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狗皇帝互换灵魂后

作者:酒酿雪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互换第八天

      赵衡丢的茶杯里,是海月新沏好的茶水,上好的庐山云雾连泼起人来都不一般,滚烫的茶水落在齐贵人身上,茶香四溢——
      倒是比她自己原先的香味好闻多了。
      
      齐贵人尖叫着跳了起来。
      “烫!啊啊啊啊,你干嘛啊!”
      
      “干嘛?”
      赵衡眼里终于出现了嫌恶以外的情绪,他瞧着她,就像是在瞧一个傻子。
      “当然是泼你。”
      
      赵衡可没楚翘那么好的耐心,更没有所谓的顾虑,在他看来,自己是皇贵妃,虽不能命人将齐贵人拖出去打死,可也没必要跟她好好说话。
      
      不高兴就泼她水,让她滚蛋,没问题。
      不仅如此,他还应该将话说的更难听一些,毕竟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到正确时间归到正确的身体内,赵衡可不想自己在楚翘身体里的每一天都要跟这种货色打交道。
      
      “瞪?你还敢瞪zhe……本宫!”
      他硬生生将‘朕’字压回了肚子里,连同这个字,将刚刚伸出去指着齐贵人的纤纤玉指也一同压了下去。
      
      这食指、这姿势……
      有点娘。
      
      齐贵人吓了一跳,赶紧将头垂下去,委屈地直抹泪。
      “不、不敢,妹妹没有瞪姐姐,妹妹只是不懂姐姐为什么要生这么大的气……”
      
      还、敢、叫、姐、姐?
      赵衡又想泼她水了。
      
      幸好海月也看不惯齐贵人,为了让她早点走,连茶都没上,这才使齐贵人逃过一劫。
      
      看着在地上假装可怜的齐贵人,赵衡从鼻孔里哼出她的名字。
      “齐贵人。”
      
      “嗯?”
      齐贵人颤颤巍巍地抬起那张满是泪痕的小脸,那可怜巴巴的小模样,让赵衡一看就犯恶心。
      
      “你们齐家和我们楚家,可有亲缘关系?”
      赵衡明知故问。
      
      “没有。”
      齐贵人想都没想就摇了头。
      
      楚家是什么地位,风光了多少代,但凡和楚家沾亲带故的都过的不错。
      而她齐家呢,从父亲那辈考中了探花才,从得以偏远山村搬出来。
      
      能有什么关系?
      
      她不知道皇贵妃娘娘为什么这么问,但在回答后,她看到皇贵妃娘娘的脸上露出了极为讥讽的笑。
      
      “是吧,本宫也记得没关系。你爹爹是从七品和安至保安郎,我爹爹是正一品太师。你兄长是从九品马监主簿,我兄长是从三品御史中丞。差距如此悬殊,怎么可能会有关系呢?”
      赵衡朝她笑了笑。
      “既然没关系,就别总喊本宫姐姐了。不然让其他人听了,容易误会本宫捡了个便宜妹妹回来。”
      
      “……”
      齐贵人看傻了。
      
      皇、皇贵妃脸上还会出现这种表情?
      还会说出这么犀利的言辞?
      
      齐贵人不可置信。
      
      海月同样不可置信,但与齐贵人不同的是,她看着看着,就从震惊转变为欣慰了。
      
      二小姐终于长大了,不仅能看得出恶人嘴脸,还会自己怼人了。
      
      虽说这怼人的模样有点像悍妇,但海月可以理解。
      毕竟这是二小姐第一次怼人,没有经验很正常。
      
      如何发怒发威又不留人把柄,这些都是技术性的东西,不重要,她可以以后慢慢教给二小姐。
      
      最重要的是二小姐能先迈出这一步!
      
      海月感动的眼角都湿润了。
      
      见齐贵人怔住,脸上那副倒人胃口的作弄表情消失不见。赵衡也收敛了笑意,换上了一副冷冰冰的表情和声音。
      “还有啊,齐贵人,别整天觊觎别人的东西,那香料是皇上寻人为我特制的,什么是特制,那就是天下独一份,专属于我的,你一个从七品的小贵人……”
      
      “不、配。”
      
