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天选之子退婚后

作者:后简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9 章

      江逐月这一觉睡得十分安稳,梦里还梦见自己成功炼体,回到家之后他老爹弄了一大桌好菜给他吃。
      
      然而吃了半天,江逐月却没吃出什么滋味来。
      
      正吃得有气呢,他醒了。
      
      缓缓睁开眼,江逐月却发现自己躺在帐篷里。
      
      怔怔发呆了半晌,他方才推开被子坐了起来。
      
      而这时,江逐月朝四周看了一眼,却发现林缙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离开了帐篷。
      
      江逐月‘咦’了一声,同时也忍不住烦躁地抓了抓头发,心情十分懊丧。
      
      若是他功力还在,是断然不会感觉如此迟钝的。
      
      该死的林缙……
      
      不过这会江逐月实在是肚子饿了,也来不及想那么多,草草披了件外袍,他就掀开帐篷的门帘,出去查看情况。
      
      江逐月出去之后,便发觉夜幕已经降临,四周的凉风阵阵,吹在无边无际的黑暗丛林中,带了几分萧瑟诡秘的气息。
      
      而这时凝香谷的弟子们正守着一堆萤石的亮光,在旁边的空地上吃力地解剖着地上的一群妖兽尸体。
      
      江逐月心头一动,走了过去。
      
      陈华见到江逐月,连忙擦了擦额头上的汗,低声道:“沈前辈来了。”
      
      “怎么这么多妖兽?”江逐月忍不住问。
      
      陈华忙道:“是林前辈说接下来几天要加紧赶路,所以让我们在这把要吃的妖兽肉先解剖打包好,以备不时之需。”
      
      江逐月眉头微微一皱:“他说了为什么要加紧赶路吗?”
      
      陈华尴尬地摇了摇头:“不知道……”
      
      江逐月看了看陈华的表情,猜到他也是不敢问,也没为难他。
      
      而这时江逐月又看到陈华拿来解剖妖兽的那柄刀品质很低,手上都起了一层薄薄的水泡,想必解剖很吃力了。于是江逐月就从自己的储物戒指里取出一柄锋利的短刀递了过去。
      
      “用这个吧,能快点。”
      
      陈华微微一惊,连忙道:“这东西太贵重了,我不敢收!”
      
      江逐月:?
      
      硬是把短刀塞了过去,江逐月道:“这东西我暂时用不上,你就拿着吧。”
      
      陈华推辞了好一番,终究还是收了下来。
      
      江逐月见到陈华这样,心中其实有些纳闷——按道理来说,凝香谷算是大宗门了,怎么会连好点的匕首都买不起?
      
      而陈华这会看到江逐月的表情,沉默片刻,便解释道:“其实我们都有锋利的武器,但数量有限,都是拿来保命用的,用来切妖兽肉太浪费了。”
      
      江逐月明白了。
      
      他自幼富惯了,从没有这样的烦恼,这会听到陈华这么说,虽然不能太感同身受,但也觉得挺不容易的。
      
      想了想,江逐月便又自己取了刀,帮忙陈华开始解剖。
      
      陈华见状,更是吓了一跳,连忙阻止江逐月道:“林前辈说了,沈前辈修行的时候筋脉受损,让我们不要让沈前辈做事,沈前辈还是好好保重自己吧。”
      
      江逐月:……
      
      林缙这又是什么绝世大嘴巴?怎么什么话都同别人讲?
      
      而陈华看到江逐月的脸色,忖度片刻,便又言辞恳切地解释道:“林前辈虽然说话有些直,但对沈前辈的心意却真的不能再真了。方才沈前辈休息,林前辈不光找我借了帐篷,还让我告诉师兄弟们不许打扰沈前辈你,又独身出去猎妖兽,真是用心良苦啊——沈前辈可不要因为这事跟林前辈产生隔阂才好。”
      
      末了,陈华还感慨了一句:“现在像林前辈这样不花言巧语又肯做实事的道侣,实在是不多了啊。”
      
      江逐月的脸色愈发古怪了,过了许久,他嘴角抽搐了一下,无奈道:“我们不是道侣,你别瞎猜了。”
      
      陈华:?
      
      随即陈华看了看江逐月的脸色,心中立刻便又生出了几万种猜测来。
      
      江逐月压根不知道陈华在想什么,正想让他好好干事,别整日胡思乱想,忽然,对面刮起了一阵微寒的凉风。
      
      这风一吹,江逐月便知道是林缙回来了,他目光一动,抬头看去,果然,一袭黑衣的林缙就这么拨开了夜色,从密林深处中走了出来,手中还拎了一头巨大的雪熊。
      
      而林缙一出现,陈华立刻就带着几个凝香谷弟子迎了上去,把林缙手中的雪熊接了过来。
      
      江逐月眨了眨眼,正想装作没看到林缙的模样,走去另外一边,林缙却已经朝他这边走了过来。
      
      江逐月:靠……
      
      眼看林缙就快要走过来了,江逐月心头烦躁无比,偏偏就在这时,一个修长苗条的身影从斜侧方闪了出来,迎面快步走向了林缙。
      
      是个生得十分俊美白嫩的年轻修士。
      
      也就是先前凝香谷弟子口中说的那位比江逐月好看了许多倍的‘小师弟’。
      
      林缙被人挡住去路,悄无声息地就停住了步子,气场微微有些冷了。
      
      江逐月见状,不由得愣了愣,随即他便琢磨出几分暧昧的意味来,默默一笑,看着那边,开始吃瓜。
      
      果不其然,那凝香谷小师弟走到林缙面前,便神情羞怯温柔地抬手托出一枚金丹道:“林前辈,这是我方才在一只青翼鸟的体内找出来的,这是您猎的妖兽,我不敢私吞——”
      
