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天选之子退婚后

作者:后简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3 章

      凝香谷的弟子在安营扎寨之后,就被陈华马不停蹄地带着去采药炼丹了。
      
      毕竟还有一个月的时间内围开启,芳木林是唯一安全系数最高的灵草聚集地了,能争取在这里多采一些灵草当然更好。
      
      而林缙从帐篷里出来之后,正想去落月林看看那只伤了孟九思的变异妖兽到底是个什么品种,天剑宗那边便有弟子迎上来了。
      
      “道友这边请,我们家带队师兄想见见您。”
      
      “不见。”
      
      天剑宗弟子:……
      
      但很快,那天剑宗弟子便神情恭谨地道:“我们家孟师兄十分钦佩前辈的能力,想跟前辈交个朋友。”
      
      “钦佩?没看出来。”
      
      天剑宗弟子脸上的笑意挂不住了,可他见识过林缙的本事,也不敢发怒,这会只能尴尬地站在那,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林缙也懒得理他,转身就走。
      
      那天剑宗弟子在原地僵硬了一会,也不敢去拦着,过了好一会,便恨恨地扭头钻入帐篷里去了。
      
      帐篷内
      
      孟九思在得知林缙拒绝了他的邀请之后,紧紧攥了拳,因为失血过多的苍白面容上都泛起了一丝异常的红。
      
      他这会冷冷抿唇,沉思片刻,忽然道:“凝香谷的人也都出去了?”
      
      那弟子连忙道:“是,都出去了。”
      
      孟九思目光动了动,道:“你刚才都打听清楚了?林缙带着的那个确实是他的炉鼎?”
      
      那弟子愣了愣,连忙道:“没错,凝香谷好几个弟子亲口说的。”
      
      孟九思若有所思地道:“那就去请林缙的那个炉鼎过来吧,林缙不卖我们天剑宗面子就算了,一个炉鼎总也不至于这么不长眼。”
      
      弟子恍然道:“还是三师兄聪明。”
      
      孟九思缓缓闭眼:“去吧。”
      
      弟子立刻就转身去了。
      
      江逐月这会正在帐篷里一边啃牛肉干,一边翻阅陆帷给他的那些各门派弟子名册。
      
      寻常人也就罢了,在看到安文玉的资料时,江逐月微微眯了眯眼。
      
      江逐月正想细细看看这安文玉的来历,帐篷外面就传来一个清朗的嗓音:“请问沈公子在吗?”
      
      江逐月心头一动,合上了手中的名册,却没有主动答话。
      
      过了一会,那嗓音果然又道:“我们天剑宗孟师兄觉得跟道友十分有缘,想要见道友一面。”
      
      江逐月:?
      
      孟九思想见他?
      
      但很快,江逐月就明白了孟九思的目的——肯定是看着现在林缙跟凝香谷的都不在,他没人撑腰,所以打算捏软柿子了。
      
      呵呵呵。
      
      如果是先前孟九思还没说出江家高攀天剑宗,他江逐月配不上萧寒这种蠢话的时候,江逐月可能也就装傻蒙混过关了。
      
      但这会,他可不想装傻了。
      
      敌人都送上门了,不打脸难道还等着别人打回去么?
      
      这么一想,江逐月就故作惊喜道:“原来是天剑宗孟道友相邀,失敬失敬,待我换身衣服,马上就来。”
      
      “沈道友不必着急,我们孟师兄随时都有空。”
      
      江逐月:你们不急,我急啊。
      
      换上一身冰山雪蚕丝织的外袍,江逐月又在里面藏了无数暗器和灵器,这就施施然从帐篷里走了出来。
      
      而江逐月刚才是遮着脸的,这会他没遮,那天剑宗弟子一见他,不由得吃了一惊:“怎么是你?”
      
      江逐月故作无辜地眨了眨眼:“我什么?”
      
      天剑宗弟子:……
      
      但想着孟九思等着见人,那天剑宗弟子还是抿着唇,把江逐月带进了孟九思所在的帐篷。
      
      孟九思见到江逐月的时候,眉头不由得也微微一挑,但很快,他的神情就恢复如常了。
      
      原来就是那日主动搭上林缙的散修,没想到这么快就成了林缙的炉鼎,想必是个爱财的,这就更好办了。
      
      这么一想,孟九思神情俨然和缓了几分,便道:“沈道友坐。”
      
      江逐月四处打量了一下,毫不客气地一屁股坐在了帐篷里唯一一张软椅上。
      
      一旁的天剑宗弟子:这炉鼎也太不客气了吧!居然把孟师兄的位子坐了!
      
      倒是孟九思,通过江逐月这个行为,愈发断定了江逐月就是个粗俗不堪的散修,反而微微一笑,坐在了一旁的木椅上,对目瞪口呆站在一旁的天剑宗弟子道:“思齐,你先下去吧,我跟沈道友单独有话要讲。”
      
      那天剑宗弟子迟疑了一下,退下了。
      
      一时间,帐篷里,就剩下江逐月和孟九思两人。
      
      江逐月这会眨了眨眼,故作懵懂道:“孟道友找我来,是为何事?”
      
