圈养病娇后我成了万人迷[穿书]

作者:签语饼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水晶糖葫芦

      慕容辙原本以为面前的人族会和从前所有怠慢过自己的任何妖族或人类一样,在知道自己真实的身份后跪下来抱着他的大腿悔不当初,哭泣求饶,求他大人有大量,放他们一马,接着把他想要的东西用双手恭恭敬敬地奉上来。
      
      想到这一幕,慕容辙就忍不住翘起二郎腿拭目以待,看在她还有几分姿色的份上,他不会过于为难这个人类雌性。
      
      可事实却与他设想的大相径庭。
      
      只见程年年理了理衣裙的褶皱,从对桌走到他的面前,伸出纤白如玉的小手,四指收拢,对他比了一个中指。
      
      比一个还不够,又伸出另一只手做了同样的手势。
      
      慕容辙:???
      
      他彻底看不懂这个人类雌性了,她在做什么?这手势有什么特殊的含义?莫非是她在试图谋杀自己,给自己下妖术?不对,她是人类雌性,并没有妖的能力,还是说对自己一见钟情,并且另有企图?
      
      慕容辙内心划过无数个想法,面部表情变化十多次,最终不悦地皱起眉头,“你想做什么?”
      
      程年年面于表情地将手翻了过来,伸出两只手指,问他:“这是几?”
      
      “二。”
      
      慕容辙有些不耐烦了,他不知道这个人类雌性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一套又一套的,要不是顾及到天律,不能强行抢夺星河街的执掌权更不能随意杀害人类,他才不会在这里耗费时间。
      
      “刚才两个手势送给你,既然来到星河街便是客,作为执管人理应行待客之道。”
      
      “什么意思?”
      
      慕容辙总觉得程年年话中带话,那两个手势肯定没有什么好寓意。
      
      “夸你呀,浪费食物还落井下石,尊敬的妖王殿下可真是妖界的表率。”
      
      程年年无辜地眨眨眼,语气轻快,带着一丝女孩的娇俏明丽,让人忍不住侧耳倾听。
      
      “还有,忘了告诉你,程记美食楼的年糕一年只供几盘。知道为什么只做这么多吗?因为……它取材复杂,原料珍贵,有特殊的功用呢。”  
      
      “妖王殿下,流连花丛,夜夜笙歌,不知身体能否吃得消?”
      
      “你要找的人类女子可没少向我抱怨过,可惜呐,一代妖王,年轻有为得需要依靠女人提升修为,身体还在慢慢被掏空。”
      
      几番话语,真假参半搅和在一起,却四两拨千斤,字字句句戳在慕容辙心上,他的情绪不由自主地随着她的话语波动。
      
      程年年平日里性格淡然,能够不计较的事情就不计较,她最为纠结的反而是一道菜应该怎么做更好吃这种家常小事。可这不代表她不会怼人,实际证明,平日里作为佛系淡然的人,怼起人来杀伤力反而远超普通人。
      
      自古以来,妖族一直靠吸食人族精气补充修为,故而为人族所忌惮,关于妖族丑恶的传言不绝于耳。自从三界签订和平戒律后,妖族就被禁止吸食人族精气,改食灵草和肉类,肉类易寻,随意找未生发意识的牲畜即可,可这灵草长在山崖之颠,数量稀少,且对增进修为大有裨益,也唯有像慕容辙这类妖族金字塔顶端的妖才有资格食用。
      
      程年年很早以前就发现了种植灵草的方法,并在美食楼后院专门开辟一块天地种植,灵草对人族而言也有美容养颜、强健体魄的功效,故而每次亲自下厨的时候她都会放一些进去,要么作为主食,要么作为配料。
      
      只可惜,这件事情除了她自己,没有任何人知道。她之所以敢明目张胆地挑衅慕容辙,是因为她还知道妖王目前修炼步入平台期,妖力并不雄厚。妖族已经寻不到灵草,便只好施用下下策,与人族女性修炼合欢术以吸食人类精气,增进修为。
      
