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狗皇帝互换灵魂后

作者:酒酿雪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互换第二天

      这场赏花会是一切的起点。
      楚翘就是在这里做出了第一件错事。
      
      赵衡后来一直懊悔,为什么自己没能全信岚昭仪的话。
      
      明明当时的众人皆站在岚昭仪那侧,称看到了贵妃推她入水。
      可楚翘只是做出了一副泫然欲泣的无措样,连话都没说,自己就信了她。
      
      ‘不会是她,她那么单纯善良,怎么会做这种事。’
      ‘就算真是她推的,应该也是不小心。’
      ‘不……不是推,是碰。’
      
      所以他没有惩罚楚翘,甚至没对这件事做出任何总结,只是挥手让人送岚昭仪回去沐浴更衣,又在第二天给岚昭仪打赏了些珠宝首饰,这事儿便翻篇了。
      
      回忆起曾经的错误决定,赵衡无声叹了口气。
      “如果当时我能理智一些,狠狠提点一下她,或许她就会收敛,不会越长越歪,以至于到后来连其他嫔妃的命都不当回事的地步。”
      
      赵衡自言自语时习惯将声音压至最小,加上楚翘的声腔天生细软,所以,即使赵衡在感慨时被自己发出的甜糯嗓音吓了一跳,也没闹出很大的动静。
      
      连一旁服侍他的海月都没听清。
      “娘娘,您刚刚说什么?”
      
      “无事,自言自语罢了。”
      赵衡未将视线落在小婢女身上,而是跳过她看向了最远、最高处。
      
      龙椅上,两把五明扇前,有一八尺男子,身着明黄色长袍。
      他胸前象征身份的五爪金龙由衣领至下盘旋,前脚掌所踩的祥云正好绣在衣袍边角,与那双由暗线绣着云纹的玄色长靴恰登对。坠玉的腰带将长袍收紧,身姿挺拔,由名匠精雕的翡翠宝冠将黑发尽数收拢于头顶。
      
      这打扮本应使人看上去精神抖擞才对。
      偏那似要斜飞入鬓角的剑眉下,是一双半阖的目,内含着懒散与不耐,像是倦极了。
      
      自己本该在那里!
      
      赵衡摇摇头,暗道荒唐,他竟然在梦中变作了自己的嫔妃。
      从前翻过杂文闲书,也陪楚翘读过民间戏本,当中描述过不少怪诞不经的梦。可赵衡觉得,那些都远不及他今晚梦境的内容离奇。
      
      但身为君王,赵衡早已喜怒不行于色。
      一场梦而已。
      他只是惊讶一瞬,便定下心神,冷静思考起缘由。
      
      日有所思夜有所梦。
      定是他将这场赏花会当成了心结,不希望有这些污糟事发生,懊悔的心太重,以至于他甚至变成了楚翘也要改写这件事。
      
      只可惜,楚翘不理解他。
      
      赵衡明明白白的记着,在将她打入冷宫前,自己给过她多少次机会。
      可她却装傻,拿着他的心软当武器,一次次伤害他人,最终害了别人性命。
      
      赵衡又是含糊不清地低语,又是接二连三地叹气。
      怎么看他都不像是‘无事’。
      
      眼瞅着自家主子那花瓣似的唇抿得紧成一条缝,唇角压得极低,海月担心极了。
      
      主子是想起什么不好的事了吗?
      
