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狗皇帝互换灵魂后

作者:酒酿雪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互换第四天

      楚翘离得远,可她的表情若有任何细微变动,都逃不过在场众人的眼睛。
      
      刚因犯难微皱了下眉,还未等她将眉心舒展,台下便安静了。
      
      ‘嘘,都小声点,别在这种时候触着万岁爷霉头了!’
      众人用视线交流。
      
      引起皇帝注意的目的已经达成,现在大家只要缩好头看戏就行,别为了看场戏沾湿了裙角。
      
      只有岚昭仪和她的奴才还在卖力演戏,一个抚着心口抽泣,时不时咳嗽两下,一个鸣冤不止。
      
      楚翘想翻白眼,但想到自己此刻用的是赵衡的身体,只得生生将这股子冲动压下去,而是冷冷横了那主仆一眼,从鼻里哼了两个字。
      “聒噪。”
      
      这是赵衡不耐烦时的表现,后宫众人懂,楚翘这个相伴多年的枕边人更懂,她想模仿赵衡,绝没有半点被人发现不对的可能。
      
      至于该如何处置岚昭仪,用什么表情什么腔调,楚翘早想过近百次了。
      
      但在这宫里头,位置坐得越高,需要说的话就越少。
      她才刚皱皱眉,现场便静了,才刚说句“聒噪”,大家便知道该如何站队了。
      
      ‘这种时候,不问发生了什么,不去看岚昭仪身体状况,而是嫌岚昭仪话多,摆明了是要袒护楚翘。’
      嫔妃们立马会意,有些藏不住心事的,下一秒便将失望写在了脸上。
      ‘可惜啊可惜。’
      
      所以这一次,没有人替岚昭仪出头,帮她陈述刚刚发生的‘事实’,大家将脖子缩的比刚才还短。
      
      楚翘没等到原本应该发生的‘众人污蔑戏’,这让她原本一口气将所有帮腔嫔妃一起处置的愿望破碎了。
      
      她有些失望。
      但转念一想,先打岚昭仪这条狗也行。
      
      可楚翘刚张开嘴,一旁的伺候着的康公公又先一步‘领会了圣意’。
      
      康定向前迈了两步,将一尺多长的麈毛拂尘向后一甩夹在腋下,吊着嗓子厉喝。
      “大胆!你一个小宫女,竟敢当着万岁爷的面喊冤!”
      
      被抢了话的楚翘再度迎来失望:“……”
      
      差点忘了,这康公公有‘蛔虫’与‘另张嘴’的外号,他是宫内最擅长揣测君意的人。
      
      而因赵衡几乎将所有心思都扑在了朝堂政事上,对后宫不上心,也最讨厌去处理后宫嫔妃们的杂事,所以,再处理后宫事时,大多都是康定在说,而赵衡沉着脸坐在后面。
      
      *
      
      康定这话虽只说了一半,梅儿却品出了其中蕴含的意思。
      
      她吓得浑身像筛糠嘴唇发白腿发颤,当即就趴地上了,拿脑袋哐哐磕地,连声解释。
      “奴才是心疼我家娘娘!被人推下池子好不容易捡回了半条命,还要被那人的奴才污蔑,奴才是说那人,绝对不是在污蔑万岁,求万岁明鉴。”
      
      啧,这丫头。
      楚翘眯起眸子,正想板起脸训斥她。
      
      洞察到她表情的康公公又抢先了她一步。
      “放肆!那人那人!你一个三品昭仪身边的使唤丫鬟,竟敢称呼皇贵妃为‘那人’,活腻了!”
      
      “……”
      楚翘瞥他一眼,行,算你懂。
      
      梅儿被康定噎的说不出话,身子像筛糠似的直哆嗦,好几次想开口说点什么,却因为抖的严重咬了舌头,又闭回去了。
      
      这是什么情况?
      岚昭仪傻眼了,现在的重点不该是讨论‘楚翘推没推自己’吗?
      
      怎么被康定那老狗奴搅和了两次浑水,倒成了她家奴才不尊敬皇贵妃了?怎么着,听他这意思,还打算让梅儿给楚翘谢罪?
      
      岚昭仪气愤又着急,可她没把神志急没,几秒后终于想起来,康定代表着圣意,他会这么说肯定是因为皇上这么想。
      
      看来皇上要偏袒楚翘。
      
      岚昭仪在陷害楚翘前就想过这种可能,所以并不惊讶,而是迅速调整状态,选择按照先前准备的第二方案走戏。
      
      “梅儿,别说了。”
      她扯住自家奴婢的胳膊,将其拽到自己身后,耷拉着眉眼细声认错。
      “皇贵妃,对不起,都是臣妾的错。臣妾刚刚落水时太慌乱了,没瞧清人,只是看到身侧就只有您和海月,便以为是您推的,喊了您的名字。”
      
      错是对楚翘认的,可岚昭仪的脸却没朝向楚翘,而是将那副做作的可怜相抛给了高台上的皇帝看,企图能勾起皇帝的恻隐之心。
      
      “臣妾的丫鬟也是太着急了,才会冒犯皇贵妃,望贵妃不要罚她,还是罚臣妾吧。”
      
      赵衡瞪大眼:“……?”
      他都没说话,谁怪她了,谁又要罚她了?
      