      程年年偏头看一眼立在角落的阿轩,阿轩的妖力倒是比以往精进不少。虽不知到底为何阿轩要参与此行,是为了保护妖王?还是为了给妖王指路,亦或是想来看看她?她揣摩不清,但他明摆着不愿理她,程年年微叹了口气,那就随缘吧。
      
      慕容辙要找的人,即原书女主,不仅是绝世美人,而且八字属阳,精气是所有人族女性中数一数二的。可惜此时女主此时还未对他萌生爱意,只当与他的关系是露水姻缘,回到家中处理家族事务去了。
      
      程年年当然知道女主在星河街的何处,她只是不想说。
      
      “你!”
      
      慕容辙气得满脸通红,面容扭曲成一团,丝毫不见原本的俊朗。他第一次被人族戏弄,还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人类雌性。这让他觉得屈辱无比,可碍于对方的身份,他无法正面解决掉她。
      
      简直不知好歹,今日之事让他彻底记住了这个人类雌性,待他今天回去,一定要好好想想如何一雪今日之耻。
      
      “你做梦!本王就算吃一碗灰我也不会吃你做的东西!”
      
      “你会为今天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等着后悔吧!”
      
      慕容辙气急,撂下狠话,阴沉着脸拂袖而去。
      
      程年年笑意盈盈,手伸入上衣口袋,摁下了手机的录音键。
      
      “慢走不送。”
      
      虽然穿越带过来的手机大部分功能都不能再用了,不过拍照和录音倒是挺方便,至于怎么充电,不是还有雷电兽帮忙么。
      
      通过那本小说册子,她料到他一定会再回来有求于她,反正离她见到女主,与女主接触的时刻已经不远了。
      
      她将刚才的录音循环播放几次,惬意地将甘甜的茶水饮尽,收回手机,抱着邈邈走出了茶楼。
      
      *****
      
      草市自夏季的七月半开始,从每日子时到卯时,一共持续三天。每一位参与草市的宾客都需戴上面具,在草市入口会有一人一妖镇守,只有提供邀请函才能入内。
      
      程年年身份低调,她虽是星河街执掌人,却没有大摇大摆地招摇过市,只是拿着一盒糕点悠闲散漫地踱着步子,观赏万家灯火的盛况,偶尔和星河街聊上几句,通过星河街的视角了解草市的开放情况。
      
      参与草市的宾客全部戴上了面具,换上华丽的长袍宽袖,一时间很难分清人与妖之间的分别。
      
      程年年清亮的眼眸中倒映出街上斑斓多彩的萤火,小桥流水点缀在那些朦胧而妍丽的色彩间,虚幻与真实杂糅在一起,如同傍晚袅袅易散的烟云,又如静谧湖心怀抱的皎月。
      
      此情此景,果真映衬了星河街取名的来源:“醉后不知天在水,满船清梦压星河。”
      
      “崽崽,街头东边那家的糖葫芦铺子今天也开了,咱们一起去瞅瞅?”
      
      星河街已经幻化成了骷颅头的形态,两排整齐的门牙一张一合,眼眶处的两团火苗异常明亮。它永远只在两件事情上格外热情,一是觅食,而是催婚,程年年几乎能听见他咕咚咕咚咽口水的声音。
      
      她把骷颅头往下摁,继而塞到自己的宽大衣袖,低声提醒:“你悠着点。”
      
      “别在大街上招摇过市,影响市容怎么办?更何况这里还有人族,你会吓到他们的。”
      
      程年年说完,抬脚向他说的那家糖葫芦店走去。
      
      “………”
      
      被嫌弃的星河街默默地缩了缩头,幻化出一只手臂出来摸了摸自己光滑的头骨,他真的有那么恐怖吗?
      