      她算了算日子,对了,再过两个月就是皇后的忌日,主子肯定是思念起长姐了。
      不然照主子那个没心没肺的性子,这会儿肯定会到处赏花捕蝶,笑的见缝不见眼。
      
      楚瑟如对楚翘好,从小护着,到了宫里还护着,比楚夫人还惯着她。
      所以楚瑟如去世,最难以接受的就是楚翘,每每想起长姐她必叹气,三声叹气后又必掉眼泪。
      
      海月数了数,主子已经叹了两口气了,她赶忙低头找干净的帕子。
      
      突然,余光扫见一抹青兰色的身影由远处微晃着朝这边走来,一步三摇。
      
      海月拿帕子的动作立马转为扯楚翘袖子,力气之大,差点把赵衡拽的一个趔趄。
      
      “主子,小心,岚昭仪正朝咱这边过来!”
      她焦急道。
      
      *
      
      后宫的每一个人都期待着楚翘失势,岚昭仪也不例外。
      
      但因她和楚翘年纪相仿,又自认无论是外貌还是才情都不输于楚翘,只是输在没有一个好爹上,所以对楚翘比其他人还多了一丝瑜亮情结。
      
      随着时间推移,这种情结像藤蔓一样在岚昭仪心底肆意生长,渐渐她竟产生了错觉,觉得楚翘得到的一切都应该是自己的。
      
      自己才应该是贵妃,皇帝夜夜翻的应当是自己的牌子,那些人艳羡的诅咒的也本该是自己——
      如果楚翘没这个好爹的话。
      
      越想越气,岚昭仪每天睡前都要在心中默念三遍‘求楚翘倒霉’才能闭眼入睡。
      
      终于在去年,她等到皇后死,又过半年,她等到了御史中丞楚勘元死,近两个月连楚太师也不上朝了,听闻楚家和皇帝的关系闹得很僵。
      
      岚昭仪笑出了声。
      “终于可以对她下手了!”
      
      她知道自己不可能一次性将楚翘搬到,但不重要,能欺负欺负楚翘撒撒气也行。
      
      “先挑个黄道吉日~”
      岚昭仪哼着曲子找日子,综合各种因素,她将欺负楚翘的日子定在半个月后的赏花会上。
      
      这是楚翘第一次掌权操办的节日庆典,意味着,只要楚翘办的中规中矩,不出大错,那往后就默认楚翘代替皇后掌管六宫了,若在她掌管六宫期间无坏事发生,皇帝很可能随便挑个节日将楚翘直接封后。
      
      到时候再想欺负楚翘,只能去梦里欺负了。
      
      所以这场赏花会很可能是岚昭仪唯一的机会。
      
      至于陷害方法……
      岚昭仪苦思冥想一夜,终于想出来了一个‘妙招’——
      自己跳进池子,谎称是楚翘推得。
      
      这招比推楚翘入水好操作,安全系数又高。
      
      若是栽赃失败,自己可以说是看错了,给楚翘道个歉就行。
      可若是栽赃成功……
      
      岚昭仪光是想想楚翘在皇帝心中的印象破碎,嘴角就忍不住上勾。
      再想想皇帝会因为愧疚和怜悯,来翻自己牌子,嘴角都快咧到后脑勺了。
      
      *
      
      后宫所有人都知道,皇帝只对朝政和楚翘上心,其他玩乐事一概没兴趣。
      
      赏花会这类节日庆典,皇帝待不到一半时辰就会觉得乏味,岚昭仪就挑在他因乏味将视线挪向别处的时刻,连忙起身,迈着小碎步朝楚翘的方向赶。
      
      危险将近,警惕起来的却只有海月一人。
      
      某些狗男人在站稳身形后,不仅不谢谢海月,还用散发着寒意的眼神凉凉瞥向她。
      “小心什么?”
      
      海月一愣,不是因为主子问的内容愣神,而是因为语气。
      自家主子从未用这种语气和她说过话。
      
      不……
      应该是从未用这种语气跟任何人说过话。
      
      她见过主子生气,跟万岁爷拌嘴,可每次恼极了骂出来的话,也软的跟撒娇似的,次次骂的万岁爷笑开怀。
      
      能将楚翘这副甜嗓压出寡淡的语气,本以为是赵衡怒极了的表现。
      
      但并不是,这是赵衡压制过怒气后的表现。
      
      其实在刚刚海月说出‘小心岚昭仪’时,他差点想将这贱婢一脚踹出去。
      
      真的就差一点。
      
      这么多年来,赵衡一直奇怪,楚翘明明是那么单纯的姑娘,怎么会走上歪路到无法回头的地步。
      现在听了海月的话,他突然顿悟——
      都是这群狗奴才煽风点火!扰的主子们互相掐架!
      
