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天选之子退婚后

作者:后简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8 章

      第二日清晨,要上路了。
      
      江逐月这会的功力只相当于一个普通金丹,还没炼体,一出来,接触到那些瘴气,人便有些受不住,
      
      可这时他也只能强忍着。
      
      一方面是觉得丢人,一方面是他怕林缙又跟昨夜一般,乱来。
      
      昨夜在帐篷里,也就他们两个人,丢点人也无妨,反正林缙不会说出去。
      
      可现在……凝香谷弟子们都在呢。
      
      想到这,江逐月便提了一口气,又服了两枚体魄丹,跟着大家一起上路了。
      
      然而江逐月没料到,差八成功力,就真的差了太远。
      
      一开始他尚且能竭力跟上,到后来他便觉得喘息困难,喉头间都是血腥气。
      
      最终江逐月也不要面子了,就伏在旁边的一棵大树旁,咳得惊天动地,脸都咳红了。
      
      后面跟着的凝香谷弟子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陈华迟疑了一下,上前道:“沈公子身体不适?陈华其实略通医术——”
      
      “你让开。”
      
      陈华:……
      
      江逐月心头一跳,林缙就已经走到了他的面前。
      
      “走不动了。”林缙这语气分明是陈述句。
      
      江逐月:……
      
      深深吸了一口气,江逐月忍着不适摆手道:“林兄你容我休息片刻。”
      
      “不必了。”
      
      江逐月猛地抬起头,心中顿时警钟大作——林缙这是想甩了他?
      
      果然修唯识法的人都这么没心没肺的吗?
      
      然而江逐月想错了。
      
      林缙说完这三个字,便走到江逐月身前,道:“你过来,我背你。”
      
      江逐月:???
      
      随即江逐月就朝不远处站着的那群凝香谷弟子们看了一眼,果然,那群凝香谷弟子的神色都十分奇异。
      
      江逐月:……
      
      真是把半辈子的脸都丢光了。
      
      于是江逐月就抿着唇,咬牙低声道:“我不习惯别人背我。”
      
      林缙:“为何?”
      
      江逐月:?
      
      果然跟修唯识法的人没办法正确沟通。
      
      而这会江逐月看着林缙那张波澜不惊的脸,努力想了想,尽量认真地道:“因为硌得难受。”
      
      林缙:?
      
      江逐月觉得自己这个理由够充分了,这会便又想劝林缙还是找个人扶着他上路算了。
      
      可江逐月万万没想到,林缙沉默片刻,却忽然上前一步,把江逐月整个人拦腰抱了起来。
      
      江逐月:!!!
      
      “这样就不硌了,走。”
      
      那群凝香谷弟子见状,神情奇妙地互相对视一眼,也连忙追了上去。
      
      而林缙方才的动作一点都不温柔,江逐月被他抱得陡然撞在他胸口,简直脑袋都撞晕了。
      
      好在林缙的胸口还算柔软,要不然江逐月觉得自己可能头都要坏掉了。
      
      而等江逐月揉着脑袋堪堪回过神来,林缙已经抱着他,疾行了出去。
      
      江逐月此刻姿势极为别扭,他身子悬在半空中,双手虚虚垂在身侧,重心根本都不稳,带着瘴气的山风吹起他的袍袖和头发,把他吹得愈发头痛了。
      
      现在,江逐月是骑虎难下。
      
      跳是不能跳的,跳下去立马摔个残废,搂上去也是不可能的,那不是自己打脸吗?
      
      江逐月:……
      
      别问,问就是后悔。
      
      林缙前行的速度极快,江逐月也没法靠在他胸口,只能保持着一个极为僵硬别扭的姿势一直这么被抱着。
      
      迎面来的风把江逐月吹得快要窒息了,可他也还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别问,问就是不敢动。
      
      而就在江逐月觉得自己脸都被凉风给吹僵了,头也开始阵阵作痛的时候,头顶忽然罩下来一层温暖的黑布。
      
      江逐月:?
      
      随即,一股同林缙身上一样的清淡微苦的灵草香气钻入了江逐月鼻翼中。
      
      江逐月心头一动,总算原谅了几分林缙方才没头脑的行为。
      
      算了……毕竟是修唯识法的,脑子不正常些也是理所当然的。
      
      这么想着,江逐月就默默扯了一下林缙盖下来的披风,把自己整个人包住,借这个机会悄悄开始打盹。
      
      反正林缙这一去,至少也得半日功夫,他睡一觉也不会被发现。
      
      结果,江逐月失算了。
      
      ·
      
      林缙这一次,只疾行了两个时辰,看到前方有一块空地,便停了下来。
      
      陈华和一群凝香谷弟子见了,顿时松了口气——其实林缙如果不急着抢机缘猎妖兽,完全没必要走的这么快,但谁都不敢说,只能咬牙跟着。
      
      谢天谢地,现在林缙总算停下来了。
      
      而林缙停下来之后,第一时间是掀开自己的披风静静看了一眼。
      
      然后他就看到江逐月缩在他怀里,睡着了,睫毛随着呼吸的幅度轻轻颤动,模样十分清秀柔软。
      
      林缙凝视了江逐月片刻,便又轻轻拿披风罩住了他的头顶。
      
      接着,林缙便回头看向那些凝香谷弟子道:“帐篷借我一顶。”
      
      凝香谷弟子们俱是一怔,倒是陈华,最先反应过来,连忙取出一顶帐篷,送了过去。
      
      林缙没有道谢,而是取出了一块极品灵石抛了过去。
      
      陈华吓了一跳,连忙摆手道:“不必了不必了,前辈太客气了。”
      
      这一块极品灵石都够买几百顶普通帐篷了,陈华哪里敢收?
      