      最后这两个字,赵衡是看着她的双眼一字一顿说的,说完便让海月将人‘请’出去了,然后又喊了几个丫鬟进来将齐贵人留下的‘臭味’往外扇。
      
      正在赵衡皱着鼻子嗅了嗅,觉得空气中还遗留着有齐贵人的臭味儿,指挥她们“扇得再快些”时。
      带着一脸老母亲般欣慰的海月回来了。
      
      她回来后也不说话,也不动,就静静地站在一旁盯着赵衡瞧,直把他盯到心里发毛。
      
      “你这么看我做什么?”
      赵衡问海月。
      
      海月摇摇头,依旧用欣慰的目光注视他。
      “没事,奴婢就是、奴婢就是太感动了,娘娘刚刚教训齐贵人教训的真好。”
      
      “……”
      赵衡纳闷,教训个齐贵人而已,跟海月有什么关系,她又感动个什么劲儿。
      
      还没想明白,就看到那正在往外扇臭气的几个丫鬟,在海月说完话后十分赞同地点头。
      
      “是啊娘娘,早该这么做了。”
      “娘娘您都不知道,奴才们看您教训齐贵人的时候,心里有多痛快。”
      “呜呜娘娘,您要是早能想清楚就好了,就不至于被她们蹬鼻子上脸作威作福了。”
      ……
      
      看着她们七嘴八舌的交谈,看着她们脸上一个个都带着‘大仇得报’、‘扬眉吐气’的神色。
      
      赵衡先是一愣。
      
      而后回味着她们话语中的内容,回忆着这两天遇到的事,和刚才遇到楚翘时她说的话,她被自己伤到的反应。
      
      一个念头在赵衡心中生出。
      
      “海月……”
      他强行将心间翻涌的情绪压下,努力地平稳自己的声线。
      “我是皇贵妃,她不过是一个从七品的贵人,我教训她,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为何大惊小怪。”
      
      海月太高兴了,没听出主子的声音有异,还跟着附和。
      “您能这么想就对了,万岁爷给您这么高的身份和权利,是疼爱您喜欢您,是不想让您受委屈。要是知道您会因为这身份活的小心翼翼,比在太师府还受苦,万岁爷也会心疼的。”
      
      ……受苦?
      赵衡的猜测又被证实了几分,他继续问。
      “你连我以前是怎么想的都知道?”
      
      “不止我知道,咱们长春宫上上下下哪个人不知道?”
      海月的心眼只对别人用,对楚翘,她向来是楚翘问什么她就答什么,不多推敲其中含义。
      
      听了赵衡的问题,她连想都没想主子为什么要这么问,就答了。
      
      “不舒服还要去接受嫔妃们的拜见,听到她们说您坏话也不惩治,更不让奴婢们帮您教训人,最常跟我们说的一句话就是‘忍忍就算了,长春宫要是出点什么不好的事,难办的万岁爷’……”
      
      “您是怎么想的,还用问吗?”
      
      赵衡语塞。
      “……”
      
      是啊,这还用问吗?
      
      连个小小的贵人都敢问她讨要香料,可见平时楚翘是多不摆架子,才会让她做出这种事。
      
      而他听到的关于楚翘的消息又是什么?
      
      楚翘专横跋扈,仗着皇贵妃的身份在宫里横行霸道,所有嫔妃都在她的欺压下讨生活。
      
      可如今自己亲眼见了才知道,事实根本不是这样。
      
      还有,赵衡先前一直不承认眼前的一切是事实,就是因为岚昭仪落水的那件事和实际不符,就算楚翘说他们这是回到了过去,他也觉得那是谎话。
      
      可刚才遇到的事呢?
      
      他所认为的真实里,齐贵人确实从楚翘这里讨来了香料。
      
      从前他一直没想过楚翘为什么要给她香料。
      
      如今想想,如果她真的是其他人说的那样,嫉妒心强,希望独占自己到了疯狂的地步,怎么会将自己赏赐给她的香料分与他人?
      
      这本就不合理。
      
      只有像海月说的那样,事情才说得通。
      翘翘不仅不是妒妇,还非常体贴,处处想着自己,为自己做打算。
      
      她不仅没有借着皇贵妃的身份欺压别人,反倒变得束手束脚,生怕给自己带来麻烦。
      
      可这份苦心,他不知道。
      他还不如长春宫的奴才们懂她。
      
      那如果这真的是过去,是真相,岂不是意味着翘翘真的是善良的,而他又误会了翘翘,骂她罚她恨她……
      伤了她三年?
      
      思及此处,赵衡脸色骤变,拎起裙摆就朝长春宫外跑去。
      
      他要见她!
      
