圈养病娇后我成了万人迷[穿书]

作者:签语饼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芝士炸年糕

      “喵。”
      
      白猫低叫了一声,似在慌忙地躲避着什么,一溜烟跑得无影无踪。
      
      还不是时候。
      
      他害怕自己控制不住。
      
      程年年盯着小不点逃窜的背影,乐了。
      
      当然不会真的去看,她只是觉得有趣,想逗一逗它而已。
      
      事实上,在她把白猫捡回来的当天,星河街就告诉她这只猫是公的,还和她说了一大堆莫名其妙的话。
      
      “崽崽,你要小心,这只雄性看起来攻击力很强……它好像觊觎你很久了。啧啧,看你的眼神那叫一个惊天动地,仿佛饿狼扑食。不过它倒是对你很上心,替你挡了不少灾祸。”
      
      “嘿嘿嘿,你不用多解释,年轻人嘛,养成的快乐我还是懂的。别的不说,这只猫看起来倒是难得的好看,倘若修炼成妖,来一段跨种族情缘也不赖。哼,不过,如果它欺负你,我替你把它给埋了。”
      
      “不过很少见你这么耐心了嘤嘤嘤,老父亲抹泪,崽崽终于开窍了……”
      
      正在rua猫尾巴的程年年:???
      
      星河街似乎误会了什么?不是,这只猫看起来只不过三四岁的样子,虽然通人性,但是还没有形成意识啊喂!他是怎么将这么小只的猫和跨种族恋爱联系在一起的?
      
      “差点忘了……”
      
      程年年一拍脑袋,把躲在餐桌下的猫抱出来,在它脖子上挂了一个浅金色的铃铛。
      
      她穿越过来的时候,是带着手机穿越的,可惜手机功能有所损坏,只有部分功能能使用,但程年年还是把它保留了下来。
      
      除此以外,她还留下了手机上挂着的配饰铃铛。
      
      原本她并不习惯在手机上挂东西,但是从前有个算命的瞎子说她命中带煞,硬让她带着,程年年拗不过,只好挂上了。
      
      她将铃铛留下来,本来是为了提醒自己不要忘记原本的身份,没想到现在倒也有了其他的用处。
      
      程年年将铃铛拿出来,白猫却一动不动地盯着银色外壳的手机,伸出爪子去够。
      
      她将手机放在白猫旁边,对方用梅花爪按了按,目光又转移到铃铛上。
      
      它不明所以地晃了晃脑袋,懵懵懂懂的眼神单纯得像一张任人涂抹的白纸,惹得程年年忍不住又捏又抱。
      
      她能够自由地跨越人妖二界,是由于自己本身是人类,又被星河街所选中为执掌者,于是拥有双重身份。
      
      可是这只猫不行,程年年在人界发现它,也就意味着它属于人界,不能被带去妖界。
      
      为了随时能将它带在身边,必须要有她的信物作为中介,挂上铃铛,它也不会走散了。
      
      程年年满意地看了几眼,觉得戴上铃铛的白猫看起来更加乖顺了,仔细看还有几分招财猫的气质。
      
      可连她自己都没有意识到,原本性格谨慎的她,却在短短几天内,对白猫的信任已经上升到了毫不避嫌,并能将它随身携带的地步。
      
      她大概是忘了,在这个世界里,万物有灵,不会有猫如此轻易地亲近一个人。
      
      *****
      
      王屠户死亡的事情就这样风平浪静地过去了,因他生前作恶多端,遭人唾弃,故而长安街上并没有太多人表现出诧异,少了一个祸害,众人心里松快不少。
      
      令程年年感到诧异的是,官府以食物中毒判明王屠户的死因,更不可思议的是,当程年年赶到现场查看王屠户的尸体时,他脖颈上被猫划伤的痕迹已经全部消失了,被一块完整无缺的光滑皮肤替代。
      
      王屠户粗犷凶恶的脸泛着青紫,七窍流血,死相极其凄惨,尤其是拿着斧头的右臂,被砍得不成样子,站在一旁的程年年只是瞥了一眼,便不想过久停留。
      
      听闻,王屠户误食了含有狂躁剂的食物,眼前时常出现幻觉,一开始将猫狗这类常见的动物当作伤害自己的仇人,疯狂砍杀,后来病状愈重,竟把自己当成怪物乱砍,在砍下右臂的时刻,毒效正发作,王屠户因此殒命。
      
      作为见证王屠户死亡的见证者,程年年内心有太多疑惑,她可是亲眼看到白猫一爪下去,王屠户就地倒下的!难道是自己当时太过紧张,记忆出现了错乱吗?
      
