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先生

作者:笙歌里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 章

      京都的夏天活像一个大熔炉,热的人头晕眼花的走不动路。尤其是在午后,斗大的太阳像是要把地上的最后一滴水晒没似的。
      
      秦 王 府里大门紧闭,凡是有点身份的下人们都躲在屋子里不出门。来来回回忙碌着的只有那些最底层的粗使唤丫头,小厮们。
      
      裴若云蹲在一棵大树下。繁茂的枝叶投下一片树荫,倒也凉爽。她不知道从哪捡了根木棍,扒拉着地上的几只蚂蚁,时不时的扔下几颗花生。
      
      “小先生,小先生。”门房当值的小贾从窗户探出了头,“这大热天的,您不在厢房里睡觉,跑到这干什么。”
      
      裴若云用袖子抹了抹额头上的汗,“看蚂蚁啊。”
      
      小贾趴在窗台上敷衍的伸了伸脖子,“蚂蚁有什么可看的。
      
      “我看的是蚂蚁,却又不是蚂蚁。”裴若云说着又扔了一粒花生,“这蚂蚁暗藏玄机。”
      
      小贾歪了歪头,完全听不懂她在说什么。哪有人看蚂蚁还看出来花样的。只能规劝着道,“您快回去吧。您若是中了暑,王爷肯定要苛责我们这些下人照顾不周了。”
      
      裴若云不当回事的摆了摆手,“我出来前吃了两碗解暑的汤药,你且去睡吧,不用管我。”
      
      小贾又客套的劝了两句,见她还是不肯动才又趿着鞋躺在了床上。“这小先生啊,真是奇怪。大热天的不在房间里歇着,非跑到这大门口看蚂蚁。”
      
      比他早些时候进府的老罗喝着小酒,摇着蒲扇,“这个裴小先生啊,是府里出了名的奇怪。没事就喜欢往那些生僻地方钻。但偏偏就得了王爷的青眼。你不用管他。”
      
      两个人正说着话就听到有人轻扣门环。
      
      老罗和小贾都心下疑惑。这烈日当空,谁会上门拜访。两人忙收拾了着装,打开大门。
      
      朱红色的大门甫一打开,就瞧见一个剑眉星目,怀里抱着宝剑的少年郎。
      
      “我家是汝南王府的,前来拜见。”说着他就从怀里掏出了一张拜帖交到了小贾手上。
      
      小贾细细的看了看,红底描金的拜帖上印着汝南王府四个大字。
      
      汝南王府?小贾心下骇然。
      
      汝南王府远在豫州,眼下京城里能拿出这张拜帖的就只有那位进京给皇帝贺寿的小王爷。
      
      小贾当即战战兢兢的回话,“不知道是小王爷来了。秦王早有吩咐,我这就派人通传,快请进。”
      
      要知道,秦王虽然贵为天子的第三子,脑子却是三个兄弟里转的最慢的,要不是有个做贵妃的娘撑着,早就不知道是怎么死的了。而这位小王爷,三岁识千字,真真是聪敏过人。颇得陛下钟爱。
      
      和这位小王爷放在一起,秦王难免有些不够看的。
      
      少年郎抱拳还了个礼,恭敬的掀开帘子,“王爷,请下车。”
      
      话音刚落,一位身着绫罗的贵公子就缓缓的探出了身子。
      
      一双丹凤眼简直和自家主子如出一辙,神情间却又相去甚远,威严十足。
      
      小贾惊叹了一声,连忙跑着去内院通报。
      
      而裴若云还自顾自的蹲在地上看着那几只指甲大的蚂蚁。
      
      “你在做什么?”
      
      突如其来的男声吓得她打了个激灵。
      
      “看蚂蚁。”她转过头来,就瞧见一个脸生的男子站在不远处打量着她。
      
      裴若云不禁愣了片刻,这人长的真是好看极了。只是浑身上下都透着一股生人勿近的气势,让人敬而远之。
      
      她打扑打扑身上的灰,站起来作揖行礼。在京城待的久了,自然见过世面。能穿成这样,不是个郡王也是个世子。
      
      “不知是哪位贵客。失礼了,失礼了。”
      
      小王爷也不接她的话,继续问,“看蚂蚁做什么?”
      