      林缙也不理陈华,抬手一挥,帐篷落地撑开,接着他就抱着怀里沉睡的江逐月走进了帐篷里。
      
      陈华呆呆看了一会两人的背影,就低头看向了脚边那一块极品灵石。
      
      凝视了片刻,陈华咽了口口水,终究还是去把那块极品灵石拾了起来。
      
      他得先拿着,即便林缙不收,也不能让别人拿走了。
      
      而陈华收了一块极品灵石,其他弟子看在眼里,连忙就凑了上来,道:“师兄他居然给了你一块极品灵石?这前辈也太富了吧!”
      
      “师兄快让我看看极品灵石长什么样!”
      
      “是啊,我也想看看!”
      
      陈华被推搡得烦了,就虎起脸道:“别闹!”
      
      一时间众弟子噤声,陈华这会就说:“师尊说了,不能随便收受不该收的财物,这灵石我还是要还回去的。”
      
      众弟子顿时露出悻悻然的表情。
      
      而其中一个眨了眨眼,忽然道:“那沈前辈是不是林前辈的道侣啊,林前辈对他可真好。”
      
      陈华愣了愣,心中其实也有这个猜测,但这会他也不知实情,就如实道:“我也不知道。”
      
      “哎,真羡慕,那沈前辈看上去模样平平,修为也只是金丹。林前辈是怎么看上人家的?”
      
      “就是就是,我觉得那沈前辈其实还没我们小师弟生的好看呢。”
      
      陈华吓了一跳,立马怒道:“别瞎说!都去自己帐篷里好好修炼!不许在外面说人前辈闲话了。”
      
      众弟子平白被陈华训了一顿,心中十分不高兴,但陈华是大师兄,他们也不敢多说,只能瘪着嘴,自己去搭帐篷修炼了。
      
      而此时陈华看着众弟子纷纷散开,不由得松了口气,接着他便也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林缙跟江逐月的帐篷那边。
      
      若江逐月真是林缙的道侣,其实陈华不仅不羡慕,还有些同情江逐月了。
      
      毕竟这次来的弟子都还年轻,许多人都不清楚唯识法的厉害。
      
      可陈华修行时间长,懂得多,心里也清楚。
      
      给修炼唯识法的修士当道侣,大多数都会被抛弃,下场极为凄惨。
      
      江逐月人其实还挺好的,可惜了啊……
      
      然而这毕竟是别人的私事,陈华也不好过问,想了想,他就自己也弄了帐篷,钻进去修炼了。
      
      ·
      
      此时,林缙和江逐月的帐篷里。
      
      江逐月失去了八成功力,这会敏感度也低了不少,以至于林缙都轻轻把他放在了柔软的床褥中央,他还毫无知觉,反而睡得更香了。
      
      谁让他白天实在是奔波劳累,太辛苦了!
      
      而这时,林缙就坐在江逐月身前,静静透过眼前那层黑金束带凝视着江逐月的模样。
      
      江逐月衣衫散乱,就这么闭着眼蜷在那,清秀安静的面庞侧贴在被褥上,黑发散落在耳畔,模样极为温和乖巧。
      
      其实江逐月功力还没掉完的时候,林缙能隐隐觉察到江逐月身上绷着的那一根弦,也知道江逐月对他并不算完全信任。
      
      不过江逐月烹饪的手艺实在是不错,林缙也觉得江逐月对他没什么威胁,便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那时,林缙看江逐月,就像看一只藏着獠牙的狐狸,有些娇气,有些任性,有些危险。
      
      但此刻的江逐月,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功力掉了太多,他身上那根紧绷的弦就这么消失不见了。
      
      藏着獠牙的狐狸变成了没有獠牙的小狐狸,而且身上还散发出一种愈发柔软蓬勃的生气。
      
      像极了林缙许多年之前养的那只银狐,乖巧可爱,但时不时会作你一下,却又一点不会惹人生气。
      
      反倒让人忍不住想摸一把,顺顺毛。
      
      林缙这么想了,也就十分理所当然地去做了。
      
      他修的唯识法就是这样,心随意动,想了,便要去做。
      
      而江逐月头发十分柔顺乌润,摸上去也很舒服,跟小银狐的感觉十分不一样,摸到中途,林缙沉默了一会,本想再捏捏江逐月的脸,可他想了想,也不知道为什么,终究还是没有把手伸到那张脸上去。
      
      林缙慢慢摸了一会,自己摸爽了,才停了手,又走到另外一旁开始打坐。
      
      而这时,林缙背对着的地方,江逐月悄悄睁开了眼,神色十分诡异。
      
      林缙刚才的手法,他实在是很熟悉,因为他也是养过猫狗的人……
      
      感情林缙这是把他当宠物养了?
      
      还带撸毛的?
      
      不过江逐月这会也不敢问,也没法问,想了想,也想不通。
      
      而江逐月提心吊胆等了一会,林缙也再没有别的动静,他等得累了,便索性真的倒头睡了过去。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大师兄你人设崩了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