圈养病娇后我成了万人迷[穿书]

作者:签语饼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芦笋虾仁粥(下)

      程年年揉了揉眼皮,才确定自己没有看错面前的景象。此时正值清晨,按照常理来说早市已经开市,街上应是一副熙熙攘攘的繁荣景象。往常她还没有走到这里就能听到商贩的叫卖声,可是今天耳边却静悄悄的,街上几乎没有什么人气。
      
      她警觉起来,沿着熟悉的路径走了一圈,眼前的景象始终未变,一片寂寥,令她心里源源不断地生出不安与焦虑感。
      
      在人界她无法与星河街取得联系,为了遵循各界的规则,现在的长安街就是一条再普通不过的街道,而程年年同样也不过是再普通不过的人类。
      
      正当程年年生起回到妖界向星河街一探究竟的心思,余光间却瞄到了一个熟悉的影子。
      
      “虞桑?”
      
      角落里蜷缩着一个瘦小的女子,面容清秀,轮廓娇柔。
      
      她止不住地抽噎着,身体颤抖,待程年年走进,她才颤颤巍巍地抬起头看面前的人。
      
      “你……程姐姐?”
      
      名唤虞桑的女子目光在她身上逡巡几遍,才带着几分试探出声问她。
      
      虽然程年年打扮成男子的模样,但她五官辨识度太高,在熟人面前很容易被认出。
      
      “你怎么会在这里?”
      
      程年年紧皱眉头,虞桑她是相熟的,她原身是桑树,后来修炼成妖,化作了人形,偶尔还回去她的美食楼小坐,虞桑性子温和内敛,极易害羞,每次来美食楼时,总是点一杯碧螺春,一人安静地坐在靠窗的位置。
      
      照理说,所有成了妖的东西,无论是动物也好植物也好,哪怕是一张桌子一把椅子,都会被自然传送到妖界,这是天律的规定,如果成了妖还隐瞒身份遗留在人界,是会受到天律的惩罚的。
      
      “我做了错事,已经回不去了。”
      
      虞桑还在哭泣,声音断断续续,语不成调,眼神躲闪着,不敢与程年年对视。
      
      程年年眼见街上一个活人都没有,这事着实蹊跷,干脆拍了拍大腿坐下来,一副要与她促膝长谈的模样。
      
      她没有看见,虞桑在她坐下时突然面露狰狞之色,一瞬间又恢复了楚楚可怜的模样。
      
      背后的包裹突然动了起来,程年年心想大概是把邈邈憋太久了,于是把包裹打开,让他出来透透气。
      
      白猫两脚一迈,从包裹中跳跃出来,瞳孔缩窄,防备地盯着虞桑,程年年见它又要炸毛,赶紧把它拉回来摁住,解释道:“是认识的妖,别担心。”
      
      攻击性极强的猫被她制止住,依旧冷冷地盯着虞桑,两爪搭在程年年的手臂上,如紧绷在弦的箭,似乎随时都要出击。
      
      虞桑脸色刷白,向后后退了数十步才停止。
      
      “怎么?你很怕猫吗?不用怕,它不会无缘无故咬人的。”
      
      程年年隐约察觉到一丝怪异,但是毕竟是熟识的顾客,她并没有过多地怀疑,但也存了一份谨慎。
      
      “没、没有。我只是觉得它看起来很凶。”
      
      “是我太不讨人喜欢了,连猫都不愿意亲近我,呜呜呜,也是我造成了这一切。”
      
      面前的女子哭得梨花带雨,娇弱的身板仿佛随时都会被她的负面情绪压垮,程年年听她说半天都没有听出事情的所以然来,只是哭哭啼啼的,盲目妄自菲薄,令她感到有些烦躁。
      
      程年年耐着性子往她的方向走过去,轻轻拍拍她的肩膀以示安慰。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这条街怎么突然空荡荡的……?为什么只留下你在这里?”
      
      程年年自从路上捡了邈邈后,便已经许久都没来长安街了,她待在美食楼里研究完一道菜谱,人界的一天便过去了。待她走出自己的房间时,外面已然成了妖界。事实上,自从发生上次那件事情以后,程年年便一直在刻意避开与人接触,即使草市中人与妖皆戴着面具,鱼龙混杂,程年年也不记得与多少人接触过,但她接触最多的,总归还是妖族。
      
      妖族多有人族没有的术法,但是人族却有妖族达不到的智力与情商,看看慕容辙便明白,妖王尚且如此,普通的妖也就更不用说了,大部分妖情绪都写在脸上,喜恶分明,相处起来反而更自在,不用她去刻意地猜测。
      
      当然,妖族中也不乏七窍玲珑的,譬如商芜。
      
      虞桑好半天才将心情平定下来,缓缓开口道:
      
      “程姐姐,你还记得王屠户之死吗?”
      
