丫鬟,后来父亲病重,有道士说冲喜可保父亲无虞。就成了我们的姨娘。”
      
      “那她是怎么……”裴若云的话还没说完,就看见周先生急匆匆的朝她走过来。
      
      “裴昀。你在这做什么?”周先生火急火燎的问。
      
      “我……”裴若云指了指身后,“西院出了点事情……”
      
      “好了。”周先生拍了拍她的肩膀打断她,“王爷在书房里等着。粮草出了问题。”
      
      书房里,萧自清没有像往常一样坐在案几前下棋看书,而是站在窗边叹着气。
      
      “他们现在在哪里?”萧自清问道。
      
      “还没有出豫州,在卢县。”承影回禀道。
      
      萧自清皱紧了眉头,这么久了还没有到京城。“小半个月了,还在豫州?”
      
      承影微微颔首,解释道,“因为前几日的大雨,商山发生了滑坡。他们就停在了卢县。”
      
      “裴昀不是说过了让他们绕行?”萧自清语气中透着愠怒。
      
      承影低下了头,心知这件事会牵连多少人,萧自清如此生气也在情理之中。
      
      “绕行要越过山岭,更容易出现意外。官府早就把路封了。”
      
      萧自清揉了揉眉心,让自己冷静下来。“官府怎么说。”
      
      “官府说,可能是山上的山贼干的。趁着夜色把粮食运上了山。”承影道。
      
      萧自清摇摇头。卢县多山,那么多粮不可能一夜之间全部运上山。“不可能。附近的村子有没有好好找过。”
      
      裴若云从门外进来恰好听到这句话,“粮食不见了?”
      
      萧自清背过身,“官府还在查。但我觉得这件事不是山贼做的。”
      
      裴若云也点了点头,“那么多粮食推上山太困难了。”
      
      周先生叹了口气,却觉得此时没有那么简单。谁会去劫官府的粮呢?就算是山贼看见那么多粮也不可能都劫去。
      
      “此事出在豫州境内。若是皇上责怪下来,王爷责无旁贷。”
      
      裴若云思索了片刻,朝萧自清作揖道,“王爷,这件事交给我吧。”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4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