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狗皇帝互换灵魂后

作者:酒酿雪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互换第六天

      长春宫正殿大门紧闭,除太后外,皇宫里权势最大的两位都在里头。
      
      这本是海月和康定看惯的场景,可今儿和往日比,还是有所不同。
      
      “柳月和棋月去烧热水,一个时辰后,主子们叫水,没叫就一直烧着。两个时辰后就该到用午膳的时候了……梨月,去司膳房传膳,让他们提前准备膳食,剩下的,去宫门外候着。”
      
      海月熟练地将跪着的一院子人的差事安排妥当,而后才回头招呼康公公。
      
      “天气炎热,还请康公公随奴婢去偏殿用些茶水。”
      
      康定没动位置,而是抬抬眼皮,遣散了由麒麟殿一路跟来的众随从。
      “你们也一同去宫门外候着吧。”
      
      于是,长春宫正殿门前,便只剩下海月和康定二人。
      
      海月察言观色是何等的厉害?当即便领悟了康定的意思,他是有消息要说。
      
      溜圆的眼珠子各眼眶里转了两圈,海月试探地问。
      “万岁爷今儿怎么来这么早?”
      
      这就是海月觉得不对劲儿的地方。
      她随楚翘入宫至今,连万岁爷什么时节什么时辰要吃什么菜都知道,可见他来长春宫的次数频繁。
      
      可那么多次里头,没有一次是在午膳前。
      
      嗯,是个聪明的。
      康定满意地瞥了她一眼,而后略略压低嗓。
      “万岁爷今儿没上朝。”
      
      “没上朝?!”
      海月瞪大眼低呼了一声。
      
      “嗯。”
      康定没责怪海月,毕竟自家爷可是个重病也要撑着去南书房的主儿,登基至今未落下过一次早朝,常常与大臣们商议国事到午时。
      
      今儿没去早朝,据闻连丞相爷的脸上都露出了一丝诧异,何况海月呢。
      
      但今天的异样可不止这么点儿。
      
      最让康定诧异的地儿,当属万岁爷醒来后的举动。
      犯了癔症似的,坐在床边一动不动,一脸恍惚的扶着额头。
      
      好不容易回过神,万岁爷第一个举动竟然是掐自己胳膊,一边掐还一边嘀咕。
      “怎么不疼呢?”
      
      不过,这些事康定半个字都没往外透露,他只是跟海月说:
      “万岁爷大约是梦见了什么,一睁眼便往长春宫赶。”
      
      给长春宫的人透话,是为了抱好皇贵妃娘娘的大腿,也是因为皇贵妃娘娘是万岁爷心尖儿上的人,把皇贵妃哄好,哄高兴了,自家爷就能高兴。
      
      但这不代表他能将万岁爷的什么隐私都露出去,他只捡一些皇贵妃想听的,但又对万岁爷不重要的话说。
      
      康定的话在海月的嘴里品了三回。
      
      梦见了什么?
      肯定是梦见了我们主子啊,不然怎么会一睁眼就往长春宫赶?
      
      来的时候万岁爷脸上满是焦急与担忧……
      那肯定是噩梦!多半是因为昨儿个娘娘被岚昭仪诬陷,万岁爷心疼了,梦里又梦到了娘娘被人欺负,所以才会一睁眼就往长春宫赶。
      
      而且一来就钻进娘娘的屋里,反手就关上了门,嘿嘿……
      我们娘娘可是让万岁爷心系到早朝都可以不上的人,嘿嘿……
      
      经常被人夸机灵的海月在仔细品完康定的话后,忽然笑得极憨。
      
      大概是太替主子高兴,海月忘了控制表情,抬头表达对康定的感激时还带着憨笑,给康定看得一乐。
      “康公公,快快,偏殿坐着去,我们家娘娘之前嘱咐过,要是康公公您来长春宫,一定要拿最好的庐山云雾招待您!”
      
      “嗯——”
      康定压下笑意,将拂尘向后一甩,摆着谱往偏殿挪步。
      
      瞧,待遇不一样了吧。
      先前是用些茶水,这会儿就变成了庐山云雾。
      
      两个奴才都很满意,寻思着主子们最少也要恩爱一个时辰,正打算忙里偷闲歇息会儿,哪知才刚抬脚挪了两步。
      
      砰——
      正殿的门竟被人从里大力推开。
      
      两人闻声表情俱是一变。
      
      等看清推门的是赵衡时,海月当即就跪下了。
      康定的腿也是一软,但伴君十几年,心理素质到底是练出来了些,他赶忙收起刚给海月摆出的那副架子,而后低着头弓着腰,一路小跑地赶到赵衡面前。
      
      唤了声“万岁爷”。
      
      “嗯。”
      楚翘应了声,不是很想搭理康定。
      
      爱屋及乌,恶其余胥。
      
      楚翘刚被屋里的赵衡惹恼,原打算离开这里清静清静,结果推门就看到康定这个狗腿子,火气更旺了。
      
      幸好海月也在,楚翘的视线略过康定落在她身上,心里的火消了大半。
      
      而当楚翘瞧见她即便在发抖,还是偷偷抬头查看自己脸色时,剩下的一半火气也消了。
      
      做了这么多年的主仆,是她陪着自己熬过在冷宫的每一个日夜。
      
      不仅她懂楚翘,楚翘也懂她。
      
      楚翘一看便知,海月是在担心。
      
      长春宫正殿的门只要关上,没有一个时辰绝不会打开,偶尔提前打开,那也是因为自己和赵衡拌了嘴。
      
      而且还得是自己推开门,指着门外让赵衡走。
      
      赵衡提前推门……
      史无前例。
      
      难怪海月会担心,冒着冒犯圣颜的危险也要抬头看自己脸色。
      
      “康定。”
      楚翘决定赏赐长春宫些东西。
      
      “回万岁爷,奴才在。”
      康定往前凑了凑。
      
      “皇贵妃温柔娴淑善解人意,深得朕心,赏……”
      但该赏什么呢?
      