      大概是刚才海月扯他那一下太有真实感,让赵衡忘记了自己身处在梦境。
      
      明明他三年未有过巨大情绪起伏,在这一刻,竟被一股涌上心头的郁气憋得胸闷气短,怒得喘不上气。
      
      要不是这群狗奴才扇阴风,他的翘翘才不会……
      
      愤怒与惋惜在心中交织。
      
      赵衡不喜欢被情绪左右的自己,他闭上眼,缓了两秒后,才又睁开眼,刚巧看见逐渐接近的岚昭仪。
      
      赵衡看着她脸上一如既往的恬静笑意,有些感慨。
      
      在这场赏花会上,楚翘推她,自己又偏袒楚翘,正常人体验了这些事后,都应该对他和楚翘带着恨意才对。
      
      可岚昭仪不同,她不仅不恨楚翘,还在赵衡将楚翘打进冷宫时,为楚翘求情。
      
      后来赵衡问过岚昭仪,不恨楚翘推她入水吗?
      
      岚昭仪不仅不恨,还称自己可以理解楚翘:
      “都是因为姐姐太爱皇上了,所以才会一时被妒忌驱使,做出错事,臣妾明白,所以臣妾只觉得可怜,却并不恨。”
      
      岚昭仪在说这句话时望向他的眼神含义,赵衡明白。
      
      可他就是即便对楚翘失望透顶,也无法对其他女人心动。
      明知道补偿岚昭仪的最好办法是招她侍寝,给她升妃位,可还是宁愿心中对她觉得愧疚,也没背弃过曾许诺给楚翘的誓言。
      
      或许若干年后,为了延续皇室血脉,他会翻别人的牌子。
      但不是现在。
      那个人也不可能是岚昭仪。
      
      看到岚昭仪,他就想起楚翘做的事。
      连多看两眼都觉得烦。
      
      ……
      
      但即便如此,岚昭仪也没生出怨气,三年未私下召见过她,她也不哭不闹。
      
      这样一个温柔恬静的女子,有什么可小心的?!
      
      赵衡替岚昭仪叫屈。
      
      但这些都只是赵衡的心理活动,他本人的表情自控能力国内数一流,朝中排第二。
      只比左丞相那只老狐狸稍弱一些。
      
      在梦中变成女人,他坦然接受。
      被狗奴才激怒,他调整心态。
      就连回忆起过往种种,他的情绪也只是在心中翻滚,未曾在脸上露出半分。
      
      直到那位不需要被‘小心’的岚昭仪走到赵衡面前,对他淡淡一笑,然后利落地跳进一旁的池子,用他印象中的柔弱嗓音拼了命大喊:
      “啊——!!贵妃娘娘推我入水,救命啊!!”
      
      “?!!”
      赵衡瞳孔地震。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本章下随机抽88个小仙女送红包包!
    ————
    狗皇帝受虐之旅即将开启,请乘客们绑好安全带。
    是的,说虐狗皇帝到最后一张就虐到最后一张!既然上辈子被绿茶蒙蔽了双眼,这辈子我们就用绿茶们给他洗洗眼哈哈哈哈。
    ————
    翘翘(大宝贝):全程无痛只享受当皇帝的潇洒自在。
    赵衡(傻狗):享受百十种受虐方式与被愧疚之心折磨整本书的豪华套餐。

    感谢在2020-07-24 00:43:20~2020-08-02 10:17:03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34300854 87瓶;博夫人 12瓶;哈哈怪、木樨aaSmg 10瓶;网课答疑命中率100%、西柚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