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狗皇帝互换灵魂后

作者:酒酿雪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互换第七天

      楚翘气势汹汹地离开长春宫时,赵衡才回过味——
      朕竟然被自己的皇贵妃威胁了?!
      
      不可理喻!真是不可理喻!
      
      无论是哪个朝代、多窝囊的皇帝,都无法笑着接受自己的威严和皇权被挑衅。
      
      更何况赵衡他并不窝囊。
      
      火气噌地从胸口钻进脑袋,赵衡越想越气,正欲拍案而起,找楚翘说道一番时,康定从门外进来了,手中还拿着他生母留下的玉佩。
      
      “皇贵妃,这是万岁爷赏给您的。”
      
      “……”
      赵衡刚生出火气又消散了。
      
      不仅不生气了,待他接过玉佩后看了半晌,心中又冒出了一股压抑不住的欣慰感——
      果然还是翘翘懂朕。
      
      而这一欣慰,一冷静,赵衡免不了就想起自己刚刚对楚翘说的伤人话。
      于是愧疚感也紧随而来。
      
      一会儿愤怒、一会儿欣慰、一会儿愧疚。
      赵衡又陷入到了三年来最讨厌的情绪之中。
      
      *
      
      从开始察觉楚翘变坏起,赵衡对她的感情就变得非常矛盾。
      
      赵衡生母被先皇后所害,而先皇钟爱先皇后,在知道这件事后不仅没有惩罚先皇后,还派人将赵衡生母的存在抹去。
      
      他勒令皇宫内所有人封口,从此后不准再提起赵衡生母的存在,连楚翘上次给赵衡的这块玉佩,还是一个受过赵衡生母恩惠的太监冒死藏下来的。
      
      赵衡恨先皇,每叫一声父亲,都觉得自己对不起生母一分。
      
      就如同在知道楚翘是和先皇后一样恶毒的女人后,他因自己自制力不足,明知道她恶毒,却依旧压抑不住对她的思念与爱意,常常被愧疚与自责笼罩。
      
      他喜爱这样的女子,和先皇有什么区别。
      母亲在九泉下一定对自己很失望。
      
      赵衡不停地纠结与逃避,终于在有人因此而死的时候,被迫直面这件事。
      
      他将楚翘打入冷宫,三年间不敢去见,怕见她一眼就会做出更多错事,也不去听楚翘的消息,怕心软。
      
      终于,三年过去,赵衡以为自己可以做到心无波澜时,遇到了这样离奇的事。
      也如三年前他下定决心绝不去了解楚翘的任何现状所担心的一样。
      
      才刚见了一面,便心绪大乱。
      
      赵衡看着玉佩捋思绪,没发现海月一直在屋里来来回回踱步,还时不时地叹气,然后对他投来情绪复杂的一眼。
      
      不仅如此,就连海月的那声‘主子,齐贵人来给您请安了’都没挺进脑子去。
      
      声音进了赵衡的左耳,又从右耳朵溜出去,直到鼻子里嗅到一股子呛人的香味,冲的他直咳嗽,赵衡才反应过来。
      
      “齐贵人?”
      他语气不悦,蹙着眉将眼前的女人从头到脚打量了一番。
      “你来这里做什么?”
      
      妆容精致的齐贵人脸上原本端着的是大方得体的笑容,闻言有些维持不住。
      
      她来这里做什么?
      请安啊。
      
      刚才在门外等通报时,齐贵人亲耳听见皇贵妃娘娘说的‘让她进来吧’,怎么到了屋里又假装失忆,一脸厌烦地问她为何要来。
      
      好像她多没规矩礼数,擅闯长春宫似的。
      
      莫不是自己昨天赏花会时没有为皇贵妃娘娘出头,遭皇贵妃记恨了?
      
      齐贵人想着想着,心慌起来,脸上的笑更是挂不住了。
      
      见气氛尴尬,海月连忙小声提醒赵衡。
      “主子,是您让齐贵人进来的。”
      
      “哦……”
      可能是刚刚走神时的事儿吧。
      
      赵衡并不在意,点点头又继续想事去了。
      
      他不愿意再思考对于楚翘的复杂情感,三年前都捋不清楚的思绪又怎是现在一时半会儿能想清楚的事儿?
      