      这样一想,她就忍不住将目光投向正乖巧窝在自己怀里的白猫。
      
      白猫缓慢地眨了眨眼,低头小心地舔了舔她的手心,一副乖巧讨好的模样。
      
      “……行叭,应该是我记错了……”
      
      程年年加快了返回的脚步,刚才仿佛被白猫无辜的眼神戳中了心脏,她开始默默责怪自己,不该平白无故地怀疑一只尚未形成意识的猫,更何况,在王屠户这件事情上,它也是受害者。
      
      她忍不住将软乎乎的身体离自己更贴近一点。
      
      视觉盲区下,她没看到白猫慢条斯理地舔去梅花爪上的血迹,合上眼皮时,猫瞳里冰冷的狠厉转瞬即逝。
      
      这天入夜,程年年抱着猫一人站在美食楼的顶层,因为要照顾伤势还未痊愈的白猫,她不准备出门。在这之前,她埋了一碗芝士炸年糕给星河街,一人一街随意唠嗑几句,她就准备早早洗漱睡觉了。
      
      她这段时间一直在为下周的草市做准备,身心俱疲,好在白猫恢复得快,没让她费太多心思。在没穿越过来以前,就常常听人谈到撸猫的快乐,但抱怨也不少,类似于“越漂亮的猫就越娇贵,越难养大”的话层出不穷。可是她捡回来的这一只却出乎意料地乖顺,从不挑食,她吃什么它就跟着吃什么,能蹦能跳,健康得很。偶尔还要扒过来把她剩下的饭菜吃了,吃完乖乖地露出圆滚滚毛绒绒的肚皮给她摸。
      
      程年年也是第一次看到能和人坐在一起吃火锅的猫,新奇不已,时不时就要问它一句:
      
      “小可爱,你到底是什么品种的?还有兄弟姐妹吗?”
      
      如果有,她愿意花重金包养他们,享受成倍的吸猫快乐。
      
      没想到小东西还有脾气,每次她问到这类问题,白猫就傲娇地偏过头去,只留下一个后脑勺给她欣赏,可过不了一会儿,它就又钻到自己怀里打滚求抚摸。
      
      澄澈的猫眼盯着她,小爪子在她身上试探地按来按去,似乎在给她盖专属印章,又像在告诉她,她是它的独一无二。
      
      有时候她甚至怀疑这只猫和她来自于同一个时代,或许也是穿越过来的也不一定。这表现在,本来它从来不喜欢叫,即使叫也只是高冷地“喵”一声,声调下垂,音色却低沉悦耳,不同于一般猫尖细绵软的声音,白猫的叫声还带着磁性,像柔软绒毛落在琴弦上拂去的余音。
      
      可,当程年年尝试着和它对暗号的时候,总能收到奇异的回答。
      
      “富强民主文明和谐?”
      
      “喵喵喵喵喵喵喵喵?”
      
      不爱喵喵叫的猫慵懒地叫了八下,模仿她的语气,最后的一声居然是上扬的。
      
      “哈哈哈哈哈……”
      
      程年年忍不住笑:“你到底是哪里来的绝世小可爱,怎么叫声都与众不同,不是‘秒’,是‘喵’……咦?难道猫也有口音的吗?”
      
      白猫:“秒秒秒秒。”
      
      节奏感极佳,踩点get,自带BGM。
      
      经作者翻译,男主大概想说:“叫我顾邈。”
      
      这是她曾经送给他名字,可她却忘了。
      
      猫陷入了回忆中,模样有些呆呆的。
      
      程年年以为它在闹小脾气,她蹲下来,也是娇小的一团。
      
      小姑娘伸出葱白小手,亲昵地捏一捏猫耳,声音软甜:
      
      “就叫你邈邈,好不好。”
      
      窗外夕阳西垂,玫瑰色的余晖映在她润白的面颊上,如梦如幻。
      
      光影交错中,白猫鬼使神差地踮起梅花爪,近乎虔诚地在她流光溢彩的眼眸旁落下轻吻。
      
      落日熔金,倦鸟归林,安他之乡近在眼前,却又被妥帖地揣在心底。
      
      此情此景……一如往昔。
      
      *****
      
      半个月后。
      
      草市开市的那天,程年年迎来了一位不速之客——被接回族群的阿轩。
      
      开始她还没能认出面前的少年,他个子高挑,骨骼清瘦,站在她面前就像挺拔的松柏,颇有一副翩翩公子的模样。
      
      即便笠帽遮住了他的面容,下颚俊朗坚毅的弧线依旧若隐若现。
      
      程年年放下烤年糕的烧烤用具,端起职业友好的微笑,问面前的少年:“这位客官,你想要些什么?”
      
      少年摘下帽子,是画本里怀春小姐梦中情人的模样,他定定地看了她一会,没有回答她的问题,只是淡声问她:“你还记得我吗?”
      