      这句话算是问到了裴若云的心坎里。“这位贵人有所不知。农人以动物云彩判断气候。你看,这群蚂蚁一直向高地迁徙,恐怕有大雨啊。”
      
      小王爷看着那几只蚂蚁点了点头,“京都闷了几十天了,也该下场雨了。”
      
      “只是……这雨,就怕太大了些。”裴若云低着头喃喃自语全然没注意她身边的人已经走远。
      
      她回过头望了望快要消失在前院的身影,这人真是奇怪。问人家话又不听人说完。
      
      “这是哪家的公子,怎么没见过?”
      
      “这是汝南王府的小王爷,名萧自清。”老罗回话道。因着喝了些酒,脚下有些轻飘飘的。“不怪小先生脸生。这小王爷不在京中,只有宫中宣召才能进京。”
      
      裴若云长长的“哦”了一声,戏谑的笑着。“原来是汝南王府的啊。听说这小王爷至今还没婚配,京中传言他好男风,是真是假。”
      
      老罗连忙捂住了她的嘴,“这王爷是因为在替父母守孝。别听那些整日里招猫逗狗的公子哥们胡说。这小王爷极讨厌别人私下议论,上次来京还割了个小厮的舌头。”
      
      裴若云吐了吐舌头,苦笑着道。“玩笑话,玩笑话。”
      
      萧自清来的出人意料。
      
      躲在房间里偷懒的下人们一时都活动了起来。端茶的端茶,倒水的倒水。还有那些个小姑娘,为了看一看这位颇得圣宠的小王爷,挤破了头的往花厅里钻。
      
      裴若云躲在大树下看了一下午的蚂蚁,热的出了一身的汗。正躺在凉椅往胃里灌着茶水。
      
      这茶水已经冷透了,有些发涩。但是却生津止渴。
      
      “哎呦,我的小先生。秦王正找您呢。急的我这一头汗。”秦王身边的贴身小厮吉祥刚迈进厢房,就看见裴若云悠哉悠哉的歇着。
      
      “找我?”裴若云连忙从凉椅上坐起来,“秦王不是陪汝南王呢,找我做什么?”
      
      “汝南王找咱们王爷就是为了商量皇帝贺礼的事。正找您呢。”说着就上去拉她的手。
      
      裴若云急忙闪开,“你,你先去外面等等。我这衣服被汗浸湿了,先换一件。”
      
      吉祥看了看自己扑空的手,只觉得这人真是奇怪。嘴里嘀嘀咕咕的转身出去,乖乖的在门外面候着。
      
      裴若云摩挲着胸口。幸亏自己躲的快。未出阁的女儿家被人碰了手,自己老爹知道了非要打断自己的腿。
      
      她飞快的找了身合适的衣服跟着吉祥到了花厅。
      
      花厅里,两个人。一人看着茶杯发呆,一人望着院外出神,就像是两个泥娃娃。
      
      裴若云上前行了礼。
      
      秦王萧炎兴奋的一下子站起来,“阿昀,你可来了。”
      
      萧自清打量着裴若云,眉头微不可查的皱了皱。
      
      萧炎以为是自己的规矩不好惹了他,忙收敛了些介绍道,“这是我的门客,裴昀。”
      
      萧自清并不看她,低着头摆弄他手里的茶杯,语气冷漠的问,“家在哪里?怎么到了秦王府的?”
      
      纵使萧炎再不懂规矩也知道,哪有人当着主人的面问门客这些问题的。怕不是要挖墙脚。
      
      裴若云也尴尬的笑了笑,“我姓裴,江陵人士。承秦王不嫌弃,带我到了秦王府。”
      
      萧自清的眉头皱的更紧了。“江陵裴家?”
      