      他要先解决眼前的难题——
      如何以女子的身份生活。
      
      和以为自己是在梦中变为女人不同,当发现眼前这一切是现实后,赵衡强大的接受能力突然消失了。
      
      见皇贵妃不理睬自己,才说了两句话眼神又飘向了远处,齐贵人又羞又紧张。
      她这下彻底确定皇贵妃在生气了。
      
      往常娘娘都叫她沁芳,今儿却叫她齐贵人,还不听她讲话,在下人面前给她难堪。
      这不是生气是什么?
      
      齐贵人后悔,她日日来长春宫请安,装傻卖乖,就是为了取得皇贵妃信任被她当做妹妹,然后讨点好处。
      
      刚将关系处的不错,想来向她讨第一个好处,就遇到了昨儿个赏花会出事,惹恼了皇贵妃。
      
      齐贵人小心翼翼地打量着赵衡,想瞧瞧他脸上是什么神情,要是看上去太生气的话,她今儿个还是先回去吧。
      
      下次再说。
      
      可楚翘的脸和赵衡自己的脸相差甚远。
      虽说都是俏生生的五官,可前者是甜颜,唇角上翘,心情毫无起伏时瞧着也是一副温和笑脸;后者则常阴沉着表情,即便是在发呆,他人瞧着也有种不怒自威的感觉。
      
      所以齐贵人瞧了变成楚翘的赵衡半天,觉得他就算是生气,也只是闹闹小脾气,拉不下脸赶自己走的。
      哄哄她就好。
      
      齐贵人盯着赵衡揣测时,赵衡身后的海月也在盯着她瞧。
      
      她很讨厌齐贵人,天天端着副谄媚的嘴脸贴她们长春宫,每天大摇大摆的来,一看就是想让众人误会她和主子关系好。
      
      主子夜里被万岁爷折腾的腰酸背痛,本来能在榻上好好歇息一上午直到午膳前在起来,却因齐贵人要来请安,被迫每天早起梳妆打扮。
      
      至于为什么一个皇贵妃身体不舒服,却还要早起听贵人请安……
      
      还不是因为主子怕那位自称‘钟情专一全天下只爱主子一人’的万岁爷难做,怕自己名声不好然后耽误了他的名声。
      
      海月翻了个白眼。
      而当海月听到齐贵人在主子没搭理她的情况下,还能觍着张脸讨要主子平日常用的香料时,几乎要把整个眼眶翻的只剩下眼白。
      
      呸,厚脸皮。
      
      *
      
      齐贵人在赵衡心里,就是个爱惹事儿的臭苍蝇。
      
      起初记住齐贵人,是因为她总在身上用很浓厚的香料,每次出场隔老远都能呛得赵衡打喷嚏。
      
      很臭,但翘翘说过,女儿家很好面子的,直白跟她讲一定会令她窘迫,性子稍烈点的可能当场就撞柱子了。
      
      所以赵衡一直忍耐,但凡看到齐贵人,就憋气,然后加快脚步离开。
      
      这时只是觉得她臭,直到后来,赵衡初次尝到失败的滋味,对自己能否担当起皇帝的重任产生了怀疑,大醉一场,心情苦闷。
      
      齐贵人却用着他寻人给翘翘特制的香料,爬上他的榻。
      
      幸好他即便在醉时也很警惕,立马就察觉到这不是楚翘本人,清醒瞬间就将她一脚踹到了龙榻下。
      
      那时的赵衡怒不可遏,唤人将这只臭苍蝇拖下去好好教训一番,还头一次罚了康定,谁让他看管不利,一同带下去杖责。
      
      要不是用的是楚翘的身体,刚才抬眼瞧见齐贵妃的第一下,赵衡就想让人将她拖下去了。
      
      后来听到她一声声喊他‘姐姐’,刚好又踩到赵衡现在最不愿意接受的痛点上。
      
      在他正准备暴发时,又听到齐贵人问自己讨要香料。
      
      她简直是精准踩雷,每一下都触碰到了赵衡的逆鳞上。
      
      “闭嘴!姐姐、姐姐的,谁是你姐姐?”
      赵衡终于暴发,随手捏起桌上的被子连盖带碟一同丢到齐贵人身上。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双更,看完这一张直接看下一章吧,两张一起发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