      没看出来啊,这岚昭仪话术玩弄的这么好。
      看起来是在认错,实际上还是在栽赃他,最后加上那一句才是神来之笔,直接给他塑造了一副仗势欺人的形象。
      
      ‘别信,千万别信。’
      他看向远处的‘自己’,却发现‘自己’正盯着康定看,眼神专注。
      
      赵衡又愣了一下。
      康定有什么可看的……
      
      *
      
      楚翘看康定,当然不是因为他好看。
      她是想看看这家伙会不会又一次打断自己说话。
      
      但台下这是岚昭仪,她说的话又那么有技巧,只能等万岁亲自发话。
      康定不仅没有抢话,还低着头又退回了一边。
      
      终于轮到自己了。
      见他没有张嘴的意思,楚翘这才满意地将视线转回岚昭仪身上,正撞上偷偷观察圣颜的岚昭仪。
      
      视线相碰,岚昭仪瑟缩了一下。
      
      她本以为能从圣颜上瞧见一丝动容,却没想到万岁爷只是无动于衷地瞧着她。
      
      ……
      不!
      比无动于衷更惨,万岁爷看向她的眼里是满满的嘲弄!
      
      岚昭仪心中咯噔一下,有不好的预感。
      
      果然,嘲弄眼神出现的下一秒,又狠又冷的声音便朝她砸了过来。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边向皇贵妃认错,边点出你落水时周遭只有皇贵妃和她的丫鬟,话里话外不还是在指她推的你吗?”
      “你当朕是三岁孩童吗?竟敢在朕面前说两套话,怎么,朕还要揣测岚昭仪的意思,听岚昭仪的话外音才行吗?”
      ……
      
      楚翘见过赵衡发怒,他在发怒前,会沉默着盯着某人许久,那眼神,露着一股子掌控一切的气势,盯得人心虚无比。
      而等到这股气势陡然爆发时,强大的气场便会铺天盖地的渗透过去,笼罩住在场每一个人。
      
      她不仅将他发怒时的表情学的惟妙惟肖,就连这股子气势也学了出来。
      连台下的赵衡本人都没察觉出异样。
      
      在他看来,这就是自己发怒时的样子。
      
      ‘不错,是个帝王该有的样子。’
      他给予了梦中的自己极高的评价。
      
      岚昭仪的心情就没他轻松了,预料到万岁会偏袒楚翘,却没预料到他会偏袒到这种地步,一点儿不心疼她,甚至一点儿不信她,只恼她厌恶她。
      
      难道万岁看到了?
      不,不可能啊。
      
      岚昭仪跳水前是确认过万岁没在看这边的,为了保险,她还特地挑了个视角错位的地儿。
      那既然没看到真相,为何还……
      
      岚昭仪一脸错愕,她想不明白自己错哪儿了,落水后她连衣服都没去换,带着贴在脸上的凌乱发丝与湿沉的衣服,不过就是为了塑造出一副狼狈落魄相,让皇帝同情她。
      
      可现在,狼狈是够狼狈,落魄也够落魄,同情她的人却不是皇帝。
      而是那些和她站在统一战线的对手们。
      
      ‘哎,陷害失败,岚昭仪完了。’
      嫔妃们已在心中为岚昭仪提前摆好了香案。
      
      但岚昭仪觉得自己还能抢救,反正皇帝没看到真相,他这么说不过是在维护楚翘,那自己只要给楚翘一个台阶下,就不会受到什么惩罚。
      
      虽说可惜,但保住命是关键。
      她收起哭腔和做作的表情,急切地辩白:“万岁您误会臣妾的意思了,臣妾的意思是……是说刚刚的落水只是臣妾失足,跟皇贵妃没有半点关系,臣妾是想跟皇贵妃道歉啊万岁,您万不能冤枉了臣妾。”
      
      岚昭仪想着,接下来再给楚翘道个歉就行了吧,然后半年内少走动,减少存在感,等赏花会的风波过去,自己就能彻底平安无事了。
      
      她想的挺好,哪知皇帝根本没有要将这件事草草揭过的意思。
      
      她瞧见万岁爷的瞳色迅速冷了下去,斜飞的剑眉又向眉心皱去。
      
      “冤枉!笑话,是朕冤枉你,还是你冤枉了朕的皇贵妃?”
      “你是自己落水还是被人推下水,朕看的一清二楚!岚昭仪,你好毒的心肠!”
      