      裴若云摇摇头。“我虽姓裴,也是江陵人氏。却和江陵大族裴家没什么关系。”
      
      萧自清听了她的话,点点头。
      
      萧炎以为他是嫌弃裴若云不是世家大族出身,年纪又小,有沽名钓誉之嫌。赔笑着说,“堂兄,我这个门客虽然年纪轻轻,但是智谋不错,我一直都很倚重。且听他说说。”说着就用手肘戳了戳她。
      
      裴若云得了萧炎的示意,清了清嗓子,郑重道,“王爷和秦王商量生辰贺礼之事是担心此时朝廷上下都在为干旱之事烦心。送的华贵会被人参奏,送的简单会让陛下寒心。”
      
      萧自清不置可否,萧炎却撑着额头,一副疲态。“阿昀深知我心。”
      
      裴若云笑的得意,停顿了一会又道,“千里送鹅毛,礼轻情意重。送礼就是个情谊。秦王可知太子送了什么?”
      
      “太子自掏两万两,送与朝廷赈灾。”萧自清盯她的脸,语气里没有一丝多余的感情。
      
      裴若云不禁咬紧了后槽牙。两万两,真是好大的手笔。这样的情谊也太重了些。
      
      萧炎听见这个数字也是倒吸了一口凉气,“阿昀,你知道我的。就是把我切了论斤卖,我都卖不了那么多钱。”
      
      裴若云拍了拍他的肩,安慰他。“我懂,我懂。不用你出那么多钱,去道观里请几个道士求雨就成。”
      
      “这就是你蹲在大门看蚂蚁的原因?”萧自清清冷的目光扫过来,似笑非笑的道。
      
      裴若云摇了摇手指,“不全是。我看蚂蚁只是无聊。”
      
      “可陛下不信这些怪力乱神的东西。”萧自清把玩着手里的茶杯,缓缓开口。
      
      世上除了那些求仙问道的帝王,有哪个明君是信鬼神的呢?
      
      裴若云当然也明白,心虚的笑了笑。“所以这个法子只有秦王能用。”
      
      她捋了捋额前的碎发,犹豫着开口,“秦王生性单纯。没有人会苛责。”
      
      萧自清低着头像是在忍笑,默默的喝了一口杯中的凉茶。缄默不语。
      
      萧炎这个人有点憨。好了说是质朴,坏了说就是傻。所以,无论萧炎做什么常规外的事在别人眼里都合乎情理。
      
      “你是在骂我傻吗?”萧炎察觉到话里的不对劲,指着她问道。
      
      这编排皇子的名头她可吃罪不起。她连忙摇头,“不是不是,秦王你自然是聪敏过人。所以还请你在道馆里选两个德高望重的道士。”
      
      萧炎叉着腰,量她也没有这个胆子,“这是自然,选两个最会骗人的老道士。但是你怎么确定这几天会下雨?”
      
      裴若云走到院中,看了看满天的云。“你看啊。这云彩状似鱼鳞。在民间,这叫鱼鳞天。鱼鳞天,不雨也风颠。”
      
      萧炎听的半懂不懂,只能眨着眼点头。“行了,就是说你有把握呗。”
      
      裴若云自信的笑了笑,“在其位谋其政,任其职尽其责。你信我就好。”其实就算是下不了雨,皇上也不因为这个大愚若愚的三儿子生气的。
      
      萧自清随着他们走到院中,也抬起头看了看天。“秦王的事解决了。那我呢?”
      
      他不笑的时候,就像一个玉面阎王,空长了一副好皮囊。
      
      裴若云收敛起刚才玩笑的模样,站的笔直,严肃道,“王爷,您来找秦王前就已经备好礼。何必来问在下。”
      
      萧自清斜斜的看了她一眼,觉得这个人有点意思。
      
      萧炎却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什么意思?他备了什么礼?”
      
      裴若云笑而不答。“这你要问王爷,不能问我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新文开坑,大家多多收藏,多多投票吧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4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