      程年年看了又看,目光在他脸上逡巡了数十回,也没认出来他是谁。
      
      “客官莫怪,我自小便不认人,若是有缘,还望客官点明。”
      
      “哼。”
      
      对方留下一个不满的气音,这孩童似的行为让程年年觉得有些熟悉,但她并不确定面前的人就是心里想的那位,毕竟外貌差别太大了。
      
      少年拿出几沓一千两银票拍在桌上,语气中带着不自然地别扭,似命令又似恳求道:
      
      “你随我来。”
      
      他指向街头那家茶馆,以眼神示意。
      
      给钱的都是金主爸爸,更何况这么多钱呢,程年年心里一盘算,够她尽情地潇洒好久了。
      
      她正准备抬脚跟去,却感受到脚下传来一股拉力。
      
      是邈邈,它咬着自己的裙摆使劲向外拉扯,不让她往前走。
      
      少年见她不动,转身瞥她一眼,有些急躁,甚至想把她抱起来离开这里,可当视线对上那只猫时,他却总感受到一股深深的寒凉,他确定自己没有看错,那是来自于睥睨天下的上位者对抢夺了毕生所爱之敌的杀意。
      
      他神色骤然变化起来,背脊凉意上涌,看向那只猫的目光也存了小心的忌惮。
      
      “让客官见笑了,这是我养的猫,它有些黏人。”
      
      女子抱起猫,温婉地朝他致歉,慢慢地跟上他的步伐。
      
      阿轩感受到,周身的威压感立即收敛许多。
      
      她还是和以前一样,阿轩想,那个时候,他也是像这只猫一样在她怀里撒娇。
      
      他也想回到从前,回到星河街,可是……
      
      “程姑娘,在下希望你让出星河街的主管权。”
      
      茶楼内的雅间,身着玄色长袍的男子沏了一杯茶递给她,他形态沉肃,审视着对面的女子,明显不是在商谈,而是在命令。
      
      见她无动于衷,男子对阿轩吩咐几句,很快,几座小山似的银票便堆在她面前。
      
      程年年冷冷地环视这家茶馆和白花花的银票,目光又停留在对面的二人身上,也没有接男子的话,只是笃定地下结论:“公子是妖族首领。”
      
      她再指向那个熟悉的陌生人:“阿轩,好久不见。”
      
      好了,她现在大概知道事情的发展脉络了。
      
      既然穿书了,作为某个不起眼的配角,看来她还是避免不了和原书的主要人物打交道。
      
      书中那位要把女主挂在城墙暴晒三天三夜,逼着女主带球跑的龙霸天男主,出现了。
      
      “公子要找的人不在星河街。”
      
      知道对方的身份后,程年年也就不客气了,这种男主除了渣还是渣,出了什么事情便想用武力和钱来解决,现在他火急火燎地要把星河街据为己有,很有可能就是认为怀疑女主藏在此处,亲自来抓人了。
      
      呸,自以为是的狗男人。
      
      “公子找错地方了,另外,星河街如今情况尚佳,近年来呈繁荣之势,为外人所不能指摘。”
      
      言外之意是,星河街好得很,有我在,它还可以繁荣数百年。龙霸天男主滚一边去,不要恶意诅咒,也别指望我能放手。
      
      上次听阿轩说起这件事情的时候程年年还狠狠地担心了一把,并且原书中也确实提到了星河街岌岌可危的命运,可当程年年再次打开那本书的时候,她发展剧情的走向完全不一致了。
      
      而这一切的变化,都是由于,她捡了一只猫,并且养了起来?
      
      书中还提到,邈邈是一只病猫,这种病是心理上的,它有肌肤饥渴症,这也就能理解为什么它老是喜欢蹭她了;除此以外,它还有严重的狂躁症,如果她离开它太久,它就会狂躁不安,至于后果,那本书用了“不堪设想”这四个字来形容。
      
      但是,书里也说过,危难时刻,它会救她一把。
      
      除了以上信息,程年年还发现,书中记载自己“失踪”的日期也延迟了三个月。
      
      程年年那册小说的内容半信半疑,但在变故发生前,提前做好心理准备总是百利而无一害的。
      
      现在她正在经历书中唯几需要她参与的情节,和书里的男主谈判,捍卫星河街的执掌权。
      
      之所以对阿轩留意,还有一个原因是,她注意到了书中的一个细节:阿轩被猫族召回后就冠以男主之姓,摇身一变成为男主的义弟,慕容轩。
      
      昔日的阿轩变成慕容轩,她无力阻止,而后来阿轩投入书中大反派的门下,她更没法阻止。
      
      事实上,相比渣男男主,程年年对书里大反派的印象更好。
      
      ………
      
      既然要进行友好的商谈,美食是必不可少的。
      
      程年年淡定地将打包好的芝士炸年糕拿出来,为桌上的每一个人均分一份,挑眉道:
      
      “来一份?”
      
      乳白色的年糕炸得金黄酥脆,年糕下垫着新鲜出炉的肉松和新鲜的生菜,再撒上葱花,配以酸甜可口番茄汁,浇上浓香的现做芝士,用高温烤化,使得空气中弥漫着馥郁的奶酪香味,旁边各式各样的调味酱任君采撷,勾得人食指大动。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作者(两眼放光):……我想吃芝士炸年糕(边说边打开饿了么)
    【草市】是集市的一种,原本是指乡村的定期集市,在这里我化用了一下,指的是人、妖、魔三界之间共同举办的集市,从半夜十二点一直开到早晨六点,星河街是举办地之一。
    每天可能会修一两次文,主要是捉虫啦~大家不用重复看。(向追文的宝宝们发射爱心,biu~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