      “明明只有你能看见我……”
      
      骷颅头隔着衣料,弱弱地辩解一句,挣扎一瞬,还是选择乖乖地窝在女孩散发着桂花清香的宽大袖袍中。
      
      崽崽的身体又软又香,好想抱在怀里揉一揉。
      
      星河街内心突然涌现出一缕陌生的情愫,他没有心,但支撑着自己生命的灵火却不停地跃动着,让他浑身燥热起来,忍不住起了歪心思。
      
      肯定是崽崽的袖口太暖和了,让他心神恍惚,他是看着她长大的,怎么能对她产生如此龌龊的念想。
      
      星河街一边谴责自己一边朝外透了透气,他觉得吹一吹冷风或许能把那些暧昧的绮思打散,可他刚刚探出头,目光便正好与趴在程年年肩头的白猫相对。
      
      骷髅头下意识的颤抖起来,又滚回到原来的位置。
      
      那道目光……太可怕了。
      
      不,不仅可怕,还有点诡异。
      
      “崽崽,你家猫不太对劲。”
      
      星河街的声音有些迟疑,他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看错了。
      
      作为附着在星河街上修炼了近千年的元神,它的能力在三界中绝对算得上强大的,保护程年年绰绰有余。可刚才与白猫对视的时刻,它明显地感到了强烈的杀意蔓延至全身,似密密麻麻疯狂滋长的带刺藤蔓,枝条扼住他的咽喉,尖刺泛着寒光抵住命脉,阴冷的气息笼罩在它身上,仿佛要将他撕成碎片,让他死无葬身之地。
      
      不可抵挡的强大力量,令它发自内心地忌惮和畏惧。
      
      “她是我的。”
      
      朦朦胧胧间,星河街听到一道低沉的声音。
      
      阴测测的,比覆盖在雪山之巅的积雪还令它不寒而栗。
      
      他好像中邪了一样,一直盯着那双漂亮的猫瞳看,他看见它们褪去原本鲜亮的颜色,变得浑浊晦暗起来,又看见一道血光划过猫的瞳孔,可等他再去仔细辨别时,却什么都看不到了,白猫还是从前高贵冷漠的模样,一副不易亲近的扑克猫脸,和往常无异。
      
      人声鼎沸,嘈杂热闹的叫卖声和交谈声遮住了他的小声嘀咕,程年年完全没有发现星河街和圈养的白猫之间的暗潮汹涌,就连当事人之一都开始怀疑自己的视觉是否出现问题。
      
      见骷髅头又缩到女孩的袖子里,白猫暼过眼,毛绒绒的脑袋埋在女孩的肩头,满意地发出一声轻哼。
      
      程年年随着人流来到了星河街说的那家糖葫芦店里,这家店生意很好,却不常开,此时排在店前的人头几乎望不到边,看来想买到糖葫芦还要花费一段时间。
      
      想起这家店的招牌水晶糖葫芦酸甜的口感和漂亮精致的外观,她也觉得心动,虽然自己也会做糖葫芦,但是和这一家的比起来还是差了几分火候。她曾想,如果有机会一定要向老板请教一下糖葫芦的做法,今日机会便来了。
      
      排队的人实在太多,正当程年年犹豫要不要用自己的特权联系店小二插队时,余光瞥见一个熟悉的身影。
      
      那人身材颀长如松柏,手里拿着两串糖葫芦,红艳艳的圆润果实点缀在细长的木棍上,娇艳欲滴如刚盛开的玫瑰,他优雅地迈着步子,不疾不徐地朝着程年年的方向走来。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慕容辙真香预警哈哈哈哈。
    明天考完试更新,我尽量多更,补完上个星期断的更新。
    扑街作者想要更多小天使读者的温暖QwQ
    补充文中诗句来源(应该很多小可爱知道):
    题龙阳县青草湖
    [ 元·唐温如 ]
    西风吹老洞庭波,一夜湘君白发多。
    醉后不知天在水,满船清梦压星河。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