圈养病娇后我成了万人迷[穿书]

作者:签语饼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番茄炒鸡蛋

      “阿轩……?”
      
      程年年看着面前的少年,方才在茶楼的雅间看到他时,他和慕容辙皆着一身玄黑袍衫,只不过他却更显清瘦秀致。可现在阿轩却换上了一身红色外衫,里衣是如冬雪般的洁白,衬得他原本俊秀的五官添了一分艳色。
      
      两人同着红衣,站在一起倒是十分相配,思及此,少年白皙的皮肤浮现出一层薄红。
      
      他没有戴面具,薄唇翕张,欲言又止。
      
      “我是来向你告辞的。”
      
      像是最终下定决心一般,阿轩将手里的两串糖葫芦递给她,神色哀婉,眉心一道浅淡的褶皱。
      
      “程程,你定然心存疑问,我大抵知道你想问什么。”
      
      不是“年年姐”、“程姐姐”,而是“程程”,这个称呼让两人之间的气氛变得微妙起来。
      
      他瞟见肩膀上沉睡的白猫,喟叹道:“不要想,也不要问。”
      
      程年年盯着他深墨色的丹凤眼,无意间感受到一丝偏执的灼热,阿轩的声音有一种魔力,让她忍不住随着他说的去做,从而目光微滞,神色呆愣。
      
      他不以为意地勾起唇角,走上前去帮她把覆在糖葫芦上的薄膜撕下来,“从前的你经常买给我吃,现在也轮到我为你做一次。”
      
      阿轩想,如果他知道自己的真实身份,知道一切的来龙去脉,他一定会更贪心一点,再多贪求一些她的关注和纵容,即使知道她只是把自己当成亲人。
      
      程年年自小与阿轩生活在一处,对他的性格十分了解,阿轩看似对什么都不在意,其实真的开始较劲起来,他才是最固执的人,天打雷劈都不能轻易撼动。
      
      她记得阿轩很小的时候,弄丢了一把折扇,再找却怎么也找不到了。他闷不作声地把自己关在屋子里,等到程年年找到他的时候,小小的阿轩正蜷缩成一团,躲在柜子里无声哭泣。
      
      他的眼睛红红的,委屈又难过得仿佛全世界都背弃自己一样,他一边不停地责怪自己,一边向程年年道歉。
      
      因为那是她亲手做的折扇,也是她送给他的第一件礼物。
      
      程年年也不知道为何,她和阿轩之间似乎有一种生来的亲密感,好像两人很久之前便认识彼此。程年年其实并不生气,只是一把扇子而已,丢了再做一把便是,可小孩子却偏要钻牛角尖,抱着她的手臂要她惩罚他。
      
      程年年无奈,只好惩罚他一个星期不吃零食。小时候的阿轩嗜好零食,每天不吃一点就浑身难受,这对于他来说已经是很严重的惩罚了。
      
      她没想到,自己只不过玩笑的一句话,阿轩却一直坚守着,甚至比她规定的时间还长。
      
      阿轩离开星河街后,程年年也是挂念他的,想起他的时候就会差信鸽传音,可那头却迟迟没有回应。
      
      她猜测,阿轩很有可能是遇见什么事情了。原书中记载慕容辙会收他为义弟,冠上慕容之名,或许他得到了慕容辙的重用。慕容辙虽然在对待女性时特别狗,但是在其他方面还是讲义气的,有胆识有谋略,阿轩跟着他也是前途无量。
      
      今日再见他,十四五岁的孩子成长为君子端方的少年,原本对她活泼爱撒娇的性格全然收敛。程年年差点没认出他,不过妖族的成长也是一夕之间的事情,这并不足为奇。阿轩以慕容辙的指令将她带入茶楼,程年年了解当下的情况,再略略做推算,就认出了墙角的少年——那是她曾经视为亲人,也是挚友的猫族少年。
      
      阿轩应该是知道她会来这里的,从前星河街的草市上,她也经常牵着阿轩,让他在一旁等待,而自己则涌入人群买上两串冰糖葫芦,两人一人一支。
      
      而这一次,却换作他来,并将自己的那一份也给了她。
      
      程年年心头涌上一股酸涩,从前他也是这样,看她意犹未尽地舔唇,他便会将自己还未拆开的糖葫芦递给她。
      
      程年年有很多话想说,但话到嘴边却只留下一句:
      
      “阿轩,你要去哪里?”
      
      阿轩转过身,是一个即将离去的姿态。
      
      “魔族。”
      
      “什么时候回来?”
      
      “或许明天,或许永远都不会回来。”
      
      少年的声音闷闷地敲打在她心上,他说完这句话,再转头看她,脚步原地停顿一会,像要将她的模样永远地印刻在心里。
      
      他既然已经下定决心,便不会为任何人而停留。
      
      发呆的瞬间,程年年被人群推搡到糖葫芦店前,眼望少年远去的背影,内心浮起一阵又一阵的怅然若失。
      
      “祝你一路顺风。”
      
      她嗓音干涩,目光投向阿轩离去的方向,勉强地从喉咙里挤出一句道别的话语。
      
      可是他已经隐入人群中,再也看不到影子。
      
      ******
      
      阿轩兀自向前走了许久,他按照那个人的指示一直朝着北边走,直到离开星河街,越过人界和妖界,来到荒无人烟的深山幽谷中。
      
      山谷中静谧至极,明明前一秒还是葱葱郁郁的草木丛林,他踏入其中的下一秒却成了尸骨纵横的赤地。高悬于空中的弯月散发出惨白的光,少年的影子拖曳在荒地上,被光线拉得很长。
      
      这便是魔族之地,传闻踏入其中之人,都只余下一副森森白骨,灵魂亦消失殆尽,无人生还。
      
      魔尊顾邈喜怒无常,性格暴戾。传闻凡有犯之者,皆被无情杀害,死相惨烈,更甚者尸骨无存。而顾邈所到之处,大多是流血漂橹,一片尸山血海。若近来不是有天律束缚,恐怕他只会愈加猖狂,将整个三界都夷为平地。
      
      正因此,下到地上三界,上到天界,都无法不对他存一份忌惮。
      
      “怎么,舍不得?”
      
