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狗皇帝互换灵魂后

作者:酒酿雪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互换第三天

      赵衡一向自诩‘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
      
      可此刻,若不是他在用楚翘的身子,而是让那不可置信的眼神与微张的嘴唇出现在他本人脸上……
      
      一定会引起后宫骚乱,令无数嫔妃痛心!
      
      夭寿啊,冷峻帝王形象破碎,万岁爷活像个大傻子。
      
      热闹的赏花会因岚昭仪的落水安静了一瞬,而后霍的嘈杂起来。
      
      “愣着干嘛,都去救人啊!”
      “姐姐可不熟悉水性,一定吓着了!荔儿,快扶本宫过去!”
      “好好地怎么就落水了?”
      “听说是贵妃娘娘推……”
      ……
      
      水泼入热油锅似的。
      莺莺燕燕的嫔妃从各处的花枝后探出头,嚷嚷着朝湖边赶。
      
      明明岚昭仪落水后刚扑腾了两下,就有小太监跳进水里捞她了,她们却还要训斥自家奴才,让他们也跟着去捞人。
      好像岚昭仪有四百斤,得十几个人才能抬动。
      
      明明隔老远就听见岚昭仪的呼救声,却还要假装没听见谁推的,一遍遍询问。
      
      其意图之明显,不过就是为了引起远坐在高台的那位的注意。
      
      “住嘴!死丫头,贵妃娘娘推什么了,你是亲眼瞧见贵妃推岚昭仪了还是怎地?啐,没脑子的丫头,贵妃娘娘怎么可能会去推岚昭仪!你可别污蔑贵妃娘娘清白!”
      
      说话的这位是晴婕妤。
      她一边拧眉瞪着扶自己的奴才,厉声呵斥,一边反复提起‘贵妃娘娘’几个字,生怕有人漏听了。
      
      但这并不是晴婕妤的最终目的。
      
      余光瞥到高台处的那位将视线落过来了,她暗暗用力掐了自家奴才手心一下,对其使了个眼色。
      
      对方立马领略,一脸委屈地跟主子顶起嘴。
      “奴婢没瞧见,但也不是奴婢要污蔑贵妃娘娘,刚才是岚昭仪自个喊的……”
      
      晴婕妤闻言面带难色。
      “这……”
      
      “肯定是误会!”
      芸容华接了她的话,捏着扇子从一旁缓步走近。
      
      她拿那遮了层水雾的双眸朝晴婕妤一望,两人视线交接,立马生出默契,异口同声道——
      “皇贵妃不是这样的人!”
      
      两人为楚翘发出的声讨唤回了赵衡的神志,他将原本钉在岚昭仪身上的目光转投向她俩——
      晴婕妤和芸容华?
      
      哦,对。
      赵衡想起来了,当初在岚昭仪落水后,就是这两人在维护翘翘,也就是在这次事件后,翘翘和她俩常常见面,相处和亲姐妹无异。
      
      只是后来,翘翘连这两个无条件相信她的姐妹也没有放过。
      
      ……
      
      “什么误会啊!就是贵妃推了我家娘娘!”
      岚昭仪的贴身奴婢尖锐着嗓音,指着赵衡愤愤道。
      “你们看到的不吱声,没看到的反倒信誓旦旦,笃定不是贵妃推得,你们丧良心啊!”
      
      “胡说八道!”
      海月被这睁眼说瞎话的狗东西气坏了,真想上去撕了她那张贱嘴。
      
      可眼下的情形不允许她这么做,一来,可能会将局势搅得更乱,二来,万岁爷正看着这边呢,自己的言行稍有不当,就可能会连累主子。
      
      忍!
      
      海月在心中默念了三遍‘岚昭仪你个XX’,压下动手的冲动,决定进行语言攻击。
      
      她板起脸,朝着那婢女高声责问。
      “我家主子刚刚一直在赏花,连岚昭仪过来都没瞧见,如何推她!倒是你……”
      
      “你护不住主子让岚昭仪落水是一错,你没在她落水时跳下去救,这又是一错。这会儿主子才刚上岸,生死未卜,你不去看主子有没有事,反倒在这里叫喊污蔑贵妃娘娘,你是何居心!又是何人指使!”
      
      海月是楚夫人为了保护楚翘一手调教出的丫头,她牙尖嘴利又懂眼色,先是三言两语堵得岚昭仪的婢女语塞,然后立马收敛了全部厉色,朝着某个方向跪下,磕头喊冤。
      
      “我家娘娘冤枉,求万岁爷明鉴!”
      
      这丫头好机灵!
      一直沉默着的赵衡欣赏地瞧了眼跪在自己身前的海月,完全忘记在不久前,他还想朝人家胸口踹一脚来着。
      
      *
      
      赵衡这会儿的思绪很乱。
      不止是被岚昭仪的两幅面孔所震撼到,还因为,他突然在想,如果这不是梦,现实中的楚翘也是这样被岚昭仪陷害的呢?
      
      因为除了岚昭仪落水的原因不同,眼前赵衡所看到的,听到的,人们一切的动作和反应,都和记忆无二。
      
      感觉太真实,太像是真的了。
      
      赵衡无法控制自己不去思考这样的可能,这要是真的,就可以证明楚翘是无辜的了,这说明他的翘翘从头到尾都是个单纯的姑娘,初心未变,都是误会。
      
      可这要真是误会,那他不信楚翘,在她哭着喊冤的时候,他……
      
      不行,想不下去了。
      
      赵衡猛地摇摇头,企图将这样可怕的假设丢出脑袋。
      他从前一直期盼楚翘是善良的,从未变坏过,但当思考到这种可能性后,赵衡竟生出一种‘宁愿她真的毒蝎心肠手段狠辣’的想法。
      
      那也比他负了她,让她伤心欲绝的好。
      
      海月不知道自家主子脑内是如何的惊涛骇浪,还当她沉默是被眼前的一幕吓傻了,大声伸冤后不忘回头扯扯主子的裙角,扭头用口型安慰她——
      ‘别怕,万岁爷会信您的!’
      