      孟九思微微一笑道:“其实是我想结识林道友,但先前似乎我说话冒昧得罪了林道友,就想问问沈道友,林道友可否有什么特殊喜好?我也好试着去解除误会。”
      
      说着,孟九思就从袖中掏出了一块灵光流转的玉佩,看品质,是中品灵器。
      
      “若是沈道友肯帮衬指点一二,这玉佩,就权当做见面礼了。”
      
      江逐月瞟了一眼那玉佩:啧啧啧。
      
      若江逐月真是个没见过世面的寻常散修,这中品灵器的玉佩可真算得上是厚礼了。
      
      可惜江逐月不是啊。
      
      所以这会江逐月微微一笑,不动声色地换了个坐姿,把腰间的那块品质比得上上品灵器的平安牌露了出来。
      
      孟九思:……
      
      倒是小瞧了林缙出手的阔绰程度。
      
      眸色沉了沉,孟九思还是把那玉佩递了出去,又笑道:“那不知沈道友喜欢什么?”
      
      江逐月:哦豁,这可是你要问的。
      
      江逐月毫不客气地把那玉佩接过来,就羞涩一笑道:“林缙这人别的都好,就是不太会炼丹,也用不上那些玩意,可我不比他的天赋,自然还是想要些好的丹药帮助精进修为,受了伤也好恢复些。”
      
      要丹药?孟九思心头一动,觉得江逐月这倒是真没见识,毕竟丹药的价值比灵器什么的低多了。
      
      可正当孟九思想从储物空间里取出丹药的时候,他神情忽然一滞。
      
      他忘了,这是在秘境……
      
      灵器没了可以再买,但现在他们跟凝香谷彻底闹翻,丹药便……
      
      先前孟九思是早就算好了凝香谷那些弟子不敢回去告状,而且丹药够用才那么做的。
      
      他可不喜欢拖油瓶。
      
      但现在,若是给了江逐月……
      
      孟九思犹豫了。
      
      而江逐月一看孟九思犹豫,便微笑道:“孟道友若是觉得为难就算了,正好我看时辰林缙也快回来了,我出去接他。”
      
      说着,江逐月就作势要起身。
      
      孟九思见状,连忙一咬牙:“慢着!”
      
      江逐月坐了回来。
      
      丹药事小,但不能拉拢林缙事大,若是以后在内围遇到,兵刃相向,还不知道会怎么样呢。
      
      想着,孟九思就从储物戒指里取出了一瓶修为丹和一瓶解毒丹。
      
      江逐月微微挑眉,起身道:“我还是去找林缙——”
      
      孟九思咬牙又掏出一瓶解毒丹。
      
      “唔——”
      
      再来一瓶修为丹。
      
      ……
      
      江逐月知道天剑宗对外出弟子的丹药供给,估摸着孟九思掏了一大半家底之后,他便施施然一笑,对对面额头上青筋已经微微鼓起的孟九思道:“孟道友真是太客气了。”
      
      孟九思脸色阴沉:“现在可以说了吧。”
      
      江逐月微笑道:“林缙修的是唯识法,孟道友若是修为足够碾压他,他自然看得起你。”
      
      孟九思脸上肌肉瞬间扭曲:“唯识法???”
      
      随即孟九思就冷声怒道:“你耍我?!”
      
      江逐月不慌不忙:“孟道友可不能乱说啊,你让我指点,我也指点了。”
      
      孟九思盯着江逐月,不怒反笑。
      
      江逐月见到孟九思这么笑容,心头不由得一跳,果然,下一秒孟九思就欺身上前,想要抓住江逐月的衣领。
      
      “你真以为我——”
      
      孟九思的话还没说完,便愣住了,低头一看,原来他抓了个空。
      
      再一抬头,江逐月已经静静立在了帐篷的另一侧,挑眉看着他。
      
      “孟道友这是怎么了,好好的,干嘛动武啊?”江逐月嘻嘻一笑。
      
      孟九思一言不发,又一掌劈了过去。
      
      这一掌带了孟九思七分力道,掌势有如排山倒海,看来他这次是铁了心要抓住江逐月严刑拷问了。
      
      江逐月见状,眉头微皱,堪堪闪了过去,接着他就伸手一拉外袍的下摆,露出了里面藏着的重重暗器——
      
      本来还只打算让你破点财,现在不打你就真的不姓江了!
      
      孟九思本来都已经逼到了江逐月身前,结果一眼看到江逐月袍子里藏着的那一排上品灵器品质的暗器,顿时神色骤变,猛地刹住了脚步,转身就闪。
      
      江逐月狡黠一笑,正想把暗器全都放了,给孟九思来一个天女散花,结果轰隆一声巨响,帐篷就被一股极其强悍的外力从外面劈成了两半。
      
      江逐月:???
      
      孟九思:!!!
      
      江逐月和孟九思同时被这股巨力给震了开去。
      
      江逐月眼看就要摔到地上,正准备抱头护脸,接着,他就跌入了一个异常宽阔而又熟悉的怀抱中。
      
      林缙回来了?
      
      烟尘消散,江逐月还有些愣愣的,这是他脑子里唯一冒出的一个念头。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