圈养病娇后我成了万人迷[穿书]

作者:签语饼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玉米排骨汤(下)

      火炉之上安放着棕褐色的汤罐,炭火不疾不徐地燃烧着,为汤汁入味添加火候。
      
      少女素白的小手拿起瓷勺,细致入微地将奶白色的汤汁搅匀。金黄色的玉米颜色鲜亮,时不时与肉质鲜嫩的排骨交换漂浮在汤面,择些许葱花洒在上面,醇厚高汤香气袅袅,少女舀起一小勺尝了尝,满足地轻叹,眉目舒展开来。
      
      卧在榻上的白猫将这一切收入眼底,神色晦暗莫名,内心掠过百转千回。
      
      她总是如此,轻易获得满足,却不问出处,谁给她一颗甜枣,她便对谁露出笑颜。
      
      所以她的注意力总是能被轻易转移。
      
      碍眼,十足碍眼。
      
      她为什么不能同他一样,只看着一个人,只想着一个人。
      
      应该怎么做,才能让她眼里只有他?
      
      …………
      
      邈邈伤得很重,这一次伤势甚至比上一次更加严重,程年年一边治疗邈邈,一边还要管理美食楼。这令她心力交瘁,手忙脚乱间,她只好将美食楼暂时交给仙界的友人管理。
      
      友人满口答应,并央她带几份人界的特产回来。
      
      所谓“特产”,不是旁的,而是她亲手种下的食材药材之类。
      
      为了全心全意治疗邈邈,程年年决定重新辟一处静谧,思来想去,她决定前往自己种植灵草的地方,人族的常青谷。
      
      赚到第一桶金后,她斥重金在常青谷山麓建了一座宅子。宅府占地面积很大,她在此处种植了不少植物,既有普通的青菜也有药材,平日里除非必要,她不会亲自回到此处,只因路途遥远,来去一趟便要大半个月。
      