      楚翘卡壳。
      
      她还没瞧过库房本,根本不知道里面有什么宝物,也不知道里面又有哪些是能拿来赏赐的。
      
      正犯难时,楚翘低头瞄见了自己腰上的玉佩。
      
      咦,这不是赵衡最喜爱的那块玉佩吗?
      
      人人都知道这是皇帝最爱的佩饰,从不离身,也从未被替换过,一直别在腰间。
      
      那就这块吧。
      
      楚翘将它取下递给一旁的康定。
      “赏它。”
      
      康公公的眼珠子差点瞪得掉地上。
      
      这……这可是万岁爷最珍惜的宝贝啊。
      
      万岁爷有多重视它,他可全看在眼里。
      不止时不时就要将它拿起来擦拭,甚至山林间打猎时失误从马背上落下,万岁爷的第一反应也是去摸腰间的这块玉佩,看看它碎没碎,是否有裂痕。
      
      这样珍贵的玉佩,就这样赏给皇贵妃娘娘了?
      
      这等同于是明着宣告,皇贵妃娘娘是他心中最重要也最特别的人。
      
      康定的想法正是楚翘给这块玉佩的目的。
      
      与屋内愣了好几回的赵衡不同。
      当楚翘看到赵衡被自己的言语威胁震到控制不住表情,心中极其痛快。
      
      意识到两人地位的对掉,楚翘不仅不再抗拒皇帝的这层身份,还下定决心要认真扮演,好好利用这层身份。
      
      毕竟这层身份堪称完美。
      既能让赵衡不痛快,又能让她护住自己想要保护的人,好处太多难以一一描述。
      
      比如此刻,她只是赏了个玉佩,就能将‘楚翘’在宫中的地位再抬高一层。
      阿爹阿娘听了就会高兴,阿爹一高兴,就能减少一些对哥姐的思念。
      
      还有,宫里头有个规矩,但凡是主子领了赏,跟着的奴才们也有好处沾,最少是多发一个月份例。
      
      海月作为楚翘的贴身丫头,拿的赏赐能更多。
      
      可楚翘还觉得不够,海月对她来说就像是家人,海月心系着她,她也心系着海月。
      
      一想到海月日后要伺候脾气大的赵衡,楚翘就发愁。
      
      要是赵衡打她骂她该怎么办?
      要是赵衡因为讨厌自己,将气撒在海月身上,趁自己不注意将海月丢井里头怎么办?
      
      那要不……
      把海月收了?
      
      一个大胆的想法在楚翘心中诞生,且这个想法在她离开长春宫回去的路上,越来越坚定。
      
      没错,将海月变成嫔妃,这样她就不用去伺候别人了,还能有别人伺候她。
      
      自己想她的时候可以直接翻牌子,不用去长春宫碰到赵衡那个晦气鬼。
      
      妙,妙计啊。
      
      当皇帝真好。
      楚翘倚在步辇上感慨。
      
      从前她束手无策的事儿现在张张嘴就能解决。
      
      正在楚翘满意到不能再满意时,康公公为她浇上了第一瓢凉水。
      
      “万岁爷,昨儿和今儿的奏折奴才都整理好了,在御书房,万岁爷是午膳后去?还是将午膳直接布在御书房?”
      
      哦……对了。
      她现在是皇上,还得负责批奏折。
      
      没等楚翘缓过来,康定就又对她泼上了第二瓢凉水。
      
      “对了万岁爷,还有个事儿,今儿您没上早朝的原因要怎么跟大臣们说?”
      
      对,她还得上早朝。
      
      楚翘脸又垮回去了。
      
      *
      
      楚翘了解海月,海月也了解楚翘。
      
      原本听到万岁爷要将玉佩赏赐给自家主子,海月高兴的满面红光。
      
      于是她一时间忘记将头低下,竟呆呆地和万岁爷对视了片刻。
      
      冒犯圣颜,海月本以为自己要因此受罚。
      可没想到,万岁爷不仅没有罚她,甚至在看向她的眼中生出了疼惜和怜悯的情绪。
      
      ??
      这可比罚她还令她害怕。
      
      海月吓出了一身的汗,头脑发晕。
      等万岁爷离开长春宫许久,她才回过神,第一反应就是起身往屋里跑。
      
      这事儿得告诉主子!
      
      可当她推开门,瞧见自家主子在对着万岁爷赏赐下来的玉佩发怔,海月又犹豫了。
      
      主子要是知道了这件事,肯定伤心。
      
      可不告诉主子的话,自己一个人又想不出什么好对策。
      
      海月一方面觉得束手无策,一方面又对主子愧疚到了极点,多重情绪酝酿下,让她对某个罪魁祸首生出了极大的怨气。
      
      到底为什么万岁爷会看上自己啊?
      
      是山珍海味吃多了突然想尝尝窝窝头的味儿?
      
      海月越想越替自家主子不值。
      
      呸。
      男人可太贱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本章下随机抽88个小可爱发红包包哦!
    ——
    昨天过敏太难受了,绝了,为什么备注了不要蒜还会放蒜,我哭了QAQ
    ——
    感谢在2020-08-05 15:12:46~2020-08-07 13:20:56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大了七八个 2个;怡山碧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哈哈怪 20瓶;42746806 7瓶;旗野野、是鱼鱼呀、一串卖七百 3瓶;我不寂寞 2瓶;千、是柚子啦、赤烨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