      此刻的赵衡已经不怀疑这里是梦境还是现实了,也不觉得回到过去还跟楚翘交换身体是件多么离奇的事。
      
      他觉得这事儿合理。
      太XX合理了。
      
      肯定是翘翘受冤多年,连老天看了都于心不忍,罚他回到过去亲身体验一遍,让他知道什么是真相,什么是事实。
      
      让他知道自己错的有多离谱!
      
      而自己却不理解老天的苦心,险些就错废了第二次改过的机会。
      
      发觉事情真相时,自己的第一反应竟然是害怕承认错误,想要逃避,还一厢情愿地觉得‘她如果真的是被误会的,那朕一定能看出来’。
      
      发现她变作自己时,明明看到了她眼内的慌乱,可自己的第一反应竟然是质问她用了什么妖法?
      
      她当时该多难过啊……
      
      她这些年又有多难过啊……
      
      那可是他受了委屈就会哭一晚上的翘翘啊,那么娇气的她,又受了天大的委屈,这些年岂不是要将眼睛哭坏了?
      
      赵衡不停地跑,恨不得立刻就能见到楚翘。
      
      他有好多话想问她。
      
      问她这些年有没有好好吃饭,有没有好好睡觉,冷宫有没有人欺负她,有没有人给她脸色看。
      问她这些年有多难过,有多怨他。
      
      愧疚淹没了赵衡,他觉得自己单单跟楚翘说一声‘我错了’不行,可这又是他无论如何也要跟她说的一句话。
      
      他要飞奔到楚翘面前,告诉她:“我错了。”
      告诉她:“以前没有相信你,都是我的错,是我被猪油蒙了心,是枉生了一双眼,是我辜负了你的真情,是我瞎。”
      
      他要求翘翘原谅自己,想和她回到从前。
      
      即便他知道,自己给翘翘带来的伤痕太严重,一时半会儿她肯定不会原谅自己,可能自己要用很久的时间去治愈她。
      
      但也没关系。
      
      他愿意赎罪,也愿意低头。
      
      而且最重要的是,刚刚自己对翘翘说了那样不可理喻的话,她一定受伤严重,肯定是午膳都没心情用,离开长春宫就找个地方躲起来小声啜泣去了。
      
      而他最见不得的就是她哭了。
      
      ‘先认错,让翘翘知道朕明白真相了,没再误解她了,止住哭再说。’
      这就是赵衡奔跑着赶往御书房的最主要原因。
      
      事情严重,心情焦急。
      
      他在刚开始跑时,听到了身后海月的急呼声,他没回头。
      
      在刚出长春宫门口感觉到墙头有人在注视他时,他没回头。
      
      就连跑过齐贵人身边,听见她嘴里骂骂咧咧的话时,他也没回头,只是对紧追在旁询问的海月招了招手,言简意赅地指使她。
      “帮她洗洗嘴。”
      
      海月正因发觉这是前往御书房的路线而焦虑,想要避嫌,闻言如临大赦。
      
      从长春宫到御书房,一共两千七百步,这是翘翘以前拉着他夜间散步时,一步步数出来的。
      
      当时赵衡和她一同走,不觉得路长,此刻一个人奔跑,才发觉这条路好长,他已经跑了许久,怎么还没到御书房?
      
      他在这条路上,看到了翘翘曾经说过的花枝,听到了她提过的莺叫,也闻到了她口中的大厨最擅长做的糕点香。
      
      ……
      
      原来她发现的那一切,都在这条路上。
      
      ……
      
      赵衡受到的冲击太多,早已经品不出自己心里头是个什么滋味了。
      
      就觉得她委屈。
      就想赶紧哄哄她。
      
      好不容易跑到御书房门前,他嘭嘭嘭大力敲着门,一旁的侍卫因他是皇上最喜爱的皇贵妃,想阻拦又不敢,一脸难色的站在一旁交换眼神。
      
      大约在赵衡敲到第四次时,门开了,康定一脸惊慌地从里面走出来。
      
      “别敲了别敲了,皇贵妃娘娘您快别敲了!万岁爷今儿午膳用多了,这会儿正睡着呢,您可千万别把万岁爷吵醒了!”
      
      赵衡:“……?”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昨天没更新,所以今天双更,然后补偿晚更的错,本章下面留言发200个红包。
    ————
    翘翘:“想不到吧,我不仅没伤心没难过,我还吃多了正睡呢。”
    赵衡:“……原来只有我一个人在认真苦情。”
    ————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