      “不用,我不需要。”林缙淡淡道。
      
      小师弟在凝香谷向来都是被追捧的角色,何曾受过一点气?这会林缙这么生硬冷淡的拒绝了他,他脸色顿时一白,面子有些挂不住了。
      
      但很快,那小师弟还是勉强笑了笑,故作认真道:“可师尊曾经教过我们,无功不受禄。这金丹,我真不能自己留下。”
      
      “你不要?”林缙又问。
      
      小师弟愣了一下,连忙低声道:“是,还请林前辈收回去。”
      
      林缙看了那小师弟一眼,面无表情的抬手拿起了那小师弟掌中的金丹。
      
      林缙微凉的手指触到小师弟掌心的皮肤,小师弟顿时心脏狂跳不止。
      
      然而下一刻,林缙就在那小师弟娇羞的眼神中,当着小师弟的面,一把将那金丹捏碎了。
      
      “不要就算了,这种货色,我也用不着。”
      
      小师弟一张俏脸顿时刷白。
      
      江逐月:???
      
      兄台,你知不知道怜香惜玉几个字怎么写啊?
      
      虽然江逐月也觉得那小师弟有点婊里婊气,但林缙这法子打脸也着实太狠了点……
      
      可江逐月没想到,林缙接下来的行为比方才更加辣手摧花。
      
      他捏碎了那金丹还不够,还又当着那花容失色的小师弟冷冷说了一句:“让开,别挡路。”
      
      小师弟:………………
      
      随后小师弟就在一众或心疼或嘲讽或怜悯的目光中,拿袖子掩着脸,抽泣着跑开了。
      
      江逐月:太骚了太骚了,比不过比不过。
      
      江逐月这会目光正随着那一路跑开的小师弟追过去,想看看还有没有后续,却没发觉一股淡淡的寒气已经悄然侵袭到了他身前。
      
      江逐月:好像有点冷?
      
      等他后知后觉回头一看,就看到林缙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在了他的面前。
      
      江逐月:……
      
      他忽然就有点惋惜小师弟战斗力太弱了。
      
      “你怎么出来了?”林缙问。
      
      江逐月迟疑了片刻,勉强笑笑道:“出来做饭。”
      
      林缙点点头,道:“今日简单些就好,麻烦的都让他们去做。”
      
      江逐月目光动了动,莫名听出几分护短的意味,但他觉得,林缙这点护短大概仅限于对宠物的护短,并没有饱含其他的含义。
      
      想了想,江逐月又试探道:“那我去做饭了?”
      
      林缙道:“我跟你一起。”
      
      江逐月:……………………
      
      ·
      
      最终,江逐月只有在林缙的陪同下,无比煎熬地做完了饭。
      
      而吃饭期间,江逐月明显能感觉到那群凝香谷弟子看他的眼神都比之前带了更多的探究。
      
      江逐月闭了闭眼,心中无比暴躁。
      
      陈华都那么猜了,其他人就更不用说了。
      
      他现在真是后悔,为什么当初想要偷懒跑去抱林缙这个大腿呢?
      
      现在看来,这真不是条金大腿,这是条毒大腿啊……
      
      然而现在后悔也无济于事,好在江逐月易了容,脸皮也还算厚,就想着到时候等捞了机缘,快点跑就是了。
      
      至于沈玉这个马甲……江逐月本来还思索着如果能在无尽林里结识一些高手,这马甲就还留着有用。
      
      现在看来,这马甲算是彻底废了。
      
      这么一想,江逐月不由得就又抑郁难平地喝了两大碗汤,直到,林缙按住了他的手——
      
      “少喝点。”林缙道。
      
      江逐月心头一跳,唯恐林缙把他吃翼蛇肉吃过头导致灵气暴涨筋脉受损的事说出去,立马就放了碗,不吃了。
      
      林缙见状,唇角悄然浮起一点弧度:“这才对。”
      
      不远处的陈华看着这两人的情状,神色愈发古怪了些,而一直躲在角落里悄悄抽泣的小师弟见到这一幕,更是把牙都咬碎了。
      
      ·
      
      夜深了,大家都进了自己的帐篷,江逐月在外面装模作样看了一会风景,实在是受不住那冷风吹,才不情不愿地也进了帐篷。
      
      而江逐月进入帐篷之后,一眼便看到林缙在炼化妖兽内丹,那些妖兽内丹一看便至少都是元婴期以上的妖兽的。
      
      而这些无比坚硬的妖兽内丹,一旦到了林缙的掌中,遇到那霸道的真气,便迅速液化成了丝丝缕缕流淌的彩色液体。
      
      风角兽的内丹是绿色的,翼蛇的是红色的,青翼鸟的内丹是青蓝色的……
      
      这些液体汇聚在一起,时不时还发出嗤嗤作响的声音。
      
      虽然看起来十分美妙,但江逐月心里清楚,若是普通修士接触到那些内丹,只怕立刻手掌就要穿个窟窿。
      
      而林缙这分明还是要服下的……
      
      是个狠人啊。
      
      抿了抿唇,江逐月不敢打扰林缙,便蹑手蹑脚地走到一旁,也开始打坐。
      
      不过江逐月先前也实在是没见过旁人直接服食这么多妖兽内丹,打坐了一会,就还是忍不住睁开眼睛,朝林缙那边看了一眼。
      
      然后江逐月就看到林缙仰头吸食了那些金丹化成的灵液,霜白的皮肤上顿时泛出一层诡异的色泽,就像那些金丹的颜色一般,五彩流转,瘆人得紧。
      
      江逐月:……
      
      太吓人了。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