      果真是想要避开什么就来什么,程年年已经尽量将这件事情抛之脑后了,可偏偏还是要直面现实。
      
      她微叹一口气,“……记得。”
      
      怎么会不记得?王屠户当时的死状在她心头徘徊了很长时间才消弭,后来是猫状的顾邈陪伴在她身边才让她心底的恐惧与不安逐渐淡化。
      
      “王屠户其实早已失常,他最早犯病的时候我还没有修炼成妖……”
      
      在虞桑的叙述下,王屠户之死的真相逐渐浮出表面。
      
      原来传闻所言确有其事,王屠户身染怪病早已有之,然而他平素里独来独往,众人对其为人也十分厌弃,这件事遂石沉大海,却为现下的灾难埋下了隐患。
      
      王屠户生的怪病,传染给街上的众人,导致人人相继死去,这条街也变成空荡荡的。
      
      虞桑带程年年来到王屠户昔日的住处,她指着茅草屋前方的那一块空地道:“我以前就住在这里。”
      
      程年年循着她的目光看去,从外观上看,王屠户所住的茅草屋简陋却意外平整,看来有人时常过来打扫。普通的茅草屋加上篱笆围成的院子,竟然透出一种朴素的温馨来。
      
      面对眼前的这一幕,程年年心中异样的感觉更甚,她明明清清楚楚地记得,之前她所见的场景与眼前的截然不同……
      
      没有篱笆围成的院子,墙壁也没有今天看到的整洁。
      
      虞桑站在她背后,唇边无声溢出冷笑,倘若程年年转过身来,一定会被她仿佛淬着毒的目光给惊吓到。
      
      虞桑为这一天已经准备很久了,为了替恩人报仇,她刻意前往魔界偷学魔界禁术,她运气好,很快便有魔界中人授予她法术,而对方唯一的要求便是在使用法术时,抛去她身为妖的意识,让魔入驻。
      
      然而,虞桑不知道的是,在答应对方的那一刻,她的性命便已经折在那位魔族手上了,她现在只不过是行尸走肉罢了。
      
      “程姐姐,你知道吗?其实王屠户在没染病前,憨厚淳朴,是一个很好的人。”
      
      虞桑还是一棵桑树的时候,便是王屠户悉心照料她,让她从快要枯萎的树苗长成参天大树。他每天都笑呵呵地给她浇水,为她施肥。因面相丑陋狰狞,街坊邻里对王屠户避而趋之,但他却将虞桑当作自己唯一的亲人,每天与她分享自己的生活趣事,语气里却没有任何的抱怨,多是宽慰,偶尔带着淡淡的无奈。
      
      于虞桑而言,他是她的恩人。
      
      直到某天,王屠户回到家中,不知何故,腹痛无比,在桑树下痛苦呻/吟一夜后,性格便遭大变。
      
      回忆起往事,再加上那位魔族的恶意催化,虞桑内心的黑暗情绪愈发浓郁。她一步步地靠近程年年,如同好姐妹一般亲密地揽着程年年的肩头,眼里却布满了怨毒。
      
      程年年下意识地往后退了几步。
      
      直到走到院子门口,却发现门怎么也推不开了。
      
      掌心生出冷汗,看来虞桑使了妖术,把自己困在此处。
      
      她想起来了,其实王屠户的住处早就随着他的骨灰燃烧殆尽,现在在这条街上根本不存在王屠户的茅草屋。
      
      所以,她现在看到的一切景象,极有可能是虞桑假造出来的幻境。
      
      见程年年面色微变,虞桑也不再继续装下去了,她凭空变出一把匕首来,这是那位魔族赠予她的。当她拿出这把匕首时,便意味着她的行为不再是自己所能控制的了。
      
      原本轻柔的女声陡然变得尖利粗哑,程年年直觉不好。
      
      虞桑一边用衣袖擦拭着匕首,一边说道:“你知道他是怎么变成那样的吗?”
      