      楚翘说的时候,本还想拍一下龙椅,壮壮气势。
      但仔细想想,自己皱个眉她们就不敢说话了,好像没拍龙椅的必要。
      
      而且梦境这种东西,情绪起伏太大很容易惊醒。楚翘现在还不是很想回到现实,于是便只是用隐怒的语气训斥岚昭仪。
      
      她期望岚昭仪再说点什么,可岚昭仪已经吓傻了,俏脸惨白,没骨头似的瘫坐在地上,等了许久也没反应。
      
      没意思。
      楚翘无趣地撇撇嘴,打算做出最后责罚。
      “岚昭仪无德,陷害皇贵妃,其心可诛,难为宫规所容,唔……就降为答应,幽闭昭台轩。”
      
      “不行啊!!皇上!!”
      听到被打入冷宫,岚昭仪终于回过神了,凄厉疾呼。
      “您冤枉臣妾!臣妾落水时您根本没往这边看,万岁爷!您就算是想偏袒皇贵妃,也不能不顾他人的死活啊!皇贵妃害人您都能偏袒,臣妾是受害者,臣妾却要去死吗?!”
      
      突然进了绝境,这会儿的岚昭仪已经忘了伪装和说话技巧,疯了似的尖叫。
      
      而她此刻说什么,怎么说,其实都没有任何影响了,因为皇帝已经做出决断,喊冤又如何,皇帝说你不冤,你就不冤。
      
      只用康公公上前走两步,喊句:“闭嘴,拖下去!”
      便够了。
      
      可楚翘却摆了摆手,让人先停下拖她的动作。
      “哦?你说朕没看到?成,这里这么多人,你若是能找出一个看到皇贵妃推你落水的人,我便给你一个机会。”
      
      楚翘说这话是在挖坑,想等其他嫔妃跳坑一起教训。
      
      可惜等了半晌也没人愿意站出来,只有梅儿,想着反正岚昭仪打入冷宫的话,自己这辈子也没戏了,不如搏一搏。
      她攥着满是汗液的手,站了出来。
      
      “回,回万岁爷……我能证明!我刚……”
      
      楚翘打断她,不咸不淡地“哦”了声。
      “瞎子怎么还能在宫里当差?”
      
      第一时间领略她意思的必然是康定,他立马朝几个在旁边吃瓜的小太监招手:“来人啊,把这瞎了眼的丫头拖下去,拿冰水洗眼,治疗眼疾!”
      
      这对儿主仆就这样被收拾了,再没人敢说话,甚至屏住了呼吸。
      热闹的赏花会此刻像极了无人深山。
      
      楚翘的视线看向下方的嫔妃们,从左到右,慢慢地移动。
      
      而她的视线每划过一处,那处的嫔妃便会跪下,当她的视线扫过一圈后,底下的嫔妃除了‘自己’外,已经全都跪下了。
      
      听着渐远的凄厉哭声,看着这跪倒的一片莺莺燕燕。
      一股奇妙的感觉在楚翘心中升起。
      
      原来这就是当皇帝的感觉吗?
      
      还不错。
      
      *
      
      在将视线扫过‘自己’时,楚翘心中泛起了一阵苦涩。
      梦中的‘自己’脸上竟然都是倾慕。
      
      她看上去很满意,看向自己的眼里有‘果然如此’的信任。
      
      可惜她不知道,这个维护她的赵衡根本不存在,能拯救她的只有她自己,没有人值得她这样信任。
      
      刚对岚昭仪撒了气,念及此处,又生起了对赵衡的厌恶。楚翘便借着给众嫔妃训话的机会,挤兑了赵衡两句——
      “你们心中的那点儿小九九,朕一清二楚,只是懒得理睬。但你们要是想谋划些什么,将这些心思付诸实践,那就想想今天岚昭仪的下场,掂量掂量。”
      
      “朕又不是被猪油蒙了心,能被小把戏遮了眼。”
      
      ……
      
      真赵衡没听出来这是在指桑骂槐,不仅如此,他还十分赞同‘自己’的这番话。
      说得对,说得好!
      楚翘是他日日夜夜相伴的身边人,他最懂楚翘,怎么会出现误会这种事呢?
      
      梦中‘自己’的举动,让他卸下了刚才堵在心口的那块大石头。
      
      看来自己之前是多虑了。
      也是,连梦中的自己都不会做出错误的决断,梦外的自己又怎会被这些嫔妃的花招眯了眼呢?
      
      若是当初,岚昭仪真如梦中一样是自己落的水,他也一定会像梦中的自己一样,干净果决。
      
      要连这种真相都看不清,那他可真是猪油蒙了心。
      
      不,那他就是头猪——
      赵衡信誓旦旦地想。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本章下留言随机抽88个红包!
    ————
    下一章的赵衡:“呜呜呜呜原来我还真是头猪。”
    剧透,下一章掉马,翘翘知道这不是‘自己’后,要开始磨刀杀猪了。
    ————
    感谢在2020-08-03 11:51:50~2020-08-04 13:56:11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萝北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怡山碧 20瓶;木樨aaSmg 10瓶;赤烨 3瓶;宋 2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