      阿轩转过头,才发现一个人影在自己身后驻立着,弥漫着黑气的眼眸传来森冷的凉意。
      
      魔尊顾邈就站在他背后。
      
      那人和自己的外貌有五成相似,更确切地说,与其说是相似,倒不如说,他很像年长数岁后的自己。
      
      一妖一魔站在一处,身高相差无几,就连气势都旗鼓相当,寒风凛冽,紧张的气氛蔓延在空气中,拉开一场无声的较量。
      
      舍不得谁,他们心知肚明,不言而喻。
      
      “你不是也和我一样?”
      
      阿轩讽刺地嗤笑一声:“你思虑过多,又急于求成,难成大事。”
      
      顾邈面色如霜,狭长的眼睛微微眯起,反讽道:“你只不过是我的附庸。”
      
      只不过是脱离本体的一缕元神,还轮不到他说话。
      
      少年冷静的面容才多了一丝裂痕。
      
      面对面前的人,阿轩内心终于有些惴惴不安,其实他早已猜测到自己的真实身份,可是倘若对方不点明,他还能掩耳盗铃欺骗自己,他是独立的个人,是妖族中一个普通的猫妖。
      
      可那人话话说出口,他无以辩驳,只能暗自咬牙稳住心弦,垂在身侧的指节青筋凸起,泛着苍白。
      
      他曾经什么都不是,没有意识,没有思想,浑浑噩噩地漂浮在虚空当中,日复一日游荡于漫无边际的黑夜里……
      
      直到魔界之主赋予他生命,将他的意识附着在他身上,然后他就出现在那个小女孩的面前。
      
      他忍不住亲近她,对她好,直到产生了不该有的贪念。
      
      顾邈怎么能允许这种事情发生?他看着阿轩和程年年的互动,内心嫉妒得发疯,所以他今天被叫过来,就是要亲手除掉他。
      
      当年他身负重伤,意志薄弱,不能第一时间去寻想见之人,于是便寄一份元神在某孤魂之上,又将他塑造成妖的模样,让他代替自己,照顾她。
      
      不愧是自己元神的一部分,也不愧是她,他终究还是没能逃过自己的执念。
      
      顾邈将阿轩身体中的元神收回来后,少年的身躯便化成了一层灰土。
      
      元神归位,顾邈心中的缺口被填满了一小部分,但是这还远远不够。
      
      月光勾勒着他的身影,似乎离他很近,可却又遥不可触。
      
      他还没能独占他的光。
      
      顾邈蹲下来,对着那层灰土喃喃道:
      
      “许多年前,我从一片混沌中醒来,身边亦是寸草不生。我不知道我是谁,我从哪里来,我又将到哪里去,直到一团黑雾笼罩在我的身体之上……”
      
      “我看到镰刀架在月亮之上,一双溢着鲜血的眼睛朝我逼来,恶鬼拖着丑陋的身躯张开血盆大口……直到我的意识觉醒,我才知道,原来这是我主宰的领地——魔界。”
      
      “我被迫接受面前讽刺的现实。一切污秽黑暗听命于我、臣服于我,它们是我的子民。多可笑,我生来深陷泥沼,却狂热地渴望光明。后来,我的子民趁我不备背叛了我,它们张牙舞爪,吸食我、催毁我,想要取而代之。”
      
      “我与他们拼死争斗,不为别的,我只是想见一个人。”
      
      ………
      
      不知何时,一阵风席卷而过,尘土纷扬洒入空中,而那道黑色的身影已然消失不见。
      
      *****
      程年年塞了一串糖葫芦到袖子里星河街的嘴里,想了想还是决定老老实实地排队。
      
      好在店家制作糖葫芦的效率极高,她没等多久就排到了自己。
      
      和店小二打了个招呼,程年年窜到了后厨。
      
      还未看清面前的景象,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九条蓬松的尾巴,毛发看起来既茂密又顺滑。发尾染上淡淡的桔色,如同晚霞洒下的金粉,仔细看是有点像某种动物的爪印。
      
      这便是传说中的九尾狐?
      
      九尾狐比猫还容易害羞,因为数量稀少,再加上毛皮珍贵,无论是在人界还是妖界都有不少人和妖对它们虎视眈眈,故而九尾狐多散居,星河街倒是有一些住户,但是都陆陆续续地搬走了,程年年没想到还能在这里看到活的九尾狐。
      
      狐狸的毛比猫更多更茂盛,这样想着,她就放不住停下了撸猫的右手。
      
      程年年对这类蓬松柔软又毛绒绒的动物毫无抵抗力,杏眼微亮,一时间仿佛忘了躺在臂弯里正幽幽看着自己猫。
      
      大狐狸尾巴,漂亮,松软,想rua。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这章没有吃的,但是作者是个强迫症,章节名必须用一道菜命名。
    因为这是美食文嘛,今天吃了番茄炒鸡蛋就用番茄炒鸡蛋命名啦。
    想不到吧,其实男主第一章就出场了嘻嘻嘻,阿轩是顾邈的一部分,可以理解为顾邈的精分。
    我儿砸他终于正式露面了!虽然这两章的他都酸不溜丢的。
    顾邈:我醋我自己。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