      “因为他吃了你做的东西,还记得吗?那碗芦笋虾仁粥。”
      
      “那粥滋味很好吧,他还傻傻地回味了好几天。”
      
      尖锐的刀刃抵在程年年细嫩的脖颈上,面对突如其来的生命威胁,即便再冷静,她四肢也忍不住酸软起来。
      
      虞桑在说什么?美食楼确实有一段时间推出过芦笋虾仁粥,因其味道鲜美、价格亲民还广受好评,销量极高。
      
      可是制作粥的食材都是纯天然的,她绝对没有添加任何有害的东西进去……
      
      厨房里的帮手她都是知根知底的,不会偷偷做伤天害理的事情。
      
      等等,她似乎想起了什么,好像粥做好后确实可能被人动了手脚。
      
      看来她刚才的猜测有一半是错误的,街上的景象确实是真实存在的,面前所见的茅草屋和院子才是幻境。
      
      程年年咬牙挣脱虞桑的控制,伸出一只手握住匕首手柄,另一只则死死压制住虞桑持刀的手臂。
      
      最开始开办美食楼的时候都是她自己一人砍柴生火做饭的,因此她的力气得到了锻炼,比普通女子要大得多,甚至比得过大部分成年男子。
      
      但是虞桑是妖,她是人。妖在正常情况下不会使用妖术伤害人,而如果丧失理智,决意报仇,程年年恐怕凶多吉少。
      
      “我不管,他就是在吃了那碗粥后才变得人不人鬼不鬼……”
      
      “一定是粥的问题,你看他不顺眼,因此想要刻意报复他……”
      
      “有人亲眼看到你在粥里下了药,你想害死这条街上的所有人,然后将他们的财产据为己有。”
      
      话语间,虞桑的力气增大不少,程年年觉得自己有些支撑不住了。
      
      她看着虞桑原本清澈的眼睛慢慢被血色占据,她愈发歇斯底里,除了她认定的事实,她听不进去任何人的说辞。
      
      虞桑疯了。
      
      她变成了怨愤和仇恨的提线木偶,发泄对象却是与之毫不相干的程年年。
      
      程年年冷静地分析着,迅速分开原本制止虞桑动作的手臂,抱起猫就跑。
      
      虽然知道面前已经被虞桑设置了结界,但是万一呢,万一有一处空隙能让她钻出去……
      
      等等?邈邈呢?
      
      方才注意力中在与虞桑的拉锯中,程年年现在意识到手中的猫不见了。
      
      程年年更慌了,慌乱间想起那本记载剧情的书里所言,关于自己失踪的结局……
      
      人在被逼迫到绝境之时难免会生出一丝悲观,程年年心想,或许真的逃不开这个结局,或许今日她注定要命丧于此……
      
      “别怕。”
      
      熟悉的声音在耳畔响起,在看清来人时,程年年心下稍稍安定下来。
      
      “我们快逃……”
      
      话音还未落定,颀长的黑影挡在她面前,与此同时,虞桑的匕首闪着冷光从他身侧迅速划过。
      
      “小心!”
      
      预料中的腥风血雨并没有到来,程年年心跳极快,两眼昏花,只看见虞桑在顾邈身前蓦地停了下来。
      
      接下来的画面便不甚清晰了。
      
      她隐约间似乎看到虞桑双膝跪地,对顾邈说了些什么,看口型,既谦卑,又惶恐至极。
      
      程年年意识混沌,向后倒去,陷入一个宽厚的怀抱里。
      
      顾邈把她揽在怀里,骨节分明的修长手指将面前桑树妖的元神捏碎。
      
      碎裂的元神里冒出一缕黑气,似是感到害怕,它试图逃跑,却被顾邈施术法给束缚住了。
      
      他眸色冷厉,不怒自威,周身散发出沉重的压迫力度。
      
      黑气畏畏缩缩地将自己蜷成一团,在虞桑的尸体上瑟瑟发抖。
      
      “说,是谁指使你的。”
      
      “呵,随意附身在死物身上……胆子不小。”
      
      黑气抖得更厉害了。
      
      “看来本座近日不在,异党愈发猖狂。”
      
      那黑气似乎有实态似的,被他放在手中肆意拉扯,发出“嘤嘤嘤”的低泣声。
      
      将手中的黑气打散净化后,顾邈面色依旧阴沉,他原本以为分一半元神处理魔界之事已经绰绰有余,却不想……
      
      魔族早有人盯上了程程,想要从他身边下手。
      
      是他失策了,他怎么能忘记,她的血肉之躯,本就是魔族最垂涎的东西。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别看现在程程还要被保护,其实她挺厉害的,只是能力还没有觉醒。
    这件事情也是促使她成长的契机之一。
    关于王屠户的事情还有一些细节没有揭示出来,下一章会说明白哒。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