      怕?赵衡肯定是不怕的。
      虽说因身份,赵衡从没经历过被冤枉栽赃这类事,没经验。
      
      但在他看来,这种低级的栽赃连让他辩白的必要都没有,所以刚刚只顾着内心挣扎‘如果这些是事实翘翘该多难过’去了,压根没打算出口解释。
      
      没推就是没推,这是事实,岂是那一主一仆两张嘴就能颠倒的?
      周遭站着那么多人,肯定有人瞧见了,会帮她说话。
      
      可时间一分一秒过去。
      一旁的岚昭仪已经把呛进口中的水吐出来了,还是没人替他说话。
      
      当赵衡抬起头,看到四周嫔妃投来的鄙夷与猜忌目光时,他的信心终于全然崩塌。
      
      怎么回事!
      当真没人替他说话?!
      
      那些应当看到他和岚昭仪并没接触到的人,竟都在回避他的目光?
      
      为什么?
      赵衡不明白,连没看到的晴婕妤和芸容华都能替他说话,那些看到真相的人又是怎么能忍住不为他发声的?
      
      但这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此刻的赵衡不悦至极,想出声教训一下这群狗奴才。
      却发现自己是贵妃,不是皇帝,在皇帝在场的情况下,他甚至没有权利把这群狗奴才拖出去杖则。
      
      那出声解释两句?
      却发现在所有人都相信他有罪的情况下,他根本无从解释,张开嘴两次全又闭回去了。
      
      “……”
      头回吃瘪的赵衡带头回感受到的委屈感,看向了梦中的另一个‘自己’。
      
      ‘自己’会信谁?
      
      *
      
      当然是信他了。
      
      跟赵衡无不无辜没关系,这可是楚翘亲身经历过的现实,并在梦中一次又一次重复的场景,是她想忘也忘不了,连在梦中都无法改写的恶心记忆。
      
      在冷宫待了三年,楚翘变了许多。
      
      从前的她,对世间万物都抱有好奇心,赏春花听夏雨踏秋叶画冬雪,性格活泼爱好多,能熬一整夜看戏本子,在床上又哭又笑滚来滚去,也能耐着性子练一整天琴,琵琶瑶琴轮番弹,不知倦。
      是个活人。
      
      现在的她,无论春夏秋冬,从不踏出屋门半步。
      
      踏出去又如何?她又踏不出冷宫,最多是在院子内转转,那看到的景色和从窗口往外看没什么区别。
      戏本子也被赵衡烧了,他骂她正是看多了这种戏本子才会走上歪路。
      
      至于弹琴……
      她没心情。
      
      楚翘失去了所有兴趣爱好,对赵衡又死了心,万事万物都引不起她的情绪起伏,带着木然的表情度过一天又一天,像个活死人。
      
      人家现实失意,好歹能在梦中寻求心里安慰。
      楚翘不同,她作的全是噩梦,一次次重复当初被冤枉的场景,并在梦中无法控制自己的言行,只能像个哑巴一样被冤枉,连申辩的机会都没。
      
      每一次,楚翘都期盼梦中的赵衡可以信她,替她说话。
      而连梦中的赵衡都让楚翘失望,每一次,他都没有真的信她,而是拿着半是怀疑的眼光瞧她,做出不明不白的决断。
      
      这是头一回,她在梦中可以控制自己的言行,头脑清晰又有自我意识。
      而且这一回,她没在下面等着被人信任,求着被人信任。
      
      她坐在最高处。
      她掌握着主动权。
      
      不用再失望,这次楚翘可以自己说曾盼望那个人说的一切。
      
      意识到这点的楚翘胸中升起了一丝异样的兴奋感。
      
      终于能出口恶气了,哪怕是在梦中。
      
      可当楚翘朝四周扫了一圈,忽然就犯了难。
      
      刚演过一出对手戏的晴婕妤和芸容华且先不提,当初楚翘单纯,不知道她们这举动表面是维护自己,实则是在害她,竟还将她们当做好姐妹说过知心话。
      
      那些其他站在岚昭仪身边关切询问她怎么样,却又偷偷将视线都朝着她这边瞟的嫔妃们,也是熟面孔。
      
      这个美人诬陷过她,那个月容也诬陷过她。
      这个才人骂过她,那个淑妃在她被打入冷宫时多次出入冷宫讥讽她,嘴脸恶毒。
      这个贵人撞过柱子,那个小才人更狠,直接自杀,就是那个小才人死的事儿,让赵衡下定决心将她打入冷宫。
      
      “……”
      先打哪条狗好?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岚昭仪:“汪(先)汪(我)汪(吧)!”
    ————
    本章下随机抽88个小可爱发红包包!啵啵!
    ————
    感谢在2020-08-02 10:17:03~2020-08-03 11:51:5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啊咧、怡山碧、少天是个大可爱、兔子不吃胡萝卜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御海静禅 30瓶;云吹飘雪、烁柠、怡山碧 10瓶;一串卖七百 6瓶;赤烨、宋 5瓶;稻草人、千、甜柠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