      原本打算把这里当成自己将来养老的住处,看来现在倒是提前派上用场了。
      
      临走前,星河街对她依依不舍,絮絮叨叨许久才放她离开,临走前还叮嘱她早点回来,如果遇到危险一定要通知他。
      
      他毕竟是这条街的元神,要留下来好好守护街上的居民,这是他应尽的责任。
      
      常青谷一如其名,四季如春,草木葳蕤。清澈的泉水如鸣佩环,潺潺流淌于其中,成为他们平日里饮水的来源。
      
      隐匿在群山之中,背靠青山绿水,推开窗便能看见碧蓝的天空,这样朴实平淡,却又怡然自得的生活同样是程年年向往已久的。
      
      就像曾经预想的那样,程年年悉心照料着受伤的白猫,每天给它喂食灵草,梳理毛发,入睡前后都将它揣在怀里,用自己的体温温暖它略显冰冷的身躯。
      
      在日复一日的照料下,它身上的伤口虽未复原,但至少已经不再流血了。
      
      程年年锲而不舍地用同样的方法为猫疗伤,半个月过去,她逐渐惊讶地发现,邈邈身上的伤口还未痊愈,但身上的毛发却越来越长,甚至覆盖住伤口,她不得不每天都帮他修整一次。
      
      不仅如此,邈邈的个头也有所增长,从前一只手便能将它抱起来,现在两只手都难以做到了。
      
      看来那山羊大夫十有八九诊断失误,除了那什么魔族的草药,邈邈尚且有药可救。让她远离它之类的话,大抵也是山羊妖胡诌的。
      
      这灵草功用显著,或许可以试试其他的法子改良它的品种,让它长得更茂盛些。
      
      程年年思虑着,心下已经有了明确的计划。
      
      ******
      
      自从那日听见白猫说话,程年年便锲而不舍地引诱它多和自己互动。
      
      可是无论她再怎么威逼利诱,邈邈硬是没有说过一句话,甚至连“喵”都没有“喵”一声。
      
      程年年感到有些挫败,她开始怀疑那日听到的“程程”是不是自己的幻听。
      
      正常的交流做不到,日常的撸猫行为却从来没有停止过。
      
      譬如,剪毛。
      
      剪下来的毛发柔软洁白,程年年把它们收集在一起,放在小小的枕头套子里,把它拿来当枕芯用,竟然异常舒适。
      
      可邈邈绝对自己毛发制成的枕头非常抵触,即便如此,每当她枕在枕头上时,白猫还是会凑过来,和她同床共枕。
      
      只是邈邈后来就不愿意让她剪了,程年年眼见小家伙的伤口逐渐愈合,想带它去洗澡,可它却不安分极了,挥舞着比从前大了很多的爪子,拒绝让程年年帮它洗澡。
      
      程年年无法强行摁住已经有半人高的白猫洗澡,她拿起刷子邈邈就开始躲,躲不过就往她怀里蹭,一来二去将她的耐性彻底磨光。
      
      程年年无奈,只好把浴盆放在温泉一旁,示意它自行清洗。
      
      白猫无辜地眨眼,猫耳朵小幅度颤动,目光却投向门外,程年年明白了,它的意思大概是想让自己出去。
      
      行叭。
      
      她看着蹲坐在自己面前,模样乖巧得不行的猫,实在没法对它生气。
      
      伸出手胡乱揉一揉猫的头顶,程年年突然有了一种吾家有儿初长成的沧桑感。
      
      才养了一个月的猫,就长到这么大了,不让她帮忙洗澡很有可能是因为邈邈有了性别观念吧……
      
      她开始漫无边际地想,这样一来,要不要给邈邈找一只小母猫做配对?两只猫或许更有共同话题,邈邈也不会觉得孤独。
      
      这样想着,程年年已经在心里做下了帮邈邈物色可爱小母猫的决定。
      
      屋内隐约传来淅淅沥沥的水声,程年年搬来躺椅躺着晒太阳。开辟地下温泉的屋子外面正好就是花园,晚风徐徐,清凉的夏风轻柔地拂在面颊上,很是舒适。
      
      程年年觉得自己晚饭都不用吃了,就保持现在的状态舒舒服服地睡一觉,今日便可以完美的结束了。
      
      正当她准备将内心的想法付诸实践时,却听见温泉内传来一声清脆的重物下落声,似是有什么东西突然落入了水中。
      
      积攒的睡意被悉数赶跑,程年年一个激灵,什么也不想就提着裙摆往温泉处奔去。
      
      距离她离开已经过去了好一会,现下屋内水汽氤氲,已经浮现出一层厚厚的雾。
      
      白色的水雾遮挡住视线,程年年看不清温泉中央的情况。青石制成的地板崎岖不平,零零散散地被泉水打湿,她走几步便觉得脚底打滑,干脆把布鞋脱下来,扶着温泉边沿小心翼翼地摸索。
      
      她能够闻到邈邈身上那股独特的香气,邈邈和其他猫不同,没有难闻的体味,反而散发着淡淡的沉木香,类似于拂晓时分刚刚踏入森林中扑面而来的味道,清新淡雅,令人身心都沉静下来。
      
      她呼唤着白猫的昵称,循着熟悉的味道往前走,伸出一只手往温泉里探,温泉水温热,温度与刚才走时相比并无差异,只不过走着走着,手中似乎捻住了什么东西,细长的一缕,质感有点像……头发?
      
      如墨的长发缠绕在指尖,与她白皙的手指对比分明。可这分明不是自己的头发,她的发质偏软,并且没有这么长。
      
      越往前,手中触碰到的黑发便越多,直到她的手掌覆盖在一块微凉的皮肤上。
      
      她感到手下的皮肤微微颤抖着,刹那间,柔软的手便被牢牢包裹住,程年年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眨眼间,温暖的泉水便涌动到身体周围。
      
      来不及惊呼,腰让人稳稳地握住,头顶传来一声满足的喟叹声,她被迫埋在对方的胸口处,两只手都与他十指相扣,紧密地不留一丝缝隙。
      
      程年年嗅到那熟悉的气味,试探性地出声:“邈邈?”
      
      话音刚落,身体猛然失重,娇小的女子被水下蛰伏的人举到温泉水池的台阶上端坐着。
      
      始作俑者半身沉在水里,缓缓拨开白雾出现在她面前。
      
      面前的少女懵懵懂懂地瞪大双眸,呆愣的模样如同森林里迷失方向的鹿,冉冉上升的水气几乎要将她吞噬于其中。
      
      顾邈突然对包围在她身旁的雾气生出一丝妒意。
      
      蛰伏在心里的野兽蠢蠢欲动,正悄悄地露出了尖锐的爪牙,蓄势待发。
      
      仿佛久居在水里的妖精探出身来,程年年看着面前妖化的少年,硬是说不出一句话来。
      
      她不知道应该用怎样的辞藻来形容面前的少年。
      
      流动的水珠与雾气勾勒出少年的身形,与摄人心魂的水妖无异,他全身上下的每一寸线条都仿佛造物主精雕细琢的产物,五官与辞别的阿轩略有神似,但他却更显深邃沉稳,眉目如画,令人移不开眼睛。  
      
      程年年就像魔怔了一样,一瞬不瞬地看着面前的人。
      
      早知妖族向来容貌出色,可第一次见到如此出色的……
      
      她当初到底是如何捡回来这样一只猫的?
      
      妖化的少年还保存着原来的猫耳和尾巴,长发柔顺地披散在肩头,为他添了几分柔软无害。
      
      程年年拼命按捺着内心想冲上去捏一捏少年耳朵的冲动,内心挣扎。
      
      ……虽然但是,自己养的崽还不能让人捏一下吗?
      
      不等她出手,纤弱的俊美少年低着头,在她白皙的手腕内侧轻轻地咬了一口,留下一抹并不疼痛却无法擦去的红痕。
      
      他烙下的印记,永生永世不可磨灭。
      
      “程程。”
      
      少年薄唇轻启,语带魅惑:
      
      “我的……主人。”
      
      是他的。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程年年(撸袖子):???邈邈居然咬人,别拦我,我要……咬回去!
    珍惜现在的纯度百分之百的甜。
    等后面男主黑化了,那就是黑甜了(手动狗头)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